活动
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即时快讯:

一位母亲寻求儿子死亡真相的崎岖之路(上)

2017-03-21 来源: 大纪元新闻网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2013年10月的一天,一位快70岁的老妇人走进四川省高级法院──一栋冰冷的青石色大楼。

她递交了关于儿子的一叠材料,收到了盖章的收讫证明。她的儿子,徐浪舟,在一年前的3月18日晚离奇死亡。

徐浪舟是四川攀枝花市的一位优秀警察,也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他在这场迫害中未能幸免。2005年,徐浪舟被冤判8年半。就在临出狱只有半年时,他死在四川一所医院内,年仅39岁。身后留下一名9岁的幼儿。

徐浪舟5岁丧父,母亲彭广贞守寡几十年,含辛茹苦地把孩子们拉扯大。徐浪舟曾说:“妈妈,儿今后就是要饭,也要背着妈妈一道。”看到爱子的遗体,彭广贞几乎肝肠寸断。 她说:“当时,我的心都痛碎了。儿子是我的希望,是我的依靠……”

走进四川省高级法院,这座离她曾经如此遥远而又陌生的大楼,她向高院提交了控告,要求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和四川监狱管理局对儿子徐浪舟的死进行赔偿。她知道,一旦法院真正启动调查,儿子的死亡之谜将会水落石出。

五马坪监狱是江派大佬周永康在四川指定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之一,这里隐藏了太多的黑幕。从2006年至2013年,包括徐浪舟在内,这里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赵国吉、刘天厚、张兴才、张坤阳、李源荣、冯忠良、高光崇、蒋云宏、刘学明、邓建刚、吴明山12人。其中,有7人在2011年到2012年短短一年多时间内被迫害致死。

2006年9月,监狱长祝伟从硫磺厂监狱被调到五马坪监狱时就公开叫嚣“不死不放人”,并命令全体狱警为达到 “转化”必须不择手段。监狱“转化”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都是超出人体承受极限的残忍手段,如不准睡觉、冬冻夏晒、挨饿、限制大小便和洗漱清洁、长期关小号、吊打群殴、开批斗会、不明药物迫害等等。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43岁的法轮功学员蒋云宏, 2009年初“刑满”回家时,医生断定他活不了几天。回家后他的腹部一直肿大,口中出血,于2011年3月8日晚含冤离世。

徐浪舟的遗体一直冷冻在成都东林殡仪馆。为了保留证据,母亲彭广贞一直不同意火化,她决心为儿子讨回公道。

但是,为了销毁证据,五马坪监狱早就对徐浪舟的遗体打上了主意。

尸检过程疑点重重

一开始,四川五马坪监狱瞒着徐的家人,擅自签字,拒绝尸检。

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擅自签字,拒绝尸检。(明慧网)

但四川乐山检察院又对家属“信誓旦旦”道:“我们已经做了尸检,是正常死亡。” 当家人要求看尸检报告时,检察官却哑口无言,并低下了头。

与此同时,监狱与检察院联合阻碍家属从省外请人对尸体进行司法鉴定。三番五次,家人始终坚持,监狱与检察院才作了让步。但是,尸检过程疑点重重。

起初,家人联系的几家重庆鉴定所本来都很积极,但一经乐山检察院电话联系后,都找理由推脱了。最后终于找到一家答应做鉴定,却处处受到防范。

尸检时,徐浪舟的母亲是现场唯一的家属,两个女警却将她强行拖离。尸检取证后,鉴定所“劝”徐家火化遗体;最后,尸检报告都不给徐母,却只给了监狱。

整个过程,四川五马坪监狱和四川乐山检察院涉嫌违法。根据中国《医疗事故处理办法》第十条规定,“凡发生医疗事故或事件、临床诊断不能明确死亡原因的,在有条件的地方必须进行尸检。尸检应在死后48小时以内,由卫生行政部门指定医院病理解剖技术人员进行,有条件的应当请当地法医参加。医疗单位或者病员家属拒绝进行尸检,或者拖延尸检时间超过48小时、影响对死因的判定的,由拒绝或拖延的一方负责。”

警察还命令殡仪馆不准徐家亲友检查遗体,不允许拍照。那里的工作人员对徐家亲友跟踪、偷拍……

徐母到五马坪监狱索要病历和尸检报告,遭到狱警的围攻。他们多次放言要强行火化遗体。

200多封鸣冤信

为了查清死亡真相,家属聘请了有正义感的律师。

在五马坪监狱,狱警把家属请来的北京律师拉到一边威胁,并通过北京司法局命令律师事务所立即召回律师。

为了鸣冤,徐母自己四处奔走,并邮寄了200多封信。

鸣冤信凭证(明慧网)

但是,这些交涉、抗争和投诉,都没有结果。

申冤之路步步艰辛

彭广贞自己也受到监狱警察的利诱和威胁,后来老人决定就儿子的非正常死亡申请国家赔偿。

徐母先向四川五马坪监狱(现嘉州监狱)提出国家赔偿。收到不赔偿决定后,又向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申请复议,依然未果。于是她向四川省高级法院提起控告。

按中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法院赔偿委员会应当自收到赔偿申请之日起三个月内作出决定;属于疑难、复杂、重大案件的,经本院院长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

但是,三个月时间过去了,老人没收到任何音信。

无奈之下,她持收据回到高院那栋冰冷的大楼里,不料窗口女工作人员丢出一句:“你的申请已经过了诉讼时效,不能立案”,并没收了老人手上的收据。

徐母回到邮局,请他们出具签收日期证明。看了盖章的邮局证明,高院无法推脱了。

2014年1月24日,四川高级法院出具受理通知。在此之后,案件又很久没有声音,老人只有再一次次地去那栋大楼里询问。

2014年6月初,终于有了回音。高院通知徐母“6月12日开庭质证,只能来三个家属旁听”。临近开庭,又通知说:“只准一个家属旁听”。#

参考资料:
攀枝花市十佳警察之一徐浪舟案例追踪记录
http://globalrescue.hopto.org/unproj/china/detailch.jsp?qid=19225

(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儿子死亡

母亲

真相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