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亚太新闻
即时快讯:

江峰: 草原风暴 内蒙现民族抗争 中共文化灭绝背后的政治较量

2020-09-06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内蒙古广播电视台三百多位蒙古族员工签字反对取消蒙语教学(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9月6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8月28日起,内蒙古的通辽市乌拉特中旗、奈曼旗和库伦旗、鄂尔多斯市、呼和浩特市等地有数万名学生和家长发起罢课及抗议集会,反对当局强化汉语教学、进一步边缘化蒙古族母语教学。

9月2日开始,中共已出动特警强力施压。

为什么语言课程的设置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弹?中共高层为何要推出这样的政策激化社会矛盾?这一政策的背景和深层原因是什么?

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分享了他的解读和分析。

内蒙掀起激烈民族抗争:抵制中共强推以汉代蒙语言教育

江峰说,内蒙古这些天发生了很激烈的民族抗争。先说明一下,国内朋友习惯内蒙古自治区这个说法,那么海外的朋友有机会接触「南蒙」这个词。简单说,南蒙覆蓋的区域比政治地理上的内蒙要更大,历史更悠久,但不是我们要说的重点。这里我们使用更多人熟悉的内蒙古这个说法来讨论我们的话题。

8月28日起,内蒙的通辽市、乌拉特中旗、奈曼旗和库伦旗、鄂尔多斯市、呼和浩特市等地有数万名学生和家长发起罢课及抗议集会,反对当局强化汉语教学、进一步边缘化蒙古族母语教学。政府官员和警察试图把守学校,不让罢课的孩子们离开学校。

为什么政府官员那么害怕孩子们离开学校?是怕孩子和家长们走上街头。中共官员最怕人们上街,一上街就成为社会事件了,尤其当下中共内外交困,人民从经历疫情、经济衰退、到长期大面积没有救援的洪水灾难,民怨已经到了喷发的极限,谁也不知道多米诺骨牌何时、从什么地方、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倒下。

很多人可能会问,既然国内情况如此糟糕,中共高层为什么还要推出这样的政策激化社会矛盾呢?这一政策的背景和深层原因是什么?双语教学,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呀,按照中共的宣称,增进民族了解沟通,甚至还可以帮助少数民族以后的生活就业;毕竟汉语、汉文化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少数民族熟练掌握汉语,不是方便找工作、进入社会上升通道么?为什么语言课程的设置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弹呢?

有视频显示,罢课学生努力冲破校园大门,很多孩子奔走野外也要离开学校罢课;更传出有学生因母亲被捕而跳楼身亡的惨讯。从9月2号开始,特警已经出动;在呼和浩特,大规模游行在酝酿当中,中共已经开动维稳模式,挨家挨户警告不许参加游行,各企事业单位通知,若参与抗议活动就将影响工作。

但是,没有看到蒙古族民众有退让的迹象,在乌拉特中旗,家长们把自己的孩子从学校接回家,以示拒绝汉语教学;抗议者们在学校门外唱蒙古语歌曲、高呼口号,要求撤回用汉排蒙的教育方案;绝大多数蒙古族人参加了抵制普通话授课活动,中共政府部门媒体都有自发签名抗议活动。

极权统治者越感觉不安,就越要控制人民的自由意志

江峰介绍,这个事情其实从7月份就开始酝酿了,当时内蒙古大学一名民族学教授在《蒙古文化周刊》上发表文章表示,应该坚持蒙古语言在民族教育中的使用。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从中央到自治区开始着手进行双语教学,实际上就是变相减少以致最终消灭蒙古语教学。知识份子的议论透露出,6月份自治区巡视员已表示要终止蒙古语教学。

此事在社会上讨论得很热烈,到了8月23号,中国境内唯一蒙文社交媒体平台“Bainu”被关闭。8月26号,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发布《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要求从9月1日起,全区所有中小学一年级新学期终止使用蒙古族母语教学。从传言到议论再到封杀舆论,一直到最后传言成为事实。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导,有鄂尔多斯市教育界人士指出,官方可能因事出敏感而只用口头传达相关文件,还不允许与会者记录。也就是说,中共明知这样的政策会激起民变,也要强行推动。那麽究竟是怎样的动力,促使中共最高层在国内国际形势如此紧张,民怨沸腾的时候,干下这种失心疯的事情呢?

江峰指出,对于极权统治来说,越是内外交困的时刻,越是需要“统一思想”,所谓“上下一致”。极权统治者永远不会理解独立思想,和人无法压制的个性和追求自由的本性,它无法理解一个族群的独特的文化特质。荒唐的是,这类独裁者狭隘到连生活在自己国境内的少数族群都无法容纳,却声称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共要是真的征服了世界,川普可是一点都没有说错:你们要选了拜登,就等著学中文吧。那时候,美国参议院开会,第一句话都得是:吃了吗?

中共消灭族群文化特质,就要先消灭他文化传承的载体——语言

江峰说,中共要消灭一个少数族群的文化特质,最直接的就是先消灭他文化传承的载体—— 语言。所以极权主义者越是感觉不安全的时候,就越需要对人民的自由意志加以控制。对汉族民众现在就是控制人们的就业、出行、个人资产,所以我们看到了疫情之后,中共对特定产业的支持、没收公民的护照、大力推广数字货币等等,目的是一样的:控制人民的自由意志。

对蒙古族,就发生了对蒙古语得扼杀冲动;此外,中共对社会的管治手段,除了谎言就是暴力压迫,政治环境越恶劣,中共越缺乏安全感,政策执行就越简单粗暴一刀切。这次中共搞强制汉语教学,实际覆蓋不仅仅是内蒙古,还有青海、甘肃、辽宁,但蒙古文本身就是中国境内的强势语言。我们知道,毛选就有五种少数民族语言的编译。

毛泽东早在延安时期就声称,尊重各少数民族的文化、宗教、习惯,不但不应强迫他们学汉文汉语,而且应赞助他们发展用各族自己语言文字的文化教育。但是到了1949年以后,口气就变了:只要是中国人,不分民族,只要反对帝国主义,就要团结。那意思就是说,要是不跟中共一起选边站的,少数民族也不配当了,只配成为斗争对象了。使用蒙文的人群数量大,蒙古族文化特质保留得多,被汉化得很慢。所以简单为了满足“统一思想”的政治目的,在内蒙肯定会碰钉子。

中共西藏香港也在干着对族群特有文化的破坏

江峰说,为什么内蒙民众会如此反感所谓的双语教学呢? 这里也要更正一个误区,这个误区,实际上主要存在于汉族民众当中。我们知道有一首叫做“天路”的歌曲,听着好像有点西藏风,其实就是北京的两名汉族音乐工作者创作的,它把进入藏区的铁路称作“天路”,内心充满了藏族地区民众信仰的不敬,也充满了自以为是的施舍感。实际上,在藏区大量汉族人口涌入,即便学会了汉语可能多了工作机会,但同时工作生存机会却会被更强势的汉人夺走。比如传统的藏人,就连挖冬虫草也干不过和内地贸易关系多的汉人,耍弄小聪明小手段,相信善有善报的质朴的藏人根本斗不过那些汉人。

中共西藏政府过去几年透过各种间接手段向学校施压,要求他们搞“混班教学”,同时派遣大量不懂藏语的汉族老师到西藏的学校任教,把藏族老师调往汉语为主的省份进修,规定所有藏族老师必须说流利的汉语。如此一来二去的,想学藏语的也没人教了,孩子们不知不觉中藏语就被弱化了。中国宪法保障少数民族享有语言权,但是中共的手段向来都是走阴谋路线,通过一些行政手段很快就把藏区后代的藏文化传承路线砍断了。如果有一些坚定的民族文化守护者,中共对付的办法,那就是一顶“分离主义者”、“藏独”的帽子,就把残存的藏区文化知识份子打翻在地了。

其实藏区近十年来多次爆发过捍卫藏语的抗议活动,由于“藏独”这顶帽子又重又多,以后用梵语念一句佛经,都可以成了“藏独”。在强推汉话消灭藏语的同时,也就消灭了所谓跟党不一条心的人,也就达到了“统一思想”,强化对中共和领袖的忠诚度。在香港也是一样,强推普通话教授中文课,伴随教材的改编,实际上就是在灌输中共为主体的国家概念,疏离普世价值和粤语本身携带和保存的真正古汉语的精髓。

中共汉字也大动干戈,对一切传统文化传承都视为敌人

江峰分析说,中共到处推行汉语,是它真心觉得汉语多么伟大,应该万古流芳呢?还真的不是。1928年,在苏联的中国共产党人瞿秋白、吴玉章、萧三等人与俄国语言学家科洛夫合作,开始进行根本改造中国文字的工作。斯大林最感兴趣的,就是从活的语言文字中消除文化中的一切传统,文字没了,中华民族恐怕只能认马列主义为祖先了。在几位共产党文化人的帮助下,1931年海参崴举行中国文字拉丁化第一次代表大会,会议通过了一套以中国北方话为基础的拉丁新文字;中共还与苏联一起发表了共同宣言,宣言说:“中国汉字是统治阶级压迫劳苦群众的工具”。中共抢夺江山后,1956年1月20日,毛泽东在「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上说:“关于文字改革的意见,我很赞成。在将来采用拉丁字母,你们赞成不赞成呀?我看,在广大群众里头,问题不大;在知识分子里头,有问题。”后来真有反对文字改革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所以中共不让少数民族语言活下去,骨子里也不想让汉字活下去。共产党对于一切传统和文化的传承都视为天生的敌人。

中共用汉排蒙的语言教育,实则埋藏着众多政治角力和历史与现实的角力

江峰说,中共在内蒙强推汉语,与在藏区和香港有着相同的文化灭绝的目的之外,还有着不同的政治背景。

第一,习近平领导的第七次西藏工作会议8月底刚结束,重提“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的原则。其实这条稳定藏区的原则,跟内蒙也有关系,因为包括内蒙、青海、甘肃在内,都是藏传佛教弘传区域,中共实际上一直以来都要试图控制整个藏传佛教区域的信众,在国际形势严峻的情况下,边缘省份,所谓国家安全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刚结束的中央西藏工作会议,也有着把强力推动内蒙汉语教学上升到国家安全层面的考虑。

第二,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跟有蒙古王之称的中共开国上将乌兰夫关系非常好。习近平掌权后,力推乌兰夫孙女、原人大副委员长布赫的女儿布小林执掌内蒙大权。乌兰夫当上蒙古王的原因,就是他替中共瓦解了众多蒙古民族独立的力量;而乌兰夫本人,是蒙古汉化、俄罗斯化的忠实执行者,一直大力推行汉语。布小林上台后,消灭蒙古语,既可以实现乌兰夫遗愿,又可以对习近平投其所好,因此即便了解内蒙民众对此极其反感,依然通过口头传达不发文件、封锁社会讨论等手段强行执行。

第三,还有一个导致这次政府与民众冲突加剧的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北蒙古(蒙古国)的作用。首先,从列宁时代开始,蒙古跟中共一样,跟随苏共老大哥进行了文字改革,使用西里尔字母。一直到苏联解体,新生的蒙古国开始了去苏联化运动,1994年开始恢复传统蒙古文;2010年,政府高层的公文和信函必须使用传统蒙古文,蒙古公民的各类证件也必须在使用西里尔蒙文的同时注明传统蒙古文;2014年,蒙古议会更是下令,至2020年正式废止西里尔蒙文。 蒙古国恢复传统文化的运动,对于内蒙古冲击很大,文化上的趋同,加上这些年中共对内蒙煤炭、稀土等重要资源掠夺性开发,内蒙民众厌恶中共,逃离汉族欺侮的愿望越来越强。如同藏区汉人夺走大量藏民的工作,内蒙也一样,现在蒙古族人口比例已经下降到25%左右,就是学会了汉语,也不容易跟汉人竞争,民族矛盾越来越大。

第四,现在又出现一个情况,就是蒙古国现在推行第三邻国政策:作为内陆国家的蒙古,不得不跟包围他的俄罗斯和中国搞好关系,但蒙古跟第三国美国签订了军事合作协议和蒙美安全保障合作协议。如今中美冲突全面加剧,跟美国有军事合作协议的蒙古,自然向美国倾斜得更厉害。如果蒙古与美国中程导弹部署合作,能够突破俄罗斯的威胁,那麽,中共东面是日本、韩国,南面直接面对东盟和美国的航母,西面是一心要从中国手中拿走制造链的印度,所以一旦蒙古明确倒向,那可是距离北京最近的导弹发射场!

江峰结论:一场看似简单的推汉排蒙的语言教育,其实埋藏着众多政治角力,历史与现实的角力。但是最终会落在街头,展现勇敢的黄金家族、铁木真的血性后代,与残暴心虚的中共独裁者的较量。想来中共窜改汉字之后,那个国家的「国」字变了,正体字「国」里面有兵戈、有人口,也有土地,那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而中共的简体字,中间只剩下一个“玉”,什么意思呢?恐怕这就是中共的真实想法吧:只要拥有玉玺,只要篡夺了权力,就能绑架这个国家。问题是,土匪能有九五之尊么?

希望了解更多,请观看以下视频。我们在此为您提供本期节目音频如下:

江峰推荐朋友们关注江峰的新频道「江峰剧场」,订阅打开小铃铛,每周两集,星期三、星期六,在时政类节目之外,多一点轻松,多一些思考角度。《希望之城》会员网站还收集了「历史上的今天」、「江峰漫谈」和「川普推推推」等精彩视频系列,欢迎前往观看。网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