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亚太新闻
即时快讯:

章天亮: 中共隐形民族灭绝政策同时针对汉回蒙藏

2020-09-03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不满汉语取代蒙语教学,内蒙古逾百家长要求接回子女与警冲突(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9月3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8月31日曝光了一则新闻,中共为了在内蒙古强行推广汉语,在内蒙制定了一个政策,将蒙语教学的学校改为汉语教学,并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此事引起了蒙古人的强烈抵制。

8月26号到8月28号时,中共中央召开了第七次西藏工作会议,习近平在会议上强调要对藏传佛教进行“中国化”;在西藏进行中共的历史观、宗教观教育,要把整个西藏民族变成一个“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

那么,中共在对新疆和香港下手镇压之后,在内蒙和西藏的动作目的是什么?为何内蒙人民反抗会如此强烈?习近平要的“藏传佛教中国化”实质是什么?

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历史学者、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播主章天亮教授,对此从文化和历史角度做了深入的分析。

习近平在内蒙、西藏欲把不同民族变成中共命运共同体

章天亮说,我们看到内蒙古已经有很多学校是人去楼空,因为蒙古族裔不想接受中共强加的语言教育,很多蒙古族的家长和学生,大约几万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公民不合作运动,他们罢课,家长把学生从学校接走,还有一些人进行抗议,甚至到政府门前高唱蒙古语歌曲。我们几乎可以预见到,中共只有一个选择,就是镇压。

还有一个事情是西藏,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召开了第七次西藏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对藏传佛教进行“中国化”;要在西藏进行中共的那种历史观、宗教观教育,说是要把整个西藏民族变成一个“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

习近平是想把不同的少数民族,变成中共所期待的那种命运共同体。很多人叫习近平“总加速师”,他在新疆捅了一个大漏子,招来美国的制裁,包括政治局委员陈全国这样副国级官员,都被美国制裁,还有很多人,包括新疆自治区的书记、公安局长之类的。继新疆之后,在香港又捅出了第二个大漏子,又招致美国很多的制裁,包括林郑月娥本人都受到制裁。

我们感觉就是,中共继新疆和香港之后,现在要准备在内蒙和西藏重复在新疆跟香港所做的事,这个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因为我们可以想象,在香港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有百年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独立的司法,国际社会都在密切关注的情况下,中共还敢进行暴力镇压活动,就更不用说在它控制之下的蒙古、西藏了。所以未来蒙古这个局势的发展,是需要密切关注的。

中共从语言入手,实际是要灭绝民族文化

章天亮分析指出,很多人可能不理解,蒙古人这次的反抗为什么如此激烈。其实,关于语言教育问题实质是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平时因为我们每天都在说话,语言运用很多,所以习焉不察,其实语言对于一个民族精神的塑造起著一种决定性的作用。

可能很多在美国的华人都有这种经验:第一代移民,就是华裔美国人,汉语永远是第一母语,是我第一选择的语言。因为尽管我每天需要看大量英语新闻,去听英文广播,或是做大量的英文新闻网站的阅读,包括我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大量地使用英语,包括我用英语教学,对外做一些演讲(presentation)等等,都是使用英语。但是,跟以英语为母语的人还是没有办法相比。也就是说,那种非常复杂的思想、非常细腻的情感,在你表达的时候会发现,你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英语词汇,找不到一个特别好的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可能说汉语的话,那我当然还是喜欢说汉语。

但是你会发现,一旦到了第二代华裔美国人的时候,我们管他们叫ABC(American Born Chinese),他们对于汉语的依赖甚至可以完全放弃,很多中国人的小孩,他在家从小听父母说汉语,或是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带他的时候也讲汉语,他小时候也说汉语,但是他只要一旦进入幼稚园(kindergarten),他开始学习英语的时候,大概也就半年时间,他就几乎不愿意再讲汉语了,就把汉文彻底抛弃了,随之他整个思维方式都被英文所塑造。

很多中国的家长担心孩子跟中国这个文化的根断了,就带他们去中文学校。绝大多数这些孩子,我们管他们叫 Heritage speaker,就是说他们是从父母那儿听来的,从小听讲汉语的人听来的,但是很多孩子到了11岁 12岁,你再让他去中文学校他就很抵抗,他觉得学那东西没什么用。就是说,当他把英文作为他的第一语言的时候,他其实跟中国文化之间的联系就切断了。很多第一代华裔美国人非常耳熟能详的故事,像三国演义、西游记,你给这些第二代 ABC去讲,他们几乎是完全无感的,非常隔膜。所以这些人有的时候被称作“香蕉人”,就是他们外表是黄皮肤,但实际上他里边是白的,他的心是白的、内涵是白的。

这就是经过了一代人之后,你只要把他的语言一改变,他跟原来那个文化就切开了。其实现在蒙古人所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当开始从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强化汉语教育,弱化蒙古语教育的时候,他慢慢对蒙古的文字、蒙古的语言就会越来越疏远的,最后这种民族的文化就完全消失了。

中共控制社会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异化人的语言

章天亮分析说,从语言的问题,我们需要引申到一个更深刻一点的问题。很多人不知道中共控制社会的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改变人的语言,它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人的语言。

德国曾有一位政治家,也是一个文学家,他和哥德、席勒都是很好的朋友,他还在柏林创办了一个世界顶级、也是德国最好的大学洪堡大学。他的名字叫洪堡特。洪堡特是一个语言学家,他提出了很多理论,但是他提到了一个非常深刻,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他说:语言实际上是塑造一个民族思维方式的工具,每一个语言背后都有它一个独特的世界观;然后语言它反过来还会限制这个民族它的思考,即用语言去束缚它的思考。

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我们知道英国非常著名的小说家、也是一个政治讽喻小说作家奥威尔,创造了在未来可能几百年上千年都是一个不朽的经典,是莎士比亚之后很少见的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作品,就是政治讽喻小说《一九八四》。《一九八四》描述了一个极权主义社会,就是斯大林似的极权主义社会,描述了伦敦当时已经被沦陷到一个叫大洋国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共产党国家。在这个国家里,它有很多控制人的方法,其中一个方法就是编字典。

作品里就讲了一段对话,编字典的人叫做赛麦,他就跟另外一个人讲,实际上是《一九八四 》这部小说的主人公,他说:改造语言其实是可以限制人的思想的。用通俗的话说,比如说你号召别人去反抗,他可以把反抗、抵制、抗议、反对等等凡是带有这种色彩的词

全部从字典中抹去,或者把它们变成跟顺从、服从、听从是同一个词。那么我们可以想象,到你想表达你的思想的时候,你想说咱们反抗这个政权吧,到那时候你连表达你思想的这个词汇都没有,你也就没有办法传播你的思想。所以,按照《 一九八四 》这部小说里编字典的那个人讲的,他说将来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思想犯罪。为什么?就是因为你连表达这样思想的概念都没有,你当然也就不可能产生那样的思想,不可能传播那样的思想。到那个时候,社会就沦落为这个极权政府的完全控制之下了。

我们再举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在中国我们知道当时胡锦涛当政的时候提出了一个「和谐社会」的概念,什么叫作“和谐”呢?按照真正原始的意义来讲,比如按照儒家思想来讲,那叫做「君子和而不同」,这个“和谐”指的是「君子和而不同」,是说我们都是道德高尚的人,我们对问题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我不见得一定要同意你的看法,但是我们可以和睦相处。这叫做「君子和而不同」。真正的“和谐”指的是不同的东西能够在一起和睦相处。

那麽在经过了十几年这种「和谐社会」的建设之后,凡是跟共产党不同的东西都会被共产党镇压掉。比如说你写了一个帖子被删掉了,然后你会说我这个帖子被共产党“和谐”掉了;一个人凡是做了共产党不喜欢的事,发表了共产党不喜欢的言论,就被共产党关到监狱里,你会说这个人被“和谐”掉了。这个“和谐”它就不是原始的那个不同的意见可以和睦相处的意思,它实际上恰恰是孔子讲的「和而不同」的那个“同”,就是不许你跟共产党不同,有不同意见你就要被“和谐”掉,实际上是把你变成跟共产党相同的那一种人,这个“和谐”就变成了它原本意思的反意了。那么以后,当我们再提到“和谐”这个词的时候,想到的是「君子和而不同」的和谐呢,还是「和而不同」的那个“同”字?

变异词汇内涵+长期反复洗脑,以达到对人的控制

章天亮说,当把语言被刻意滥用的时候,以后和谐可能就变成了镇压的意思,既然和谐跟镇压一样,那麽镇压也就是和谐了,所以说镇压你那就是和谐你。这就是共产党通过变异词汇的内涵所采取的一种做法,通过不断的洗脑,反复把这个词赋予跟它完全相反的意思,那麽最后你就被搞糊涂了。

就像《一九八四》里边讲的,说当时那个大洋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口号叫做「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我们看到每一个词它的意思都跟原来是完全相反的,它就把整个词汇完全颠倒了。那你再说战争、和平、自由、奴役的时候,在脑子里边你是一锅浆糊,你没办法表达战争与和平,因为它是一个词。这就是它洗脑的作用。

 

当时在大洋国还有四个部门,专门造谣的部门叫做「真理部」,真理等同于造谣;专门酷刑折磨人的那个部门叫做「友爱部」;专门让人食不裹腹的那个部叫做「富裕部」。因为共产党为了控制社会,它觉得人如果经常饿肚子,他就整天为生计发愁,就没有思想去想那些国家的政治制度建设、自由法治了,他整天会想下一顿吃什么,所以它要把社会变得人人都很穷。就是说它每一个部门的名字跟它的真正功能都是完全相反的。

通过长期反复这样的洗脑,人就变成了特别怕别人对他友爱,因为在它那个字典中友爱就是折磨。最后你连想表达友爱、友谊,想表达感恩这样的概念都没有了。这就是共产党它对词汇的变异。

美国激进左派、社会主义分子也在变异英文词汇的概念

章天亮表示,我们看到今天在美国,有很多社会主义份子,也在不断地变异英文中的那些传统的词汇。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正义(Justice),什么叫做正义呀?左派发明了一个词叫做「社会正义」(Social Justice),什么概念呢?「社会正义」就是他们认为每一个人就是与生俱来地应该享有免费教育、享有免费医疗、享有各种各样免费的社会福利。那是谁创造这个价值呢? 是那些中产阶级,那些劳动者来创造这个价值以后,交给那些不劳而获的人。左派们把这就叫做「社会正义」。

劳动者们说这不公平,这是我干的活,我挣的钱,为什么要给这些等着福利的人? 像我们一个中产阶级,我们也要去医院,要买健康保险,现在都四、五百块钱一个月,你交四、五百块钱一个月,看病的时候你还要交自付款(Copay);这个药比如说是100块钱,你自己得出50 ,这叫 copay,自己要付一部分;然后还有很多很多需要交的钱。那麽我们这些劳动的人、纳税的人、挣工资的人,我们要去医院,要花这么多钱,而那些非法移民,他们来到美国既不纳税、又不为社会尽任何义务,他们看病却是一分钱都不要花的。这不公平吧。那个左派社会主义份子就告诉你说这叫 「社会公正」,因为每个人都应该享受医疗。我们说:这不是公正的。他们则说: 不,这就叫公正。它就把整个这个概念完全给混淆了。

再比如说,我们说宽容(Tolerance)。什么叫宽容?当我受到了一种不属于犯罪的那种伤害,比如你骂了我一句,或者是给我找一个什么麻烦,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这个叫做宽容。但在左派们看来这不叫宽容,对那些性变态的、吸毒的,你要允许他们吸毒、允许他们性变态、允许男女同厕,他认为这叫宽容。在加州更离谱,抢劫900块钱以下不算犯罪,不算抢劫,所以你只要去商店抢吧,只要抢的不够900块钱,警察不抓你,你可以随便走。我们说:这不公平啊!他们则说:不,这就叫宽容。所以他们已经把这个词汇完全变异了。

所以,我们不要只听左派他们讲很多高大上的词汇,不要以为他们讲的那个词就是你理解的英文字典中的解释,其实他们有一套他们自己的话语系统。

中共在内蒙的语言政策实质是民族灭绝政策

章天亮讲,中国共产党通过变异语言来实现社会控制,它现在就想把这样的社会控制强加到蒙古人的身上、强加到西藏人的身上。蒙古人现在他们已经意识到了:

第一,这样下去他们会跟自己原始的语言、原始的文化之间造成一个鸿沟,那麽蒙古文化也就灭绝了。

第二,在汉语教育中共会强加很多共产党的那种文化概念,其实中共说过一句话,是它引用龚自珍的话:「欲灭其国,先灭其史」,要想消灭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就先消灭它的历史。怎么消灭它的历史呢?不让人接触那个文字,他慢慢地就都不认识那个文字了,他自然跟那个历史也就隔绝开了。

就像我们在美国看到的第二代美籍华裔,也就是香蕉人,他跟中国文化切开那种感觉是一样的。所以实际上当中共在蒙古推行这样的一个语言灭绝政策,其实就是民族灭绝政策的时候,就是在试图灭绝蒙古民族。

藏传佛教传入汉地史上已有两次

再来说西藏。习近平现在他提出把“藏传佛教的中国化”,实在是特别可笑。什么叫做“藏传佛教的中国化”?这有两种方式的理解:一种方式的理解就是,把藏传佛教传到汉地去。这个之前就已经发生过两次了。

章天亮介绍说,藏传佛教实际上有两个分支。一支是释迦牟尼佛的多少代传人的龙树菩萨,他传出了一种密修的方法叫做密宗,也叫做藏传佛教。其实之前他们不叫藏传佛教,就是密宗。龙树菩萨他有一个弟子叫做金刚智,金刚智有一个弟子叫做不空。不空、金刚智和善无畏这三个人,他们是在唐玄宗年间到达长安,被称为「开元三大士」。当时密宗传到唐代的时候,就叫做唐密,就是唐朝的这种密修方法。这就是藏传佛教传到中国了嘛。后来在唐代会昌年间唐武宗「灭佛」后,唐密在汉地就没有了。这个是一支,这有点像藏传佛教中国化,往中国传。

另一支是由莲花生大师从印度传到西藏,留在西藏,就是现在我们在西藏看到的这种藏密。这个藏密后来因为到了元朝和清朝的时候,当时的统治者希望跟西藏搞好关系,所以当时在忽必烈时代,就把西藏的大喇嘛作为蒙古大可汗的国师,相当于是蒙古帝国的国师,或是元朝皇帝的老师。所以当时在元朝的时候,人们非常崇拜藏传佛教,当时不叫藏传佛教,叫喇嘛教。

清朝时也是,当时清朝为了跟中原作战,必须要跟蒙古搞好关系,因为蒙古在他们的西面,所以他们为了跟蒙古搞好关系,当时满蒙之间通婚是很多的。清朝的皇帝都很尊崇喇嘛,当时喇嘛教在清朝时也很繁荣。北京有一个景点叫雍和宫,雍和宫就是当时雍正皇帝做皇子时住的地方,也是清高宗乾隆出世的地方。现在雍和宫变成了一个喇嘛庙,就是因为清朝人也很崇拜藏传佛教

习近平说是要“藏传佛教中国化”,人家早就传过来了,唐朝就传过来了一批,元朝、清朝都往中土传嘛。

习近平所谓“藏传佛教中国化”是用共产党理论异化佛教,实现民族灭绝

章天亮说,很显然习近平所讲的“藏传佛教中国化”不是藏传佛教传到汉地这个意思,他所谓的“藏传佛教的中国化”实际上是说用共产党的一套东西异化藏传佛教,也就他所说的什么「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实际上就是中共的命运共同体,然后给藏人树立什么样的宗教观、什么样的世界观,对他们进行中国革命史介绍之类的教育,就是给西藏洗脑

所以中共实际上在西藏要执行的,是跟在蒙古一样的一种民族灭绝政策。

习近平强推这个事之后,在蒙古和西藏会遇到强烈的抵制,然后习近平就会去镇压,镇压之后会招致更多的制裁。这就是为什么定位习近平是一个中共灭亡“总加速师”是恰如其分的,他现在把加速的油门又开始在蒙古和西藏猛踩了。

章天亮在节目中还谈到了他开通会员频道的用意,以及对未来节目的规划想法,包括对最新系列《中华文明史》的内容介绍。希望了解更多,请观看以下视频。同时,我们在此为您提供本期节目的音频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