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亚太新闻
即时快讯:

分析:强推港版国安法 后果中共可能无法承受

2020-07-01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不仅危及香港,也威胁中国经济和金融。(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中共人大6月30日通过“港版国安法”,台湾和日本快速作出反应,台湾总统蔡英文表示,中共此举“证明一国两制不可行”;日本政府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Yoshihide Suga)表示,中共为香港立法的举动“令人遗憾”,破坏了“一国两制”治理方案的公信力。周三(7月1日),欧洲政界也密集发声,纷纷表示遗憾、谴责或反对。

此前6月29日,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发布声明,宣布已经取消香港的特殊相关待遇,包括暂停出口许可证豁免,并正在进行差别待遇评估。

外界预期,美国和西方国家针对中共的港版国安法的制裁行动将陆续推出,其制裁力度之高,大大超出中共的承受能力。中共此举不仅对香港金融、经济和贸易地位造成巨大破坏,更对中国经济、金融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中国财经自媒体“凭栏欲言”7月1日以《一个时代的落幕——港美脱钩落地》为题,分析了中共在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对香港和中国两地造成的危害。

香港繁荣时代落幕

按照“凭栏欲言”的分析,香港占据绝对支配地位的两大支柱产业是服务业、进出口贸易批发零售,而服务业中金融和保险服务又占了大头。

从服务业、进出口贸易批发零售看,一季度,香港进出口贸易批发零售业同比下降20.8%,服务业同比下降8.8%(但服务业中,金融和保险服务仍然同比上涨2.7%),影响香港就业人数同比下降6.5%,失业率仅用一个季度就从5.2%上升至至5.9%。

美国的制裁措施将冲击香港两大支柱产业,进而影响资金信心,对金融服务业也会造成比较严重的影响,香港两大命脉产业摇摇欲坠。

制裁将拉低香港GDP,导致香港失业率上升,失业率上升将影响香港房产信贷质量,施压香港房产价格。香港的房产价格下行与金融危机息息相关,或将进一步打压香港经济。

事实上,在中共病毒和中共加强对香港的干预以来,香港GDP就在走低,2020年一季度,香港名义GDP增长-6.3%,实际GDP增长-8.9%。

中共对香港干预的加强,也影响到香港股市。根据港交所数据,截至2020年5月底,港股总市值为33.98万亿港元,较年初的38.17万亿大幅缩水了4.19万亿港元。

Wind数据,截至6月底,港股市值较年初大约蒸发2.9万亿港元(将新股计算在内)。

可以预见,失业率上升将伴生社会问题多发,社会问题将进一步下压香港经济增速,反过来又施压失业率。社会问题与经济问题循环杀跌,极其容易陷入恶性循环。

中国关键技术进口难度加大

在中美关系恶化的背景下,美国对香港的出口限制较少,有利于中国大陆以香港为跳板获取一些紧缺物资或技术,但随着香港特殊地位的消失,这种操作的难度在加大。

韩媒《韩国商报》(Business Korea)5月27日报道称,美中冲突延烧至香港,美国对中共发出警告说,将可能撤销香港的特殊地位,一旦成为事实,韩国对中国一直仰赖的出口机制将受到撼动,目前,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SK 海力士(SK Hynix)都在密切关注发展。

韩媒解释,香港在韩国对华出口中的地位非常特殊,中共外汇管理条例规定,贸易额一旦超过 5 万美元,企业必须先向中共政府申请核可,这对进出口商造成很重的负担。能够直接以美元贸易的香港,就成为半导体贸易的集散地。香港的空中运输设施和管理均优于深圳或广州。韩国业者习惯把半导体空运至香港,再转运至深圳,由经销商贩售至中国各地。

报道指出,美国如制裁香港,当前韩国对中国的出口机制就要改变。南韩企业直接对中国出口,恐引来美国关切、加强监督,企业所负担的政治风险恐怕会高于经济风险。

中国出口创汇融资将受重创

“凭栏欲言”表示,香港进出口业务绝大多数都与中国大陆有关,香港特殊地位的消失将导致中国出口进一步恶化,创汇更加艰难。香港的金融地位对中国大陆的融资也至关重要。

从中国的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来看,自2014年起,中国经常项已经失去了创汇能力。2014年至今,经常账户(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累计逆差9180亿美元。

中国维持外储规模的稳定严重依赖于从海外融资

2020年一季度中国外储减外债已经跌破一万亿大关,很显然如果对外融资能力有所下降,或将导致中国外储迅速跌破三万亿,而中国对外融资能力相当大一部分是依赖香港的金融地位的。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外国公司和政府投资者长期以来一直将香港作为在中国内地投资公司或建设设施的中转站。

据中共商务部数据,2019年1月至6月期间,中国大陆的外商直接投资 (FDI),前10大国家/地区投资总额672亿美元,其中来自香港的有500.9亿美元,占比约74.6%;其投资额是第二名韩国、第三名新加坡的15倍左右。

2017年中国大陆的外商直接投资(FDI),来自香港的投资有989.2亿美元,占前10大国家/地区投资额近80%,占整体总额74.4%。

法国外贸银行经济学家埃雷罗(Garcia Herrero)表示,与中国有关的外国直接投资流经香港,部分原因是两地达成了一项经济合作协议,为贸易和投资提供了税收优惠政策。

此外,香港是离岸人民币交易场所。尽管北京方面实行严格的资本管制,但香港是人民币贷款、债券和交易的主要离岸中心。

中国问题学者史宗瀚说,“相对于其他离岸市场,中国在香港对离岸汇率施加影响更容易”。这意味着它可以在必要时支撑人民币,帮助阻止资本外流。例如,中共政府可以指示国有银行购买人民币,或者中共央行发行离岸票据,从金融系统中回收资金。

因此,一旦香港金融地位下降,可能会同步影响中国海外融资和借外债的能力,进而导致外储三万亿“红线”失守。

中共三万亿美元外储一旦失守,资金很可能会恐慌性外逃。一旦看贬预期确认,外企投资(外企对中国投资2.9万亿美元)将会大规模发生撤离。

这个后果可能是中共无法承受的:届时,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尽管中共封堵严密,仍难阻挡资本外流的汹涌之势,中国房地产泡沫可能会被刺穿,中国经济将如溃堤般一泻千里,金融系统崩坏。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中共

后果

强推

无法承受

港版国安法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