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亚太新闻
即时快讯:

亓乐义:武统阴云密布 台湾能造核武吗?

2020-06-14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1995年8月中国进行第43次核试爆。(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6月14日】1964年10月,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成功试爆后,台湾当局就决定要研发核武,作为因应。历经多年,眼看就要成功,由于踩到美国的红线,核武计划被迫停止。这已是32年前的往事。

面对中国的咄咄逼人和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台湾是否需要核武?再度成为热点话题。

一举数得

5月31日,华府智库美国企业研究院(AEI)常驻学者鲁宾(Michael Rubin),在美国《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杂志,写了一篇《为什么台湾需要核武》(Why Taiwan Needs Nuclear Weapons)的文章,引起战略学界的关注。

鲁宾认为,如果台湾获得中程核武,可以威慑中国,维持两岸相对稳定,又能使美国不必在中国对台动武时向台海部署多个航母打击群。可谓一举数得。尤其,在两岸常规武力严重失衡的情况下,鲁宾主张台湾应该拥有核武,作为防卫,似乎是最佳的选择。

长久来由于美国反对台湾制造核武,就鲁宾来看,这是一项错误。如果川普(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希望遏制中国的侵略,此时应该要重新考虑对《核不扩散条约》(NPT)承诺的解释,使台湾能够取得中程核武。同时,可以让中国知道一旦破坏自由和秩序时,将要面临的危险。

请注意,鲁宾主张台湾需要核武,不是鼓励台湾制造核武,而是暗示由美国提供,可供战略威慑和战役使用的中程战术核武,而这些低当量的战术核武,美国也正在扩充发展。只要美国重新考虑对《核不扩散条约》(NPT)承诺的解释,对台湾提供适度的核武力量,既可以威慑中国不敢轻举妄动,又能免去美军直接介入台海冲突的风险。有何不可呢!

鲁宾的主张,虽然有一定的道理,现实上却很难行得通。

核军控谈判

首先,美国几乎不可能重新考虑对《核不扩散条约》(NPT)承诺的解释。当前,川普政府的首要之务是,与俄罗斯重启新的核军控谈判,同时邀请中国参加。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9日再次重申,中方无意参加所谓的“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立场非常明确。

2019年8月,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对此做出一个背景说明。他说:由于中国与美、俄之间核武器数量上存在巨大差距,只要美俄进一步削减核武器数量,就可以为其他国家参与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换言之,中国并非永远不参加多边军控谈判,只要条件许可,就有可能参加。

如今,如果美国向台湾提供核武,不但使美中关系全面倒退,激化台海紧张,也使美国拉中国参加多边军控谈判的所有努力付诸东流。更糟的是,朝鲜和伊朗发展核武将名正言顺,同时也鼓励其他国家发展核武。一着多失,美国会这么做吗!

台湾方面。发展核武,是冷战时期大规模杀伤的概念。如今,战争的方式已经改变,强调精准打击,以常规手段瘫痪对手,而不是以核武彻底消灭对方。虽然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目前都在加紧研制低当量战术核武,其目的是,威慑大于实用。即使用于实战,也是局部而有限的。

常规作战

两岸一旦发生战争,将以常规作战方式进行。中共当局不可能对台湾使用核武。一个有核武的国家,对没有核武的国家进行核攻击,为国际社会所不容,其后果中国难以承担。就实际危害而言,核攻击不仅造成人员大量伤亡,因为核辐射和污染的影响,将使台湾的土地长久无法耕作和使用,很多地方将不适合人居,对幸存者的危害更是无穷无尽,其结果将使中共无法统治台湾。这恐怕也不是北京对台动武的本意吧!

如果台湾拥有核武,是否就能吓阻中共武力犯台的野心?恐怕未必!

因为,台湾研发核武以威慑为主,自卫为辅,数量有限,无法覆盖中国全境。反观中国,只要使用少量核武,就能对纵深狭小的台湾造成全覆盖打击。核武力量的不对等,使得台湾即使拥有少量核武,也无法对中国形成“相互保证毁灭”(同归于尽)的震慑力,反而会在战争开打前,核武设施首先遭到中共军队的先制打击,如果核辐射外泄,台湾民众最先遭殃,反而不利。

超前部署

也许会问,如果没有核武,台湾的防卫与吓阻力量应该如何筹建呢?

一、做好“战力防护”:承受中共军队第一波常规打击,支持后续作战。

二、要有压制性武器:运用中程导弹对打击源头进行火力压制。

三、发展小功率电磁脉冲武器:抵销中共军队在战区内网电一体战的优势。

四、广建无人作战系统:稀释两岸兵力悬殊的力量对比。

五、研发新概念武器:如激光和定向能武器,改变原有的作战样式。

六、心防重于武备:以坚决的抗敌意志,打消北京武力犯台的自信。

以上仅仅是一个粗浅的想法。它的主要精神是,建军备战除了立足于现有装备,更要有前瞻性。一个超前的作战部署,很有可能翻转不利于台湾的战略态势;一种坚强的抗敌意志,也很有可能改变北京侵略者的动机与野心。

朋友也许会说,台湾停止制造核武,不代表没有研发的能力。若有需要,台湾可以很快地恢复制造核武。

是的。当年蒋介石和蒋经国交付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核能研究所的使命:就是“我们有能力,但是绝不制作核武器。”能力是现实需要,非有不可;制作与否?则是政治问题,台湾无法单方面决定。

桃园计划

1988年1月,台湾中科院核能所副所长张宪义叛逃美国,引起轰动。他是台湾发展核武计划的关键研发人员之一。2016年,他打破沉默,以口述历史的方式,揭开这段历史的神秘面纱。

根据张宪义的回忆。从1950年代起,美国对于台湾从事非军用与研究用途的核能科技,抱持支持的态度。1955年台美签订《民用原子能合作协定》,由美国协助台湾设计一座研究用的核反应器,并且以租借方式,向台湾提供浓缩铀-235作为运转燃料。1961年,在美国技术和资金的援助下,亚洲第一座轻水式核反应器在新竹清华大学落成,主要是供医学与农工领域研究之用。

直到1964年10月,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成功试爆。台湾开始研发核武,并在1966年提出初步的“新竹计划”蓝图,试图从西德西门子公司,秘密洽购核子反应堆。结果失败,使得新竹计划仅仅持续2年而停摆。

此后,台湾调整核武发展策略,重整“新竹计划”为“桃园计划”,并于1969年,从加拿大直接采购一个研究用的重水式核反应器,并在桃园杨梅建立一座钸燃料化学试验室,预计以10-15年内完成核武制作能力。

张宪义回忆说,经过几年运转,台湾研究用的重水式核反应器已经储存足以制造7-8颗原子弹的武器级钸原料。换算一下,储存的钸原料约在70-80公斤之间。

按照蒋氏父子最初交付中科院的任务是:台湾要有能力发展核武,但绝不制造核武。几年后,台湾发展核武的进程,逐步踩到美国的红线,核武计划戛然而止。

踩到红线

什么是“踩到红线”?美国并无一个明确定义。张宪义说:事后看来,这条红线应该是指,一个国家能在3-6个月时间制造核弹,并且能够安装在发射载具上发动攻击。要做到这一步,还要5个条件:

一、储存足够的核原料,如武器级钸原料约10公斤、铀原料约20公斤以上。二、核武引爆和精密仪控装置达到一定水平,如高级炸药引爆实验获得成功。三、要有能够运转的辐射室,能够处理放射性物质。四、提炼室能够成功运转。五、要有可靠的投送载具,使用中程弹道导弹或战机。

几年下来,以上5项,台湾基本具备。在投送载具方面,台湾采用经国号战机(IDF)为载具,把小型化的原子弹装进战机的副油箱里进行投掷,作战半径超过1,000公里。由于燃料有限,仅供单程作战,有去无回,类似神风特攻队的作法。当美国获知台湾的意图时,立即摊牌。从1976年起,美国陆续运走台湾储存的钸原料,1988年开始拆除与核武发展有关的设施,并把重水式核反应器的重水抽走,核武计划宣告终止。

不过,所谓“终止”,是指核武的制造部分,而研发工作,或配合的核能发电并未终止。换言之,台湾应该具有核武研发能力,基于外交政治因素,以及现代战争的特点,台湾已经不再发展核武了。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亓乐义

台湾

核武

武统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