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新闻 / 亚太新闻
即时快讯:

江峰: “地摊经济”在中共历史中的几兴几灭

2020-06-11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宋朝“地摊经济”的景象。(局部,YouTube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6月12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中共总理李克强6月1日在记者会上称赞中国某西部城市设置流动商贩摊位,解决就业问题。随后在山东考察时,他再度倡导「地摊经济」,说“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随即中国媒体开始大量报道各地「地摊经济」的兴起。

但6月4日晚,中共宣传口突然开始封杀「地摊经济」表述,中央文明办收回之前发布的相关文件。在短短不到一周时间里,「地摊经济」突然被叫停。但在民间和各类媒体上,对「地摊经济」话题的讨论仍然热络。

著名时政评论家、网络视频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在「江峰漫谈」节目中分享了他对「地摊经济」本身的意义,「地摊经济」在中共历史上的几次兴灭,以及中共重提「地摊经济」意味着什么等方面的解读。

地摊经济」作为百姓体面地自给自足的生存方式,一直存在着

江峰说,这一段日子,「地摊经济」这个话题突然热了起来,甚至围绕着「地摊经济」,还传出党内斗争的消息。

其实,「地摊经济」并不是李克强李中堂的发明,在他的安徽老乡,正宗的李中堂李鸿章所在的晚清时代,「地摊经济」就很发达。北京就有个很有名的鬼市儿,老年间北京四城有八个鬼市儿,都是老百姓练摊儿的场所。再往前,宋朝,著名的《清明上河图》描绘的就是「地摊经济」的景象。所以,地摊在中国一直都有,它作为老百姓养家餬口的方式,虽然没有大富贵,却是可以体面地自给自足的一种活下去的方式,它一直存在着。

江峰提出,没有任何一个朝代,也没有任何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可以完全解决全民贫困问题,因此让百姓自在而有尊严地活着,换句话说,怎样善待老百姓的地摊,往往就是一个政权是否仁义的标准。

地摊经济」在中共历史中的几兴几灭

江峰回顾说,地摊在中国历史上也曾出现瞬间彻底消失,发生在中共执政的年代。现在围绕「地摊经济」这个话题,也传出来党内斗争的消息。实际上,在中共篡政的70年里,围绕地摊,或者说围绕底层民众生存的问题,中共用政治运动的形式折腾过至少五次;毛泽东时代的主要说法叫“割资本主义尾巴”。

第一次:1949年,中共第四野战军攻入广东,叶剑英担任广州市长,这个广东梅县客家人回到广州干的一件事情就是,整治“反革命摊贩”。广州的摊贩就是卖黑芝麻糊、龟苓膏、萝卜糕、猪杂,这些又不是反革命传单、国民党特务的地形图,怎么扯上的反革命呢?

当时中共的“反革命”概念有两种:一种是“历史反革命”,因为广东这个地方汇聚了从辛亥革命到国共内战的很多政治人物,也是在国民党时期各种政治斗争中成为政治破落户的,还有各类前政府的公务员、地方军警人员。只要不是中共领导的什么辛亥革命、国民革命都算“反革命”,都不能让他们摆地摊有活路;另一种就是拒绝进入合作社,拒绝社会主义改造的,按照列宁的话说就是,小产业者每天都在自发地生产著资产阶级。叶剑英当然不允许这些街头摊贩每天生产资本主义,你要不接受公私合营,就是“现行反革命”。所以1949年,从广东番禺增城,每天都有无数的“反革命”搭上小渔船逃亡香港。

第二次:中共篡政的时候,为了笼络社会各界,完成它对全国领土的占领,完成对西南、西北和台湾的军事占领,颁布了所谓「共同纲领」。1954年,中共的宪法规定:保护私有制和个体劳动者所有制。其实就是保护「地摊经济」这样的小生产。但是第二年,毛泽东就发动了消灭农村私有制的合作化运动。你要是合作化道路走慢了,农民家里的牛迟迟不拖到合作社去,你这个干部就会被叫做“小脚女人”,说你动作慢,对农民私有财产抢夺不够积极。

但是很快这就出问题了,农业生产迅速萎靡,靠天吃饭的农民马上就遇到吃不上饭的问题。怎么办?中央马上出政策:允许社员自留菜地,住宅旁边的果园自己经营。这算「地摊经济」一个回合的争论吧。

第三次:但是很快,毛泽东在中共七届六中全会上说:要资本主义绝种,要小生产绝种。于是合作社迅速走到了人民公社,别说家里的牛了,连生活资料都要充公,吃大食堂,你还要锅要碗干什么?统统都拿走了。中国农村几千年的自然经济,城镇的集市、摊贩全部消失了。中共把人民最后自救的能力都剥夺了,紧接着来到的就是上世界著名的大饥荒。

毛泽东说:小生产者,一有机会就企图离开社会主义道路,走资本主义道路;说要击破资本主义自发势力的包围。「地摊经济」这种弱不禁风的自发形式,竟然成了毛泽东心里可以对伟大社会主义事业形成包围的经济活动,也就是说农村的自留地,跑到城市挑着挑子卖红薯、卖菜心的小贩,竟然可以威胁到国营大企业!

毛泽东的确不懂经济,但是他太懂政治了,他非常清楚,这些「地摊经济」力量虽小,但是他是自发的,是来自于人性,只要人不死,这种力量就会存在,是非常真实的。而国营大企业,那些中共搭建的楼阁,场面好大,骨子里却是懒散、没有创造力的。但是,毛泽东不可能让人们拥有自发的力量,因为一旦那样,他就会失去极权的基础。

第四次:为了因应“大跃进”时期造成的全国性大饥荒,1962年中共进行经济调整,推出了“三自一包”的农村经济政策。「三自」指自留地、自由市场、自负盈亏;「一包」即包产到户。这在“文革”期间就被打成“修正主义”,于是树立大寨这样的极左典型,来“割资本主义尾巴”,“堵资本主义道路”。「地摊经济」再次被全面剿灭。甚至农民将自家的蔬菜出售换取盐、糖等生活物资,甚至孩子们上山砍柴卖钱,都被视作投机倒把,并且投机倒把成了一个刑事犯罪。在爱吃红烧肉的毛泽东的故乡湖南,养猪就是“发展资本主义”,吃肉就是“个人主义”,于是出现全省宰杀牲畜。中共再一次彻底堵住人民的活路。

第五次:文革”结束后,1978年,安徽小岗村农民开始签订“大包干生死状”,老百姓要冒死的危险,才能活下去!老百姓活不下去,中共也活不下去了。“文革”期间的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邓小平,为了维系中共政权,不致社会全面崩溃,借着安徽农民自发的生产愿望,还有大逃港逼出来的深圳经济特区,搞“改革开放”,开始了城乡经济复苏。

但是,即便是“改革开放”所谓市场经济的40年来,中共也从来没有善待过社会底层。最需要「地摊经济」活下去的民众,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展开,城管竟然被赋予了执法权。中国的城管40年如一日地干着土匪似的活儿,厮打街头小商贩,抢夺他们的水果……无情地摧毁低收入者活下去、并不奢侈的梦想!

江峰再次提出:没有任何一个朝代,也没有任何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可以完全解决全民贫困问题。美国纽约曼哈顿,世界资本主义的中心,依然有地摊,那些在下城、中城的繁华区域,甚至是繁华的第五大道,到处可见Halai Food清真食品摊。纽约市政府把街道餐车营业执照优先发给退伍老兵,特别是有残疾却依然有能力经营的退伍老兵。来自中国的很多画家、音乐家,都在曼哈顿有过练地摊做走鬼的经历,不会有人一拥而上抢夺你的工具,剥夺你最后的体面生活的机会。

江峰强调:让百姓自在而有尊严地活着,善待老百姓的地摊,往往就是一个政权是否仁义的标准。

李克强重提「地摊经济」意味着什么?

江峰说,「地摊经济」并不因为李克强提出而重生,它一直存在。但是李克强等于是第六次重提地摊经济,却在当下有着特殊的解读。

中国的农村、中国的基层,几十年来都在中共的淫威下战战兢兢地生活着。李克强赞美了「地摊经济」之后,那些个体经营者会怎么想?那下海捕鱼的还弄个休渔期,还要等鱼长肥了再来捕捞呢,谁知道这一波是不是经济不好过了就要放我们一把?这也无所谓,关键是什么时候来收拾我们呀!老百姓真的说得没错,中共碰到了过不去的坎儿了。

5月底中共两会结束前,李克强惊人透露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人民币,这个说法对习近平“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宣传给了个巨大的下不来台。中国人的极度贫困和巨大的贫富不均,完全暴露在世界面前。对李克强地摊经济」的正面说法,中宣部以及北京市等都给予了封杀与否定。中共内部的确产生了对外宣传口径不一的现实。所以围绕着「地摊经济」,表面上是党内左右思潮的交锋,实质上是党内争夺话语权的斗争。

《求是》杂志最新一版继续刊登习近平的属名文章指出:总体而言,中国已经基本实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不过目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一些短板,必须加快补上。换句话说,李克强说的6亿人月入1000元不过是一个短板,补上就行了。

江峰表示,实际上我们看到,强调「地摊经济」,尽管它一直在中共的铁腕社会治理下顽强地存在着,但是作为一贯歌颂功绩的“两会”期间冒出来,说明中共经济倒退的巨大无奈,既然已经根本瞒下去了,还不如作为一种经济形势提出来,还不如把它放到一个提振文化、“人间烟火”的百家乐层面来美化一下。

他认为,在这一点上,李克强未必是犯了党内错误,未必冲撞习近平,对于国务院总理来说,这也是政治上成熟的表现,自己主管工作的困境说出来了,描述上也没有得罪习近平,毕竟属于习近平说的短板的一部分么。《求是》是半月刊,两个星期来一本,所以习近平的文章,在“两会”之前就有准备,不会像外界有的分析说是针对李克强而来。实际上是中共党内已经没有能力进行哪怕是表面的思想统一了,习近平的强人只是形象而已,根本不具备实际威信。此外党内组织秩序混乱,对于最高层干部言论已经没有做到象过去那样细致到秘书文稿都要中办过目,并能够让更高一层把关了。

那么李克强习近平分工发言要达到什么目的呢?那就是高层转移社会矛盾的手段,不直接说“改革开放”40年的彻底失败,不说习近平上台以来宏观调整的失败,更不说疫情和疫情之后中共所处的极度绝望的经济、国际关系的现状。地摊经济盛行,一定是产业升级失败,一定是「中国制造2025」失败,一定是上海、深圳新自贸区国际金融中心的规划失败了。更重要的,似乎是要配合政治上的全面左转,闭关锁国,用全民摆地摊这样最低级的经济自保形式,来迟缓中共垮台的时间。

江峰评论说,中共这一次“两会”,不仅是中共史上最无政治抱负的一次,也是在最短时间里毁灭自己最彻底的一次:它用一个「香港国安法」,毁掉中国一座让全世界羡慕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并将美国彻底摆放在了自己的敌对位置,面对一系列自己无法应对的惩罚制裁措施;并向自己的国民宣告:尽管你们有6亿人月入1000元,我党还是任性地全世界大撒币,减免非洲的巨额债务;它把治国安邦罕见的愚蠢,彻底展现在中国人面前。

一位被树为经典英雄的现实悲惨:摆地摊求生存

江峰说,说到中共的「地摊经济」,我想起了一位年纪已经90岁的摆摊人,他就是中共红色经典电影《英雄儿女》中的英雄王成的原型,那个“向我开跑”的人物已成为中国一代人的情结。

但是现实中的王成的原型,蒋庆泉,并没有死,而是成为战俘,并被美军抢救过来。蒋庆泉和其他志愿军被俘人员一样,回国后遭打压,一辈子悲惨地活着。为了谋生,90岁的蒋庆泉,为挣钱补贴家用,一周三天的集市他一天也不敢落下。1块钱一双的鞋垫,卖几十双的时候有,卖一两双的时候也有。家离集市只有二里地,路不远,老人和老伴儿却要推着小车走上半个小时。

蒋庆泉最怕看到《英雄儿女》这部与美国人英勇作战的电影,每次他都要全身颤栗,掩面大哭……

江峰在节目中,借「香港反送中」运动一周年之际,以具体事实和数据论证了几十年来,不是香港受到了大陆带来的好处,而是大陆一直在受香港的荫惠;还讲述了老北京鬼市儿是怎么回事,以及中共的中国农村治理榜样江苏华西村的故事。希望了解更多内容,请观看以下视频。本节目的文字版和音频下载《希望之城》均有提供。

江峰的会员网站是在去年芒种这天开通的,好多朋友来捧场,现在一眨眼又是一年了,网站也有些变化,现在叫做《希望之城》,增加了很多节目、也增加了主持人。欢迎前往《希望之城》观看和欣赏更多节目内容。网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中共

几兴几灭

历史中

地摊经济

江峰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