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文化
即时快讯:

战争是劫数 谁死生死簿里都有 人名有五个字的

2020-11-11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一场战争有多少生灵涂炭 (图片: [清] 绘画《平定台湾战图》)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0日】(编辑:慧明)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朝代更替、世道兴衰、战争、天灾就像大戏一样一幕幕的不断的上演着,有人可能想,这些能不能避免呢?特别是一场战争下来有多少生灵涂炭。袁枚老先生在《子不语》中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或许能作为解答:

在朝廷派兵征伐缅甸的战争(指18世纪清缅战争)中,有昆明县的一个皂隶(衙役)叶某,死了三天后又活过来,自称是被鬼卒给勾魂带到了冥府。据其言,那里宫殿雄伟,朱门高大,很像是王宫。门外则坐着很多小官吏,手上都拿着一本小簿子,不停的在上面勾画记载。记完,则小本子上就笼罩着一团黑气。官吏们有的揉额头有的捶腰,嘴里念叨着累死了累死了,非常热闹。而叶某因为阳寿未尽,并不在应该阵亡的名单里,所以就放还阳间了。

古画 [南宋] 绘画 《十王图 》 局部

在回阳间的路上,叶某悄悄的问护送的鬼卒:“那些老爷们,手里拿的是什么簿子啊?”回答说:“记人的本子三本,记兽的本子五本。”叶某又问:“这些小本本是干吗用的呢?”鬼卒回答说:“自古以来,人间但凡有打仗的事情,都是上天预先定好的劫数,所以无可挽回。而战争中一切注定要死的人,都写在这些小本本,哦,不对,学名应该叫做『黑云劫薄』里头。哪怕是一头骡子、一匹马,都不会有错的。毕竟仗打下来,死的动物比人多呀,所以记录兽的本子当然就多了,有了『人三兽五』的说法。”叶某又追问说:“那这一劫中,应劫而死的人里头,有没有省城里的官员呢?”鬼卒笑了,“簿子上,第一名就是你家总督大人!”

当时,在滇南作总督的是刘藻,他是丙辰年间(1731年)由博学鸿词科(一种在正常科举序列之外临时增加的科考机会,考生由地方督、抚推荐,属于恩科性质)中的翰林,后来在那次劫难中自刎身亡了。

无独有偶,近代“一·二八”事变爆发前,朱镜宙老居士也讲述了这么一件事。朱镜宙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一九三一年在一家银行任经理,通常闲暇时,总有几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

“一·二八”事变(图片:维基)

其中有一位是走阴差的,也就是晚上到阴曹地府上班的,他的职位并不高,是负责传递公文,替苏州都城隍当差(在阴间上海的城隍,归苏州都城隍管辖)。他说,有一天上海的城隍庙送来一批“生死簿”,呈报苏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地翻开来看看是哪些人,结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个字的。隔天大家闲谈,当时每个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国人名字最多四个字(复姓的),怎么想也想不通。

三个月后,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本兵在上海发动战争。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来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战役中的死亡名册。

“生死有命”,即使战争阵亡的人,三个月前,名册已经送到苏州都城隍那里了。这就说明了一般认为战争中横死的,其实也是命中注定的;死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皆是注定的,确实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责任编辑:杨述之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本文网址:

文章关键字:

一·二八事变

冥府

子不语

朱镜宙

清缅战争

袁枚

图片导读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