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首页 / 文化
即时快讯:

《西游记》故事新解17 行者偷得宝贝收妖魔 西行却遭老者阻 谁来要宝贝? 【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经】17

2020-10-14 来源:来自网络 Print This Post 繁体版 [字号]

唐僧师徒奔西找路,却被一老者扯住,原来是太上老君来向悟空要宝贝( 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3日】(作者:林静心)上回书说道,大圣被妖魔装进葫芦里,大圣在他葫芦里,把头往上一顶,根本顶不动,且是塞得甚紧,心中焦躁道:“当时我在山上遇着那两个小妖,他曾告诉我说:葫芦、净瓶,把人装在里面,只消一时三刻,就化为脓了,敢莫化了我么?”又想道:“没事,化不得我。我老孙五百年前大闹天宫,被太上老君放在八卦炉中炼了四十九日,炼成个金子心肝,银子肺腑,铜头铁背,火眼金睛,那里一时三刻就化得了我?且跟他进去,看他怎的。”

二魔拿入里面道:“哥哥,拿来了。者行孙被我装在葫芦里也。”老魔欢喜道:“贤弟,请坐。不要动,只等摇得响再揭帖儿。”行者听得道:“我这般一个身子,怎么便摇得响?只除化成稀汁,才摇得响是。”那怪贪酒不摇。 大圣作个法,引他来摇。忽然叫道:“天呀!孤拐都化了。”那魔也不摇。大圣又叫道:“娘啊!连腰截骨都化了。”老魔道:“化至腰时,都化尽矣,揭起帖儿看看。”

那大圣闻言,就拔了一根毫毛,叫:“变!”变作个半截的身子,在葫芦底上。真身却变做个蟭蟟虫儿,钉在那葫芦口边。那二魔揭起帖子看时,大圣早已飞出。打个滚又变做个小妖,站在旁边。那老魔扳着葫芦口张望了一下,见是个半截身子在里面,他也不认真假,慌忙叫:“兄弟,盖上,盖上,还不曾化得哩。”二魔依旧贴上。大圣在傍暗笑道:“不知老孙已在此矣。”

那老魔拿了壶,满满的斟了一杯酒,近前双手递与二魔道:“贤弟,我与你递个锺儿。”二魔道:“兄长,我们已吃了这半会酒,又递甚锺?”老魔道:“你拿住唐僧、八戒、沙僧犹可,又索了孙行者,装了者行孙,如此功劳,该与你多递几锺。”二魔见哥哥恭敬,怎敢不接,但一只手托着葫芦,一只手不便去接,就把葫芦递与旁边小妖,双手去接杯。

行者偷得宝葫芦伏二魔 

妖怪不知那小妖是孙行者变的。他端着葫芦,殷勤侍奉。二魔接酒吃了,也要回奉一杯。老魔道:“不消回酒,我这里陪你一杯罢。”两人只管谦逊。行者捧着葫芦,眼不转睛,看他两个左右传杯,全无计较,他就把葫芦揌入衣袖。拔根毫毛,变个假葫芦,一样无二,捧在手中。那魔递了一会酒,也不知真假,一把接过宝贝。安然坐下,依然饮酒。孙大圣撤身走过,得了宝贝,心中暗喜。

孙大圣他自得了那魔真宝,笼在袖中, 藏着葫芦,密密的溜出门外,现了本相,厉声高叫道:“精怪开门!”傍有小妖道:“你又是甚人,敢来吆喝?”行者道:“快报与你那老泼魔,吾乃行者孙来也。”

行者智取了宝贝,走了出来(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那小妖急入里报道:“大王,门外又有个行者孙来了。”老魔大惊道:“贤弟,不好了,惹动他一窝风了。幌金绳现拴着孙行者,葫芦里现装着者行孙,怎么又有个甚么行者孙?想是他几个兄弟都来了。”二魔道:“兄长放心。我这葫芦装下一千人哩,我才装了者行孙一个,又怕那甚么行者孙?等我出去看看,一发装来。”老魔道:“兄弟仔细。”

那二魔拿着个假葫芦,还像前番,雄纠纠,气昂昂,走出门高呼道:“你是哪里人氏,敢在此间吆喝? 你且过来,我不与你相打,但我叫你一声,你敢应么?” 行者笑道:“你叫我,我就应了。 ” 

那怪甚喜,急纵身跳将起去,到空中,执着葫芦,叫一声:“行者孙。”大圣听得,却就不歇气,连应了八九声,只是不能装去。那魔跳将下来,跌脚捶胸道:“天那!怎么不好用了。”行者笑道:“你且收起,轮到老孙该叫你哩。”急纵筋斗,跳起去,将葫芦底儿朝天,口儿朝地,照定妖魔,叫声:“银角大王。”那怪“嗯”的应了一声,倏的装在里面,被行者贴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奉敕”的帖子。心中暗喜道:“我的儿,你今日也来试试新了。”

行者就按落云头,拿着葫芦,心心念念,只是要救师父,又往莲花洞口而来。走着走着,摇的那葫芦里漷漷索索,响声不绝。你道他怎么便有响声? 是那怪到于宝贝里就化了。

行者把二妖魔装入葫芦里( 图片:〔明〕《鼎镌京本全像西游记》插图)

行者走到妖洞门口,那洞里小妖看见道:“大王,祸事了,行者孙把二大王爷爷装在葫芦里哩。”那老魔闻得此言,唬得魂飞魄散,骨软筋麻,扑的跌倒在地,放声大哭道:“贤弟呀!我和你私离上界,转托尘凡,指望同享荣华,永为山洞之主。怎知为这和尚,伤了你的性命,断吾手足之情。”满洞群妖,一齐痛哭。  

猪八戒吊在梁上,听得他一家子齐哭,忍不住叫道:“妖精,你且莫哭,等老猪讲与你听。先来的孙行者,次来的者行孙,后来的行者孙,返复三字,都是我师兄一人。他有七十二变化,腾那进来,盗了宝贝,装了令弟。令弟已是死了,不必这等扛丧。快些儿刷净锅灶,办些香蕈、蘑菇、茶芽、竹笋、豆腐、面筋、木耳、蔬菜,请我师徒们下来,与你令弟念卷《受生经》。”那老魔闻言,心中大怒道:“只说猪八戒老实,原来甚不老实!他倒作笑话儿打觑我。”叫:“小妖,且休举哀,把猪八戒解下来,蒸得稀烂,等我吃饱了,再去拿孙行者报仇。”沙僧埋怨八戒道:“好么,我说教你莫多话,多话的要先蒸吃哩。”那呆子也尽有几分悚惧。傍有一小妖道:“大王,猪八戒不好蒸。”八戒道:“阿弥陀佛!是那位哥哥积阴德的?果是不好蒸。”又有一个妖道:“将他皮剥了,就好蒸。”八戒慌了道:“好蒸,好蒸,皮骨虽然粗糙,汤滚就烂,户户。”

正嚷处,只见前门外一个小妖报道:“行者孙又骂上门来了。”那老魔又大惊道:“这厮轻我无人。”叫:“小的们,且把猪八戒照旧吊起,查一查还有几件宝贝。”管家的小妖道:“洞中还有三件宝贝哩。”老魔问:“是那三件?”管家的道:“还有七星剑、芭蕉扇与净瓶。”老魔道:“ 快将剑与扇子拿来。”那管家的即将两件宝贝献与老魔。老魔将芭蕉扇插在后项衣领,把七星剑提在手中,又点起大小群妖有三百多名,都教一个个拈枪弄棒,理索抡刀。这老魔顶盔贯甲,罩一领赤焰焰的丝袍。群妖摆出阵去,要拿孙大圣。

那孙大圣早已知二魔化在葫芦里面,却将他紧紧拴扣停当,撒在腰间,手持着金箍棒,准备厮杀。只见那老妖红旗招展,跳出门来。  

大圣见识老魔芭蕉扇的威力

那老魔令小妖摆开阵势,道:“你这猴子,十分无礼。害我兄弟,伤我手足,着实可恨!”行者道:“你这讨死的怪物,你一个妖精的性命舍不得。似我师父、师弟,连马四个生灵,平白的吊在洞里,情理何甘?快快的送将出来还我,打发老孙起身,还饶了你这个老妖的狗命。”那怪举宝剑劈头就砍;这大圣使铁棒举手相迎。这一场在洞门外好杀。

这老魔与大圣战斗,不分胜负。他把那剑梢一指,叫声:“小妖齐来。”那三百馀精一齐拥上,把行者围在垓心。好大圣,全然无惧,使一条棒,左冲右撞,后抵前遮。那小妖都有手段,越打越上,一似绵絮缠身,搂腰扯腿,莫肯退后。大圣即使个身外身法,将左胁下毫毛拔了一把,嚼碎喷去,喝声叫:“变!”都变做行者。长的使棒,短的抡拳,再小的没处下手,抱着孤拐啃筋,把那小妖都打得星落云散,齐声喊道:“大王,事不谐矣,满地盈山,皆是孙行者了。”行者用这身外法把群妖打退,止撇得老魔围困中间,赶得东奔西走,出路无门。

那魔将左手擎着宝剑,右手伸于项后,取出芭蕉扇子,望东南丙丁火,正对离宫,唿喇的一扇子扇将下来。只见那就地上,火光焰焰。原来这般宝贝, 平白地扇出火来。那怪物一连扇了七八扇子,熯天炽地,烈火飞腾。

那怪物一连扇了七八扇子,熯天炽地,烈火飞腾(图片:〔明〕《新锲三藏出身全传》插图)

那火不是天上火,不是炉中火,不是山头火,也不是灶底火,乃是五行中自然取出的灵光火。这扇也不是凡间常有之物,乃是一种真宝之物。用此扇,扇此火,就如电掣红绡。 更无一缕青烟,尽是满山赤焰。  

大圣见此恶火,却也心惊胆颤,道声:“不好了,我本身可处,毫毛不济。”将身一抖,遂将毫毛收上身来。只将一根变作假身子,避火逃灾。他的真身,捻着避火诀,纵筋斗,跳将起去,脱离了大火之中,径奔他莲花洞里,想着要救师父。到门前,把云头按落,又见那洞门外有百十个小妖,都头破脚折,肉绽皮开。原来都是他分身法打伤了的,都在这里声声唤唤,忍疼而立。大圣见了,抡起铁棒,一路打将进去。

那大圣打绝了小妖,撞入洞里,要解师父。又见那里面有火光焰焰,吓得他手慌脚忙道:“罢了,罢了,这火从后门口烧起来,老孙却难救师父也。”正悚惧处,仔细看时,呀!原来不是火光,却是一道金光。他正了性,往里视之,乃羊脂玉净瓶放光,心中欢喜道:“好宝贝耶!那瓶子曾是那小妖拿在山上放光,老孙得了,不想那怪又复搜去。今日藏在这里,原来也放光。”他拿了这瓶子,急抽身往洞外而走。才出门,只见那妖魔提着宝剑,拿着扇子,从南而来。孙大圣回避不及,被那老魔举剑劈头就砍。大圣急纵筋斗云跳将起去,无影无踪的逃了。

却说那怪到得门口,但见尸横满地,都是他手下的群精。慌得仰天长叹,止不住放声大哭道:“苦哉!痛哉!”那老魔痛苦不已,一步一声,哭入洞内。只见那什物家伙俱在,只落得静悄悄,没个人形,悲切切,愈加凄惨。独自个坐在洞中,蹋伏在那石案之上,将宝剑斜倚案边,把扇子插于肩后,昏昏默默睡着了。

行者打死众妖(图片:〔明〕《新锲三藏出身全传》插图)

话说孙大圣拨转筋斗云,伫立山前,想着要救师父,把那净瓶儿牢扣腰间,径来洞口打探。见那门开两扇,静悄悄的不闻声音。随即轻轻移步,潜入里边。只见那魔斜倚石案,呼呼睡着。芭蕉扇褪出肩衣,半盖着脑后;七星剑还斜倚案边。他轻轻的走上前拔了扇子,急回头,呼的一声,跑将出去。原来这扇柄儿刮着那怪的头发,惊醒那怪。抬头看时,是孙行者偷了,慌忙执剑来赶。那大圣早已跳出门前,将扇子撒在腰间,双手抡开铁棒,与那魔抵敌。这一场好杀: 那老魔与大圣战经三四十合,抵敌不住,败下阵来,径往西南上,投奔压龙洞去不题。 

这大圣才按落云头,闯入莲花洞里,解下唐僧与八戒、沙和尚来。他三人脱得灾危,谢了行者,却问:“妖魔那里去了?”行者道:“二魔已装在葫芦里,想是这会子已化了。大魔才然一阵战败,往西南压龙山去讫。 一洞小妖,被老孙分身法打死一半;还有些败残回的,又被老孙杀绝。方才得入此处,解放你们。”唐僧谢之不尽道:“徒弟啊,多亏你受了劳苦。”

行者笑道:“诚然劳苦。你们还只是吊着受疼,我老孙不曾住脚,反复里外,奔波无已。因是偷了他的宝贝,方能平退妖魔。” 师徒们喜喜欢欢,将他那洞中的米面菜蔬寻出,烧刷了锅灶,安排些素斋吃了。饱餐一顿,安寝洞中,一夜无词,早又天晓。

这大圣却教沙僧整顿早斋,吃了走路。忽听得风声,走出门看,乃是一伙妖兵,自西南上来。行者大惊,急抽身,忙呼八戒道:“兄弟,妖精又请救兵来也。”三藏闻言,惊恐失色道:“徒弟,似此如何?”行者笑道:“放心,放心。把他这宝贝都拿来与我。”大圣将葫芦、净瓶系在腰间,金绳笼于袖内,芭蕉扇插在肩后,双手抡着铁棒。教沙僧保守师父,稳坐洞中。让八戒执钉钯,同出洞外迎敌。

行者与老魔斗了三合,只见又有妖魔来攻。这边八戒见了,急掣九齿钯挡住。一个抵一个,战经多时,那老魔喝了一声,众妖兵一齐围上。 

却说那三藏坐在莲花洞里,听得喊声振地,便叫:“沙和尚,你出去看你师兄胜负如何?”沙僧果举降妖杖出来,喝一声,撞将出去,打退群妖。群妖头领见事势不利,回头就走;被八戒赶上,照背后一钯,就打死了。拖来剥了衣服看处,原来也是个狐狸精。

那老魔见了,丢了行者,提起宝剑,就劈八戒;八戒使钯架住。正赌斗间,沙僧撞近前来,举杖便打。那妖抵敌不住,纵风云,往南逃走。八戒、沙僧紧紧赶来。大圣见了,急纵云跳在空中,解下净瓶,罩定老魔,叫声:“金角大王。”那怪只道是自家败残的小妖呼叫,就回头应了一声,飕的装将进去,被行者贴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奉敕”的帖子。只见那七星剑坠落尘埃,也归了行者。八戒迎着道:“哥哥,宝剑你得了,精怪何在?”行者笑道:“已装在我这瓶儿里也。”沙僧听说,与八戒十分欢喜。 

扫清妖魔  唐僧师徒上路突被老者扯住

当时扫净诸邪,回至洞里,与三藏报喜道:“山已净,妖已无矣,请师父上马走路。”三藏喜不自胜。师徒们吃了早斋,收拾了行李、马匹,奔西找路。 

正行处,猛见路傍闪出一个老者,走上前,扯住三藏马道:“和尚,哪里去?还我宝贝来。”八戒大惊道:“罢了,这是老妖来讨宝贝了。”行者仔细观看,原来是太上李老君,慌得近前施礼道:“老官儿,哪里去?”那老祖急升宝座,在九霄空里伫立,叫:“孙行者,还我宝贝。”大圣起到空中道:“甚么宝贝?”老君道:“葫芦是我盛丹的,净瓶是我盛水的,宝剑是我炼魔的,扇子是我扇火的,绳子是我一根勒袍的带。那两个怪:一个是我看金炉的童子,一个是我看银炉的童子。只因他偷了我的宝贝,走下界来,却是你今拿住,得了功绩。”

大圣道:“你这老官儿,着实无礼。纵放家属为邪,该问个管束不严的罪名。”老君道:“不干我事,不可错怪了人。此乃海上菩萨问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试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大圣闻言,心中作念道:“这菩萨也老大惫懒。当时解逃老孙,教保唐僧西去取经,我说路途艰涩难行,他曾许我到急难处,亲来相救;如今反使精邪掯害。若不是老官儿亲来,我决不与他。”开口道:“既是你这等说,拿去罢。” 

那老君收得五件宝贝,揭开葫芦与净瓶盖口,倒出两股仙气。用手一指,仍化为金、银二童子,相随左右。只见那霞光万道,缥缈同归兜率院,逍遥直上大罗天。

老君几句话就是告诉取经团队,你们每一步都是菩萨安排的,都是试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

毕竟这一去,后面又有甚话说,且听下回分解。

更多文章请点击【神佛妙安排 唐僧取真经】系列。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网址:

订阅电子期刊
每周新闻、访谈、资讯和活动精选,方便查阅!

我们会尊重您的隐私,不会透露Email给第三方。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公司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email protected]),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