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江峰: 紐約州長明星夢斷 深度解析民主黨人的整肅

2021-02-22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希望之聲2021年2月23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紐約州長庫默正受到紐約的共和黨人發起的彈劾,而民主黨內部絕大多數人也加入了譴責的隊伍。2月19日,美國司法部已下令FBI和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介入調查。眾叛親離的庫默政治生涯註定結束了,他本人可能還會面臨謀殺指控,因為他的命令讓新冠病毒期間染病的老人被送進無應對疫情傳染的完整醫療條件的養老院,是間接謀殺,因此會直接轉入刑事案件調查。

庫默到底是怎樣的人?這個事情是怎樣與整個推翻川普的布局聯繫起來的?為什麼如此重要的政治人物會被民主黨拋棄?西方世界的執政黨怎麼也搞內鬥、內部清算了?

著名自媒體人士、時政分析評論家江峰先生從歷史和現實角度深入解讀了以上問題。

民主黨的一切動作都離不開針對川普的政治考量

要知道這次中共病毒對美國社會、經濟、生活形態造成的衝擊,是這次民主黨發起的改變以往的大選程序行動的主要借口,而庫默在這個大行動當中,是最重要的佔領輿論宣傳最高點,對陣抹黑川普整個行政核心的關鍵人物。民主黨現在要拋棄庫默,是他得罪了什麼人,還是因為民主黨彈劾清算川普失敗後,用清理門戶的形式鞏固現有政治結構?那麼這個清算為什麼又選上了庫默

無獨有偶,民主黨的另一個大本營加利福尼亞州,也發起了對州長紐森彈劾,簽署人數已超過了1500萬人的彈劾門檻。但畢竟彈劾是共和黨人發起組織的,民主黨人並未參與其中。那為什麼在另一民主黨大本營紐約州卻發起了對庫默彈劾呢?

在整個這次民主黨政府上台過程中,各個州州長起到了關鍵作用:第一,他可以利用疫情對社會的衝擊,對各個州既定的選舉法進行個別調整,而這些關鍵性的調整,比如郵寄選票的發送、蒐集和認定過程,做出了有利選舉組織人而不是選民的更改,各個州立法當局認定這些更改是否合法需要走立法程序,需要時間。

另外,州立法的監督力量在疫情的衝擊下,讓位於行政的執行力;州長的第二點關鍵作用,就是對選舉人票數的確定以及對後來川普法律團隊提出的質疑進行拖延,直到憲法程序走完、就職典禮結束。這一點,我們可以從共和黨人數佔優,但是民主黨人擔任州長的賓夕法尼亞的伍爾夫州長、密歇根州的惠特馬、內華達的希索拉克,威斯康星州的艾佛斯,加上喬治亞的RINO(名義上的共和黨人)肯普都能看到。

明白這樣的布局了吧,只要這些戰場州的選舉人票能提交上來,民主黨大財團、大媒體、大工會組織的民間布局,就隨着選票進入點票系統而進入憲法制定的通道,這個關鍵就是州長、州務卿這個州行政團隊。

亨利八世鬧離婚與馬基雅維利和《君主論

那麼大選落幕,民主黨為什麼沒論功行賞,反而兔死狗烹呢?為什麼是庫默呢?說庫默之前,先跟大家講一個小故事。

在十六世紀的時候,英國國王亨利八世鬧離婚,但是天主教不準離婚,怎麼辦呢?亨利八世就在他的顧問克倫威爾的策划下,搞了一個宗教改革,威脅當時的樞機主教:你要是不支持我離婚,我就放逐你。當時的樞機主教波爾(Reginald Pole)很生氣,說:“不用你趕我走,我自己走!”於是他離開了英格蘭,來到意大利。在這裡波爾主教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克倫威爾攛搗國王搞宗教改革之前,跟波爾主教多次交談,他談到了一本書一個人,說自己現在的理念都是來自那本書和那個人,那人是意大利人,在佛羅倫薩生活。波爾就想:克倫威爾出身貧寒,跟英國傳統貴族不沾邊,他從那本書那個人那裡獲得那麼多治國理念,那麼多奇怪的反傳統的想法,我得去看看是什麼書、什麼人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於是波爾就去找那個人。那人就是馬基雅維利,結果十年前就死了,於是波爾只能靜下心看他留下來的那本書,《君主論》。

君主論》的核心就是一句話:政治無道德。古時治理國家講的是德政,怎麼到了馬基雅維利那裡變了呢?因為意大利經歷了千年戰亂,馬基雅維利為了一份所有羅馬人都認可的要恢復羅馬榮耀的愛國心,開始不擇手段地強化統治術。馬基雅維利觀察他身邊的佛羅倫薩人,他們比祖先更自由,更無所顧慮地追求金錢和女人,他們穿着更華麗,談吐更文雅,他們確信,誰能以最精明的方式傷害他人,誰就是最能幹的人。《君主論》就這麼來的。它認為,為了穩定政權,君主在公眾面前必須保持完美的名聲,但在私底下必須採取許多本質邪惡的政治手段。波爾大主教恍然大悟:怪不得克倫威爾的那些招數,都是最惡毒的,卻又總是充滿了讓人迷惑的道理。

庫默,一個極具政治血統的民主黨

說回紐約州長庫默,他就有這樣一個綽號——“奧巴尼的馬基雅維利”。奧巴尼是紐約州首府,這是美國左翼媒體給庫默起的綽號,所以不是來自右翼的攻擊。顯然民主黨左翼陣營一直對庫默耿耿於懷,覺得他是為了政治名聲不擇手段的一個可怕的黨內同志。

因為民主黨一直打低收入、新移民牌,所以從平民中走出來的政治家很多,如克林頓、奧巴馬都是如此,符合很講身份正確的民主黨的要求。而庫默,有着民主黨內少見的政治家族傳承,他父親曾是紐約州務卿、副州長和連續三屆十二年的州長老庫默;還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庫默還是肯尼迪家族的女婿,前任老丈人是被刺殺的肯尼迪總統的弟弟、司法部長羅伯特·肯尼迪。在克林頓政府時期也身受重用。

這裡有個小典故,就是克林頓在1999年去國會進行國情咨文演講的時候,庫默是作為指定倖存者到高度機密的避難所待命的。什麼叫“指定倖存者”?就是國情咨文演講的時候,幾乎所有重要官員都集中在一起了,萬一那裡爆炸一顆炸彈或其它什麼毀滅性災難,這個“指定倖存者”就將履行總統職責。可見克林頓對他的信任。所以庫默是一個很有政治血統的民主黨人。

疫情期間為民主黨對抗川普行政措施,庫默沖在最前沿

庫默紐約州長職務的角色常常還沒有紐約市長來的風光,庫默也一直在公眾視線中默默無聞。但是2020年初的疫情改變了一切,庫默川普的疫情政策幾乎處處頂牛,開始引起廣泛關注,特別是川普在白宮高頻率召開新聞發布會,庫默也同樣高頻率召開疫情最新情況通報。從一開始的醫療設備供應,一直到後來是否重啟經濟,庫默一直衝在民主黨在疫情期間與川普行政措施對立的最前線,沖在各州與聯邦衝突的最前沿。

關於聯邦的權力特別是總統的權力,在這場惡鬥中,嚴重傷害了川普的權威,面對國家的緊急狀況,川普所有強力手段被庫默的反擊弱化了,甚至庫默多次高喊總統違反憲法,他說:我們沒有國王,我們有總統,這是一個重大決定,我們逃離國王的統治,喬治·華盛頓是總統而不是華盛頓國王。因此在庫默健康安全的旗號下,紐約蒙受了巨大的經濟損失,川普當政時他絕不放開紐約經濟,然而川普離開,拜登一上台,紐約便在年初疫情爆發,死亡人數飆升的時候宣布開放經濟。

庫默要真的關心民眾生死,就更不會把病患從醫院移走,扔到沒有足夠醫療條件的養老院去送死。他為什麼要這麼干呢?第一,避免聯邦層面的調查,讓紐約州的抗疫成果顯得那麼糟糕;第二,把病人從醫院移走,保護了紐約大醫院聯盟的經濟損失,用有限的醫療資源收治花得起錢的人,而那些要貼錢的疫情感染者就送走,讓政府和保險公司買單。而這些紐約大醫院聯盟,就是庫默最大的當地金主。這真的就是“奧巴尼的馬基雅維利”,完美實現了用卑劣手段獲得完美名聲。

在紐約積極推行民主黨的主要政策,庫默居功至偉

正因為對川普的抹黑和醜化,弱化川普的總統權力,強化美國社會的撕裂,這一切都為後來民主黨利用疫情全盤操控提供了大量左媒宣傳的素材,也讓庫默超過了紐約市長白思豪成了2020最炙手可熱的民主黨政治人物。

實際上庫默在執行民主黨的主要政策方面是積極的。他2010年當選州長,至今連任三屆,取得跟他父親一樣的輝煌政治地位;那麼長的任期,說明他是受到歡迎的,而且也有了長達12年實現更多左翼政策的時間,2011年《婚姻平等法》讓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同年,提高了高收入階層稅率法案,逼迫多少有錢人和優秀企業搬離紐約;2012年在颶風桑迪影響下,他允許紐約居民在任何地點投出選票,成了2020年總統大選改變傳統選舉法的一次有效演習;也是他,讓紐約州禁止使用水力壓裂法,拿所謂環境保護做借口,剝奪了紐約大量就業機會;還是他,讓紐約醫用大麻合法化。這一切,也算庫默民主黨居功至偉了。

政治投機結仇怨,庫默失去進入國會的機會

問題來了,為什麼民主黨在獲得了表面勝利入主白宮之後,第一個要收拾的卻是庫默呢?

儘管他為民主黨做了不少事兒,但是他的出身和他心存進入聯邦政治中心的願望,一直很強烈,也總受到打壓,這是矛盾之一。2008年他政治投機,支持希拉里成為民主黨候選人而攻擊奧巴馬,結果奧巴馬贏了,還連任八年,把庫默進入聯邦行政核心的路給堵住了。

另外在紐約州,當時他擔任州檢察長時,公開譴責當時陷入嫖妓醜聞的州長斯皮策,結果當時希拉里聯邦參議員的位子要空下來,本應是希拉里的死黨庫默接手,但是接任斯皮策的州長在推選參議員時就琢磨:你這個出賣自己上司的,不可靠。直接就把庫默越過去了,所以庫默失去了進入國會的機會。不計手段的結果也為自己接下了仇怨。

庫默犯下大忌諱,讓民主黨內矛盾表面化

政治投機還不是招致整肅的關鍵。什麼是民主黨拋棄庫默的關鍵呢?

先說一個人物——張國燾,毛澤東通過彭德懷把張國燾騙到自己的地盤,只帶了十幾個警衛員,結果開始了清算整頓的悲慘命運。為什麼紅軍到陝北,屁股剛坐穩,就要拿張國燾開刀呢?張國燾幾乎跟庫默一模一樣的特點。張國燾是中共一大當選為中國共產黨中央局三人團成員(任組織主任),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跟庫默的根正苗紅一樣;然後張國燾開罪了共產國際,南下、被迫北上,兩過草地;跟庫默與左派大佬衝突一樣,張國燾黨內矛盾明面化,跟毛澤東為主的一批實權派對立;在紅軍會師後,他逼着周恩來說中央方面軍多少人,有依靠自己地盤實力另立中央的謀劃。

庫默犯忌了么?是的,他關鍵就在這裡,讓黨內矛盾表面化。近年來,民主黨左翼激進派強勢崛起,老一代有桑德斯和沃倫,年輕的有紐約的AOC,她在國會大力倡議免除公立大學學費,搞免費公寓,就已經跟庫默矛盾了,庫默理論上贊同,但是作為州長,他必須保證收支平衡,採取務實原則。這就使他與激進派出現僵持。連佩洛西都讓步、妥協;連拜登都要挑選賀錦麗做競選搭檔,這都是與激進派妥協的趨勢。但是庫默沒有讓步,把這種矛盾表面化了。特別是2019年亞馬遜宣布取消在紐約長島設立總部的計劃後,庫默強力譴責AOC和民主黨在州議會的極左派系毀掉了紐約的經濟前途。當時很多紐約居民支持他。另外,為了獲得在各項政策方面的支持,舒默聯繫了八名共和黨籍的州議員,來制約極左派系的力量,這就犯了大忌了。

滿足了當年張國燾的一切條件,庫默被開刀整肅理所當然

如今形勢變了,民主黨自認已經屁股坐穩了,開始進行內部鬥爭。庫默在疫情期間的卑鄙舉動,得罪了民主黨議員,也觸怒了自己的助手。於是從佩洛西開始,在經費問題上開始對他發難,其餘民主黨議員收到信號,開始轉入對他的譴責,司法部刑事調查也展開了。這個動作之所以那麼快,是民主黨要配合下一步的政治動作,就是要提防川普的政治反擊,結束川普精神喚醒的美國民眾的支持。因庫默有與共和黨人聯絡的事實,有在紐約州有超越AOC代表的極左勢力的民眾支持度。

民調顯示,如果川普組建新黨,不僅有70%的共和黨人支持,甚至可以拿到20%的民主黨人的反水和加入,那麼,庫默的存在,他的“馬基雅維利”特性,讓自己黨內同志都很擔心的不擇手段,他的群眾影響力,都會給民主黨的政治生態帶來可能存在的衝擊。於是,庫默滿足了張國燾當年的一切條件,被民主黨開刀整肅就理所當然了。

迅速滑向極左的民主黨左派已經與中共通靈了

也許我講到這兒有的人會有點困惑:怎麼總是拿美國的百年大黨來跟中共相比?其實,左派骨子裡內鬥是遺傳,而傳統意義上的民主黨,也已經迅速滑向極左,那份邪惡已經通過這次對美國憲法民主的踐踏,撕破所有偽裝,與中共通靈了。

西方政治中的左翼在傳統意義上就是社會民主主義,包括在德國、在北歐、在英國工黨那裡我們看到的是一樣的。共產主義在歐洲的失敗,是因為它消滅私有財產、消滅信仰表現得太張揚了,歐洲積累的基督教文明和財富肯定會反彈。但是社會民主主義巧妙地生存下來了,它讓窮人多一點福利,本來也符合基督徒的悲憫;大政府的存在,也讓習慣了國王統治的歐洲人比較習慣社會民主主義者分蛋糕的政策,其實骨子裡跟中共那邊都一樣。這次內鬥不僅看出來,以後還會更熱鬧,賀錦麗不是已經代行總統之職和國外領導通電話了么?

但是畢竟,美國人不習慣英王喬治的繼續存在,新教徒蒙受迫害委屈,但是擋不住對信仰與經濟自由的追求。他們的五月花號精神,一直到美國憲法精神,都是那種不服,也就是,今天川普總統用自己蒙受的委屈與政治迫害和不懈的戰鬥,喚醒人們內心當中存在的勇氣。

庫默這裡我們更清楚地看見:惡,只有惡搞;而正,則高彰正義。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