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江峰: 中共操弄借力媒體與網絡巨頭的邏輯及手段

2021-01-15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江峰:中共對美國主流媒體的滲透是它們墮落的重要原因。(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2021年1月16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

自從川普2016年當選美國總統以來,包括美國大選期間以及1月6日衝擊國會事件發生後,美國主流媒體背棄行業道德的假新聞報導,與網絡科技巨頭近期對川普總統和他的支持者的封殺,極大震驚了美國人民,令世界各國瞠目結舌。

美國媒體與網絡科技巨頭何以墮落到如此地步?與中共的滲透有怎樣的關係?中共是如何能夠異化和把控媒體的?資深自媒體人、時政分析評論家江峰先生在他的最新節目里分享了他的獨到分析解讀。

儲安平和他的《觀察》看中共如何把控利用媒體

反右歷史上有一位大右派叫儲安平。上世紀四十年代,他在上海辦了半月刊雜誌《觀察》,還算中正客觀,罵蔣介石也罵共產黨。罵蔣介石什麼呢?貪污、經濟政策無能。罵共產黨什麼呢?《觀察》雜誌裡面關於中國憲法治國文章系列裡面是這樣評價中共的:老實說,憲法不憲法共產黨並無太大的興趣,共產黨真正的興趣就是兩條:軍隊和地盤。這是不是說得很透徹?

儘管如此,中共對儲安平這樣的中立媒體還是支持的,為什麼?因為他罵中共就具有了欺騙性,老百姓覺得他很客觀,而他的言論對中共沒有影響,中共就是流氓黨,就是要搶地盤的。更重要的是儲安平言論在共產黨控制的解放區是看不到的,能影響到的只是當時的國統區,那是尊重憲法也受憲法制約的國民政府所在地。因此也就成了幫中共給蔣介石添亂。所以當時中共挺高興,還要團結儲安平,通過在上海的地下黨偶爾給儲安平送個茶葉、山東解放區的大棗什麼的。

1948年,中共贏得了東北戰役,隨着奪取城市步伐的加快,輿論導向作用日益受到中共重視,因為原來面對的都是山溝里的農民,分了土地就可以欺騙他們賣命了。現在要進城市了,就要面對市民與知識份子了,需要強調新聞內容的統一性了。這段時間立場中立的《觀察》雜誌也受到重視,不能像原來那麼說話了。到了1948年底,毛澤東推出全國勝利的時間表了,凡是要求和平的論調都跟中共武力推翻國民政權的戰略不相吻合了。這個時候《觀察》雜誌推出了一篇文章:《呼籲和平》。對這個誰高興?蔣介石高興。

但是蔣介石犯了一個錯誤,因《觀察》罵他罵得太厲害,他把編輯抓起來還封了報館。於是中共趕緊讓上海地下黨找到儲安平,還是帶着山東大棗,邊吃邊聊,三條:第一,跟中共一個調門,不說和平了,全面譴責國民黨;第二,我們找關係放人;第三,中共建政後你繼續自由發表言論。儲安平同意了。中共找到七君子之一的王造時去疏通,然後宋慶齡在裡面運作。於是儲安平守信諾,不再罵中共了。蔣介石把人放了,還背了一個鎮壓中國言論自由的罵名到了台灣。

中共建政後也遵守諾言重開《觀察》雜誌,但不到一年就永遠停刊了。儲安平本人在1957年,被毛澤東“引蛇出洞”,發表了批評黨天下的文章,說國務院12位副總理全是共產黨幹部。很快,毛澤東開始反擊,親自執筆《這是為什麼》,開始了反右。殘酷打擊下,儲安平自殺後屍首都找不到。

中共如何借力他方媒體營造自己所需的政治氛圍

中共建政前後對媒體的整合是迅速而堅決的。在解放區,中共報紙表現形式上就是蘇聯的一份報紙,關心蘇聯的政治外交和民眾疾苦,同時卻利用國統區有限的新聞自由,大量攻擊當局政策,在民心導向上幫了中共大忙。當時任何一個要了解中國情況的人,看到的都是共產黨的清明朝氣、追求民主,國民政府的貪污腐敗、獨裁專制。

不說別的,就中共宣傳的四大家族貪污,當時連杜魯門政府都信了,都要對後來遷居到美國的孔、宋、陳家族進行稅務調查,直到後來查無此事,才明白根本就是中共造謠。可以想像一統媒體對於民眾、甚至國際的影響有多大。其實當時的美國駐華使館向美國政府報告時,已經特別提醒中共搞媒體欺詐,報告說:中國人民無論官員還是平民,對蔣介石政權行政上無能日益厭倦,對支持蔣介石打內戰的美國政府痛恨情緒高漲,一方面事實如此,另一方面,共產黨的成功宣傳大大加強了一種信念,那就是蔣介石把中國引向毀滅和紊亂,如果不是美國政府的支持他是做不到的;政府控制的報紙上找不到這種意見,而那些態度中立的知識份子擁有的報紙,顯得更加可觀和可信的報紙上,卻充滿了攻擊我們政策的導向。

美國的“第四權力”發生了嚴重異變

轉眼七十年過去,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邪惡,發生在中國人民身上的悲哀,來到了美國。去年八月間,爆發在美國主要大城市的黑命貴、安提法的縱火、搶劫、暴力襲擊市民,攻擊各類政府機構包括集會、市政廳、警察局,為什麼所有主流媒體面對活生生的暴力場面卻要說是“和平示威”,對警察維護治安的極度克制卻大加鞭打,甚至要解散警局?而在這一切製造出來的民心導向中,代表民意的議員們面對罪犯下跪,也就成了符合邏輯的怪異現象。

進入總統大選期間,關於中共與拜登家族、民主黨左派、甚至某些共和黨建制派的勾兌,滲透並操控大選的行為,媒體也一概不予理睬。美國媒體曾經的那種為民請命,掘地三尺尋找真相的勁頭都沒有了。為什麼?反而一個凌晨四點起來寫推文勤政治國,只拿一個美元的總統川普,卻受到整個媒體的無盡抹黑?

兩個孩子的故事是如何被扭曲來煽動仇恨

2018年,一名宏都拉斯小女孩與母親試圖偷渡被攔截,《時代》(Time)雜誌將小女孩照片與川普照片加工合成,作為雜誌封面,包括中共官媒與其它反對川普的各國媒體,也紛紛轉載。報導稱川普將母女活活拆散,一時間,哭泣小女孩、殘暴的川普打進了人們的腦海中,“納粹”、“種族主義”,於是人們開始憤怒!然而事實是,小女孩的父親接受媒體訪問證實小女孩並沒有與媽媽分開;美國邊境巡邏隊也出面證實小女孩一直與媽媽在一起,並未被拆散。但是這口鍋給川普背上了。

另外一個是叫做維爾的小男孩兒有殘疾,在白宮接受川普的會見。然而原本充滿愛心的會面,卻被英國羅琳的一個裁剪了的視頻扭曲了,視頻裡面川普似乎故意錯過殘疾孩子伸過來的小手。羅琳因為寫下《哈利波特》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作家,所以她的視頻有着極大殺傷力。而羅琳早就被各種媒體宣傳搞得討厭川普,人們不會再考慮這個視頻不的公信力,於是轉發,於是有更多人開始埋怨甚至憎恨川普:怎麼會那麼沒有同情心地對待一個殘疾孩子!然而第二天小維爾的母親則發布了完整視頻,在那裡面高大金髮的川普就像他生活中真實的爺爺那樣,一進會議廳,首先就與坐輪椅的維爾握手,然後,他一米九二的大個子,全力彎下腰去親吻孩子的臉頰。

過去四年里,媒體不厭其煩地告訴人們川普是“獨裁者”,是“賣國者”,是“種族主義者”,是“白人至上”,是個“貪戀權位的貪婪商人”……儘管你發現川普做的所有事情幾乎都與那些污衊完全相反,但是,你的腦海中已經有了仇恨。

中共對美國媒體採用着對“國統區”媒體的同樣邏輯

那些美國的主流媒體曾經跟中國的異議人士、民主人士一樣,去揭露中共政權的黑暗,曾經與中國人的前途並肩前行,中國人在國內是無法輕鬆瀏覽到他們的文章的。為什麼如今它們卻蛻變成了中共的海外宣傳喉舌呢?那些著名的科技巨頭谷歌、推特、油管幾乎無一例外都被中共拒之門外,中國人要堅信地翻牆出來尋找它們,在那裡獲得他們認為是可靠可信的信息。然而這一切怎麼都變了呢?為什麼?

其實,第一點,就如同七十年前的儲安平一樣,你也許曾經是中立公正的,你也監督民主社會的運營,也揭露獨裁社會的黑暗,但是對於中共來說,你就是國統區的報紙,只要你不進入解放區,對於中共來說就是利大於弊,反而因為你對中共的部分揭露,更加強化了你的真實可信,你的那些可以被中共篩選後的信息,就更加可以欺騙中國民眾和知識份子。這就是為什麼所謂美國主流媒體、所有大科技網路平台、社交媒體被嚴格地堵在牆外,因為只要不是原始文字,只要不是全面大量真相信息的匯聚,中共有充分自信就像當年在延安辦報一樣,完全可以有效控制和引導人們去錯誤解讀。

第二點,既然無法對中共的統治形成直接衝擊,就像當年的儲安平一樣,兩邊罵,罵中共的聽不到,罵蔣介石卻可以顛倒國統區人民的認知,顛倒那個憲政政權,那不就幫了中共的大忙么?於是,中共還要給你送茶葉送大棗呢!

中共對美國主流媒體的滲透是它們墮落的重要原因

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去一一剖析,但是細心的朋友們會發現,幾乎所有美國的所謂主流媒體後面都有中共的影子!隨着這二十年來中共經濟實力的增加、海外擴張的野心勃勃,這些媒體都找到了中共的影子老闆。

先說說所謂新聞自由的兩桿旗幟: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最大股東是曾經的全球首富,墨西哥電信老闆卡洛斯·艾盧,擁有紐約時報的1/3話語權,他說了算。卡洛斯與中國江淮汽車合資,還有更多的與中共軍工國家安全項目的合作,這樣的買賣很難讓他不主導紐約時報為中共出力,其中培養了多名評論員與寫手。以後有機會可以詳細展開,朋友們也可以自己去挖掘。

華盛頓郵報,它在八年前已經是亞馬遜貝索斯的名下企業,為什麼川普在詬病華盛頓郵報假新聞的時候,常常不忘掛上亞馬遜呢?那就是看透了它在後面的操控。貝索斯不僅大量與中共合資合作,還通過華郵為它與中共未來的全面合作創造輿論基礎。所以我們看到華郵里的中國日報提供的中國觀察版面,那就等於是中共的喉舌和聲音,但卻更具備欺騙性:對美國的知識份子和智庫機構,那就成了美國權威媒體的依據;對於中國知識份子來說,那就成了美國知識界看待中國政策的角度了。兩頭騙。

MSNBC是微軟的,微軟早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就跟波音公司一起,成為美國最大的“自干五”,遊說國會放棄對中共人權的所有制約,給予了優惠國待遇。NBC是最早跟新華社簽訂國際傳播協議的,我在《歷史的今天》節目里介紹過新華社的來由,是一個中共的准軍事戰鬥部門,和它簽合作協議,不就等於是中共黨支部建立在NBC了么?

CNN曾經因為報導八九年“六四”一炮而紅,現在呢?華納公司做老闆,如果僅僅侷限於生意往來,那隻能說是想像力局限。CNN和華納影業公司實際上已經成了在美國控制好萊塢影星幫助講“中國好故事”的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了。為什麼CNN那麼賣力地宣傳中共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抗疫成功故事?幫助控制美國NBA等體育賽事和俱樂部?都是這種私下勾兌的緣由。

我們看到美國主流媒體的墮落,除了這些年全球主義和左翼盛行的思潮湧動的土壤之外,中共的滲透就是這些毒草蔓延的催生劑。

網絡巨頭是新科技時代中共操弄的“數字武器

同樣原因,推特關閉川普帳號、谷歌下架川普視頻,大科技集團公司是新科技時代背景下同樣的儲安平故事,它們被嚴格禁止進入中國市場,卻在中共利益誘惑甚至操控下,毒害着美國的政治生態。

推特執行董事李飛飛、臉書聘用極權國家員工進行所謂仇恨言論管理,那些被喝着仇恨的奶水長大充滿戾氣的人去管理仇恨。他們和中共一樣,對於川普的獲勝感到巨大的挫敗,他們要通過人工和演算法來試圖改變這一切。他們的憤怒,與國會山被川普奪走家族利益和權勢的那些代表們的憤怒,形成了共振。這就是為什麼八月份美國各地的熊熊烈火和搶劫與衝擊政府機構都是和平的,都是讓政客們下跪的高貴行為;而川普要恢復法律與秩序的願望,卻成了分裂和動亂的緣由。

為什麼川普至今無法實施總統行政權力?直到國會通過各州選舉人團票,川普即便再採取任何行動,都已經失去憲法的程序正義?為什麼?八月份時川普就已經嘗試過調兵了,軍隊將領們跳出來、司法、立法都跳出來,那一次,其實川普嘗試過了,不行啊!所有的力量都有了中共支持的媒體的統一宣傳,似乎都有了民意支持的“正義性”。那是多麼極端的測試:活生生發生在眼前的暴力,無視;面對活生生的罪行還要下跪,那就連基本的良知與價值觀也一起拿來測試了。他們知道那次的沙盤推演成功了。

他們都知道低劣的作弊太容易被發現了,為什麼還敢幹?就因為眾口能鑠金,因為道德和美國價值觀的淪喪,他們知道可以得手。我們看到媒體在國會山事件之後,迅速發動對川普的攻勢,儘管小川普以父親的名義發出聲明,強調民眾控制情緒,強調一切都要和平並在法律的框架下進行,就是告訴大家,他們真正的政變已經成功了。

只要不辭辛苦地讓真相大白於天下,真相最終是會佔上風的

我們記得,川普說“捍衛美國憲法”,“一切都還沒有結束”。當那些政客與數字媒體巨頭們的勾結成功之後,即便拜登上台要做的事情,也是要拆分社交媒體、重組,因為那是一把主人在睡覺的時候也會發出錚錚聲響的殺人利器。就連德國總理默克爾都感到了推特封殺川普的惡劣後果。走向社會主義化的美國政權,不可避免地走向中共那條整肅媒體的道路,因為壟斷和壓制聲音可以讓他們得逞,也會隨時窒息陰謀的製造者。

當年中共可以輕鬆打倒千百個儲安平,今天能輕鬆削弱谷歌、推特、臉書么?當我們搜尋某個想要購買的商品之後,突然發現網路給我們不斷推薦類似產品的時候,你的脊梁骨發涼么?當陰謀者利用網路策劃聯絡、謀劃成功的時候,他們知道自己也留下了被清算的罪證。這也許就是川普總統說的“一切還沒有結束”的其中一個涵義吧。

正直的人們也不會停下來的。三天前國務卿蓬佩奧美國之音演講,他說:審查、覺醒和政治正確,都指向一個方向——披着道德正義的威權主義,這與我們當下在推特、臉書和蘋果以及太多的大學校園看到的類似。蓬佩奧說:當中共利用弗洛伊德的悲劇死亡來宣稱他們的威權體制似乎比我們優越時,我發表了一項聲明,其中有這樣一段話:“在境況最好的時候,中共也在殘酷地推行共產主義。而身處最為困難的挑戰之中時,美國依然保障自由。”告訴世界美國是人類文明中最偉大的國家,美國之音播送這樣的消息的時候,不是假新聞。

蓬佩奧說到:只要不辭辛苦地讓真相大白於天下,真相最終是會佔上風的。我想,這也是川普總統最終要的。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