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江峰: 揭習近平皇位如何因情報回送被保住

2021-01-14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江峰:習近平2012年6月訪美時收到了王立軍叛逃時交給美方的情報資料。(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2021年1月15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資深自媒體人、時政分析評論家江峰在他新近節目里,詳細披露和解讀了中共是如何大手筆收買拜登家族,又是如何獲得大回報得以中概股在美國上市圈錢,以及習近平能順利登上大位拜登起了怎樣的作用。一系列勾兌的過往事實觸目驚心。

中共“第二外交部”如何在白宮登堂入室

2011年的時候,拜登作為美國副總統訪問北京。按照西方政界的說法,拜登是跟中共黨魁習近平有多次近距離接觸的少有的美國政客。當時拜登是奧巴馬的副總統,習近平是中共的儲君,所以兩人都是二把手,身份對等。兩人多次見面,在人民大會堂談了近十個小時。當時很少有媒體披露兩人到底談了什麼,實質性內容沒有披露出來,更多的是關於拜登的親民表現。

那天是8月18號,拜登在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的陪同下到北京鼓樓附近的“姚記炒肝”那裡吃午飯。一行五個人共花了79元人民幣。拜登拿出一張“毛澤東”——100元,說了句:“別找了,當小費吧。”留了21元小費。“姚記炒肝”是地道的北京小吃,什麼豌豆黃、炒肝、驢打滾,這些拜登一樣都沒點。那他圖個啥呢?他就是作秀,需要讓別人知道自己親民,喜歡中國美食、中國文化就行了,報紙報道了就行了。他肯定是不願吃讓自己其實覺得很噁心的東西的。

那麼拜登習近平這兩個二把手碰面有什麼成果嗎?雖然沒有報道,但是我們可以看隨後不斷披露出來的事實。紐約時報採訪拜登時他說,跟習近平談了,中美之間是好勝不好戰的關係。換句話說是競爭對手,不是戰略敵手。但是雙方會談的實質性收穫,是後來慢慢浮出水面的。

三個月後,2011年11月4號,被稱作中共“第二外交部”的中國企業傢俱樂部,通過拜登二兒子亨特牽線進入白宮。這個俱樂部的成員包括了億萬富翁、中共外交官、中國黨內一些所謂德高望重的大姐,其實就是中共黨內公認的一些社交花和政治說客。該俱樂部主席就是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他出錢。

根據美國政府的公開檔案、白宮訪客記錄顯示:當時那個代表團30名中方成員。奧巴馬和拜登自己的訪客記錄都沒有記載那次中共“第二外交部”的白宮之行。但是該俱樂部的秘書長,就是李克強的夫人陳紅,她反過來證實了這次會面。她在2015年填寫的個人政治履歷中談到了這段經歷。她說:2011年代表團在華盛頓訪問時受到極大的禮遇和接待,而且和副總統拜登等政治領袖進行了會談。

中共如何大手筆巨金收買拜登家族

安排了“第二外交部”這樣的會面,是給了中共很大的面子,拜登得什麼好處了嗎?

2011年,拜登兒子亨特與華信能源成立合資公司,拜登的兄弟也是股東之一。華信能源早期就是習近平背景並扶植的白手套。第二年  2012年,美國能源公司GreatPoint獲得了中國萬象集團(Wanxiang Group)高達12.5億美元的投資,其中有4億多的股權投資。這筆交易是當年美國收到的最大一筆外國風險投資! GreatPoint是亨特·拜登和美國前國務卿克里之子一起在2008年成立的,而2008年就是奧巴馬當選、拜登被宣布為副總統的那一年。

中國萬象集團2012年對GreatPoint公司的投資,就是拜登家族從中共那裡得到的第一筆錢。GreatPoint在中國也好,在美國也好,都是默默無聞的一家公司。我們知道2016年中國丹東宏祥公司跟朝鮮做生意被美國制裁了,其實萬象集團跟朝鮮的生意比宏祥公司大得多,它在朝鮮有獨家的採礦權,結果萬象公司反而成功地避開了美國的制裁。這跟拜登家族的金錢合作關係密切。

2013年,習近平從二當家變成了中共的黨魁。拜登家族跟中共的生意越做越大,因調查克林頓基金出名的美國知名調查記者施偉澤,他就揭露了拜登家族跟中共成立渤海華美投資公司,就在拜登2013年訪華離開後的十天,前腳走後腳就簽協議:10億美元的融資就進了這家渤海華美公司。而這家公司又是拜登家族入股的。中共大手筆,好處給了拜登家族。

那給拜登家族這麼多錢,中共方面得到什麼好處嗎?有!

中共“投資”如何獲得巨大回報:大批中概股在美上市圈錢

2013年5月7號,當時奧巴馬、拜登政府領導下,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和中共“證監會”和財政部簽了一份“中美諒解備忘錄”:允許雙方在國內法和國家利益不允許的情況下,拒絕提出披露財務文件的要求。這給了中國公司極大的投機取巧、欺詐的機會。大家都知道,能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在國內的體制內一定有人,就是得有人幫你通過美國審計這一關,要有人幫你說:這個公司涉及國家利益,不能披露財務文件。得有人替你在美國說這個話。其實這對其他的上市公司有着極大的不公,對美國投資者有着極大的風險。

奧巴馬、拜登政府以所謂合法的理由保護着中共權貴在其中的資金運作。那美國上市圈了錢,回頭他們幾個分嘛,幫助中國也包括美國的權貴階層吸食包括中國和美國兩國民眾的民脂民膏。

就在“諒解備忘錄”簽署一年多後的2014年,當時那個“第二外交部”的主席,即那個企業傢俱樂部的主席馬雲,他控股的阿里巴巴就在美國上市了。這是偶然的嗎?當然不是偶然的。於是阿里巴巴背後無數的紅色家族開始從中分錢。

這一年裡共有15家中概股在美國上市。中概股在美國上市上升的勢頭,就離不開這個“中美諒解備忘錄”,這就是奧巴馬和拜登的功勞,可以說是中共的小投資獲得了大回報。

到了2019年,來自美國前總統里根的經濟金融戰略設計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在一個新聞會上表示:中共從美國的資本市場圈走了大概3萬億美元的資金;在股票市場拿走了接近2萬億;債券市場拿走了1萬億!

拜登47年可真的不能說他沒有什麼政績,這數萬億的財富那可是天文數字一般的業績!只不過,它不是為美國人民和美國安全創立的,而是餵飽了中共。

王立軍供給美國的中共內部政變情報如何被回送給習近平

還有一件事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那就是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前,王立軍闖入成都的美領館,想在那裡獲得美國的政治庇護。因為他挨了薄熙來一巴掌,他知道政治上已經沒有前途了。那麼他要求政治庇護,他就得拿出一些禁料,畢竟他這個公安局長自己害了很多人。當時王立軍就收集準備了很多中共高層,包括薄熙來的很多秘密給了美國領事館。但是中美高層之間做了個互動和交換。中共這邊根本無法接受說王立軍前往美國這個事實,那將大大動搖中共高層的政治平衡,他不知道帶走多少秘密;這也會鼓勵更多中共內部的反叛。

 

後來習近平在2012年6月以國家副主席的名義去了美國,拜登在會見習近平的時候明確地告訴習近平:我這有東西可以給你。什麼呢?

就是王立軍交給美方的那些材料。王立軍告訴美方的情報資料就是:當時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再加上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準備發動的政變計劃。你想,那個時候薄熙來要奪權,奪最高權力。那個位置是誰的?那是正在排隊的習近平的位置。所以拜登的這個舉動等於是給了習近平政治上最大的支持和背書,保住了習近平的順位接班。

台灣軍情局前副局長叫翁衍慶中將所著的《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一書詳盡地描述了奧巴馬、拜登政府跟中共做的這一項重大的政治交換。

投桃報李,美國大選變局背後的陰謀與操控指向中共

投桃報李,中共的金錢投資換來巨大的華爾街資金供血;那麼奧巴馬、拜登習近平保下的權柄呢?什麼時候回報?

時間就來到了2020美國總統大選。詳細的情況,咱們就不再重複了,過去兩個月美國發生的驚天變局,眾多的陰謀和背後操控都指向了中共。中共似乎是步步得逞,操控美國大選舞弊,涉及到了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這一切,都跟近二十年來中共在美國的深耕分不開,那些跟中共發生緊密關係的社會方面都站了出來發揮作用了,所謂主流媒體、社交媒體、科技巨頭、大財團、華盛頓沼澤等,都一邊倒地站到了大選舞弊的一方。

但是這樣的赤膊上陣,也讓美國民眾充分地了解到了亂局的根源,人民在清醒:原來共產主義不再是遙遠的北極過來的颱風、核潛艇,已經是大學教授、法院法官,甚至是議會中的代表。他們正吞噬著整個美國社會,川普和他的官方帳號,還有身邊的主要支持者的推特帳號都被徹底封殺;然後他們要告訴你:川普是一個“獨裁者”。當人們要轉戰其他平台,試圖躲過這些科技大獨裁者的時候,類似Paler這樣的平台竟然被亞馬遜(Amazon)關掉伺服器,從物理上徹底消滅。

美國從來沒有這樣明目張胆而且成功攻擊憲法第一修正案的過往。據說民眾上飛機如果有支持川普的表達,都要被航空公司禁飛、上黑名單,而他們只不過要去華盛頓表達自己的不滿。這是什麼?這不就是學習中共的“不準依法上訪”、“不準越級上訪”、“禁止上訪衝擊國家機關”么?什麼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就是明確禁止美國國會立法來剝奪人民的言論自由、侵犯新聞自由與集會自由、干擾或禁止向政府請願的權利。

建國先父華盛頓說過,禁止言論自由,只有三個解釋:1、他過去做了壞事,怕人們提起;2、他正在幹壞事,怕人們批評;3、他準備幹壞事,怕人們揭露。我們看看當下發生的一切,不正是真實的寫照么?!

開啟認清和抗擊中共的大覺醒時代,川普贏了

關於剩下的一周,川普總統還有怎樣的行動,目前為止,我沒有看到更多我認為符合常識與邏輯的痕迹。美國人民需要療傷,第一夫人美拉尼亞為自己的丈夫背書,共同說出了“美國民眾需要療傷”這樣的話,我覺得,從認清中共邪惡,認清華盛頓沼澤與中共勾結出賣美國的事實上來說,川普已經贏了。

 

二十年,西方全面輸血的中共飛速增長;六十年,共產主義在西方不斷滲透並培植、教育社會主義的認同者,而中共那邊無數政治運動打造了一個巨大的極權,和讓所有人都遠離神、屈服於中共的群體;一百五十年,誕生於西方並從巴黎公社、十月革命中獲得生命、癌症一般寄生在健康富足機體內的共產邪靈;更久遠的,《聖經》與神話中就有的人的貪婪與控制欲,川普僅僅在四年里,加上四年任期的最後兩個月的濃縮版,讓人們看清了這樣的事實,找出了這樣的邪惡所在,並催醒開啟了再一次的人類大覺醒時代,來對抗全球主義者、貪婪的菁英們計劃中的“大重構”。能不說川普贏了么?

但是覺醒與反制是需要時間的。我記得在中美貿易戰當中,記者採訪美國中部的一個種植大豆的農民,問他中美貿易戰是不是會對他的收入產生影響。農民回答說:“我們早有準備,如果只是一個短暫的簡單的談判就能完成的對抗,那就不值得我們這樣付出了。”一個種大豆的農民,竟有這番覺悟!如果知道這是一場畢竟要到來的決鬥,是一場對手蓄謀如此長久、如此精密的決鬥,我們就不會被一個回合負傷而感到吃驚了。傷心,有么?當然有,但是我們從來不需要營造幻覺來療傷,真正的奇蹟只會出現在我們在所有的絕望中保有的對神的正信當中。

取消美台雙方交往限制,美中之間再無回頭路

國務院川普政策的忠實執行者蓬佩奧,就是堅定的一位,當他的同事們一個個辭職離去的時候,他似乎風輕雲淡地做着自己的工作。1月11日,美國國務院以國務卿蓬佩奧名義,宣布取消台美雙方官員交往限制。其實,相關的限制,在川普此次任期內,特別是2018年後,都在逐漸取消,特別是隨着《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台北法案》的實施,都在變成現實。

但是這次聲明有着明確的政治內涵:首先,它是把已既成事實的這些法律條文,變成對具體行動的鼓勵。就在最近的美台之間的交往,台灣方面的官員,進入聯合國等正式場合,都還是忐忑不安,生怕引起中共和美國親共勢力的反彈。過去美國和台灣官員見面,都是安排在紐約和華盛頓DC的酒店咖啡座,因為大家儘管知道已經有法律依據可以堂堂正正見面了,依然有幽會的感覺。現在國務院取消了所有限制,通俗易懂,大家都聽懂了,就是可以公開牽手、自由戀愛了。

其次,在這樣的氛圍下,無論美國方面、台灣方面誰執政,政府交往已經可以大膽進行,這是促成實質外交的重要一步;另外,我們前面介紹了美國政客與中共的勾兌,但是蓬佩奧此舉,相當堂正地鋪就了不論誰當政,都要去繼續擴大和完成與台灣現行民主制度充分融合,充分保障台灣和美國國家安全的必要舉措。這是蓬佩奧跨越黨派狹隘的很大氣的作法。

 

這絕不是本屆政府最後任期的臨時舉措,也不是意欲給拜登難看,因為首先,去年台灣官員已經實現與美國官員在官方場合會面的動作,比如進聯合國,比如高碩泰進美國國務院,已經有先例,只是循例以後繼續做下去就是,不是臨時舉措;另外,對台灣支持的美國國會議員是跨黨派的,共和、民主兩黨都有台灣的鐵杆粉絲。蓬佩奧此舉,不在意給任何一個黨派施壓,而是正相反,無論哪個黨派的政府上台,都會受益於此項政策帶來的明確性。也反向證明,在某些關鍵點上,比如台灣的安全與促進美台關係全面發展,已經是美國未來不論誰當政,都必須堅持和尊重的國策。

這也從一個側面例證,中共之邪惡已經無法再藏着掖着,它與美國政客的勾兌和野心,也只能徹底暴露在明面之上。中美之間,在對待中共的問題上,也許還會有彎路,但是不會再有回頭路了。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