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熱評副總統辯論(上): 彭斯潛藏疾風 賀錦麗擅長煽情

2020-10-08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2020年10月7日,彭斯副總統對陣賀錦麗參議員的副總統辯論在猶他鹽湖城舉辦。(AP photo)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8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

2020美國大選備受關注的副總統競選辯論10月7日晚9點在猶他州鹽湖城展開交鋒,共和黨現任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對陣民主黨副總統競選人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譯賀錦麗),一場前所未有的理念、執政策略與人格魅力的對決在高光下展開。

著名中美時政專家、歷史文化學者章天亮教授,政治評論家、作家陳破空先生,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東亞研究中心研究員阿莉莎·堪琵博士坐陣希望之聲現場直播的前場和後場,精彩分析和點評了這場副總統競選辯論的看點和精彩之處。

有史以來最重要的副總統競選辯論

主持人:外界評論說,這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次副總統候選人辯論,你們同意嗎,為什麼?

陳破空:今年的總統辯論出現了很戲劇性的效果,一個是第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明顯川普攻勢凌厲,拜登招架不急。大家都沒有聽清雙方的政綱就已經收場。隨後又發生了更戲劇性的事情,川普總統本人感染了中共病毒,所以全美國的注意都轉移到這方面。最重要的是,這兩位美國總統候選人都是七旬高齡,那麼人們的目光就放在他們的副手身上:共和黨的副總統彭斯61歲,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55歲,他們都是明日政治之星,如果兩位老人執政出現健康問題,或者其他問題,這兩位副總統候選人或副總統就可能是未來總統的種子。那麼這一場副總統辯論美國大選的重頭戲。很多人把注意力放在副總統辯論上,尤其對中間選民,他們的辯論恐怕會有相當的影響力。

章天亮:這次大選決定着美國未來的走向。FOX新聞對這次大選的關注程度有個報道,無論拜登陣營也好,川普的陣營也好,都認為這次大選如果不能夠達到他們的目的,美國的民主制度就會受到威脅。由於賀錦麗是個極端左翼激進行動分子,如果她接拜登,就會把美國帶到左翼的極端境地上來。

拜登最初是以中間派的形象出現的,以便能爭取中間選民。他的身體情況令很多人擔憂,6月份民調顯示,當時有38%的人認為拜登顯示出老年痴呆的跡象。這樣就很有可能意味着賀錦麗會接替他成為美國總統,因此如果拜登當選,就會是偷梁換柱、瞞天過海,把一個中間派候選人換成一個極左翼的人,這對美國的威脅相當大。

彭斯是一位保守主義理念非常清晰的人物,如果彭斯能夠接替川普的話,整個國家政策不會造成大的劇變。

關注的焦點就在彭斯和賀錦麗之間這次辯論,雙方有機會闡述自己的政策。選舉是選政策,候選人的政策能夠得人心,要把這個放作第一位。

堪琵博士:對民主黨來說,副總統非常重要,因為四年之內他們不知道拜登的身體怎樣。但是這些天,川普總統染疫,所以現在彭斯副總統的機會更高,更重要。所有共和黨人都堅決支持彭斯,他們知道他的思想和人格,所以對他們來說,彭斯辯得好或不好不重要。我想,哈里斯的辯論今天是最重要的。

華人為何關注2020美國大選

主持人:看了華人對這次大選的觀感,請問章天亮博士有什麼觀感。

章天亮:華人選川普是一個特別自然的事情,因為華人工作都是特別努力,賺錢之後為這個社會做貢獻的。民主黨主導的福利制度,很多人不需要工作吃福利;民主黨所謂的各族裔平等,實際上是照顧黑人的,哪怕你是少數族裔,比如西班牙裔或者亞裔,在民主黨的話語系統裡面,所謂的“平權”實際上指的是其他別人的權利是平的,但黑人要高於其他人。所以很多學校在招收學生時,對黑人的標準壓得非常低。即使一個非常優秀的亞裔也不會錄取你。在這種情況下,華人感覺到自己是受到了反向歧視。

我們所以希望的個各族裔平等,跟你的膚色完全沒有關係,就是看每個人的特長。如果你是因為黑人才選他的話,在我們看來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平等。

其實這次拜登選賀錦麗,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她是少數族裔,她是來自於南美洲的黑人,拜登認為這是給他加分的。拜登選賀錦麗給我們一種感覺,是出於一種“政治正確”的考慮,第一是女人,第二是黑人。賀錦麗那些極端左翼的理念跟現在民主黨的基本盤非常像。所以把賀錦麗作為副總統候選人。

但是這些東西在華人看來是難以接受的。當然還有一些華人支持拜登,他們覺得川普跟中共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張,因為川普打的是中共不是中國,所以那些華人不能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分開,所以非常緊張,所以他覺得拜登上台,親屬移民會順利一點,這樣他們會投民主黨的票。

但是我想,你投民主黨的票,短期之類家人來到美國能夠享受自由民主,但是如果長期左派執政的話,那麼美國遲早會變成跟中國大陸一樣,你的如意算盤就打錯了。而且你再也不會有一個安全和自由的地方可以躲了。

如何看待主流媒體宣布的大選民調

主持人:請問該怎麼看待大選民調?

陳破空:主流媒體普遍偏左,它們的民調非常地驚悚,而且它們選的民調題目有利於民主黨不利於共和黨。比如說他們對一些至關重要的數據根本不提,如經濟復蘇,就業力強勁回歸,還有股市高起,這些它們都視而不見。它們設置的民調,都是助力民主黨的。比如把來自於中共隱瞞和傳播的新冠病毒大瘟疫,推到共和黨、推到川普施政無力導致大蔓延。主流媒體、左派的民調應該說偏向很大,尤其華爾街日報一個民調說拜登領先川普15%,聽上去非常離譜。但是另一個智庫民主研究所,早在2016年預測準確,它是比較客觀冷靜地分析一些沉默的選民。

說到華人社區反應,我想補充一句,今年華人社區有個戲劇性的反應就是:不光是反共人士支持川普,其實據我了解很多親共人士也暗地裡支持川普。反共人士支持川普的原因是美國的價值觀,民主自由,反擊中共;川普上任以來,歷史性反擊中共,這是所有前任總統沒有做到的事情。親共人士為什麼要悄悄支持川普?因為他們要安全感,他們覺得“黑命貴”運動導致法律和秩序的問題,這些使華人沒有安全感。因為他們以前在中國就沒有安全感,到了美國是為了追求安全感,不光是民主自由。安全感導致他們認為恢復秩序與法律,保持美國的價值是很重要的,所以華人社區問題基本不大,華人的主流票都是投向川普的,這些華人不參加民調。

說不定西班牙裔和其他族裔也不參加民調,所以這個民調在左派主流媒體得不到體現,人們值得懷疑。現在民調的情況跟2016年大選時非常相似,搞不好後來的選舉結果和民調不符或相反。

章天亮:很多民調是不準確的。不光是不同公司給的民調不一樣,就是同一個民調公司在不同日子調查的結果也差得非常多。像拉斯穆森(音)有時顯示川普和拜登的民調是持平的,有時結果好像川普落後多少個百分點。所以現在整個民調在抽樣、問卷設計方面,都有很多問題。所以對於川普能否連選連任,有一些人很樂觀,有一些人不是很樂觀。

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美國總統大選並不是普選票,而是看選舉人票,關鍵還得看搖擺票。搖擺州民調之間互相也差得非常多,所以這就很難估算,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看得更清楚。

拜登要求取消第二場辯論是怯政表現

主持人:目前川普總統已經沒有癥狀,且有抗體,但是現在民主黨方面,拜登要求取消第二場辯論,陳破空先生您怎麼看?

陳破空:拜登陣營有這樣的意見,那是怯政的表現。因為早在一個多月甚至兩個月前,民主黨就建議不要辯論,比如南希·佩洛西就建議拜登千萬不要跟川普辯論,說可能會受到川普的胡亂出拳。第一場辯論就看到川普完全碾壓拜登。

關於川普染疫對大選的影響,它是第一個十月驚奇。兩大陣營都有不同的解讀,向外宣傳不同的解讀,民主黨的解讀就說川普和共和黨治疫不利,不小心、不戴口罩,你看更多人染疫了。這是民主黨的解讀。

辯論完整展示了雙方的個人性格

主持人:今天辯論主持人提到了九個方面的辯題,包括疫情、副總統的角色、經濟氣候美中關係、美國的世界領導力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種族爭議警察執法問題、選舉舞弊問題;最後主持人以一個8年級學生問美國分裂問題作為最終提問。今天最大的看點是什麼?

章天亮:雙方對個人性格的展示非常完整。彭斯最高法院這個問題上表現得非常好,一再追問對方會不會填塞六個自由派大法官。拜登上次辯論就沒有回答,這次賀錦麗也沒回答,她兩次都沒有回答“是”或“否”。彭斯非常聰明地跟大眾說,注意她一直在迴避,其實她的答案是“是”。賀錦麗也沒有反駁。這反應出彭斯非常理智,而且很人情味。當彭斯談到墮胎態度時,他說:我不為我尊重生命這一點像任何人道歉。包括他談到美國是否有系統性種族問題,他也說“沒有”。他講的很多東西都是非常貼近事實的。

賀錦麗非常訴諸於人的感情,但是從她笑、眨眼的頻率來看,因為一個人眨眼非常頻繁很有可能在說謊,從她那種勉強尷尬的笑,從她的身體語言來說,讓人很不信任她。她的這種表現在巴雷特大法官任命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這個女人講話特別不真誠。這一次很多人通過辯論看到這一點。而拜登身體不好年齡又大了,那麼她就有可能接任拜登。彭斯非常明確指出,你(賀錦麗)這個人2019年被評為參議院里最極左的一個人。賀錦麗也沒有可反駁的。美國人在投票的時候一定要考慮到,如果拜登不行的話,那麼就是這個人比桑德斯(Bernie Sanders)還左,這一點彭斯也指出來了。

彭斯最得分之處是辯論中國問題;賀錦麗擅長煽情

主持人:請問陳破空先生,兩位候選人最得分的是什麼?

陳破空:彭斯來說,最得分的是中國問題,因為彭斯明確提到了反擊共產中國,而且指出拜登是中共的啦啦隊,並且說是川普改變了美國的對中政策。賀錦麗在這個問題上閃爍其詞,她不僅不批評整個共產中國,而且反過來卻說川普的貿易戰不好,沒有聯合盟友。實際上有39個盟友共同在聯合國發表了聲明,聯合譴責中共。所以賀錦麗都在罔顧事實。

所以中國問題我們只能寄希望於川普、彭斯的團隊,如果是賀錦麗和拜登的團隊,就有可能會向中共示弱。賀錦麗還提到了俄羅斯,說拜登會和俄羅斯對着干,這說明他們仍然鎖定中共為次要敵人,沒有明確主要的敵人是共產中國。所以這個賀錦麗想把過去的那一套再翻過來。

還有一個亮點是關於氣候問題。實際上彭斯說得很清楚,巴黎協議做的很好,很多國家都做得很好。拜登說上任第一天就要返回巴黎協議,而巴黎氣候協定是美國付錢,美國停止減排;中國可以繼續增排到2030年,而且還要接受美國的援助。就是說,美國還要停止減排,必須去援助別的國家,美國雙重失血,一方面限制自己的產業發展,還要去給別人拿錢。巴黎協議是一個愚蠢的協議。

本來氣候問題是賀錦麗的強項,但是反而被彭斯扭住。賀錦麗對左派有打動的一點,本來問她一個問題說,你跟拜登討論過這個問題沒有,她完全沒回答問題,她進行了她最擅長的煽情,她說:我是一個印度血統的人,我的媽媽在天國看到我坐在這裡非常驕傲。她煽情的一面對她的基本盤是有鞏固的,上一回在民主黨選舉的時候,她就突然含淚攻擊拜登在國會的投票記錄,她當時淚光閃閃,搞得拜登措手不及。煽情是賀錦麗的強項,她充分發揮了這一點。

彭斯謙謙君子,潛藏疾風;賀錦麗閱歷有限,超級極左

主持人:兩個人都對總統年齡很大這個問題避而不答。我想請問陳破空他們對這個問題回答怎樣?

陳破空:雙方都是閃躲的,閃躲可能是有尊重的意思,雙方都怕造成冒犯,彭斯不想冒犯川普,賀錦麗不想冒犯拜登。但是有一點,大家都在注意兩個總統候選人都是年事已高的老人,那麼這兩位比較年輕的副總統候選人,一個55歲,一個61歲,有可能是未來的美國總統。但是這兩個人在整場辯論中顯示了他們的素質,這個素質就是:賀錦麗大學畢業後在舊金山做了檢察官,後來是加州總檢察長,再後來參議員。她的範圍很局限,就在她檢察官這個領域中。

彭斯則不同,做過很多職業,很全面,年輕時候做過電台主持人、脫口秀主持人,口才很好,另外是當選為議員,一做就是12年的眾議員,再後來就成了印第安納州州長,做了4年,完全可以連任,但是被總統徵召為副總統後就離開了那個職位。相對說彭斯有完整的歷練:地方主政,國會問政還有民間打滾兒的經驗。所以今晚的闡述,可以看出彭斯的思維更為嚴密,冷靜之中突然有疾風反擊。

賀錦麗比較煽情。兩個人表現比較有風度。原先認為賀錦麗會進攻,今晚她有所收斂。彭斯是鷹派人物,潛藏疾風,又是一個謙謙君子,代表美國的精神。果然彭斯做到了這一點。

今天辯論給大家的感覺是聽得比較清楚,這對第一場總統辯論是一個翻轉。但是總的來說,雙方在全面談的時候說得不夠。總的來說,作為未來總統、未來政治明星,彭斯更有資格,而賀錦麗很多地方讓人擔心。

章天亮:這個問題他們都沒有回答,但是不回答就等於回答了,因為彭斯跟川普做了4年的副總統,再加上剛才陳破空先生講了,他的履歷比較豐富,所以大家知道彭斯跟川普的政策是有連續性的,假如川普不在的話,彭斯補上去會是一個非常合格的總統。所以這一點彭斯不需要回答。彭斯很聰明,用這個時間就另外一個問題對賀錦麗進行了反駁。

而賀錦麗不回答這個問題不是出於說政策連續性,而她跟拜登的關係太差了;另外還要再強調一遍,她極左的程度超過桑德斯,比公開宣稱自己是社會主義者那個參議員還要更左。所以拜登不行了她接任的話,她會嚇跑很多人。她即使不說,人們也非常明白。

彭斯清晰闡述兩個陣營的政策,反覆對比強調

彭斯把兩個陣營的政策反覆強調,比如說:川普減稅,拜登加稅;川普要刺激美國經濟增加工作,拜登要通過綠色新政兩萬億美元稅收把美國經濟掐死;特別是在國家安全的問題上,作為美國總統,同時也是三軍總司令,必須保證美國人的安全。彭斯提出了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當年奧巴馬和拜登已經明確得到了本拉登的消息,但是拜登反對對本拉登採取行動。所以這樣一個面對恐怖分子幾乎是100%把握都不能行動的人,他沒有能力去保衛美國的安全。彭斯還提到ASIS伊斯蘭國殺死了幾千個美國人,2015年ASIS就出來了,奧巴馬和拜登一年時間內幾乎沒有任何行動,眼看着ASIS越做越大。川普上台幾個月把ASIS幹掉,包括幹掉蘇萊曼尼。很多外交方面川普的強硬、對美國人的保護,和拜登形成非常鮮明的對比。在稅收問題上,在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問題上,都凸顯了兩個人的不同。

所以,整個彭斯在回答系列問題上,他把川普的政策闡述清楚了。當著美國人民的面,讓美國人民聽到了。之前美國人民都沒有機會聽到,因為之前聽到的都是左派媒體要表達的,都是左媒的洗腦,對川普的話進行扭曲和斷章取義。但是這一次,彭斯做得非常漂亮!他把整個政策闡述清楚了。

(待續,敬請關注本文下篇)

歡迎閱讀本文下篇:熱評副總統辯論(下): 彭斯反共鮮明 賀錦麗理念混沌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