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專家:左翼炒作拜登民調領先川普 歷史證明選舉結果常常相反

2020-07-28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圖為2020年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現任總統川普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AP圖片合成)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8日】(本台記者凌浩綜合報導)公民聯合會(Citizens United)主席波西(David N.Bossie)周日(7月26日)撰文說,各左翼團體聯手想阻止川普總統連任,現在左翼操控的媒體大肆渲染拜登領先川普的民調結果。但歷史上眾多的民調都與最後的選舉結果相反。 

波西曾任川普2016年總統競選團隊的副經理。 

波西在福克斯新聞網刊登的文章中說,如果大選的民調總是準確的話,希拉里·克林頓現在就快要結束她的第一屆總統任期了。而在她前面的總統應該是杜馬(Thomas Dewey)、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戈爾(Al Gore)、克里(John Kerry)和羅姆尼(Mitt Romney)。

所有這些失敗的總統候選人在競選的某些時候都領先對手。但是最後,所有這些人都失敗了,沒有人能入主橢圓形辦公室。 

請記住這一點,因為現在你看到的所有新聞都在說,川普總統在今年11月的總統選舉中會輸給前副總統拜登。 

民意測驗只是一個快照,遠非可靠,其結果可能相差非常大。這取決於被調查的人、調查問題的陳述方式,以及其他許多因素。所有這些都不是觀點,而是不爭的事實。 

眾多錯誤民調的例子之一是,在32年前的這一周,《紐約時報》刊登了一個標題為“新民調:杜卡基斯領先加大”的文章。該報道說,當時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馬薩諸塞州州長杜卡基斯領先當時的副總統老布什。但在1988年的總統競選中,老布什以55%比38%的驚人差距獲勝。 

像這樣不準確的民調結果,多得都可以寫一本書了。 

鑒於上述那些以及更多的錯誤民調結果,所有的選舉民意測驗結果都應在旁邊加上一個星號,並注釋說“可能是錯誤的”。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有62%的受訪者表示,在目前環境中害怕說出他們的政治觀點。 

在川普總統時代,要獲取準確的民調數據幾乎是不可能。畢竟,如果你告訴民意調查員說你要投票支持川普或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支持川普總統,你可能會被攻擊為種族主義者,甚至丟掉你的工作,正如密歇根州的一名老師最近所遭遇的。 

由於左翼對政治素人川普當選總統無理性的反應,造成了當前惡毒的政治氣氛。很顯然,如果有人在2016年因為害怕遭到報復而不敢告訴民意調查員說他們打算投票給川普,那麼在過去四年中,這種恐懼呈指數性增長。 

與2016年英國脫歐投票類似,在2016年川普與希拉里的競選中,民調並未反映出那些沉默的選民,而這些人在選舉日大量湧現。 

今年的大選與我們以前看到的任何一年都不同。美國正處於一場瘟疫大流行之中,造成了巨大的經濟困難。在我們的街道上充斥着種族騷亂、暴力和財產破壞。 

說得好聽點,這些巨大的變數使得某一時刻的民調結果不可靠。而且,就像大多數由自由派、甚至更左派主導的新聞媒體存在反川普的偏見一樣,民意調查也同樣存在偏見。 

在這些政治化的時代,太多的民意調查存在嚴重缺陷。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是左翼故意搞的。 在另一些情況下,即使沒有惡意的民調也不準確了。 

太多的民調是抽樣登記的選民,而不是可能參加投票的選民。另外,由於史無前例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危機,有人在推動郵寄投票,我們如何才能真正確定誰可能是選民,誰不是呢?在這個不確定的時期,通常的民調可能得不到準確結果。 

即便如此,川普落後拜登的民調結果卻被大肆渲染,特別是自由派媒體毫不掩飾他們對川普和其他共和黨候選人公開和強烈的敵意。 

只需看一下《紐約時報》,本應該是客觀的記者卻充滿了反共和黨的偏見,他們成功地使出版商解僱了觀點版面的編輯並使他的副手被降級,因為這些編輯膽敢發表阿肯色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的投稿。 

拜登在媒體業的政治盟友試圖讓人們確信選舉結果已成定局,就像他們在2016年所做的那樣。 

波西說,令他印象非常深刻的是,當他在2016年選舉夜早些時候收到出投票站選民的民調信息時,其中竟然包括了科羅拉多州的數據——可問題是,科羅拉多州是全部用郵寄投票,應該不可能有投票站選民的民調信息。 

這個故事的寓意是:當你看民調時,請注意其背後的政治目的,以及權衡數據的缺陷。 

自由派精英正試圖齊心協力擊敗川普總統。媒體、政治和學術機構也在全力以赴想阻止川普總統連任。這一點美國人民看得很清楚。 

任何其他候選人在這樣的民調中可能早就崩潰了,但川普總統像一顆橡樹一樣巍然不動。 

把川普的強勢與拜登能否保持選票的大疑問做一個對比。 

拜登能激發足夠多的支持者在2020年大選時投票嗎?沒有人能確定,這讓民主黨很傷腦筋。 

儘管拜登目前在擁抱佛蒙特州的民主社會主義者的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紐約州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OC),以及其他極左翼的民主黨人,但在他整個政治生涯中,拜登曾經在許多問題上的立場會使民主派黨灰心喪氣。 

拜登在1993年支持了《犯罪法案》,使更多非裔美國人被監禁;他投票支持了伊拉克戰爭,以及對將美國就業機會轉移到中國的貿易協定給予了堅定支持。一旦他這些以前的立場廣為人知後,將使許多民主黨選民感到不安。 

在接下來的三個月中,川普將定義拜登是什麼樣的人,就像布什在1988年定義杜卡基斯一樣。 

美國人民將發現拜登是極左翼社會主義者一個軟弱的傀儡,為了贏得選舉而寧願犧牲我們熟知和熱愛的美國。 

選民在11月面臨一個明確的選擇。川普代表着安全、繁榮和美國優先。而拜登所代表的則完全相反,他的危險政策也證實了這一點。 

最終,唯一重要的民調將是選舉日的結果。只需看看所有那些實際敗選的總統候選人,而之前的民意調查員卻告訴我們這些人將當選總統。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