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金里奇:按照佩洛西所說的標準 被判有罪的會是拜登

2019-09-27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眾議院前議長、著名評論家紐特·金里奇。(AP photo)

9月24日,當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宣布“沒有人能超越法律”時,她的目標是唐納德·川普總統,但是根據眾議院前議長,也是《福克斯新聞》著名評論家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的分析,佩洛西對前副總統喬·拜登的傷害可能更大。

美國總統與烏克蘭新上任的、以改革為導向的反腐敗總統之間的電話中的幾個字,讓民主黨人感到非常興奮。而針對這些話,他們要求開啟調查並弄清真相。

而大多數美國人,根本就不會在意那些字,而只會認為對腐敗的調查與攻擊是政治正當的。

但是,當美國人了解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其父親擔任副總統期間,在中國和烏克蘭有多深的參與時,還有,當他們看到涉及的是多麼大量的金錢的醜聞時,他們就更很容易理解,也人人都會譴責拜登了。

2016年8月亨特·拜登(左)及喬·拜登(右)。(AP photo)

拜登在烏克蘭的資金問題上,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物了。五年前,2014年5月14日,《華盛頓郵報》的標題就警告了:“亨特·拜登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的新工作對美國的軟實力來說是個問題。”

副總統拜登為保護兒子及其兒子的公司,布瑞斯馬天然氣公司(Burisma)免受烏克蘭腐敗調查所做的干預行為,是嚴厲的行徑,而且是令人驚訝的自大。而且毫無疑問的是,拜登干涉了這件事。用拜登自己在2018年1月23日對外交關係委員會所說的話,拜登顯然促使了烏克蘭當時正要調查他兒子的最高檢察官被解職了。

從當時的一段視頻中可以聽到時任副總統拜登說:“我本應宣布還有另外十億美元的貸款擔保。而且我得到了(烏克蘭前總統)波羅申科(Poroshenko)和(前總理阿森尼)亞特森尤克(Yatsenyuk)的承諾,他們將對國家檢察官採取行動。但是他們沒有。”

喬·拜登接著說:“所以他們說他們有,他們正走出去參加新聞發布會。我說,不,我不會給-或者說,我們不會給你們十億美元的。他們說,你沒有權力。你不是總統。總統說-我說,給他打電話。(笑聲)我說,我在告訴你們,你們不會得到十億美元的。我說過,你們不會得到十億的。我就要離開這裡了,我想大約再六個小時吧。我看着他們說:我要在六個小時後離開。如果檢察官沒有被解僱,那你們就拿不到錢。好吧,(髒話,笑聲)他被解僱了。他們安置了一個當時很穩固的人(來當新的檢察官)。”

正如委員會會成員德若亦·慕爾德克(Deroy Murdock)為《福克斯新聞》(Fox News)所寫的那樣,“拜登的行徑是勒索和妨礙司法公正。”

現在,亨特·拜登的腐敗醜聞開始威脅到他父親的候選人資格了,而前副總統拜登則正在努力編造一個新的故事。

正如馬克·蒂森(Mark Thiessen)在9月24日為《華盛頓郵報》和《福克斯新聞》撰寫的聯合專欄的文章一樣,這位前副總統現在還聲稱,他從未討論過兒子在海外的業務往來。正如蒂森(Thiessen)所指出的那樣,這一說法是“完全不真實的。”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已經告訴《紐約客》,說前副總統拜登與兒子討論過烏克蘭的業務了,他說:“爸爸說,‘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麼,’ 然後我說:‘我知道’。”

2010年喬·拜登和亨特·拜登在華盛頓一起看球賽。(AP photo /Nick Wass)

蒂森再次援引《紐約客》的話報道:“‘在2015年12月,喬·拜登(Joe Biden)準備返回烏克蘭時,他的助手們準備對亨特(Hunter)與布瑞斯馬天然氣公司(Burisma)的關係進行重新調查。奧巴馬政府能源政策特使阿莫斯·霍希斯坦(Amos Hochstein)向拜登提出了此事。同月,《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內容涉及亨特在烏克蘭的業務往來如何破壞了副總統所應代表的反腐敗訊息,並引用了拜登的一位發言人的話,他說:‘它沒有任何影響’。”

但是,根據《福克斯新聞》的報導,烏克蘭並不是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醜陋的將利益中飽私囊的唯一場所。對前副總統的兒子來說,中國是一個更大的撈錢的地方。 但是如果他的名字叫亨特·史密斯(Hunter Smith),而不是拜登,那錢怎麼會去他那裡呢!

彼得·史威哲(Peter Schweizer)現在已成了反腐敗的傑出研究者和作家了。在2019年5月11日他在《紐約郵報》的一篇文章中,深度的披露了關於拜登和中國的文章。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經營的投資公司(是與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克里斯·海因茨(Chris Heinz)和他們的家族好友及經營者德文·阿切爾(Devon Archer)一起合營的),而他們與中國打交道的公司是於2009年成立的羅斯門·塞內卡合營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史威哲寫道,在2010年,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阿切爾(Archer)“已經在中國會見了中國高級官員了”。順便說一下,羅斯門公司(Rosemont)還與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合作。桑頓集團是由詹姆斯·布爾格(James Bulger)(臭名昭著的流氓詹姆斯·“懷特”·布爾格(James“ Whitey” Bulger))的侄子領導的。

2013年,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他的父親搭乘美國空軍二號(Air Force 2)飛往中國。在兩周內,羅斯門公司獲得了與(中國共產黨擁有)中國銀行的一個下屬部門簽訂的交易,而該交易最終發展成為15億美元的私人產權資金。因此,正如史威哲(Schweizer)所說的,“中國政府資助了一個企業,而這個企業是它與現任美國副總統的兒子共同擁有的。”

有趣的是,史威哲寫道,桑頓集團只是在其中文網站上吹捧了其在中國的會議,並說:“中國高管熱烈歡迎桑頓集團,還有它的美國合伙人羅斯門·塞內卡公司(Rosemont Seneca)的董事長亨特·拜登(現任副總統的第二個兒子)。會議的目的是“探討商業合作的機會及可能性。”

亨特·拜登的公司與中國官員之間的會議之一,是在拜登副總統在華盛頓舉行的核安全峰會上,與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會面的同一天。而這對他們來說是常規不是例外。

史威哲還指出了拜登副總統的官方業務與亨特·拜登的私人業務有交集的其他幾個例子。他指出:

  • 在亨特搭乘空軍二號的飛機飛抵北京的十二天後,羅斯門公司和中國銀行設立了“渤海豐收RST(BHR)”這一“首創投資基金”。
  • 2014年12月,中國國家支持的公司雙子投資有限公司(Gemini Investments Limited)向羅斯門公司(Rosemont)管理的基金投資了3,400萬美元。
  • 2014年8月,雙子投資公司(Gemini Investments)收購了羅斯門公司(Rosemont Seneca)的姊妹公司羅斯門房地產(Rosemont Realty)的 75%股份。條款中包括了中國政府的30億美元的承諾。該公司隨後成了雙子 羅斯門(Gemini Rosemont)。
  • 2014年4月16日,阿切爾在白宮會見了拜登副總統。五天後,喬·拜登在基輔會見了烏克蘭官員,討論了美國國際開發署幫助烏克蘭天然氣工業的計劃,其中包括美國向其承諾的提供10億美元的援助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烏克蘭的經濟援助。
  • 2014年4月22日,阿切爾加入了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urisma)的董事會。
  • 2014年5月13日,亨特·拜登也被宣布成為董事會成員。“不只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連阿切爾(Archer)在能源領域都沒有任何基礎或經驗。”

眾議院發言人佩洛西議長提出了一個非常正確的標準,那就是,在美國沒有誰能超越法律。但是,根據該標準來衡量,可能被判有罪的人是前副總統拜登。

正如邁克爾·克雷尼什(Michael Kranish)和戴維·斯特恩(David L. Stern)在7月22日的《華盛頓郵報》上寫的,二十多年來,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職業生涯一直跟隨他父親的政治生涯,“從華盛頓到烏克蘭再到中國”。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佩洛西

拜登

有罪

標準

金里奇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