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舊金山華埠地鐵站命名引抗議(中):再揭華埠地下紅色代理人

2019-05-14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5月6日,中國城商家和居民到舊金山市府前抗議“白蘭命名案”。(SOH攝影)

美國加州著名城市舊金山的中國城中央地鐵站將在今年底或明年初竣工,代表中國城選區的市議員佩斯金(Aaron Peskin)四月底發起決議案,要以“白蘭”(Rose Pak)的名字命名該地鐵站,這引起社區的強烈抗議。中國城大多數的商家和居民都表示反對以“白蘭”命名地鐵站,很多人認為白蘭欺凌商家,還把中共對民運人士和信仰人士的迫害延伸到舊金山,她的名字只會給舊金山帶來恥辱。

 

接上一集:舊金山華埠地鐵站命名引抗議(上):不要道德敗壞的政客的名字

中國城(又稱“華埠”)商家和居民兩百多人5月6日在市政廳前集會,5月7日的市議會上又有幾十名抗議者進行公眾發言,並向議員呈遞近5千個反對“白蘭命名案”的簽名

征簽義工們告訴記者說,他們走訪了整個中國城的所有商家,有80-90%的商家都反對以白蘭的名字命名地鐵站,但是很多人卻是礙於白蘭的勢力不敢站出來發聲。

梁先生:白蘭欺凌商家 讓人做不成生意 令商家恐懼

曾經在舊金山中國城經營生意的小業主梁先生鼓起勇氣講述了過去他被白蘭欺負霸凌的一件事。

梁先生說,多年前,他在中國城百街會旁邊的停車場租了一個攤位做生意,賣數碼轉換電視頻道的天線盒子(digital box),當年他們用一個電視機播放節目,教顧客怎麼使用這個天線盒子,而電視里放的剛好是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因為白蘭最不喜歡新唐人(註:新唐人是敢於播出中共鎮壓法輪功真相的電視台),所以白蘭就指使她的人去給停車場主施加壓力,不再出租給梁先生,因此梁先生一家就不能正常地做生意了。

梁先生表示,中國城有很多商家都反對以白蘭的名字命名中國城地鐵站,他也希望有更多的中國城的人能夠從白蘭造成的恐怖中走出來。他坦承他原本也害怕,但是想想,生活在美國這麼多年了,就應該享受美國的言論自由,只有擺脫恐懼,才能更好的生活。

舊金山中國城商家梁先生。(SFGOV TV截圖)

余老先生:白蘭為中共效命 搞分裂 臭名遠揚

中國城還有一位余老先生,在舊金山住了幾十年,他也特別趕到5月6日的集會現場來發言,他說他知道關於白蘭的事情太多了,但是在集會上他只能短短地舉幾個例子,告訴大家白蘭霸凌民運人士和信仰人士的事情。

余老先生介紹說,在中國城花園角有個自由女神像(註:是為紀念“六·四”學生運動及死難者而樹的塑像),白蘭當年極力反對建立這個自由女神像;白蘭還控制了中國城的僑團中華總商會,去影響市政府,不准許法輪功團體參加中國新年遊行。

余老先生說白蘭的這種行為極度惡劣,不是正常人能夠做出來的。余老先生指出,白蘭受中共領事館的指揮,她的很多行為都是為中共效命,中共給了她很大的利益。她去中國大陸旅遊,受到中共很多高官才享有的高規格的接待。她還回中國大陸看病,花了一大筆的錢,都是中共替她買單。

余老先生說:“白蘭已經臭名遠揚,所有僑社的人都會認為她在搞分裂,對僑社是無益的。為什麼我們要用一個那麼爛的人、不為僑社出力的人來命名地鐵站呢?我認為非常不對。”

在舊金山生活了幾十年的余老先生。(希望之聲/常寧攝影)

白蘭屬於中共“大外宣”成員 替中共收買舊金山政客

在這裡,余老先生談到了白蘭和中共的關係。如果在網上簡單一搜索,就可以看到,白蘭(Rose Pak)與中共政府有着非常具體和明顯的聯繫。例如,她生前曾擔任中國海外交流協會(COEA)負責海外的執行董事,而中國海外交流協會是中共政府國務院僑務辦公室(OCAO)下屬的外交事務組織,其領導成員完全由中國共產黨的外交事務官員和中共政府的“海外宣傳”機構成員組成。其實,中國海外交流協會本身就是一個“大外宣”機構。

1995年後,舊金山的僑領陸陸續續被邀請前往中國大陸,其中白蘭起了很大的作用。舊金山市府很多官員訪問中國的行程都由白蘭安排。

1990年代時,舊金山兩任市長都曾獲得白蘭的籌資助選,前警察局長劉百安(Fred Lau)也是由白蘭直接推舉的。因此白蘭成立舊金山中國城最有勢力的政客,被稱為“舊金山市長製造機”和“中國城的地下掌門人”。

當時有媒體深挖,表明這裡有來自中共政權的紅色資金。由於白蘭的這些安排,也導致舊金山前市長李孟賢受到FBI調查,因為這後面可能涉及不法行為。

僑社的知情人後來也告訴過本台記者,白蘭每年邀請舊金山的官員到中國去走紅地毯,白蘭是從中共那裡按人頭收錢的。

白蘭賣力欺壓法輪功  把中共的迫害延伸到民主社會

另外當年媒體曝光的一個事件更是讓人們沒有辦法忽視白蘭和中共的關係,那也是一個更直接的證據。

《星島日報》2001年11月23日報導,白蘭在陪同舊金山時任市長威利·布朗Willie Brown)訪華時受到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親自接見,江澤民還對白蘭大加獎賞,因為白蘭成功地阻擋了舊金山當年支持法輪功的一個人權議案,江澤民還給了白蘭一個特殊待遇,讓白蘭一行可以進入西安兵馬俑的第三坑進行參觀,這種待遇屬於元首級別的款待,只有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曾享受過。

說到白蘭幫助中共迫害法輪功信仰團體,還有這樣一些事情。

1999年,白蘭控制的中華總商會舉辦了“揭批”法輪功研討會。

2000年,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城花園角發真相資料時遭到歹徒毆打,被警察拘捕的歹徒是向白蘭求助後得以獲釋的。

2002年2月,原北京市長劉淇和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在舊金山被法輪功學員以酷刑罪、反人類罪等罪行起訴。根據法庭資料,白蘭以中華總商會的名義曾致信法官阻止有罪判決。但最後,美國聯邦法庭北加州法庭2004年12月8日仍然依法判決劉淇、夏德仁罪行成立。

2006年1月24日,中共駐舊金山總領館發表聲明,要求華人社團不要歡迎法輪功,不要讓法輪功參加遊行,也不要提法輪功遭到中共迫害的事,否則將影響中美兩國“友好”關係。隨後作為中華總商會顧問的白蘭就在舊金山中國城新年街會上擺攤收集反對法輪功的簽名。他們在同一簽名桌上放抽獎滾筒,讓許多民眾以為是簽名抽獎而受到誤導。

2006年1月31日下午,舊金山市議會以9比2通過了“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議案。而在這之前,當時的市參事戴立(Chris Daly)和馬世雲(Fiona  Ma)都因為支持法輪功參加新年巡遊和“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議案,而受到來自中共駐舊金山總領館、白蘭控制的中華總商會,以及親共的媒體和僑領的打壓。白蘭甚至公開在《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刊登整幅廣告威脅馬世雲說,“你如果支持這項議案的話,你的政治生命就會縮短”,非常的囂張。

舊金山市前議員戴立( Chris Daly)。(photo from SFBOS)
加州財務長馬世雲(Fiona Ma)。(加州政府官方圖片 )

本台記者那時也報導過這個案子,當時可以看到馬世雲在市議會上表現的壓力非常大,最後她站起來發表講話時,她談到她真地感到很大的壓力,但是她說,我們在美國,美國就是捍衛人權、捍衛個人信仰自由的這麼一個國家,所以她認為她應該堅持她原來的原則。最後,“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個議案就通過了。

後來,馬世雲的政治生涯並沒有像白蘭說的“會縮短”,而是步步高升,那次事件後不久,馬世雲去參選加州州議員成功當選,後來又成功連任,接着又成為加州平稅局主席,現在做到了加州財務長的職位,政治生命更長更好了。

從上面這一系列事件中,也不難看出白蘭是怎樣地幫助中共把鎮壓、欺壓法輪功信仰群體的這場迫害延伸到了海外的民主社會來,延伸到了舊金山。

因此“白蘭命名案“也引起了舊金山當地法輪功學員的強烈反應。他們中也有人到市議會發表意見,我們來聽一聽其中幾位的陳述。

唐女士:白蘭是中共的地下代理人

唐女士中國時是一位哲學教授,她在發言中說:

“我在中國大陸因為修鍊法輪功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一個獨生兒子因為修鍊法輪功、修鍊真善忍,(先後)被中共四個勞教所非法關押、折磨致死。丈夫出於對中共的恐懼與我分手,我在失去家庭的情況下又被非法關押在廣東女子3年半。2013年,我孤身一人來到美國,可是來到舊金山才發現,中共的滲透已經非常嚴重,白蘭就是未經註冊的一個中共地下代理人,她夥同一些出賣美國利益的政客把舊金山弄得是烏煙瘴氣,這樣惡劣的人怎麼能享有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榮譽?!”

海倫娜:白蘭這個名字意味着恐懼、仇恨犯罪、歧視和暴力

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海倫娜(Helena)在發言中提到,有一天她和兩個同伴在中國城遭受到一個紅衣老頭的暴打。那個紅衣老頭經常站在那裡,那天突然暴打了Helena,造成Helena重傷,需要去醫院治療傷口。Helena特別講到,如果用白蘭的名字命名會給她帶來什麼樣的感受:

“對我而言,Rose Pak(白蘭) 這個名字意味着恐懼、仇恨犯罪、歧視和暴力,這個名字使我想起2012年我在唐人街被暴力襲擊的一個事件,…… 這次襲擊是Rose Pak 長期在中國城推行暴力恐嚇、仇恨犯罪、信仰歧視的結果,是她策劃和組織的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襲擊的 其中一件。以Rose Pak命名將會給舊金山帶來恥辱,我建議使用“中國城站”(China Town Station)命名,請不要用白蘭的名字(Please! No Rose Pak! )

法輪功學員海倫娜(Helena)。(SFGOV TV截圖)

王先生:白蘭的運作方式和共產黨的一模一樣

市議會上還有一位也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王先生,他也談了他的觀察:

“我在中國待了很多年,我覺得白蘭的整個運作和共產黨的運作是一模一樣的:以給窮苦百姓謀福利的方式拉攏那些選票之後,再用選票影響市政府人員,然後再用對市政府的影響反過來對華人進行恐嚇、裹挾、威迫。

“我很遺憾佩斯金議員在我講話中離開了,但是我覺得這種方式絕對贏得不了華人的心,只會讓很多華人對這個事情越來越反感。我覺得作為民選官員,這個中國城的車站更應該更多地聽取大部分華人商家的心聲,而不是只聽幾個在你身邊有影響的華人政客的蠱惑。

“大家可以看見,現在所有華人商家在白蘭死後都敢真正發出自己的聲音,所以我希望市政府的議員們都能聽聽我們真正華人的心聲,真正白蘭的為人只有這些華人老百姓真正能表達自己的想法。”

在這一集和上一集里,我們給您介紹了舊金山中國城裡的華人群體對“白蘭命名案”的看法,其實那裡本地的美國人也是有想法的,請關注下集報導。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華埠

命名

地鐵站

舊金山

紅色代理人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