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締造美國的故事(4):探討提煉出符合自然法規律、亘古不變的原則 — 美國憲法

2019-05-13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費城制憲:探討提煉出符合自然法規律、亘古不變的原則 (圖片:Amazon)

美國不是一個自然而成的國家,她是一個有心有意設計出來、有序地打造出來的。

當今美國政壇上對諸多政治決策方面的兩黨之爭,實質上則是關乎是否維護和捍衛憲法之爭。保守派認為憲法是美國立國之根、國體之本,維護憲法就是維護美國的國體和自由。但自由派則認為,憲法已是經過兩百多年的過時的東西,國策要依變而變。

那麼,兩百多年前美國先父們所設立的憲法到底值不值得捍衛?美國究竟是否有其國之根本?憲法在今天究竟有何意義?

美國憲法學者、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以及他的父親克里昂•斯考森(Cleon Skousen)先生,也是著名的憲法學者和作家,兩代人皓首窮經,歷經70年時間寫下了對美國當代極具深遠影響的兩部探究憲法內容和精神意義的著作:一部是《飛越5000年》(The 5000 Years Leap)—— 講述28項美國立國原則;另一部是《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

我們繼續請美國憲法學者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講授美國當初建國的歷史。

(接上文)

三權分立、權力制衡會讓政府變得不那麼有效率,但這正是目的

斯考森教授指出,三權分立、權力制衡確實能讓政府不是那麼有效率,但這正好是我們要的目的。政府如果動作慢一點,它就有足夠的時間,或者說足夠多的機會,去找一個政策的細節到底怎麼樣,就不會制定出那些一塌糊塗的政策來。

舉個例子,前總統奧巴馬跟伊朗搞了那麼一個和平協定,伊朗本來是頭號的恐怖主義國家,奧巴馬為了讓伊朗能夠別搗亂,他不僅跟伊朗簽定了一個對伊朗很有利,讓伊朗經濟可以不斷成長的那麼一個合約,同時還送給伊朗15億美元的現金。奧巴馬為什麼能這麼做呢?因為他繞開國會做的,他知道這個事情讓國會知道的話,國會肯定不讓他干。所以他是繞開了美國的制衡機制。

奧巴馬當初干這個事情的時候,他就這麼說的:我不管大家怎麼想,我不管美國人民怎麼想,議員怎麼想,國會怎麼想,我就要把這個和平協議給它弄出來。於是他就自己去弄了那麼個東西。然後這15億美元就跑到各個恐怖主義手裡去了,它就買各種高火力的武器,殺了很多人。

奧巴馬乾這個壞事,基本上他就是個社會主義者,搞了一堆社會主義的理想,但是對美國它是行不通的。

就是說,我們想讓我們的政府別動作那麼快,得有時間去思考。你想象一下,如果奧巴馬跑到國會去跟他們講,我現在想討好伊朗政府,叫它別幹壞事。國會會怎麼想?國會會說,你不能信任不斷說謊的這麼一個國家,我們不批准。所以為什麼政府動作要慢呢?這個價值就在這兒。

為什麼美國政府行動遲緩但不會影響國家的發展?

斯考森說,美國的政府它不管經濟,經濟是自己立攤,自己在那兒轉呢。而在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政府和經濟是一體的。所以在美國管經濟的政府單位就那麼一個,叫做聯邦儲備局。它管什麼呢?就是管借錢的利率。比如說,現在經濟很旺很熱的時候,聯邦儲備局會說,太熱了,收一收啊,於是把借錢的利率提高一點,大家就會覺得借錢成本太高了,少借點吧,先別忙着借了。就是它是政府唯一能影響經濟的地方。

對於一個自由經濟來說,聯邦儲備局的動作都是挺突兀的,常常是沒啥作用。但是你想想看,在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這種對市場很突兀的控制和影響是無處不在的,深入到經濟的各個領域。所以在社會主義國家或者共產主義國家,經濟活動到處都被政府把它拖慢了。

而在美國,政府和經濟其實是離得挺遠的,政府其實是不去控制經濟的。唯一政府能做的就是一些公民的規則。經濟怎麼運轉,政府根本就不插手。

現在川普總統廢掉了一大堆政府的法規。其實這些法規都是應該由國會來制定的,得經過慎重的考慮。而之前就是在政府辦公樓裡頭,一個當官的他就在那想象,哎,我覺得這個樓梯要再寬一點,這樣踩上去的話不容易踩塌,這樣不是更牢固嗎?好傢夥,他大筆一揮,全國的樓梯就得改寬度。這是對經濟的一種干擾,他根本沒權力干這個事。

還有一類政府的法規它是正常的,比如說,我們不能生產出毒品,把我們的人民給毒害了。這是例外的。這跟經濟活動是兩回事,這是另外一種規則。

聯邦政府的權力有多大?權力多的單位是誰?

美國跟其它國家的不同就在這個地方。美國政府它沒有太多事情可做,它不是無處不在,什麼都管的。聯邦政府幹什麼事呢?聯邦政府要維持國防,它要去課稅,這樣國防有軍費用;還有維持外交;還有州與州之間吵架了,聯邦政府跑來調停。就這麼些事,聯邦政府的事不多。所以不用讓它那麼有效率,少干錯事就行了。

所以在美國,聯邦政府它的權力是有限的,就是憲法給它哪些權力,一個個都說得出來。除此之外它什麼權力也沒有。

權力多的單位是誰?是州政府,在州里的事務都歸它管,所以它的權力是很大的,意思就是不會有一個法律說你只能幹這三件事情,別的你都不能幹。包括說這個州的樓梯要多寬,它可以去定,從它的州的名聲考慮。

所以聯邦政府的責任、工作、權力都是有限的。大多數的權利是在下一級——就是州一級。

州政府的權力有多大?加州政府的一則法規錯在哪裡?

以加州為例,加州州長最近通過一個法規,規定加州上市公司和董事會裡面要有女性。從憲法的角度來看該怎麼看?這是州政府應該管的事情嗎?

加州這條法律它錯在什麼地方呢?它錯在用政府的力量來干預自由市場。這自由市場運行公司,怎麼把你的公司運行好呢?你的董事會不得是能力最強的一群人嗎?現在政府跑來說幫你規定,你的董事會裡頭一定得有幾個女性,那麼它就不能夠唯才是舉了。它得去找一些能力也許不那麼強,而是女性的人來滿足州政府的規定。這就是政府把它的力量插到民間的經濟活動中來了。這是這個加州法規的錯誤所在。

從憲法的角度來看,憲法是保證人人都有平等的權利,在董事會這個意義上,就是說,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還是少數民族,你都可以去申請,去當那個董事。但是另外一方面,僱主他也有他的權利,他的權利同樣受到保護,他有選擇讓誰最後來做董事的這個權利。所以他按照他的權利、他的自由去選完之後,那可能全是男的,或者搞不好全是女的,搞不好全是少數民族,都行的。

所以政府如果想進來干預這些事情,這是條紅線,這就是政府在破壞經濟規律,同時也違反了憲法所規定的人人都有他的平等的權利。如果加州政府爭辯說,這是為了女性好,這些女性已經被迫害了幾個世紀了,我的看法是,歷史上確實可能存在不公,但是我們生活在現在,我們就得建立一個很好的董事會,運行一個很好的公司,能夠賺錢。如果搞出別的規矩,因為歷史上的如何如何,現在就得一定要誰誰誰來當這個董事會的董事,這個公司就沒法運行那麼好。不管我們在過去,一直退回到石器時代,就是人類存在多少不公,跟這個公司董事會沒有關係。現在就是要把現在的事情做好。

費城制憲大會:探討提煉出符合自然法規律、亘古不變的原則 — 美國憲法

斯考森教授說,憲法會議開了將近4個月,在費城夏天熱得要命,他們窗子都得關起來,所以那個會的本身,就舒適程度而言是開得挺艱難的。

在最開始的時候有個難關,因為最開始的會是要修改《邦聯條例》的,很多人就說:幹嘛?要整個推倒重來嗎?我沒得到授權啊!所以最開始經過了一輪的爭吵辯論,之後大家就都認識到這個《邦聯條例》它不行,得重新來過。之後就很少激烈的爭吵了,反而是很多理性的討論。

在制憲會議中,沒有很多的爭吵辯論,人在辯論的時候其實是不聽對方的,一般都是強調自己。但是你要去看憲法會議的記錄,看到這個整個文字記錄的時候,你會發現,很多時候他們其實是在探討,眼前這件事情它的本質應該是什麼,有很多這種探討。

所以在憲法會議中,大家其實是互相之間蠻尊重才華和經驗的,還尊重各自州的需要。所以他們探討的就是怎麼把一個聽上去是個好主意的想法,怎麼把它最後簡化提煉成這種亘古不變的原則,能夠反映出自然法的規律。

有時候有些話題定不下來,他們當初還為此設計了一個很有趣的法子,因為定不下來,結果要投票,投出來的結果不行怎麼辦?他們那個時候搞了一個東西叫做“大廳委員會”,這不是正式的會議,因為正式的會議是喬治.華盛頓主席坐在前面,華盛頓說:”我們要投票了”。投完之後,就是結果。

那麼討論到一半定不下來,還不成熟的時候,華盛頓就站起來,坐到邊上去,另外一個臨時的老大坐在前頭去說:現在我們開始開“大廳委員會”了,就這個事情咱們投個票吧。結果大家投完之後,大家就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所以這是個假投票,演練一下,讓大家知道結果。

如果這個結果大家都覺得還是這麼回事的話,華盛頓就坐到前面去:憲法會議正式開始,開始投票。就把剛才投票的結果就定下來了。如果剛才演練投票的結果,大家覺得差太遠了,就繼續討論。所以“大廳委員會”也不算數,它就是被用做演習,這樣往前推進。

(待續,敬請關注)

閱讀本文上篇:締造美國的故事(3):確立「三權分立」原則 走向憲政國家

閱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憲法

締造美國的故事

​美國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