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巴爾參院聽證餘波未平 保守派呼籲左派停止把刑法當政治武器

2019-05-02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2019年5月1日,司法部長巴爾出席聯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AP Photo/Andr…

52日,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如期沒有出席聯邦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為他舉行的有關穆勒(Robert Mueller)調查報告的聽證會。他在51日出席參議院聽證會時的攻守進退還在各界熱議之中。左媒口氣如同聽證會上的民主黨議員,對巴爾一片指責。保守派則對巴爾非常認同,特別對他的“停止把刑法系統當作政治武器”的說法尤為讚賞。

左媒代表華盛頓郵報發表署名評論,指責巴爾在聽證中表現得“更像是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偏向川普,混淆事實與法律論點”,“聽證中沒有最糟糕的時刻,(整個聽證)是一連串的最糟時刻”。“聽證會代表了司法部的歷史低點”。

同時,保守派媒體一片歡呼。福克斯新聞主持人漢尼蒂(Sean Hannity)發文稱,整個聽證會只有兩點:1、穆勒的“獵巫”調查結束了。2、針對發起通俄調查的“深層政府”的調查已經開始了。

漢尼蒂說,不管左派們如何生氣、如何不依不饒、依依不捨,以任何方式發泄,滔滔不絕地說都沒有用了。穆勒的調查結束了。另外,可以確認,針對“深層政府”的調查正在進行。

左傾的美聯社表示,巴爾的證詞顯示巴爾與穆勒的深刻分歧和兩人關係的緊張。但福克斯新聞的另一位主持人英格拉姆(Laura Ingraham)卻認為,人們應該剝離左派對巴爾的謾罵、侮辱,了解最關鍵的部分:穆勒與巴爾的分歧在於報告的發布而不是報告的結論。

巴爾說:‘我們第一次聽特別檢察官說不決定妨礙司法公正這個問題是在35日,當天特別檢查官(穆勒)來司法部開會,我們很吃驚(穆勒決定)我們不打算確定(存在)妨礙司法公正’”。“‘我們問他們為什麼會這樣以及法律基礎,特別檢察官穆勒在會上回應我們三次,他強調自己並沒有這麼說,但律師辦公室的意見是,他得找到妨礙司法公正(的證據)’”英格拉姆引用巴爾的證詞道。

英格拉姆認為,這太讓人驚奇了,穆勒的話意思就是:儘管有那麼多的泄露、流言和小道消息,穆勒都沒能找到妨礙司法公正的證據。而且,(特別檢察官的)法律顧問辦公室關於“現任總統不能被起訴”的觀點對穆勒所發現的證據也沒有幫助。

英格拉姆說,民主黨沒有一個人真心相信他們自己的觀點。如果他們真相信穆勒報告里有可用來彈劾川普的證據,他們可以到司法部的一個機密室查看未經編輯的穆勒報告全文。可至今,沒有一個民主黨人去查閱。去查閱過的僅兩人,都是共和黨人。

巴爾在作證時表示,一旦提交了他的報告,穆勒的任務就完成了,之後就是司法部長的工作了。巴爾決定充分利用自己的權責,儘快把穆勒的報告全文編輯、公開。“現在,司法部的工作–既確定是否有犯罪,已經結束。報告已經在美國人民的手裡。每個人都能決定自己的態度,18個月後,我們(還)有個選舉,這是個非常民主的程序。但我們偏離了。我們必須停止把司法程序當作政治武器。”

英格拉姆表示,“我們必須停止把司法程序當作政治武器”是整個聽證的最關鍵的地方。巴爾的聽證可以得出兩點結論:關於穆勒調查的報告,1、對核心事實沒有分歧:不存在與俄國秘密勾結。2、穆勒報告沒能找到信實的川普妨礙司法公正的證據,因此無法得出刑事起訴的結論。

英格拉姆說,死抓住以前(左媒編寫的)故事不放的極端人士現在可能心中苦悶,但是刑事起訴一個總統以前從未發生過,現在也不會發生。而如果想以穆勒報告為證據彈劾總統的人可以放手試試,“你可以把骰子擲出來,看看你手裡有什麼(牌),看看你能走到哪!”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保守派

刑法

參院

聽證

左派

巴爾

政治武器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