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綠色新政”和AOC背後操盤手浮現 “攻城掠地”勢力驚人

2019-04-28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年輕女議員AOC宣講“綠色新政“,多位資深民主黨議員簇擁在旁。(AP/Alex Edelma…

名不見經傳的29歲紐約酒吧服務生亞歷山德里亞·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被人簡稱“AOC”)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一舉擊敗一名在位19年的資深民主黨人而當選國會眾議員,讓很多人跌破眼鏡。AOC進入國會後又迅速成為主流媒體的寵兒,她上任不到兩個月還提出了規模宏大的“綠色新政”,不僅成為全國話題,還可能成為2020總統大選的議題之一。AOC本人和她的“綠色新政”讓不少民主黨資深的國會議員都趨之若鶩。從投票記錄來看,跟她站一邊的民主黨議員還真不少。年輕女子AOC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影響力呢?

AOC被極左組織“正義民主黨人”招募和打造

最近,AOC背後的操盤手浮現出來了。其實,AOC並不只是她一個人,也不是有一個團隊或者幾個議員在幫她,而是有一股非常有企圖心的政治勢力在她的背後直接操縱。這個勢力就是 一個名字叫“正義民主黨人”(Justice Democrats)的政治團體。那麼這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團體?裡面是些什麼樣的人?誰在掌控?為什麼他們能夠讓很多傳統的民主黨人向他們低頭呢?

根據“正義民主黨人”(Justice Democrats)官網上的介紹,從2016年的時候,他們就開始為2018年中期選舉在全國範圍內發出徵召國會議員候選人的通知,並挑選願意以他們的政綱理念去競選的人。

“正義民主黨人”的執行總裁名叫亞歷山德拉·羅哈斯(Alexandra Rojas),她說他們收到1萬多人的提名,在其中他們發現了AOC。

AOC回憶說,她的兄弟加布里埃爾(Gabriel)告訴她夏天時他把她的資料提交給了“正義民主黨人”,她當時還在餐館打工,並且覺得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在Youtube上爆料的自媒體人克里斯·科爾斯(Chris Kohls)說,“正義民主黨人”不僅為AOC製作了精良的競選視頻,還為她組織了整個草根助選活動,幫她打理所有的籌款、社交媒體,以及發動選民出去投票等各個方面。他們把AOC打造成了一個品牌,最後拿下了紐約第14選區國會議員的位置。

“正義民主黨人”的創建者都是極左人士

根據“正義民主黨人”在網上公開的信息,他們是在2017年1月成立的,也就是川普上任總統之時,當時有幾個左派人士在南加州的洛杉磯成立了這個政治團體,專門支持“進步”左派(progressive,表面字意是“進步的”,實際是“激進的”)民主黨候選人,以挑戰溫和派和保守派民主黨候選人。不少現任政治人物,包括州長、州議員及國會議員都加入了他們的陣營。

“正義民主黨”的一名主要的共同創辦人是塞卡·查克拉巴蒂(Saikat Chakrabarti)——目前就是AOC的幕僚長。他來自印度, 2007年畢業於哈佛大學,後來到加州創辦科技公司,然後在政治上變得越來越左傾。

AOC和她的幕僚長塞卡·查克拉巴蒂(Saikat Chakrabarti)。 (AP/Bebeto Matthews, file)

塞卡·查克拉巴蒂2015年時成為自稱是社會主義者的伯尼·桑德斯的競選總統團隊的技術幹將。2016年4月,當伯尼·桑德斯承認在民主黨初選中敗選後,塞卡·查克拉巴蒂與竟選團隊里的20個人,包括亞歷山德拉·羅哈斯(Alexandria Rojas),扎克·埃克斯利(Zack Exley)一起創辦了一個名為 “嶄新的國會”(Brand New Congress)的政治團體,就是“正義民主黨人”的前身,他們專門為2018年中期選舉物色支持桑德斯左翼理念的候選人。

2016年底他們幾個人從“嶄新的國會”脫離出來,接着就創建了“正義民主黨人”。2017年5月,這兩個組織宣布合作,一起為2018年中期選舉支持左派候選人。他們的口號是“候選人不接受大公司捐款”,但是由“正義民主黨人”這個組織統一為候選人配備助選人手和進行籌款活動。

共同創辦“正義的民主黨人”的還有左翼網絡政治評論節目《青年土耳其人》(The Young Turks)的兩個主持人,49歲的森克·維吾爾(Cenk Uygur)和31歲的凱爾·庫林斯基(Kyle Kulinski,31歲)。森克·維吾爾是居住在洛杉磯的一名土耳其裔律師,政治立場屬典型的左派,他也曾在 2016年支持桑德斯參加總統選舉。

森克·維吾爾表示,他們成立“正義民主黨人”的目的是要接管傳統的民主黨。他說過這樣的話:“我們今天所啟動的‘正義民主黨人‘就是:我們要接管民主黨,就像馬丁·路德·金進行民權運動時所說的,他要做的不僅是解救黑人,而是要拯救所有美國人的靈魂。因此我們所要做的是通過坐上民主黨的船,接管民主黨,以拯救民主黨的靈魂。我們怎麼能達到這個目的呢?我們將強勢競選進步派理念,從現在開始民主黨將出現一支新的派別,那就是‘正義民主黨人’,我們將尋求社會正義、經濟正義、族裔正義、以及正義正義。”

“正義民主黨人”攻城掠地  欲從內部顛覆和接管傳統民主黨

那麼,為什麼他們不去組織一個新的黨派?他們自己為什麼不去參選呢?

這也是“正義民主黨人”自己經常碰到的問答,因此他們在自己的網站上已經提供了一個答案:因為美國目前的政治系統已經是兩黨政治的模式了,雖然他們通常贊同第三黨派並為那些候選人助選,但目前的現實情況是第三黨派的候選人幾乎是沒有機會贏得全國性選舉的。因此他們認為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從民主黨內部改變它、顛覆它。一旦民主黨被“正義民主黨人”掌控後,他們就會實施選舉制度改革,例如採用“排名選擇投票制”(ranked choice voting),以使第三方黨派能夠擁有更多權力。

“正義民主黨人”對他們所支持的候選人,有什麼樣的要求?

他們要求所有候選人都必須承諾不接受任何公司的政治行動委員會或公司說客的捐款。此外,候選人必須是基本上認同“正義民主黨人”政綱的左派人士。但是候選人的所有籌款和助選活動都由“正義民主黨人”來統一運作。

他們打算派人和已經在任的民主黨國會候選人競爭嗎?

是的。森克·維吾爾表示,他們打算要派出幾百個候選人,在初選中挑戰所有的民主黨精英派議員,比方說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就是其中一員。他說,他們已經不可思議地把24個人送進了國會!但是他們想要送進去幾百個人,他們想要掌控整個國會。

“正義民主黨人”在網站上寫道:如果現任議員表示完全支持“正義民主黨人”政綱理念的話,他們就不會去反對他;但他們會在初選中挑戰那些原本不聽他們話的現任議員。

這讓人想起灣區的國會眾議員羅康納(Ro Khana),他在2016年競選時屬於溫和派民主黨,2018年順利連任。但是在AOC剛剛上任時,羅康納竟然高調宣布要為AOC當導遊,幫她儘快熟悉國會大廈。那時令人感到頗為奇怪,但是現在就對上號了—— 羅康納的頭像和AOC的已經一起出現在“正義民主黨人”的網站上了—— 羅康納在2017年9月正式加入“正義民主黨人”,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獲得“正義民主黨人”的背書。

“正義民主黨人”為2018中期選舉招募了12個參選人挑戰現任國會議員,並為66名民主黨候選人背書。最後,他們總共有26人贏得初選,7人贏得決選,其中AOC是唯一被招募而當選國會議員的,另外6名是被背書的(包括羅康納,還有兩個有穆斯林背景的國會議員,密西根的Rashida Tlaib,明尼蘇達的Ilhan Omar)。這在選舉百科(Ballotpedia)和“正義民主黨人”的網站上都是公開的信息。

“正義民主黨人”招募和背書的共有7人贏得2018中期選舉進入國會。

AOC的政策主張和“正義民主黨人”的幾乎一模一樣

“正義民主黨人”的政綱理念是什麼?

第一個就是“綠色新政”,其他的還有:支持基本生活工資和強力支持工會;支持全民健保、免費公立大學;認為黑人和拉丁裔在美國受歧視並主張要為他們抗爭;主張要為遊民提供住房;主張減輕執法和監禁罪犯、更注重投資對犯罪分子的教育和就業;主張加強槍支管控;主張廢除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要求全面移民法改革——讓非法移民能夠歸化公民;要求把大麻合法化、並清除之前與大麻相關的犯罪記錄,讓非裔擁有大麻相關的投資和盈利機會;主張高調反對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等,要把目前適用於種族、宗教和性別保護的條款也擴展到LGBTQ(即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群體)社區。他們的政策基本上與川普唱反調,他們也主張對川普的提議寸步不讓。

有心人發現,AOC上任以來的政策主張,跟“正義民主黨人”提出的政綱幾乎一摸一樣,就好像是“正義民主黨人”里有人在手把手培訓她一樣,這裡僅舉兩例。

2014年7月“正義民主黨人”的前主要成員科爾賓·特倫特(Corbin Trent)(現在是AOC的發言人),在與這個組織的背後推手扎克·埃克斯利(Zack Exley)評論關於美國低收入人群時說:“年收入低於2萬美元的人佔40%的人口。”

AOC在2018年7月說:“2億美國人年收入低於2萬美元,佔40%的人口。”

AOC在這裡說的“低於2萬美元”和“佔40%美國人口”都和特倫特說的一樣,不過“2億美國人“的數字不知AOC是從哪裡得到的。因為美國人口不到3.3億,2億人是美國人口的60%,或許AOC在這裡算錯了數也不得知。

另一個例子是“正義民主黨人“的現任執行總裁羅哈斯(Alexandria Rojas)2018年12月在接受《青年土耳其人》採訪時表示,她認為“要圍繞這社會正義、族裔正義和經濟正義談論 ‘綠色新政’這個中心話題,以及我們國家在二次大戰時所做的(羅斯福新政)來鼓動整個社會和經濟。

一個月以後,2019年1月,AOC在一個演講中談到“綠色新政”時說:“這是戰爭,這是我們的二戰。”

聽起來AOC也是在“學舌”。

也有人發現,在國會聽證會和辯論中,AOC常常眼睛離不開桌面,一直要讀稿。所以有人認為AOC是被訓練的,她提出的政策綱領和發言都是有人為她撰寫、準備好的。

“正義民主黨人”和著名的極左激進人物有關聯

再來看一下“正義民主黨人”的另一位共同創辦人扎克·埃克斯利(Zack Exley)的背景。

49歲的扎克·埃克斯利(Zack Exley)曾經在紐約億萬富翁索羅斯的“開放社會研究所”(Open Society Institute)擔任研究員。(索羅斯是國際上非常著名的、支持很多左派團體的大金主,他的“開放社會研究所”的目的也是推進左翼公民社會。)

埃克斯利也是一位科技人,並且擅長社交媒體推廣,還擅長組織工會和社區。他曾經與奧巴馬競選團隊合作,擔任極左派網站MoveOn.org的組織主任。(註:前陣子有一些華人朋友發現這個組織在做釣魚簽名)。埃克斯利在2016年成為伯尼·桑德斯競選總統的資深顧問,後來參與創辦了“正義民主黨人”。

有分析認為,埃克斯利很有可能就是“正義民主黨人”這個組織如何運作的幕後推手,因為他早在2013年就有了這個主意,要找500個像伊麗莎白·沃倫那樣的左傾人物,培訓他們怎麼在電視上說話,然後一起去參與競選。

埃克斯利和伯尼·桑德斯的另一位競選資深顧問貝姬·邦德(Becky Bond)合寫了一本書叫作《革命者的規則:大型組織活動如何改變一切》(Rules for Revolutionaries: How Big Organizing Can Change Everything), 描寫他們為伯尼·桑德斯進行草根助選的經驗。值得注意的是,這本書的書名跟被稱為“社會主義社區組織者之父“的索爾·阿林斯基(Saul Alinsky)的書名雷同——《激進者的規則》(Rules for Radicals)—— 這本書激發了整整一代的左翼人士,包括希拉里·克林頓和奧巴馬,希拉里上大學時就把阿林斯基當作她的英雄和導師,希拉里還親自採訪過阿林斯基,並寫成一份頌揚阿林斯基的長篇的大學論文;而奧巴馬早期在芝加哥作為社區組織者時也已採納了阿林斯基的一些方法。

同樣49歲的貝姬·邦德是一名女同性戀者,和同性伴侶住在舊金山,她也是一名民主社會主義者,在2016年為伯尼·桑德斯競選做資深顧問,2018年為德州國會眾議員貝托·奧羅克(Beto O’roke)競選國會參議員做競選經理。之前有傳她可能成為貝托·奧羅克參加 2020總統大選的競選經理,不過最近有消息說她離開了貝托·奧羅克的競選團隊,但保留了志願者身份。

2017年貝姬·邦德創辦了“真正正義政治行動委員會”(The Real Justice PAC),專門在縣市層級幫左派檢察官助選。

傳統民主黨和AOC一派也有理念之爭

再回到AOC,當AOC和其他幾位年輕的、政治理念非常左傾的人當選國會眾議員後,她們在國會裡和媒體上都非常高調,這讓人感覺民主黨是不是變得越來越左傾了?甚至向社會主義靠攏了?

國會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4月14日接受CBS 60分鐘節目專訪的時候,她對國會裡民主黨的極左勢力輕描淡寫,說“只不過有那麼5個人而已”。當主持人質疑左傾“進步”的(progressive)議員人數應該更多時,佩洛西說她自己就是“progressive”的。

不過,根據福克斯新聞的報導,在專門查詢國會議員投票記錄的網站ProRepublica上可以查到,自從一月份本屆國會開始以來,跟AOC投票立場97%相同的國會議員確實只有4個,但按照95%相同的就有68個國會議員了,佔了國會民主黨議員人數的幾乎四分之一,其中還包括兩位總統候選人伯尼·桑德斯和伊麗莎白·沃倫,以及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Adam Schiff)。

南希·佩洛西在CBS節目中否認AOC一派所倡導的社會主義在民主黨中是主流理念,佩洛西說:“我不認為社會主義是我們民主黨主張的經濟模式,如果有人主張,那只是她們個人的觀點。”

作為民主黨在國會裡的領袖,佩洛西如此毫不隱諱地表達出這樣的觀點,有評論說這表明她與AOC一派的關係緊張程度可見一斑,這也是公開給AOC打臉。看起來,民主黨內部傳統的民主黨政治理念與所謂“進步”的左傾理念之爭也在進行之中。

“正義民主黨人”陷經費醜聞 被指是“黑錢機器”

另一方面, “正義民主黨人”、AOC和她的幕僚長塞卡·查克拉巴蒂(Saikat Chakrabarti)、發言人科爾賓·特倫特(Corbin Trent)最近都因為涉嫌濫用競選經費而陷入醜聞。

根據《華盛頓自由燈塔》的報導,AOC在擔任國會議員的前兩個月里,還從“正義民主黨人”那裡收取了2萬美元報酬; 科爾賓·特倫特在擔任AOC的發言人期間,也同時從“正義民主黨人”那裡收取報酬;AOC的幕僚長塞卡·查克拉巴蒂雖然沒有領取雙份工資,但也有在國會工作後,仍然在“正義民主黨人”那裡報銷了一些與競選相關的費用。

再有,“正義民主黨人”把總共100萬美元分別轉到塞卡·查克拉巴蒂所創辦的兩個有限責任公司和“嶄新國會”組織的名下。另外,AOC和塞卡·查克拉巴蒂到今年3月初為止還擔任着“正義民主黨人”的負責人,並且沒有告知聯邦選舉委員會。這些都可能讓他們陷入大麻煩。

國家法律和政策中心的主任湯姆·安德森(Tom Anderson)指“正義民主黨人”這個組織“是一部黑錢機器,如果你想要學習如何製作政治黑錢機器,跟這些人學就行了,因為他們是專家,而這就是一個例子”。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AOC

勢力

操盤手

攻城掠地

綠色新政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