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報導(7):政府拿走家長權利 教唆孩子不識好壞

2019-04-23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圖為4月10日南加州家長在橙縣教育局集會抗議新版性教材。(SOH攝影)

美國加州將於5月份在公立學校全面推行的新版性教材被知情的華人家長稱之為“性教唆”教材。加州性教育的露骨尺度讓很多移民、甚至本土美國人都感覺美國已經不是美國了,他們認為政府把家長對孩子的教育權利拿走,並教給孩子不識好壞、沒有道德的事情,這就象共產黨國家的做法。

 

接上一集: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報導(6):支持孌童和墮胎的人編寫和審批教材

加州教育部根據2015年通過的AB 329法案(也稱《加州健康青年法案》),正在修訂審核K-12年級(即從幼兒園學前班到高中畢業)的性教育課程的大綱,並準備5月份在全加州的學區里推行。新版的教學大綱和教材很有爭議,尤其是有傳統理念的華人和其他各族裔的家長非常擔憂。

加州新版性教材內容太過分

一些南加州的家長,包括很多華人4月10日在科斯塔·梅薩(Costa Mesa)的橙縣教育局外面集會抗議新版性教材,他們抗議AB 329法案是在沒有得到公眾關注和足夠了解情況下,就在州議會悄無聲息地通過的,1,000多頁的教育大綱只有英文版,這讓很多移民家庭、英文不是那麼好的家長沒有得到平等的知情權,家長們無法來參與討論到底是把什麼內容教給他們年幼的孩子。

圖為4月10日南加州家長在橙縣教育局陳情反對新版性教材。(SOH攝影)

在這個集會上,橙縣聯合學區教委布倫達·萊薩克(Brenda Lebsack)女士念了的一本K-2年級的兒童書內容,書中是這麼說的:

“當寶寶出生的時候,人們會問是男孩還是女孩。因為嬰兒不會說話,所以成年人就根據他們身體長得什麼樣來猜測他們的性別。這叫做‘出生時分配的性別’。有人說人只有兩種性別,但也有人認為有很多種性別,我可以是女孩,或者是男孩,或者同時是男孩和女孩,或者什麼都不是,我就是我。”

“對某些人來說,有超過兩種性別的選擇。人們可以用各種詞彙來描述這種情況,如:跨性別、性別酷兒、非二元人、性別流體、變性人、中性人、一個性別、新選擇、雙性人、第三性別、兩個精神的人,甚至還有更多的詞被人們用來描述他們的性別經歷,這叫做‘性別光譜’。”

萊薩克還告訴說,類似的書籍已經被加州教育部免費送到了每個學區,作為數字圖書館的社會學和英文非小說閱讀書籍。

聽到這些內容,大家就明白了為什麼很多家長,包括華人家長,對即將要在公立學校和特許學校實行的新版性教育教材非常擔憂和反對的原因了。

其實一些學區已經在過去兩年里試行或推動了這種新教材,比如在Cupertino、Palo Alto、Fremont等學區。一些家長認為新教材內容太過露骨、太過分而表示反對。但可能還有更多的家長還不太清楚情況,或者不知道自己能對此做些什麼。

老華僑反對加州新版性教育 感覺美國不是原來的美國了

南加州有一個家長草根組織叫“加州知情家長協會” (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從一年前在臉書上成立以來,已經吸引了超過一萬五千人參加。他們在今年一月和三月兩次在加州首府沙加緬度組織公眾集會,集結家長的力量發出聲音。

這些集會上有一些華人家長,但人數不多。在3月28日的集會上,馨恬看到了三位就居住在沙加緬度的祖母級華人,他們都是來美國三、四十年的老華僑了,她們的意見是一致反對加州新版性教育,並感覺現在的美國不是他們剛來時的美國了:

“我們反對加州公立學校將要執行的性教育,他們稱為是‘健康的課程’,但是裡面的性教育我們反對。”

“我們有孫子,我們都是祖母了,所以我們很反對。”

“下一輩他們沒有時間帶小孩,要上班,我們做祖父母的,我們就出來發聲。”

“這個加州知情家中協會(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就告訴我們很多,因為在學校里沒有告訴家長(馬上)就要來執行這件事情,所以我們是很反對。”

“我女兒是牙醫,她的牙醫組織發給她(消息),她沒有時間來,她叫我代表她來,我們非常反對。”

“我是一個退休的老師,所以我覺得怎麼教育現在變成這樣子了?從前都沒有辦法接受的資料,都要把它放上去教科書,從小學、幼稚園就開始教。我們知道小孩子就象一個海綿,你教他什麼他就吸收,他也沒有什麼判斷的能力。我覺得這真是太亂了。我們一定要出來反對。”

“ 我32年前從中國大陸來的,我很反對讓小孩子受這個教育,這個實在是不可以的。因為我們在大陸就是共產主義,所以來到美國以後,覺得很好,現在變成這個樣子,實在是跟我們當初來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跟原來的美國不一樣。這個美國是我們越來越不認識的,不認同的。”

馨恬還遇到了舊金山華人資源協會會長特蕾莎·杜(Teresa Du)女士,杜女士也表示她需要站出來說話,因為不是很多人了解這個事情,加州的新版性教育會影響下一代人。雖然她自己的孩子已經長大了,但是還會有再下一代。她認為加州的這種做法是不對的,會影響我們的孩子的未來,公立學校的花錢方式也不對,不應該那樣,太不公平。

這是幾位華人的看法,那麼,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又是怎麼認為的呢?

加州政府接管家長角色 這是共產主義國家才發生的事

加州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基金會會長羅謝爾·康納(Rochelle Conner)女士認為,加州的性教材問題很嚴重,因為根據傳統理念,這部分內容應該是由家長教育孩子的。

羅謝爾說:“這種黃色內容會玷污孩子的心靈,教唆他們去做正常情況下想都不會想到的事情。教育孩子、保護孩子是家長的責任。”

她還認為加州政府接管孩子家長的權利的做法就是社共國家強權的做法,因此美國人必須站出來阻止:

“任何時候當政府接管了家長的角色,政府就把自己當成家庭的管理者,而這就是在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國家裡所發生的事。有很多移民就是因為逃避他們自己國家的政府強權而來到美國尋求庇護的。

“我們看到周圍很多組織都在推廣社會主義。但我們是一個憲法規範的共和國家,美國是建立在憲法的原則上、基於猶太教-基督教理念的,所以美國人必須站出來捍衛,不要讓那些持有共產主義世界觀的人進來,不要給我們的民眾帶來獨裁暴政。”

不能讓那些激進的人把孩子變成不知好壞、沒有道德的人

那麼,那些支持激進性教育的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羅謝爾認為,這是因為這些人他們有特別的政治議程:他們想要下一代變成不知好壞、毫無道德觀念的人,還不是變成明知故犯的不道德的人,而是毫無道德可言,在性行為方面可以跟任何人、不管多少人都可以做。

因此羅謝爾認為,反對加州性教育也是一場心靈精神之戰,因為這些激進的人所做的,是讓孩子們拒絕道德觀念,成為不分好壞、沒有道德理念的人。

另外,羅謝爾還認為這也是對美國立國之本的威脅,因此美國人必須站出來捍衛美國的立國原則,羅謝爾說:

“因為我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受到了侵犯,首先就是宗教自由權利,隨後跟着其它的一系列權利——言論自由、媒體自由、集會自由等等。這是一場精神心靈的爭奪戰。很多新移民來到這個國家,就是為了逃避他們的母國政府對宗教自由的踐踏,所以我們必須發出聲音,捍衛我們國家的立國原則。”

不能讓政府插手教給孩子不該學的東西

7歲時從前共產主義國家羅馬尼亞移民來到美國的喬治·羅什卡(Gheorghe Rosca)先生也認為加州的性教育在動搖美國的建國理念,跟共產主義理念有關係。喬治現在住在南加州橙縣, 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助理副總裁,也是四個孩子的爸爸。

南加州橙縣的喬治·羅什卡(Gheorghe Rosca)先生是羅馬尼亞移民,現在有四個孩子。(SOH攝影)

喬治提到,在羅馬尼亞那樣的共產主義國家,這種情形非常多,就是政府掌控學校所教的所有東西,家長不能選擇退出,不能做主。他的姐姐們一周六天上學,老師會點她們的名字,說你們是基督徒,腦子很封閉,其他的學生就嘲笑她們。他的父親因為宗教信仰在1981年被關進監獄。

加州性教育問題對喬治來說非常重要,因為他覺得加州政府在用一些非科學的信息在給他的孩子們灌輸有關性行為的理念。作為一名父親,他表示他是家庭的守護者,他絕不允許政府把手伸進他們家,教給孩子一些他不想讓孩子們學的東西。

喬治還說:“我們已經感受到自由在一點一點被剝奪,不能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我們不能讓共產主義主導這個國家。”

共產主義者善於偽裝 利用人的善心 讓人放棄自由權利

為什麼在加州、在美國會有相當一部分人喜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呢?

喬治解釋說:“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者總是會做表面的偽裝,告訴你說,它將給你所有的東西,它的理念是‘博愛’、包容‘公平、和平’等,但事實上,它所做的是用一隻手遞給你一點麵包渣一樣的所謂的‘平等’,而另一隻手把整個盤子從你嘴下面抽走,那就是你的自由權。你看看羅馬尼亞、中國、蘇聯開始實行共產主義布爾什維克革命時,他們都是給人們一個承諾:‘人人平等’,可是最後共產主義給人們的是什麼?是‘平等的悲慘’,它不能給與人們平等的快樂。”

喬治還認為,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最迷惑人的一點是利用人的善心,讓人放棄一點自由給政府做好的機會,但是繼續下去的話,美國就不是美國了。

喬治說:“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最迷惑人的就是它所謂的‘愛’。我們不斷地聽到他們的悲傷故事,尤其是LGBTQ(指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群體)社區的人講述他們的親身經歷,因為他們很會做社交媒體,他們的信息總是針對人心,而不是針對人的思想頭腦,因為他們所說的都沒有科學依據。

“但是我們是人,都有人心,人心本善,自然想做好的事情。但是人們被那些悲傷故事蒙蔽了,而願意放棄一些自由。人們想,如果自己放棄這點自由的話,政府會改善這件事,讓我的生活更好。可是,什麼時候政府會做一些能夠讓百姓更好的事情?美國是一個注重個人、注重選擇、注重自由權利的國家。如果我們放棄這些自由的話,我們的國家就不成其為美國了。“

收回家長權利  限制政府權力 

為了對AB 329 法案進行實際而簡單的彌補,南加州第23選區參議員邁克·莫瑞爾(Mike Morrell)先生最近提出一項法案SB 673,作為保護家長在孩子性教育方面的權利。他說法案的主要目的是:第一,要求每個學區在下一學年到來之前,就通知家長即將進行全面性教育及艾滋病預防教育的內容;第二,要求學區開放透明,必須把所有的教材在開課前就放到學區網站上讓家長看。另外,對於K-6年級學生,如果學校要給他們上全面性教育課程,包括“性別教育”內容,必須是由家長主動為孩子選擇參加(Opt-in)才可以。

南加州第23選區參議員邁克·莫瑞爾(Mike Morrell)先生。(SOH攝影)

莫瑞爾參議員認為,像AB 329這種過分的性教育法案,反映出加州議會裡佔主導的激進派民主黨理念,已經變成社會主義了。因為這些民主黨人主張擴大政府的權力。

莫瑞爾參議員說,在一次議會上,他指出激進派民主黨可以改名為社會主義黨了,沒有人站出來更正他,因此他覺得對方已經默認了。因為當主張擴大政府的權力時,人民的自由權利就會受到壓縮,隨之而來的是失去自由和繁榮。民主黨人用“進步“(progressive)一詞只是聽起來好聽,實質上不就是社會主義嗎?!

莫瑞爾參議員說:“看看委內瑞拉就知道了。最後就是劫富濟貧,政府掌控人民。我們美國本來是以應允(consent)來治理的,政府是由人民選舉,由人民應允(consent),為人民做事的。目前的狀況是,我們這些仍然尊重憲法的人,希望限制政府的權力,讓民眾做主,而不是讓政府官僚幫我們做主。”

SB 673法案將於4月24號在參議院教育委員會進行聽證。反對AB 329法案的家長們可以給自己選區的參議員發信、打電話,表達自己作為選民的心聲。 “加州知情家長協會”也在自己的網站上呼籲家長們簽署支持SB 673法案

家長要從沉默的多數變成大音量的多數 用民意和選票做出改變

喬治(Gheorghe Rosca)認為家長們行動起來是非常重要的,對於任何民選官員,當他看到幾千名選民站出來,當他收到幾千封郵件,當他的辦公室被那麼多人堵住,讓他無法進辦公室的時候,他就會得到非常強大是信息。

喬治說:“加州選民應該知道,是民主黨佔據絕大多數地位的州議會通過了這項AB 329法案,也是這個民主黨占絕大多數的議會任命了這個教學質量委員會IQC,也就是他們委任自己人,讓跟他們自己想法相同的人去負責。

“所以,加州選民必須覺醒,用選票把這些人選下去。這是可以做得到的,因為我們這些家長會從沉默的多數,變成音量很大的多數。”

共和黨議員在加州的議會裡佔少數,莫瑞爾參議員的SB 673法案要在議會裡通過可能不太容易,所以特別需要家長們向各自選區的議員們去表達心聲和對SB 673法案的支持。

在美國,政府是民選的,如果人們發現那些民選官員不能代表民意時,你是有機會可以去做出改變的。

 

本系列報導到此暫時先告一段落,感謝您的關注。關於加州性教育和教材問題以後的發展,我們還將會進行跟蹤。敬請繼續關注希望之聲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性教唆”教材

加州

系列報導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