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報導(6):支持孌童和墮胎的人編寫和審批教材

2019-04-21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3月28日在加州首府沙加緬度抗議新版性教材的家長和孩子們。(Sacramento Bee/Ren…

美國加州將於5月份在公立學校全面推行的新版性教育教材被知情的華人家長稱之為“性教唆”教材,但是很多家長並不太知情。加州性教材為什麼變得這麼激進,並且讓家長難以知情?有家長專門做了一、兩年的研究,他們發現這裡面存在着巨大的利益勾結和陰謀。

 

接上一集: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報導(5):學區和學校公然欺騙家長和孩子

上一集里講到,關於公立學校里執行新版性教育和性教材的事,學區公然對家長撒謊,學校也在欺騙家長和孩子。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他們為什麼不能講真話呢?

支持強姦男孩組織里的人在審核性教育大綱

“加州知情家長協會”(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 IPOC)的創始人斯蒂芬妮·耶茨(Stephanie Yates)女士經過自己的調查研究後發現,這背後有陰謀。

斯蒂芬妮說,因為在這些事情的背後,有計劃生育組織(Planned Parenthood)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他們有陰謀議程(agenda)。

比如說,ACLU曾經為 “北美男人戀童協會” (North American Man/Boy Love Association, NAMBLA)做辯護律師代表打了一個官司,那是1997年一個10歲男孩被這個協會的兩個人強姦後又謀殺。NAMBLA是一個宣導“人人有性自由權利”的非法組織,總部在舊金山和紐約,該組織沒有實地辦公室,只有網站。ACLU律師當時為NAMBLA辯護說,NAMBLA的網站內容是“想要改變人們對男人和男童之間關係的看法,雖然觀點不受普遍歡迎,但這是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言論自由權利,應該受到保護”。ACLU律師還認為涉案的兩名NAMBLA男子不應該受到懲罰。此外,ACLU還充當NAMBLA的代理人,幫助NAMBLA的成員在法庭上做匿名辯護。

而現在有ACLU的成員就坐在加州審核性教育教學大綱的委員會裡,教學大綱的第六章里也明明白白地寫着:“有關涉及少年的性行為,要跟ACLU合作討論”。

不知家長們了解到這個情況後心裡有何感想?

斯蒂芬妮就認為,讓這麼一個支持強姦男孩的組織來介入教育,這是有問題的。她說:“我們的孩子因此而不安全。這些人有更大的陰謀議程在背後。很多老師不了解這些情況而被利用、被騷擾或被霸凌,我們必須站出來,也幫他們發出聲音。”

不僅家長難知情  很多老師也被欺瞞

的確如斯蒂芬妮所講的,對於新版性教材內容,不僅是家長不知情,連很多老師也不知情。就在3月28日“加州知情家長協會”在加州首府沙加緬度(Sacramento)組織的抗議集會上,來自東灣莫拉加(Moraga)的老師麗莎·迪斯布勞(Lisa Disbrow)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揭示了加州教育界在推行性教育教材方面欺瞞老師的問題。

麗莎擁有一台學區發給她的手提電腦,兩個多月前學區在電腦里安裝了一些新的內容,她很好奇,因為有些東西是她從沒見過的。看後她才發現那是三種最新的全面性教材。

而老師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也只能私底下悄悄地說,因為學區要求她不能把這些信息告訴給家長。

麗莎在集會上表示,如果人們以為老師們是自由之身,事實上並不是這樣的,他們也害怕,也很迷茫該如何面對家長們,同時又不會丟掉飯碗,因為他們自己也要養家糊口,在加州又尤其艱難。

麗薩用急迫的聲音希望家長們能夠給予老師們勇氣和力量,她希望當家長們面對任何一個想讓他們退讓的學校行政管理人員時,家長們能夠有勇氣不退讓;她認為老師們需要家長們的支持,來擊退那些推行這種性教材的校長、學監,以及那些學區委員們。

背後的巨大利益勾結:支持墮胎組織的人在性教材的各個環節

接前面斯蒂芬妮說的加州性教材背後有陰謀,另一位家長也通過自己的研究發現這背後還有一個巨大的利益勾結。

南加州橙縣的喬治·羅什卡(Gheorghe Rosca)先生,是一家公司的助理副總裁,他有四個孩子。他本人是羅馬尼亞移民,7歲來美,在美國接受了從小學到研究生的18年教育。從去年開始研究整個加州教育系統的時候,他發現一個更離奇的現象。

南加州橙縣的喬治·羅什卡(Gheorghe Rosca)先生有四個孩子。(SOH攝影)

喬治介紹說,當2015年加州通過AB 329法案(《加州健康青年法案》)時,該法案的贊助者是加州教師協會、加州家長教師聯盟、加州學區委員聯盟、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拉丁裔生育公正聯盟,和計劃生育組織(Planned Parenthood),這些組織推動加州政府通過了這項法案。

猜猜他們接下來的一步是什麼?他們也屬於撰寫教材的組織,他們撰寫教材,再賣給學區。結果就是,我作為納稅人繳的稅錢,最終變相落到了計劃生育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這些團體的口袋裡。所以,他們推動這項法案,為的是讓學區買他們自己撰寫的教程。

另一方面,加州政府通過法案後,加州教育部來監管執行,也就是由教育部的教學質量委員會(IQC)來解釋法律條文並提供教學大綱指南。他們組成的20人IQC委員會提出了超過1,000頁的教學大綱,而計劃生育組織的代表就坐在IQC委員會裡。

這是對我們民主制度的羞辱!沒有任何擁有特殊利益的團體應該在那個委員會裡!但是這裡有巨大的利益衝突,比如計劃生育組織。在計劃生育組織的網站上寫着:“對孩子的性教育非常重要,因為這會教他們如何去墮胎。”當孩子有墮胎需求時,他們馬上想到的就是計劃生育組織,這個組織已經是一個商業運作了,通過性教育,他們能擁有永久性的客戶 —— 學生。而且這種教育是通過法律來規定了的!

還有,根據加州法律,學生在12歲以後,就不必通知家長或監護人,自己在上學期間就可以去做墮胎了,而家長可能永遠也不知道。也就是說,一旦孩子超過12歲,家長就再也沒有權利知道他們的孩子做出的是什麼樣的決定了。

我們這些撫育孩子成長的家長們,卻沒有一個受到邀請。他們把自己人安置在所有環節里,包括最後一個環節!

最後一個環節就是教材審批。由私人機構編寫的教材需要提交給 一個叫做“青少年性健康工作小組”(ASHWG)的機構去審核批准。ASHWG 的成員包括教學質量委員會IQC的成員、加州健康部的成員、計劃生育組織和ACLU的成員。也就是說,IQC提供的教材要受到ASHWG小組的審核,但是教材提供者IQC卻有代表坐在那個審核小組裡。

也就是所有的環節都有他們自己的人。他們在自己批准自己,這是巨大的利益衝突。可以說這種情況非常普遍,這整個就是個勾結合謀!

喬治對於他自己的這個發現感到非常震驚,怎麼會在短短十幾年時間裡,加州教育這麼快地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喬治自己答案是,究其根源就是政治利益,包括ACLU、計劃生育組織等這些自稱“非營利”的組織。但事實上他們都是盈利組織,他們的CEO的年薪是上百萬美元,他們每天所做的事就是在我們的學校里推進性教育。

為什麼他們可以這麼做?這是因為沒有人去向他們問責。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作為家長的一定要站出來。

那麼,家長們能做些什麼呢?

支持SB673法案 收回家長權利

首先,南加州第23選區參議員邁克·莫瑞爾(Mike Morrell)最近提出一項法案SB 673,作為保護家長教育孩子的權利的一小步。

南加州第23選區參議員邁克·莫瑞爾(Mike Morrell)先生。(SOH攝影)

莫瑞爾議員表示,提出這項法案有兩個主要目的:第一,恢復家長的權利,讓家長有權了解K-12年級孩子在學校里接受了什麼樣的教育,尤其是性教育。因此法案要求每個學區在下一學年到來之前,就必須通知家長對他們的孩子即將進行的全面性教育及艾滋病預防教育內容是什麼。(現在的情況是根本沒有提前通知,家長去問學校的時候,學校還不說實話。見上一集報導);

第二,要求學區開放透明,必須把所有的教材在開課前就放到學區網站上讓家長看。如果學校要給7年級以下學生(K-7年級)進行性教育的話,必須要家長“選擇進入”(Opt-in)才行,而不是現行的“選擇退出”(Opt-out)。因為家長本來就應該擁有教育孩子的主導權。(現行的做法是學校決定所有孩子都去上性教育課,家長發現不合適了再想辦法退出,而要退出卻不是那麼容易的。見上一集報導。)

莫瑞爾議員認為這樣做比較簡單,但是他需要家長們去和他們自己的議員們去說,要議員們支持SB 673法案。

共和黨議員在加州的議會裡佔少數,這個法案要在議會裡通過可能不太容易,所以特別需要家長們向各自選區的議員們去表達心聲和對SB 673法案的支持。

“加州知情家長協會”也在自己的網站上呼籲家長們簽署支持SB 673法案

保護自己的孩子  沒有誰能阻擋得了

“加州知情家長協會”創始人斯蒂芬妮(Stephanie Yates)說,15年前她是一個非常害羞的人,連在公眾面前做自我介紹都不敢。但是兩年前在經歷了孩子學區的副學監在性教材問題上對她撒謊的事情後,她開始做廣泛的研究,一年前,也就是去年她開始在臉書上發信息,後來她的先生鼓勵她成立一個組織,這就是“加州家長知情協會”。不到一年時間,至今已經有15,000人參加了。

“加州知情家長協會”(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 IPOC)的創始人斯蒂芬妮·耶茨(Stephanie Yates)女士。(SOH攝影)

斯蒂芬妮表示,每一次只要跨一小步就可以,而且現在有這麼大的一個團體了。之前她只有自己一個人,但後來認識了其他人、越來越多的人。她鼓勵家長跟身邊的朋友聚在一起互相幫助,如果找不到其他人,也可以找他們這個組織。可以從自己看教材做起,再去向學區、學校詢問。

因為她自己就是親眼看了教材後,親自了解了教材後,就沒有人能說是她在撒謊了,因此當家長們知情後,家長們就有了力量,在這種情況下,就沒有人能阻擋得了這樣的家長。

斯蒂芬妮說:“因為我們都有一個相同的目標,就是我們對孩子的愛心。你想要毀掉我們的孩子的話,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阻擋我們(保護孩子),我們是熊媽媽、熊爸爸。如果有人以前沒見過的話,這次他們就見識到了。”

大家團結在一起 要堅持不懈 要拿出勇氣 不要害怕

如果有人覺得加州是民主黨一黨獨大,他們想通過什麼法律法案,也沒人能阻擋得了,感覺做不了什麼事情。但是在這些家長來說,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比方說,有些家長已經開始把孩子退出公立學校。斯蒂芬妮說,因為只要你一直把自己的孩子交給他們,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但是當你把孩子收回來,把作為家長的權利收回來時,他們就無法控制了。

斯蒂芬妮表示她會堅持不懈地抗爭下去。今年一月份他們召開第一次公眾集會時只有75人參加,而3月底這一次集會就有幾百人了,等到下一次可能就會有幾千人了。

斯蒂芬妮說:“我們不會停止,一直到我們的孩子受到應有的保護為止。家長們覺得這種性教育是不行的,當他們發現其他家長也是同樣的想法時,我們就都團結在一起了。”

她希望家長們都站出來,因為孩子是最重要的,每一個孩子都同樣重要。她鼓勵家長們不要害怕,因為對方希望我們害怕而後退,但是我們要鼓起做父母保護孩子的勇氣來為我們的孩子抗爭。

站出來表達民意  有機會改變民選政府

喬治(Gheorghe Rosca)也認為,家長們行動起來是非常重要的,對於任何民選官員,當他看到幾千名選民站出來,當他收到幾千封郵件,當他的辦公室被那麼多人堵住,讓他無法進辦公室的時候,他就會得到非常強大是信息。

喬治說:“加州選民應該知道,是民主黨佔據絕大多數地位的州議會通過了這項AB 329法案,也是這個民主黨占絕大多數的議會任命了這個教學質量委員會IQC,也就是他們委任自己人,讓跟他們自己想法相同的人去負責。

“所以,加州選民必須覺醒,用選票把這些人選下去。這是可以做得到的,因為我們這些家長會從沉默的多數,變成音量很大的多數。”

的確如此,當你能這麼做時,你就有力量了,因為在美國是有這樣的機制的,政府是民選的,如果人們發現那些民選官員不能代表民意時,你是有機會可以去做出改變。但是如果你說,那就這樣吧,那麼它就保持現狀了。

莫瑞爾參議員也呼籲人們多出來參加抗議加州政府的集會,他認為特別是加州這種過分的性教育法案,已經是社會主義的理念了。為什麼這麼說呢?請關注後續報導。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性教唆”教材

加州

系列報導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