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報導(5):近30年悄悄演變不讓家長知情

2019-04-18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3月28日在加州首府沙加緬度的抗議新版性教材集會。(SOH攝影)

民主黨一黨獨大的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很快將於今年5月份在全加州的公立學校,甚至特許學校里全面執行一套新版性教育教材。這套新教材引起很多家長的擔憂和反對,華人家長稱這是“性教唆”教材,完全不可接受。但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加州性教育的改變由來已久,只是很多家長都不知實情而已。

 

接上一集:加州“性教唆”教材系列報導(4):教學大綱很多內容都難以說出口

目前,加州政府正在修訂加州公立學校從幼兒園學前班到高中畢業即K-12年級的2019年健康教育課程的大綱。加州教育部(CDE)的教學質量委員會(IQC)已經在3月28日通過了教學大綱,之後提交給州教育董事會(SBE)審核,計劃在今年5月執行。這會影響到全加州的公立學校和特許學校。

新版教學大綱和教材很有爭議,尤其是有傳統理念和信仰的華人和各種族裔的家長都非常憂慮和反對。上一集里我們介紹了加州教育部網站上公布的教學大綱里的幾個低年級的例子,反對的家長認為這不是在對孩子進行性健康教育,而是在對傳統價值理念進行顛覆性的灌輸。

對加州在公立學校實施的性教育和性教材,為什麼在最近兩年引發如此大的爭議?其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一集里我們來了解一下加州性教育的演變歷史。

近30年演變 加州性教育越來越激進

加州在公立學校推行“全面的(comprehensive)、有包容性的(inclusive)”的性教育已經由來已久:

1992年,加州年通過的《教育法》(Education Code)第51934條款就硬性規定“艾滋病預防”要成為性教育課程的一部分。

2003年,加州州長戴維斯(Gray Davis)簽署通過了《性健康和艾滋病預防教育法案》,即SB 71法案,要求教材要適合所有種族、性別和性取向的學生。這時的教材第一次加進了“性取向”的概念。值得注意的是,SB 71法案是由提倡墮胎權利的機構“美國計劃生育聯合會”(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 of America)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發起推動的。

2011年,舊金山州參議員馬克·萊諾(Mark Leno)提出SB 48法案並由當時的布朗州長簽署通過,對教育法規進行了修改,在教學材料中不允許受到歧視的群體清單中,在以前規定的種族、膚色、性別、來源國等類別以外,第一次增加了“性取向”;另外,在教學中要求 “學習各種對美國與加州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發展做成貢獻”的群體名單中,在以前規定的原住民、非洲裔、墨西哥裔、亞太裔、歐洲移民等類別以外,又第一次加上了“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同時還要求“尤其注重這些群體在現代社會所扮演的角色和起到的作用”, 而且對老師還增加規定,不允許教有性別歧視傾向的內容或支持這類活動。

2016年,加州教育部根據SB 48法案的要求,更新了歷史-社會課的教育大綱,因此在歷史-社會學課里也包含了關於“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的內容。

AB 329法案更加極端

2015年,由聖地亞哥的州眾議員雪莉·韋伯(Shirley Weber)提出《健康青年法案》,即AB 329法案,對SB 71法案的條款進行修改 —— 要求 7-12年級(相當於大陸初中和高中階段)學生都要接受“全面性健康教育”,並允許 “適合年齡”的性教育最早在幼兒園就可以開始,甚至某些7-12年級的教材內容,如果學校認為是“適合年齡”的話,也可以在低年級里教。支持該法案的ACLU律師說,他們之前參與發起的SB 71法案要求學區教授預防艾滋病毒/艾滋病的知識,但沒有“強制要求”, 而且SB71 法案對性教育的許多要求,特別是在性取向和性別認同方面的問題,都含糊不清,“需要修改”。

AB 329法案把《加州全面健康和艾滋病預防教育法案》重新命名為《加州健康青年法案》;對學區施加額外要求,確保所有7至12年級的學生,至少在中學和高中分別接受一次全面性健康教育和艾滋病預防教育。家長可以為孩子“選擇退出”,但是,如果是性教育以外的教學或材料,如歷史課或社會學課程中涉及性別、性別認同、性取向、或家庭關係的內容,則不可以選擇退出, 例如,美國最高法院2015年同性婚姻的裁決被包括在社會研究課程里,學生就不能選擇退出。(這是AB 329對“教育法”第51932(b)條款的修改所致。)

AB 329法案的有些規定比以前更為具體,例如,要求課程必須涵蓋墮胎,必須包括專門針對跨性別學生的材料。AB329法案還修改了教學內容,如把教育孩子“尊重婚姻和忠誠的關係”變成“讓學生擁有保持婚姻關係的價值觀並為此做好準備”。

之前的法律規定不討論某些關於人體生殖器官及其功能的描述或說明,以及關於性別、性取向或家庭生活的話題。但是AB 329法案在這些方面都做出了修改,並且硬性規定:教學和材料“必須肯定人們有不同的性取向;在討論家庭和夫妻關係的例子時,應包括同性關係”;教學和材料“必須教導學生各種性別、性別表達、性別認同,並探討消極性別刻板印象的危害”。“消極性別刻板印象”也就是普通人們對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的負面印象。

AB 329法案還增加了一些內容,例如,教育學生並告訴他們在性和生育保健方面有獲得本地資源的合法權利,包括對艾滋病毒以外的性傳播感染的檢測和醫療,以及懷孕預防和護理—— 這個內容就與“美國計劃生育聯合會”的業務有關。法案還要求州府給地方機構和學區報銷他們因為要符合法案規定而花的相關費用。

原來的法律在性教育方面鼓勵學生和父母進行交流,AB 329法案增加了可以和 “其他可信賴的成年人”(other trusted adults)交流的內容。

在家長強烈抗議下 仍有學區不理民意

其實,在AB 329法案通過之前,舊金山、洛杉磯和聖地亞哥的學區就已經開始推行這些新的性教育內容了。據悉,除了聖地亞哥有家長反彈,其它兩個城市的反彈比較少。

2017年,聖地亞哥聯合學區的1,000多名父母簽署了一份請願書,反對該學區的課程。家長們認為,從6年級開始的性教育課程過於圖形化,不適合年齡較小的學生。 類似的請願書在2018年也由Palo Alto(帕洛·阿爾托)聯合學區的1,600名居民和Cupertino(庫比蒂諾)聯合學區的4,300名居民簽署過。

在強烈抗議下,庫比蒂諾學區委員會投票決定廢除針對中學生的課程。但是聖地亞哥和Palo Alto仍然保留了課程。2018年,在公眾的繼續壓力下,聖地亞哥縣的Oceanside和東灣Fremont 的聯合學區委員會分別投票暫停了小學年級的性教育計劃。

性教材不透明 家長選擇退出難度大

家長反對新版教材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不透明”。教育法案規定家長可以審查課程內容,但有些學校不允許家長複印新版性教材拿回去看,說是有版權的問題。

另外一個大的爭議圍繞着父母是否可以選擇讓孩子退出關於性取向和性別認同的教學。雖然家長們可以完全選擇退出性別課程,但《加州健康青年法》和聯邦反歧視法都禁止父母選擇退出“性取向和性別認同”部分的課程。這些法律,包括SB 48 法案,還禁止父母讓他們的孩子選擇退出有關性取向、性別認同和LGBTQ(指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群體)權利的其它課程,例如,作為歷史課或反霸凌講座的一部分就不允許退出。

學校竟然欺騙學生 並且不在乎

一些家長還反映,在實施新的性教材過程中,學校或學區存在着要麼是欺騙學生和家長,要麼是學校行政部門與老師之間溝通不足的問題,造成家長們的疑惑和痛苦。

南加州科切拉谷(Coachella Valley)的一位墨西哥裔媽媽阿美·菲格羅亞(America Figueroa)就是其中的一位。她有5個孩子,去年底,她給三個兒子都填寫了“選擇退出”(Opt-out)的表格,不僅選擇退出“全面性教育和艾滋病預防教育”,還退出相關的調查,因為在這些調查表裡問到孩子有關性別、性取向的問題,還問父母家人的情況,阿美認為這些問題太過分了。在2月份調查表出來時,她就特別提醒兒子們不要填。

結果是,三個兒子中只有一個沒有被嚇唬住,沒有被迫填表,而這個兒子的老師對孩子拍桌子發火。另一個兒子對老師說明,媽媽為他選擇退出了,但老師告訴孩子說,不是的,不是的,你媽媽選擇退出的不是這個表格,你就填吧。第三個兒子的遭遇是什麼?老師告訴孩子說,這是每個人都必須要填的,所以孩子也就填了。對此,阿美女士感到非常很傷心。

墨西哥裔媽媽阿美·菲格羅亞(America Figueroa)和她的三個兒子。(SOH攝影)

阿美坦白地說,她哭了很多次,覺得簡直不相信。後來她和先生兩人商量,覺得不能再冒險了,因為假如老師不尊重她選擇退出調查表部分,怎麼能夠相信他們會尊重她選擇退出性教育的部分呢?所以他們就決定把10歲的兒子薩繆爾(Samuel)退出公立學校。那麼,老師們為什麼會這麼做呢?

阿美認為,老師們要麼是在撒謊,要麼是學校沒有跟他們溝通清楚。

阿美說她事後還專門寫了一封長長的信(3頁紙加上8頁附件)給學區的學監,具體描述事情的原委,並解釋自己為什麼做決定讓兒子退學。阿美表示,她寫信的唯一目的就是讓學監意識到他們做錯了,並儘力確保以後不會發生在其他人身上。那麼,學監的反應是什麼?

阿美說,學監在回信中只是說,“很遺憾你把兒子退學了,但我們尊重你的決定,因為你知道什麼對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僅此而已。作為一個家長,阿美感覺到學區和學校對發生的事根本就不在意,也不想承擔責任,也不屑於保證這種事情不會再次發生在別的孩子身上。

學區對家長公然撒謊

加州知情家長協會”(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 IPOC)的創始人斯蒂芬妮·耶茨(Stephanie Yates)女士說,她有三個孩子,促使她發起這個草根家長組織的原因是兩年前,她在教會裡聽說了有關性教材改革的事情。

她聽說性教材有黃色內容,而且在教會裡不方便展示,因為有很多公眾不宜的圖像。於是她就自己去尋找各種渠道去做研究,結果讓她感到非常憂慮。

“加州知情家長協會”(Informed Parents of California, IPOC)的創始人斯蒂芬妮·耶茨(Stephanie Yates)女士。(SOH攝影)

有一天她給孩子學區的副學監打電話,一開始的時候,對方告訴斯蒂芬妮,他們學區幾年內都不會採用新的性教材。但這位副學監可能沒有料到斯蒂芬妮刨根問底地跟她通電話一小時,最後這位副學監承認,學區最晚在下一年內還是要採用新教材的。

從那時開始,斯蒂芬妮就去參加每一次的學區董事會議。在一次會議上她發現,這位副學監對她撒了謊,因為這個學區實際上已經實施新的性教材有1年半到2年的時間了!

有華人家長反映,很多家長到現在還不相信新版性教材有那些過分的內容,人們在社交媒體里爭論不休。阿美·菲格羅亞表示,在墨西哥裔社區里也有同樣的情況。

阿美認為,可能那些家長覺得不去相信這些,要比站出來反對更容易;有些家長在看到證據後才開始相信了,但他們去問學區時,又被學區撒謊說不是這麼回事,是某些人誤解捏造的,於是家長們馬上就信了,覺得沒事了。阿美對這個現象有時也感到沮喪。

學區為什麼要對家長們撒謊呢?學校為什麼要欺騙家長和孩子們呢?請關注後續報導。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性教唆”教材

加州

系列報導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