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尋找川普的美國」 孿生兄弟穿梭美國九州訪川普選民(一)

2019-04-17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尋找川普的美國」:穿越9州訪川普選民的孿生兄弟 (SOH圖片)

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離我們越來越近,川普總統到目前為止已上任兩年多了,但有一個問題似乎人們至今還在想:當初2016年大選的時候,到底是誰把川普選進白宮的?這兩年多來,這些當初把川普總統選上台的人們,他們的想法有沒有變化?2020年大選,他們又想把票投給誰呢?

有這麼一對雙胞胎兄弟,弟弟叫丹尼爾·埃勞特(Daniel Allott),哥哥叫喬丹·埃勞特(Jordan Allott),他們長達4年的一個項目,就在探索這些問題的答案。弟弟丹尼爾·埃勞特曾是《華盛頓觀察家報》的資深記者、評論作家,也是自由撰稿人。哥哥丹尼爾·埃勞特是影片製作人,他曾在超過25個國家拍過多部紀錄片。

埃勞特兄弟倆自2016年選戰開始到現在,他們穿梭跨越全美的9個州中的目標縣,去訪問當地的民眾,探討他們支持川普總統的初衷,兩年多來想法有沒有變化,以及那些當初不支持川普的人,現在他們的看法有沒有變化。這就是他們4年里一直在做的一個項目——「尋找川普的美國」(Into Trump’s America)。

他們這些很特別的經歷到底發現了什麼?其中有什麼故事和我們分享?這跨越全美挑選的9個目標縣,是怎麼選出來的?帶着這些疑問,我們採訪了弟弟丹尼爾·埃勞特。他和我們連線的時候人正在猶他州。

探究川普是怎麼崛起的  兩年全職走訪9個目標縣

丹尼爾說,我現在人在猶他州鹽湖縣,也是鹽湖城所在的縣,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周了,在早些時候,是在南加州的橙縣待了5個星期,在鹽湖縣要待3個星期,接着我會去華盛頓DC待2個星期,然後再去中西部。在中西部花的時間會最多。

做「尋找川普的美國」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要搞清楚,到底2016年是誰把川普選進白宮的。在兩年前的選舉中,很少有媒體人能夠看清這一點,我們也不太了解川普是怎麼崛起的,他在選民中的信譽是什麼。

很多的媒體人和政治人物都把川普的選民叫做“落後的”,或者說是“可悲的”這麼一群人,這個和我對他們的看法是很不相同的。所以我認為應該有更多的記者能夠跑到民間去,跑到鄉下去,去了解這些被遺忘的地方,了解那裡的人們,他們為什麼投票給川普。所以在過去的2年之內,我花了2年全職工作的時間,進到9個州的9個目標縣裡做我的現場調查。

挑選目標縣: 在地域、意識形態、人群結構上具代表性

我們挑選的這些目標縣,並不全都是共和黨的地盤,其中有5個原來都是民主黨的地盤,以前是選奧巴馬的,後來翻盤變成了川普贏下來的地方;有2個縣是傳統的共和黨的地盤;還有2個縣是反過來的,原來是共和黨的地盤,象南加州的橙縣,現在翻過來反而去投民主黨。所以我覺得我們選的這些縣還是蠻全面的。

這些目標縣從各個角度來看,我都希望它比較有代表性,比如說在地域上、地理上它們是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在意識形態上也是非常的不同。

比如,我在西弗吉尼亞州選了格蘭特縣(Grant County, West Virginia),這個縣88%的選民都投票給川普,是一個非常支持川普的縣。另外在愛荷華州,我挑選了霍華德縣(Howard County, Iowa),這個縣在2012年超出21%比例的人去投奧巴馬,而到了2016年,投川普的人超出了21%,所以它是4年之內翻轉了42個百分點。在賓州有個縣叫做艾瑞(Erie County, Pennsylvania),這個地方是“鐵鏽州”,以前全是投奧巴馬的,現在翻過來投川普。這個地方很有意思,它有10%的人都是外國難民,關於他們我也寫過好幾篇文章。

常年跟蹤採訪 發掘選民在川普執政前後的變化

丹尼爾介紹說,我是在華盛頓DC學傳媒的,畢業後做了17、18年的政治記者,「尋找川普的美國」項目一開始是《華盛頓觀察家報》來贊助的。我的雙胞胎哥哥叫喬丹,他是一個紀錄片攝影師,他也拍了很多這樣的視頻,他有差不多12個人的團隊,其中每一個縣都有1、2個人從那裡跑出來,成為他們團隊的一部分。

拍下的視頻就會留下來一個記錄,我們是有意識這樣做的,比如2017年川普上台之後,把受訪者們的話都錄下來,再過3年,我們再跑回去,我們要回頭再去做一個採訪,就可以做對比,在川普執政一兩年以後,看他們對川普的看法有何改變。

關於項目資金,丹尼爾說,第一年是我以前的僱主《華盛頓觀察家報》來出,後來他們就不出了,現在我們獨立了,就是我們自己掏腰包了。我怎麼支持我自己呢?我還是一個自由撰稿人,我會給這兒給那兒地投稿,他們會給我點錢,賺不了多少,可是能讓我繼續做這事。同時,我也在寫一本書,這本書現在在找出版商,看誰願意幫我出版。我預計明年5月份能夠出版。

什麼原因使兄弟倆持之以恆、深入民間

丹尼爾直言,讓他們兄弟二人四年來對「尋找川普的美國」項目持之以恆的,是需求。

他說,我原來是一個寫評論的作者,後來我就轉向做記者了,我基本上就是問客觀的問題,寫別人的故事,是什麼樣就寫成什麼樣。我覺得很新鮮,讓我能夠認識這麼多的人,聽到這麼多的故事。

還有就是時間,很多媒體把人送到“鐵鏽州”去採訪,去搞清楚川普怎麼贏的,但他們常常是進去點一下就走,就待幾個小時或者一天,就象降落傘似的,傘兵似的跳下去,然後就跑掉了。他們常常去的時候已經知道自己要寫什麼了,結論已經在那兒了,只是去見見人,做些引述,拍些照片,證實他幹了這個事。

但是我去做這個事,我是不帶預設觀點的,我真的要跑進去,花足夠的時間,搞清楚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有的鄉下人,你不跟他長時間接觸,他不會給你打開心扉的,所以要花這個時間。我去一個地方,一待就是一周,然後我會去多次。這些人就會看到,哇,這傢伙過6個月前就來過,現在又跑回來了,這哥們是不是玩真的?他真想搞清楚我們是怎麼回事哎。

所以我在建立一種信任,之後我能去到他們的家,進到他們的生活,因為我真的想搞清楚他們是怎麼想的,搞清楚他們的社區是怎麼回事。

最大的發現:信者恆信與美國政治部落化現象

丹尼爾說,我最大的發現就是,其實非常少的人跟兩年前相比改變了立場,當初選川普的人,他今天仍然支持他,甚至包括當初很多覺得無所謂,搖搖擺擺的就投了川普的票,現在變得非常堅定。反過來也是這樣,當初投票給希拉里的人,現在對川普變得更加反對了。就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就是這個現象。當然也會有反過來的,但非常少。

現在人們也在講,美國政治的部落化,什麼意思呢?部落嘛,就是抱成一團,部落以外的都是你的敵人,部落以內的都是你的朋友,你都要拚命保護他。不管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你都是持這樣一種態度。現在美國左右兩邊都有這個現象。

我一般都有一些例行的問題,見誰都會問這些問題,其中一個問題就是:你反對川普,不過你能給我舉一個例子,就是川普好的地方嗎?常常人們都愣在那裡,說不出話來,30秒鐘也說不出話來。有時候反過來也是這樣的,他很支持川普,你讓他說點川普的缺點,他也是說不出話來。一般說最多的就是川普使用推特的做法,他覺得這個是缺點。

所以這就是我看到的美國人越來越變得部落化了,這簡直是個恥辱。現在雙方在辯論中已經沒有微小的共同點了,大家只有不同,沒有相同。不會有人說,我很反對川普,但是這一點他做的我同意;不會有人說,我雖然討厭川普,但是我認為他這個政策是對的;也不會有人說,我雖然贊成川普,但是他有個地方或他的性格上有些問題……沒有人說這些話。

媒體對美國政治部落化現象負有責任

丹尼爾表示,媒體對於當今美國政治部落化的出現,當然是負有責任的,因為媒體它現在就喜歡搞聳人聽聞的事情。當然了,媒體首先它是不能放過這些公眾人物嘛,要跟蹤他、報導他真實的情況。但是不管怎麼說,媒體現在這些年的競爭是非常激烈的,媒體自己需要賺錢,都是生意,所以聳人聽聞的東西帶來的就是點擊量,帶來的就是收入,就是這些東西。所以當你說一個事情,比如川普通俄,你看看,這大家多關注啊!都會來讀你的媒體。所以這就是媒體也造成美國部落化的一個結果。

當然還有關於華府的舊勢力,現在的問題是什麼呢?就是互聯網,社交媒體等等之類的,你無需用真名,你在那兒謾罵,大家罵得那個難聽啊。所以,有時候當你跟他面對面坐着的時候,他不會罵成那個樣子,雙方不會那樣的。而到了網上社交媒體,誰也看不見誰,所以就罵得一塌糊塗。這也是造成部落化的形成。

現在,我們身邊已經很少有這種情況了:我支持川普,而身邊的人有人不支持川普,但我們可以很理性的溝通,很文明的溝通。現在都不是這樣了。現在是每個人身邊都是他那一類人,所以就導致現在不能夠非常理性地互相討論不同看法。我的觀念和你不同,可我們還是好朋友,這樣的現象就越來越少了。

如何尋找採訪對象:不帶觀念  關心其所關心  充滿好奇  悉心聆聽

丹尼爾說,大多數的縣我一般進去的時候,我都是誰也不認識,我會先研究他們當地最關心的事情是什麼,然後我找人談的時候,就會問,比如說,我去賓州的時候我就會問,你們的生意被打擊很大啊,什麼感受啊?還有很多天主教國家來的難民啊,你們是什麼狀況,等等。

有一些鄉村的地方有“意見領袖”,他四通八達地誰都認識,他一旦發現,哇,你要報道我們這兒,他就很來勁。他說,我非常謝謝你,你關心我們的社區,我們希望我們社區的聲音讓別人聽到。他就會介紹這個,介紹那個的。這樣路就打開了。

因為我待的時間長嘛,其實你在那兒老待着,你一定能跟人家說上話的。我當然也會跟本地的政治人物談了,但是多數我是跟一般的老百姓談。很多人跟我談得非常好,我學到了很多東西。

比如說,我現在猶他州,這兩天我在一個咖啡店,我會去這些喝咖啡的地方,看見一些退休的老人,每天在那兒談政治,我就會跟他們說,我是一個記者,我想問問你們的政治觀點,你對最新的這個穆勒報告怎麼看?他們就說,那好吧,你明天再來吧。我就明天來,跟他們6、7個人談了兩個小時的樣子,所以就了解了他們對川普的看法等方面。然後我下星期再來,來的時候,他們就會說,我們認得你了。

所以做這個事情就是,基本上不帶觀念,充滿好奇,問他們好問題,然後就注意聽,聽他們如何過他們的日子的。這樣就會找到答案。

走訪千人  建立核心受訪人群

在兩年之內,我走訪了將近1000個人,有的是正式的採訪,有的是不正式的採訪,但是基本上每個人都能打開他們的心胸。然後,我轉過頭來又會再回來,跟他們再談。所以我的書和這些視頻就記錄了他們變化的情況。我不知道美國是不是還有別的記者在做這樣的事情。

當然了,有的人一次也就走了,但畢竟有些人你可以回頭不斷去找他,這種核心的被訪的人群,時間長了你跟他的關係就會很好,交上他們這些朋友。在兩年的時間內,就找到了這麼一批人。

川普尊重選民的價值所建立起的紐帶牢不可破

丹尼爾指出,在2016年的選舉中,當時川普和他的選民是建立了一個紐帶,投川普票的人很多是保守派的,但也有很多是民主黨人,也有很多是獨立人士。他們有一個共性,就是他們都覺得他們被遺棄了,他們被政治遺忘了,被媒體遺忘了,甚至被現在當代的美國文化所嘲笑。

川普看到這群人,川普就跟他們說,我知道你們在那兒,我知道你們的工作,我尊重你們的工作,很重要,你們的價值也很重要。有些川普所尊重的價值,川普自己不能完全做到,但是他仍然是尊重這種價值的。

所以這個過程中,在2016年的總統選舉中,他和這些人產生的共鳴所建立的這根紐帶是非常的牢固的,實際是很難打破的。在川普執政的這兩年多里,這個紐帶只有越來越堅固,因為川普做了很多他們喜歡的政策。

我是一個來自反墮胎的家庭,很多教會的人都支持川普。說實話,川普並不是一個很虔誠的基督徒,但是他非常尊重教會,所以他通過他對法官的任命,包括他的很多行政命令簽出來,全都是保守派的政策。所以不管他怎麼在個人推特上罵別人,顯得好象比較粗魯,人家是不介意的。因為川普支持他們的價值。

你看那些典型的政治人物,他在競選中跟那群民眾打交道的時候,他就會站在拖拉機上,顯示出你看,我跟你一樣,我也喜歡開拖拉機啊,用這種方式來拉近關係。但是川普不是這樣的,他不擺樣子,他不說我跟你一樣,我跟你不一樣,我就是我這樣,但是我支持你的價值,我捍衛你的價值。所以在某個意義上,川普的這個姿態有點象交換條件一樣,你支持我,你選我進白宮,我會支持你的價值。他就這麼把這個紐帶建立起來了。他也不假裝我是你中間的一員。

馬克的故事:川普的政策贏得人心

舉個例子,我去到北卡州靠近南卡州邊境的那個縣,叫羅拜森縣(Robeson County, North Carolina),就是95號公路經過的地方。那裡是北卡最窮的縣,最暴力和種族最分化的縣,三分之一的美國土著人,三分之一的黑人,三分之一的白人。結果白人和土著人,都投川普的票。因為他們被“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折騰得一塌糊塗,那裡非常的凋敝。所以當川普說他要廢掉NAFTA的時候,他們都非常注意聽。

這裡就有一個土著的美國人,他的名字叫做馬克(Mark),是民主黨人,兩次投票給奧巴馬,他家裡還掛着奧巴馬全家的相,其實他是蠻喜歡奧巴馬的,是奧巴馬的粉絲。但是他翻盤投票給了川普,因為他喜歡川普的政策。

我每過一陣子就會跑回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這哥們兒既看左派的CNN頻道,又看右派的福克斯頻道,兩邊都看。所以,我把他看作選民的晴雨表,看他怎麼樣變化。

川普在跟北韓談判的時候,Mark也挺緊張的,因為他自己以前在海軍陸戰隊當過兵,對這種跟共產國家的談判他是挺緊張的。到了川普減稅時,他就很高興,他說這個很好啊,他很喜歡這個減稅的政策。這個人我跟了他兩年,我就很想跟他,我要跟他到明年的11月大選投票,看他到底投給誰。我每次見他,他是有點搖來擺去的,但他還是說,如果今天要我投票的話,我還是投川普,因為川普說到做到。

所以你問一個民主黨人,他常常會說川普這兩年什麼都沒做;可是你要問一個支持川普的共和黨人,他就會說,川普什麼都做到了,或者說盡量做到了他承諾要做的事情。所以很有意思,雙方看的事實都不一樣。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九州

孿生兄弟

尋找川普的美國

​美國

選民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