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重現解體蘇共之前奏 美國成立應對中共委員會 助川普一臂之力

2019-04-15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主席布萊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視頻截圖)

川普總統上台以來,美國對華政策轉向強硬。各界越來越清楚意識到中共對自由世界的威脅,美中關係也已從經濟較量上升到了兩國意識形態上的根本較量。在這個背景下,一個跨黨派獨立團體 “應對中國(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簡稱CPDC)3月25日在華府成立。4月9日,委員會舉辦了第一次圓桌論壇。該委員會的前身曾經幫助美國前總統里根用8年時間解體了前蘇聯共產黨的統治,如今,他們希望重現當年的功能,幫助川普總統解體中共的危險統治。

 

作為跨黨派獨立團體的 “應對中國(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 由幾十位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國家安全專家、人權和宗教自由人士等政界和民間的知名人士創辦,包括美國中央情報局前總監伍爾西(James Woolsey Jr.)、川普總統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研究中共海外影響力行動的前參議院工作人員韓連潮等人。

CPDC希望重現歷史功能 幫助川普總統解體中共威脅

在成立大會上,CPDC副主席兼華府智庫“安全政策中心”主席弗蘭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先生說,CPDC的使命是通過公共教育和宣傳倡導等方式,對美國公眾揭示、並幫助美國抵禦中共造成的各種常規性和非常規性威脅,而這種威脅不僅是針對美國的,也是針對中國自己的人民的。

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副主席兼華府智庫“安全政策中心”主席弗蘭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視頻截圖)

“應對當前危險委員會”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PD)是美國歷史上一個老牌的鷹派外交政策社會團體。CPD一共組建和發起過四次行動,最早在1950年成立,為應對前蘇聯,那時“鐵幕”剛剛降臨不久;之後1976年重組,主要也是針對前蘇聯對美國造成的威脅;2004年第三次啟動,CPD的中心轉向了美國在全球範圍內展開的反恐戰爭。現在的CPDC是它的第四次啟動。

其中在1976年開始行動的第二個“應對當前危險委員會”曾經幫助美國前總統里根政府(1981-1989)用了8年時間解體蘇共統治。加夫尼先生希望現在的CPDC能夠重現之前CPD的功能,解體又一個共產黨政權。

與中共對美國的威脅相比 “通俄門”顯得尤其荒唐

CPDC主席布萊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也是智庫“美國策略集團”的主席和加州著名保守機構克萊蒙特學院(Claremont Institute)的前主席,他在成立大會上說,CPDC是在美國歷史上非常獨特的社會背景下成立的。

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主席布萊恩·肯尼迪(Brian Kennedy)。(視頻截圖)

肯尼迪先生認為,美國現在處在內戰(指發生在1861-1865期間的美國南北戰爭)以來政治最分裂的時刻,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導致國民沒有動力審視新的外國威脅,而媒體和一半的行政當局把過去兩年時間裡花在被證實是惡意指控的“通俄門”上面,而跟中共對美國的威脅相比,“通俄門”對美國政治的干擾顯得尤其荒唐。

 

川普總統在20多年前就已看清中共本來面目

肯尼迪先生還認為,1976年的“當前危險委員會”與目前的CPDC有很大不同,當時的蘇聯跟美國沒有經濟往來,但是現在中國與美國的經濟往來非常緊密,這種關係創造了一批資金豐厚的華爾街說客,而中共政府則很有動力保持現狀,因為他們從這種關係中受益匪淺;通過美中貿易,美國轉移了數兆元的財富到中國,美國最重要的科技被盜竊,也因為這種貿易關係,讓中共成為具有世界上第一大軍事和經濟力量。

另一方面,肯尼迪先生說,美國人尤其是華府,對這一點根本沒有意識到。不過,他覺得川普總統對此有很清晰的認識,這讓他感到很受鼓舞。肯尼迪在發言中介紹說,在20年前當川普還是一個商人的時候,他就在公開發言和書中開始對中共的這種布局進行抨擊,例如,

川普曾經說,我們必須講清楚,我們願意跟中國做貿易,但不會出賣我們的原則,即我們不會向從我們這裡進行盜竊的國家開放市場。如果說這會讓我們丟掉大合同給法國、德國或任何國家,那就這麼著吧。

美國的外交政策必須為美國的貿易打開門,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原則和我們的國家利益在這裡是一致的。有些東西是比利潤更重要的,國家安全就是其中之一。

川普總統早就提出疑問:美國是否真地能從這種美中貿易關係中受益呢?他當時是這麼說的:中共害怕自由,因為它的存在依賴於壓制人民,它不尊重個人的權利,它的內在還是一個集中式社會,因此,它對世界來說是一股破壞穩定的力量,我們必須這麼看。

肯尼迪表示,川普總統在美國絕大多數人看清中共面目之前就說出和寫出了這些見解,而我們今天的這個CPDC委員會就是希望幫助當今的人們真正看清中共的面目,他們在全世界做些什麼、他們如何看待自己。我們認為只要討論事實,一切就會不言而喻。

美國精英階層為中共“助紂為虐”

在4月9日舉辦的第一次圓桌論壇上,CPDC創會成員、川普總統白宮前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做了總結髮言。班農表示,川普在美國工薪階層和中產階級普遍認為美國在下滑的情況下當選總統,開始對抗中共的地緣政治,川普的貿易談判就是想從根本上改變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經濟,從而讓美國民眾、以及中國民眾受益。

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創會成員、川普總統白宮前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視頻截圖)

班農首先回顧了2016年川普總統成功當選,當時很少有人能夠預測到,而成功預測到川普會當選總統的民調專家派特·卡德爾(Pat Caddell)(2月份剛剛過世)曾經做出過一個歷史性的民調,顯示70%的美國民眾,尤其是工薪階層和中產階級認為美國在下滑,而且他們相信美國的精英階層不僅對此毫不在意,而且還“助紂為虐”,協助了這種下滑。

“川普革命”是拒絕美國精英階層的“助紂為虐”

班農把川普當選總統成為“川普革命”,班農說,“川普革命”就始於對這種精英階層協助下滑的反應,拒絕接受這種結果,包括南部邊境、製造業工作外包到中國,以及沒有意義的國外作戰等等,所有這些,與希拉里·克林頓相比,希拉里就像是全球主義者的保護者。

班農說,就在川普當選總統不久,日本總理安倍與他見面時(註:當時班農是川普競選團隊的首席顧問,隨後進入白宮成為川普總統的首席策略師),就提醒他有關中共政府的威脅。當時由(白宮國安顧問)弗林將軍帶領的川普總統過渡團隊,重點就是研究如何開始轉向本世紀最具挑戰的地緣政治,當然不是像前總統奧巴馬轉向亞洲的市場化策略。

但是另一方面,班農說,當時媒體完全沒有抓住這點。如果回想一下2017年1月的兩個重要演講,一個是在“達沃斯”論壇,另一個是在華府。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達沃斯的演講是關於全球化,習被認為是全球化的救世主,結果《經濟學人》、《金融時報》等媒體紛紛報導。幾天後,川普總統在華府演講,當時卻被媒體報導成“蠻人”:

當時川普說,“現在到了行動的時候了,我們要建立新的聯盟、恢復舊的聯盟,團結文明世界,把激進的伊斯蘭恐怖主義從地球上消滅,同時轉向地緣政治鬥爭。”

班農指出,在“達沃斯”論壇聽習近平演講的那些華爾街金融大佬,他們擁有所有的消息,難道他們不知道中國所發生的各種人權迫害嗎?他們不知道中國人民被奴役嗎?他們當然知道,他們根本就不關心!

現在的時局和蘇共解體前非常相似

班農提到,(由中共外交部支持的)“百人會”在剛剛過去的周末即4月7號的年度大會上發布聲明稱,包括聯邦調查局局長在內的美國政府高級官員、媒體和意見領袖表示或者暗示,“所有在美華人都應被懷疑有不法行為”的做法是“種族偏見和製造恐慌的行為”。

但是班農回應說,如果你把“百人會”這種話告訴給那些被奴役的中國百姓,告訴給那些來自中國為人權抗爭的鬥士們。他們會這麼想呢?他們會認為,這是謊言!這跟1970年代針對前蘇聯的“當前危險委員會”存在的時候一摸一樣。

班農指出,當時也有人說,“蘇聯是崛起的力量,美國已經變弱了”,當時說這些話的人,跟現在反川普的那些大學學者和媒體是一批人!但是,美國國防部前外交政策策略家安迪·馬歇爾(Andy Marshall)當時就說,“不太對勁,我不認為蘇聯的經濟有那麼強大,我們所做的研究表明,蘇聯GDP成長並沒有5%、10%,而只有美國幾十年來預測的一半而已”。這成為了當時里根總統國防策略的基礎,這就是經濟戰!Andy Marshall對里根總統打贏冷戰起到了重要作用。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當時估計要花50年才能摧毀蘇聯共產黨,但里根總統實際卻只用了8年時間。

對此,班農解釋說,因為一個來自加州的非常簡單的、擁有非常簡單的信念的人——里根總統——他說,蘇聯比加州還小。雖然華府的人看不懂這一點,但是里根看懂了,他認定了,“我們美國會贏、他們蘇聯會輸。”

那麼,回頭再來看2017年1月川普在華府的那次被媒體成為“野蠻人”的演講,班農說,川普當時所強調的就是兩種完全不合拍的系統:一個會贏、另一個會輸。

中共野心勃勃 同時採取三大地緣政治策略挑戰全球安全

班農說,習近平和中共並不代表中國人民,中國人是這個地球上最有尊嚴的人之一,他們被中共長年虐待奴役;而美國相信的是一個基於自由民眾的國家,這樣的國家會解決自己問題的。

班農警告說,中共野心勃勃,它計劃2025年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最大的生產國和貿易國,以及關鍵技術領先者;同時試圖通過“一帶一路”成為歐亞大陸領先的海軍陸軍力量;再通過對海陸的霸權,控制歐洲與東亞之間的貿易。而華為公司是對全球5G網絡安全的挑戰。

班農強調,華為不只是跟中共軍隊有關聯,不只是軍隊的合作夥伴,華為本身就是中共軍隊,5G技術是可以武器化的,而華為就是想把5G變成武器。

班農指出,掩藏在“一帶一路”、2025計劃和5G的表象之下的,是中共所採取的20世紀的三大地緣政治策略:控制歐亞大陸、控制海上關卡點、控制環亞洲地帶。班農說,歷史上沒有哪一個獨裁者同時採取這三種策略,但是中共就在同時實施這三種地緣政治策略。

班農也認為,目前中共所採取的包括“一帶一路“、2025計劃、5G等等地緣政治策略,是全方位的,但同時也是有很大的財務風險的,這是歷史上前所未見的。雖然中共有很強的適應能力,而且還很懂得在西方自由世界沉睡的時候趁虛而入。但現在西方覺醒了,尤其西方意識到了中共代表的並不是中國人民,而只是一小撮極端的人,現在他們想要在世界上形成一個網絡。

中共通過壓榨人民而崛起 川普貿易戰攻破中共野心

班農說,美中貿易談判所曝光的,正是中共的這種野心,這種野心其實對中國人民帶來嚴重的經濟傷害,因為中共在海外花費數十億元,而在國內對中國經濟的重新投資卻屈指可數,這造成中國經濟停滯。

班農指出,中共是通過壓榨中國人民而達到快速崛起,而川普總統對中共的貿易戰正是要攻破這一點。

班農表示,貿易戰是一個因素,川普要求中共對中國經濟進行根本的結構性改變,尤其是在強制技術轉讓,另外政府補助的企業也是重要的一方面,因為這導致中國工人薪水低廉,就像法國右翼黨領袖勒龐女士所說的,中國的奴工導致了西方國家製造業工人的失業。

班農也說,這就是中共政府所做的,把中國人變成奴工,這是不公平的,這也是川普總統想要根本改變的。班農不相信中共會主動進行任何政治改革,除非不得已。

班農認為,中國經濟領域的變革,最終將導致其它領域的變革。美國應該像當年遏制蘇聯那樣,去制止現在中共的步伐。而中國人民也必須從被奴役中覺醒,班農說:“1989年前蘇聯垮台,是因為西方國家的外在壓力,然後最終是那些被奴役的東歐人、蘇聯人民把整個蘇維埃政權推翻。當內部的人民決定不再忍受它的奴役時,幾個月之內就讓它垮台了,非常快,不花一槍一炮”。

相信中國人民最終會起來推翻中共 真正獲得自由和繁榮

班農再次指出,共產極權一直在奴役中國老百姓,要解體它最終得靠中國民眾來做。而西方國家要做的,不僅包括川普總統通過貿易談判,另外還要做的是在軍事方面,包括在南中國海、東中國海(的自由航行),以及捍衛台灣和香港的自由等等。我們看到這些措施也都在進行中了。

提到香港“佔中”事件,班農說,現在連香港人民也被奴役了,但是最終中國人民會站起來,因為他們渴望自由,有了自由他們就會擁有繁榮的經濟,所以西方國家應該協助中國人民去解體中共的體制。中共極權是能夠被解體的,之後中國人就能擁有民主和法治。

班農認為,在中國擁有了人權法治以後,中國人民的才智,就將會得以充分發揮。當中國人民有法治,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就沒有中國人民做不成的事。比如說在香港、在台灣、在美國的中國人,他們擁有這些自由權利,他們在各方面都能做到繁榮,最終中國人民會意識到這一點。

最後,班農說:“與中共之戰是劃時代的事件,百年之後的歷史會這樣來記得我們這個時代。我擔保,我們將揭露那些出賣了美國人民也同時出賣了中國人民的那些精英階層人士。”

班農也對中國人民充滿信心,他表示,如果有人覺得中共比蘇共有更強的適應能力的話,那麼中國人民比中共又有更強的適應能力。因此班農願意押寶在中國人民身上,他相信中國人民最終一定會贏。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前奏

川普

應對中共委員會

成立

​美國

解體蘇共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