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美國自由派大城市遊民人數創紀錄 加州四市成為重災區(下)

2019-04-07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全美流浪漢總數突破55萬人,加州最多。(SOH合成照片)

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簡稱HUD)每年向國會提交調查報告,彙報最新的無家可歸者統計和估測數據。2018年底,HUD公布的最新報告顯示,全美大約有55萬3千無家可歸者,其中36萬人在收容所過夜,而其他近20萬人露宿街頭。

全美各州中,加利福尼亞州的無家可歸者人數最多,佔總數的24%;在全美十大流浪漢城市排名中,加州佔據四個。

在《時事焦點》節目中,方偉和子涵試圖通過對作家和學者周爾·考特金(Joel Kotkin)先生的採訪,深度探討無家可歸者問題造成的原因、導致的社會問題、怎樣的解決之道,以及加州近幾十年來出現的變化。

作家和學者周爾·考特金(Joel Kotkin)先生 (kotkin’s twitter photo)

(接上文)

遊民問題是自由派城市運作自相矛盾的綜合症

無家可歸的遊民越來越多,是怎麼造成的這個現象的呢?

考特金先生說,這確實是一個自相矛盾的綜合症,有的時候你干一件事情,你去照顧這些無家可歸的人,你覺得幹得好象是對的,這是你的責任,但是幹了之後,你對他們的慷慨就成了吸引他們再來的一個原由。比如說舊金山的商家,如果有人睡你門口,你覺得很不好辦,你也不去管他,導致的結果是什麼呢?來睡的人就更多。

另外一個例子就象印度,我去過印度,在印度孟買那個地方,包括很多高科技的地方,遊民到處都是,以至於你在那兒買房子,你都不能有個前院兒,不能有個前草坪,因為要有的話,它就自動吸引遊民來到這兒睡,所以連前草坪都不敢有。

所以一個城市,可以肯定地說,一個叫做“自由派的城市”,不嚴格執法的話,給這些遊民好處,他們就會不斷地集中,相約而來。所以這跟非法移民是一樣的,一個自由派城市對非法移民好,非法移民就會紛紛來。想想看,對美國人的影響是什麼?如果你是年輕人25歲的話,你無所謂,遊民就遊民好了,跟我也沒什麼關係,我對他很同情。但等你到35歲的時候,等你有小孩的時候,等你有房子的時候,你的煩惱就來了,因為直接影響到你的房地產,影響你的財產,影響你的基本安全。所以這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就是你做所謂對的事情,導致出錯誤的結果。

無度的寬容政策、經濟的成功、教會和家庭作用失衡造成遊民問題失控

這些自由派的城市對窮人非常寬容的政策,帶來的結果就是無家可歸者的數量不斷上升,這樣發展下去,有沒有頭、有沒有個底線呢?

考特金先生說,很難有一個底線,為什麼?比如說,在加州有一些廢棄的軍營,就是軍隊不需要那個地方了,但是那裡面的宿舍,各方面的基本設施都挺好的。有一個辦法就是把遊民集中到那邊去,在那邊提供統一的警力,提供照顧他們的人。其實對遊民來說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法,但是誰都不敢講,誰都不敢做。因為一做的話,第二天報紙的頭條會是什麼?它說,哇,你把舊金山的5千遊民都抓到集中營去了! 儘管他們在那裡得到的生活是更好的,但是沒有人會接受,有人會跟你吵,有一些活動家會說,這是他們的自由啊,他們選擇在街頭讓自己毀掉,這是他們的自由,你怎麼能把他們集中到集中營里去呢?這是一種說法。

另外就是,作為一個城市來說,誰願意有那麼多的遊民啊?所以有的時候象舊金山、洛杉磯啊,你經濟政策怎麼怎麼樣的很好啊,經濟上去了,經濟上去了之後,有錢人多了導致的結果就是房價升高,那下層的人就變成了遊民。這就是說,遊民的問題也是你經濟成功造成的問題。所以這是另外一個原由。

還有一個,也是很難控制的,就是美國現在社會問題的變遷。美國傳統上教會和家庭對社會的穩定性有很大的作用,但是,現在很多年輕人有自閉症。一個完整的家庭,一個小孩得了自閉症,爸爸媽媽會照顧他,保證他的基本生活。而現在美國家庭離婚、家庭破裂的越來越多,一個單親媽媽帶着4個小孩,其中一個小孩得了自閉症,你說這個媽媽怎麼照顧得過來?所以家庭和教會以前都是能夠起作用的社會的穩定力量。 現在人們不信教的也多了,家庭破裂也多了,所以它也不起作用了。這也是造成這個無家可歸的情況一直往下走、剎不住的原因。

除了家庭原因、教會原因,公共政策方面也是一個原因。對警察來說,警察有時候執法會過火,就會被批得很厲害。結果警察被批到不敢執法,那時候問題就更糟了。本來該管這些事情的人他們不管,就導致這個問題越來越嚴重。

還有就是包括建房子,房子怎麼建啊?建多少經濟適用房是合適的?結果常常發現建下來之後,導致房價高漲,那個所謂的經濟適用房人家也是住不起。

總之要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很多創新的政策。現在的社會問題是,個個利益集團都在維護自己的利益,互相之間爭來爭去的,整個對社會好的、對公眾好的公共政策現在是很不容易得到,因為得大家每個都點頭才行。

民眾對遊民問題反應:或事不關已,或避之不及

作為一般老百姓、一般大眾怎麼看這個無家可歸的遊民問題越發嚴重呢?

考特金先生說,關於這方面好的民意調查,我了解不多,在加州範圍內,通過發行一些公共債券來解決遊民問題,常常是能夠通過的。但是它什麼時候是個止境啊?不斷地往裡投錢,不斷地往裡投錢,也許到一定時候,整個公眾才會醒過來,覺得往裡投錢解決問題,並不是一個好的辦法。

現在是,包括騎自行車的道都不行了,都不能去了,遍地大小便,再就是被遊民騷擾,所以只好選別的地方。富人就把自己關在一個有大門的社區里,或者哪個公園有問題的話,他就不去那些公園。

在很多城市,中產階級因為這些個城市所存在的流浪漢問題,就搬走了。所以現在你看,不同人的反應是不一樣的:富人把自己關在自己的社區里不出去,外國人(大多指中國人)搬到這裡來買房子,他也不在乎,因為他忙着生存,忙着紮下根來,他不管周圍如何如何,他也不會管。25歲的美國年輕人可能不是太在乎。但是45歲,中產階級,有小孩,有房子的人們的反應就不一樣了,他們就會擔心,他們就會操心,他們就會搬走。

解決之道:從根本上健全中產階級生存體系

遊民問題的解決之道到底在哪裡呢?面對這樣的問題,如果聯邦來提供更多的幫助,給這些無家可歸的人更多的福利,是不是一種解決方法呢?

考特金先生說,更多福利能夠讓這個問題稍微減輕一些,但是解決不了。遊民問題不能在單個城市解決,因為單個城市解決了,別的地方的人又會跑到這邊來,所以只能整個大面積地解決,要麼是全國範圍,要麼是州範圍,最起碼是縣範圍。

流浪漢問題有兩個不同的種類:一種就是他本身有毛病的,什麼毒癮啊,有精神病啊之類的。另外一種就是單純的窮人,把房子給丟掉了,住不起了。

這兩種解決方法當然不一樣了。前者得想辦法給他治病,提供服務。後者就要解決他能夠住得起的問題。所以這兩個問題解決的方法是不一樣的。從根本上來說,還是要健全美國的中產階級,要中產階級能買得起房子,如果中產階級買不起房子,只能去租房子的話,慢慢這些問題都會出現,會有很多負面的影響。

整體解決需要整體經濟政策上做出巨大改變

至於說有什麼有效的解決方案,考特金先生說,從理論上,我想對這些有精神問題的流浪漢,就是通過社會的一些這方面的針對性服務去解決它。對於窮人來說,就要給他提供更多的他買得起的房子。但是現在加州的高房價已經成了一個正常狀態了,就導致他們根本買不起。所以要解決整個問題,就需要在整個經濟政策上做出巨大的改變才可能解決。比如說你把拉菲爾特的問題解決了,舊金山的問題還存在,那麼遊民就會跑到那邊去。

你待這些流浪漢好的話,比如說,舊金山的福利是拉斐爾特的3倍,那拉菲爾特的流浪漢就會被吸到到舊金山來,就出現一個負反饋這樣的問題。其實挺難真正得到解決的。

造成舊金山“淪陷”的三個原因

舊金山的無家可歸者相對全國來講人數就特別多,造成的原因有三個。一個原因就是加州房價高,這是最直接的;第二就是加州政策對遊民更寬容,所以會吸引他們過來;第三就是加州的經濟結構,加州有很多很高端的、工資非常高的工作,也有工資非常低的工作,就缺了中間檔,所以工資非常低的人就可能被擠成了遊民。

在美國的南方和中西部也有遊民,也有窮人,但是不象加州和紐約那麼差,糟成那個不堪的樣子。

加州變遷:製造業消失、經濟結構兩極化、失去上走階梯

加州這些大城市在過去幾十年里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導致遊民問題如此突出?考特金先生說,加州的製造業失去也好,外移也好,導致很多基層的藍領工作沒有了,現在在加州有很多很有錢的人,很有錢的工作,但是沒有一條階梯從高到低地在那兒,所以要麼就是你很有錢,工資非常高,要麼就是非常低,難於生存。

以前在大城市是這樣的,現在整個加州沿海城市都變成這樣了,沒有一個階梯,所以就造成兩極分化問題。房價遠遠超出其中一些人群的收入的若干倍,所以就很容易失去房子,導致無家可歸。

舊金山的流浪漢問題一直都有,1960年代就開始有,但是從來沒有象現在這麼多,因為那個時候的中產階級還是比較主要的。現在的問題就是,基本上剩下最高端的,剩下很低端的,中間的中產階級搬走了,不在了,導致這些個問題。

總之,加州現在面臨的問題就是: 一是中產階級失去了,二是中產階級沒有一個向上走的階梯,他沒有這種步步升高的工作結構。所以窮人老是擺脫不了窮人的狀態。

導致加州變遷的原因:全球性競爭、外來資金購房、城市監管

考特金指出,造成加州出現這樣的變化,一個就是來自於全球性的競爭,這裡包括來自中國的競爭,來自墨西哥的競爭,也有來自美國私人企業的工會,工會就會導致企業發展卡住;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外國資金跑進來買房子,造成房地產市場紊亂;再有一個問題就是加州的監管法規造成很大的負擔,包括電費。

整個加州的電費和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的電費相比就貴出2、3倍,所以加州自許想變成一個綠色能源的中心,或者綠色政策的一個模範州,這個政策太霸道了。你為了這麼一個口號,導致汽油貴很多。有錢人是不在乎,貴幾塊錢他無所謂,但是對於這些低端收入的人來說,汽油貴那麼1、2美元對他來說就可能導致他活不下去,最後失去他的房子。經濟結構兩極化,是造成加州物價很貴的一個重要原因。

加州福利開銷已近一萬億,卻製造了三分之一吃福利的人群

加州存在這麼嚴重的遊民問題,但是加州政府更關心氣候變暖啊,庇護城市啊… 為什麼?考特金先生的分析是,加州這些遊民也沒有什麼選舉的能力,所以他們形不成一個政治力量,所以也不用去管他們。結果州府關心的都是比較高端的或者虛的一些東西。

加州為了所謂的環保綠色模範,付出了很多的代價,而這個代價承受方不是富人,而是窮人。

其實加州和其它的一些州,包括和聯邦政府在解決貧窮問題上做法完全不一樣,加州過去20多年花在福利上將近1萬億美元,造成的結果反而是,佔全美人口12%的加州,吃福利的比例卻達到了三分之一。

那麼其它州,怎麼做的呢?在80到90年代,美國中西部的州也是實施了有很多福利的政策,但是它的福利改革是不一樣的,它讓拿福利的民眾投入勞動市場,逐漸自己自立去找工作,最後就不再需要福利了。所以那些政策是很成功的。

川普總統聯邦政府新出來的預算案也是這樣,比如調整糧食券,就是要求你每周工作達成多少時間才可以,而這個思路是加州不願意做、不願意接受的。

(全文完)

閱讀本文上篇:美國自由派大城市遊民人數創紀錄 加州四市成為重災區(上)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加州四市

大城市

遊民

​美國

自由派

重災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