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華府專家:川普的智力遊戲 不怕挨罵 推動有利長遠的改革

2019-01-28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1月25日,川普總統宣布暫時重開政府到2月15日。(AP Photo/Evan Vucci)

從聖誕節前開始,一直持續了35天的美國聯邦政府部門關門狀態終於告一段落。在民主黨的巨大阻力下,川普總統也同意了先讓政府開門,再分別談邊境牆資金的問題。民主黨慶祝勝利的同時,一些共和黨人也指責川普不應該讓步。

從另一方面看,川普總統自己認為,他並沒有放棄爭取邊境牆資金的努力,和民主黨達成這個短期協議主要是為那些受到政府關門影響而領不到薪水的聯邦僱員着想。同時,川普也提醒道,如果到2月15日國會依然不能達成協議,不能給出包含邊境牆資金的支出法案的話,聯邦政府還會面臨再次關門,或者他會宣布國家緊急狀態以解決邊境牆資金的問題。

這顯示出邊境牆和政府關門僵局還沒有完全解決,川普和國會民主黨人之間的“拉鋸戰”還在進行着。對於這個局面該如何解讀呢?

本台記者幾天前曾就美國政府關門一事採訪過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前外交官、華府外交專家艾麗西亞·堪琵(Alicia Campi)博士,並在本台的電台直播中播放過和勘琵博士的訪談節目。當時,對美國政府什麼時候開門,僵局如何解決,人們還看不到影。但是隨着事態的發展,我們不得不欽佩勘琵博士對美國政治了解之深入和對美國當下時事分析之精闢。因此我們把勘琵博士的精彩觀點整理成文字再次呈現出來,以饗讀者。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前外交官、華府外交專家艾麗西亞·堪琵(Alicia Campi)博士。(photo from languagemuseum.org)

川普在做智力遊戲  這是他多年商業談判的方式

川普總統對邊境牆的議題非常堅決,表現的是決不退縮。很多分析普遍認為,這是因為川普要兌現他對選民和支持者的承諾,這也關係到2020年他的競選連任。

但是勘琵博士認為,對川普來說,這還不僅僅是邊境牆的問題,這還關係到他處理很多其它國內政策和外交政策方面的問題。川普發出的信息是:我不會被你們公開欺負的,這個信息不僅是針對國內(國會),而且也是針對國外競爭對手的,包括正在進行的美中貿易談判中的中共政府,還有去核談判中的朝鮮獨裁政權,以及俄羅斯、伊朗等政權。

這是川普幾十年來在商業談判上的方式,也是他過去兩年作為總統的談判方式,不會改變。

川普所做的可以說是一個智力遊戲。川普曾公開說,或許政府要關門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其實,他當時是在對民主黨領袖喊話:我要建牆撥款的決心不會改變。

政府關門對共和黨壓力小  而對民主黨壓力大

勘琵博士認為目前共和黨方面並不佔弱勢,共和黨內部的壓力非常小,因為共和黨中偏自由派的國會議員只有很少幾個,在參議院里幾乎沒有。共和黨在眾議院是少數,不能控制立法,也就沒有那種需要川普總統和共和黨領袖在政府關門問題上必須讓步、以便讓他們能夠得到足夠投票的需求。即便可能有少數(共和黨)議員不喜歡因為建牆撥款得不到解決而導致政府關門的狀況,他們也沒有要改變現狀的衝動。

但民主黨方面就不同了,因為華府附近的建制派,從聯邦到地方城市的建制派,主要都是民主黨控制的,而且96%的聯邦政府公務員都投票給了希拉里,因此政府關門對他們來說影響特別大,所以民主黨內部壓力就很大。另外,民主黨內部還面臨著兩代人理念差別的代溝問題,主要就是今年有一批年輕的、理念極端自由、激進的議員,包括紐約的民主社會主義者亞歷山得拉·科爾特斯(Alexandra Cortez)等人,她們的政治主張比傳統的民主黨要左傾得多。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可能與民主黨激進議員有交易

勘琵博士相信,佩洛西為了拿到能讓她執掌國會眾議院議長的選票,她很可能向這些激進的自由派議員承諾過,不會跟川普談判。

在美國傳統的兩黨政治的執政中,都是要協商、互相讓步,達到某種妥協,使得政府能夠很快回到正常運轉。這也是選民們把自己的選票投給那些民意代表,讓他們代表自己的利益去談判和協商。

而激進派的那種“要麼按我的做,要麼就停擺,一損俱損”的方式,只有獨裁專制政權才這麼做,與美國傳統完全不相符。

因為佩洛西向這些激進派議員承諾過,因此她對川普總統的強硬態度還會保持一段時間。

經過一段“拉鋸”後 佩洛西也要照顧不激進的民主黨議員的意見

勘琵博士說,民主黨領袖是年紀已經大了的老派民主黨人,不是那些年輕激進的,那些激進的或許得到很多媒體曝光,但並不處於領導地位。

因此這些老派的民主黨領袖不僅要照顧這20%的年輕激進議員,更要照顧到80%的比較不那麼激進的民主黨議員,他們並不完全贊成永遠不跟川普合作、把政府關門兩年也沒關係的立場。

所以,經過一段時間的拉鋸後,佩洛西可能會說,我不能再繼續這樣堅持下去了,你看,我已經按照你們(激進派)的方法去做了,但是美國人民沒有能夠逼着共和黨和川普政府改變,為了美國大眾、為了那些受到政府關門影響的人民的利益,我得跟川普去談判協商了。

川普會盡量協商  實在不成後會宣布緊急狀態

如果民主黨堅持不退讓的話,勘琵博士認為,川普會在一段時間內不斷地與民主黨協商、談判, 經過一段時期的公開協商談判,假如民主黨人還是不為所動,川普可能通過簽署行政命令宣布全國緊急狀態,這樣就可以從國防等預算中拿到一些資金來建邊境牆。

一旦川普這麼做的話,他馬上就會被國會民主黨告上法庭。但是川普在法庭上可以說,你看,我一直在跟不情不願的民主黨談判了多少個星期、多少個月,我們已經沒有錢了、沒有其它的辦法了,而南部邊境出現了緊急情況(南部邊境總是會有事發生),不得不宣布全國緊急狀態。所以,川普很有可能在法庭上贏過民主黨。

邊境牆問題實質是整個移民政策的問題

在勘琵博士看來,導致這個政府關門僵局的邊境牆問題,實質上也是因為整個移民政策的問題。最後可能發生的是,移民政策發生重大改變,或許兩黨都有人不高興。

因為目前的移民政策很爛,但是作為應該負責任的國會幾十年來沒有哪一屆真正做出改革,都怕得罪人。有些共和黨人喜歡非法移民,因為勞工便宜;有些民主黨人喜歡非法移民,因為非法移民可以成為他們的票倉。怎麼改革都會讓某些人不高興。

只有像川普這樣不怕挨罵的總統才敢推動移民改革

勘琵博士提到,最近的民調顯示,超過一半的美國人贊成邊境牆,不贊成開放邊境給非法移民。或許只有像川普這樣不在意被罵的總統,才可能促進國會進行移民政策的改革,最終經歷的陣痛是值得的,即便他被罵也不在乎。

我們都忘記了或者不知道,最近的一次重大移民政策改革是由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總統(任期1963-1969)促成的。談起這位總統,人們就會想到越戰等等很多方面,但從來不會想起他對移民政策的貢獻,但美國開始有政治庇護、接受難民,就是因為約翰遜總統的緣故,越戰後為了接納逃離被越共迫害的人才改革了移民政策。

勘琵認為,一個總統有可能因為推動某些立法而被罵、或被遺忘,但他所起到的影響作用可能是深遠的。川普並不把自己作為總統的身份看得很重,因為他已經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人了,所以他願意打這場仗。

反川普的民主黨人只知鬥爭 不知解決問題

勘琵博士認為,民主黨現在和川普對抗的方式完全是錯的,解決不了事情。川普執政這兩年來,那些人在跟川普打交道中還一直在犯同樣的錯誤。這顯示出來,這些人並不關心結果如何,而是更關心過程,只是對鬥爭感興趣,不對解決問題感興趣。

如果他們關心結果的話,他們會玩更聰明的遊戲,想方設法讓川普同意他們所要的東西,通過互相退讓一點點。但事實不是這樣,說明他們不是真正想解決問題。

反映出美國社會中以情緒做決定的短視行為

勘琵博士也批評道,造成民主黨國會議員這種表現的也有美國選民的責任,因為是他們選舉出來的議員。這表明在美國社會中、某些選區里,有些選民並不想讓政府正常運作,他們只想要調查、起訴總統,即便影響到基礎建設、貿易協定等等也在所不惜。

他們根據自己的情緒做出很短視的決定,原因只是因為他們不喜歡川普這個人。在現實生活和工作中,你經常會碰到自己不喜歡的人,這不表明你就不跟他們一起做事了。

造成政府關門的根源是國會沒有盡職盡責

對於造成政府關門僵局和這場危機的根源到底是什麼?勘琵博士的意見是,追根究底,其實是國會的問題,是國會沒有盡職盡責。

因為根據憲法,眾院每年都要通過政府支出預算,但最近十幾二十年來,幾乎沒有一屆國會是按時通過預算的,他們採用的是“繼續撥款決議案”(continuing resolution),就是按照之前通過的預算執行,年復一年如此。奧巴馬政府期間,沒有一年通過預算。從來沒有一位總統像川普那麼聰明,利用這一點(給國會施壓,並造成政府關門)。

於是民主黨就在媒體上說,這對80萬員工不人道、是危機,那麼川普宣布緊急狀態就順理成章了。民主黨不喜歡可以去起訴,起訴了也不會贏。

勘琵博士試圖從川普的角度看,如何把壞事變好事,她認為很多人不明白川普在做什麼。

從來沒有一個總統像川普這樣敦促國會遵照憲法行事

川普總統在2018年告訴國會,他不會簽署“繼續撥款決議案”(Continuing Resolution),但是參議院沒有相信他會這麼做,在去年12月休會前還是遞交了“繼續撥款決議案”,川普真的就沒簽,於是政府部分關門。

勘琵博士希望國會兩黨能夠從中學到教訓,按照憲法通過預算,這樣就不會導致政府員工付出代價。

她認為,這真是國會自找的麻煩,從來沒有一個總統像川普那樣,利用國會不盡責,扭轉為對他們的壓力。國會議員也理應受罰,現在有人提出修改法律,如果國會不通過預算,他們國會議員也不能領工資。按道理應該被解僱,但是我們的制度里沒有這一項,當然有的議員自願不領薪水。

民主黨拒絕談判,顯得他們不關心那些關門的部門,演化到無法運作的狀況,為川普宣布緊急狀態提供了法律依據。

如果國會遵守憲法  早就解決問題了

勘琵博士指出,“繼續撥款決議案”是國會訂的法規,並不是憲法里的規定。憲法說,眾院是管理資金撥款的單位,需要兩院通過,總統簽署。這是有各種方法達成的。

其實,在上屆共和黨執掌兩院時,有機會可以通過全部預算案。但是參議院因為幾十年前,自己規定要60票通過重大法案,而現在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就不願意改變。

憲法里也沒有規定,預算案或其它法案在參院一定要60票贊成才能通過。憲法說,多數通過就可以了,就是多1票就夠了。如果參院遵守憲法,早就解決了政府支出預算問題了。

川普早就說他要打破已經不運作的政府系統了,雖然現在對政府員工很難,傷害到一些部門,但他所做的是向國會展示,如果你們不盡職盡責,我就會這麼做,遲早有總統會這麼做的。

川普懂得長遠打算 不是短視之人

勘琵博士表示她對政府運作看久了,觀察到美國政府的成功和失敗在哪裡,她也見過很多其它國家政府的運作。她覺得太多人都是看短期,尤其是像當今社會裡,沒有人想到自己或對方是需要有長期打算的。

勘琵博士稱讚川普有地產商的背景,作為搞建築的商人,川普不可能只看短期的,他一定要看長期,看多年以後的回報,所以他做事情都是有一個長遠打算的。如果是一個IT公司的CEO出身的人來做美國總統的話,就不一定有這樣的思路了。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不怕挨罵

川普

改革

智力遊戲

有利長遠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