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民主黨內部不滿領導層 欲尋求與川普達成協議

2019-01-16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1月16日,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紅衣者)被媒體圍追。(AP Photo/Andr…

美國眾議院多名民主黨新晉議員指責眾議院議長兼民主黨領袖佩洛西的做法,佩洛西堅決拒絕為川普總統在美墨邊境修建隔離牆的計劃提供資金,而她的國會同僚們則要求民主黨人與川普談判,就隔離牆問題達成協議。

從去年年底聖誕節前開始,一直拖過了新年,又進入了新一屆國會,四分之一的聯邦政府部門關門停轉,創造了美國歷史上關門時間最長的記錄。佩洛西(Nancy Pelosi)贏得眾議院議長選舉後,她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說,川普永遠不會獲得“隔離牆”資金,他們拒絕通過任何包含“隔離牆”資金的撥款法案,並讓政府繼續關門。

《紐約時報》報導說,佩洛西的副手、眾議院多數黨黨鞭霍耶(Steny Hoyer)表示,民主黨人在反對川普總統建牆的談判態度上是“完全團結一致”。

但是,布萊巴特新聞網的消息說,在民主黨大會上看看民主黨的普通成員是如何評價他們的領導人時,就會發現,霍耶所謂的團結根本就是不真實的。事實上,許多民主黨人,尤其是新當選的民主黨議員,都希望與川普在建牆問題上進行談判。他們甚至公開這樣說,並表達對佩洛西和其他領導人的不滿。

例如,去年11月當選的緬因州民主黨眾議員賈里德·戈爾登(Jared Golden)公開呼籲民主黨領導層與川普和共和黨人一起坐到談判桌前。他說談判不應只在三個人中,兩黨高層也應該參加談判,必須儘快制定出一個兩黨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

來自密歇根州的民主黨新晉眾議員伊麗莎·斯洛特金(Elissa Slotkin)對民主黨領導層的作為表達“失望”。

紐約州眾議員馬克斯·羅斯(Max Rose)說,他對把“關閉政府”作為一種談判的工具“感到厭煩”,他表示與自己的領導層發生了“激烈”鬥爭。

另一位來自紐約州的民主黨眾議員安東尼·布林迪西(Anthony Brindisi)說,他已經在繞過佩洛西和她的團隊,直接與共和黨人談判。

就像許多其他民主黨人在與佩洛西和舒默的決裂中所做的那樣, 布林迪西在他的選區所在地活動上告訴與會者,沿着邊境設置一堵牆是可行的,而佩洛西和舒默反對在任何地方設置任何屏障。布林迪西說:“我們需要在邊境口岸和入境口岸使用更多的技術,以便卡車和集裝箱在進入我國之前接受檢查。”

弗吉尼亞州民主黨眾議員阿比蓋爾·斯潘伯格(Abigail Spanberger)在她的選區面臨巨大壓力,她認為民主黨在處理政府關門問題上表現不佳。

民主黨眾議員科林·奧爾雷德(Colin Allred)願意為川普總統的邊境牆提供資金,作為協議的一部分。

喬治亞州民主黨眾議員露西·麥克巴斯(Lucy McBath)說,她希望與川普總統達成“妥協”,“如果我們不妥協,受傷的將是美國人民。”

另一位民主黨眾議員傑夫·范·德魯(Jeff Van Drew)說,他將支持一項為建牆提供資金的協議。

民主黨眾議員阿米·貝拉(Ami Bera)表示希望利用和川普總統談判的機會達成保護“達卡生”(DACA,也叫“夢想生”,即未成年時隨父母入境美國的非法移民)的協議。這樣通過談判共和黨可以獲得保障邊境安全的東西,民主黨可以獲得保護“達卡生”的機會。

還有更多的民主黨人也表達了他們的“不團結”的態度,包括佩洛西的領導層成員,如眾議員切麗·布斯托斯(Cheri Bustos)和凱瑟琳·克拉克(Katherine Clark),她們都說需要一堵牆或一道屏障。

布斯托斯是民主黨國會競選委員會(DCCC)主席,上周她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如果我們有部分圍牆,有圍欄,有用於保護邊境安全的技術,一切都沒問題。”

克拉克民主黨黨團大會副主席,她認為,在邊境的一些地方,用一道牆或一道屏障會起作用。克拉克說:“我認為,修復那裡已經存在的圍欄和其他屏障會對邊境的一些地區有利。”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不滿領導層

內部

尋求

川普

民主黨

達成協議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