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川普時代造就的畫家是如何記錄這個時代的(中)

2018-12-29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川普時代畫家喬恩·麥克諾頓先生在製作油畫《被遺忘的人》(Jon McNaught…

喬恩.麥克諾頓(Jon McNaughton)先生以他在2011年時的一幅畫作《被遺忘的人》(The Forgotten Man),在2016年總統大選日進入人們的視野;在川普當選總統後,他又因《穿越沼澤》(Crossing The Swamp)、《尊重國旗》(Respect the Flag)等多幅畫作而聲名鵲起,被媒體爭相報道。他的畫因與當今川普時代同步而被在網上瘋傳,很多人熱衷購買下他的畫作。他成為眾多美國人的喜愛,但同時也被眾多人怨恨,他是川普時代打造出的一位獨具特色的畫家。

本文上集介紹了麥克諾頓先生是怎樣成為一位畫家的,也介紹了他的幾幅畫作《被遺忘的人》、《你沒有被忘記》和《奧巴馬國度》,以及他畫作上每一細節通常都對應着一個故事。這裡將着重介紹麥克諾頓先生是怎麼樣看川普總統的,他用畫作記錄川普時代收到怎樣的反饋,以及他如何看待當今美國自由派與保守派的文化之爭。

(接上文)

川普,一位迷一樣的人、非典型的美國總統

川普總統是一位迷一樣的人,非常有意思,他肯定是位非典型的總統,恐怕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都會同意這個觀點。一些可以把一般的政治人物毀掉的醜聞,或者一些壞事情,好像都動不了川普總統,他總是能夠安然過關。川普是一位社交媒體的大師,有時候他發的哪一個推特,會讓你覺得好像不太像個總統,但是他運用社交媒體來繞過那些專業的主流媒體,直接和民眾對話,這種方法真的是不可思議。

《尊重國旗》,喬恩·麥克諾頓(Jon McNaughton)先生作 (jonmcnaughton.com)

川普不會讓人家隨便作賤他,其他總統面臨媒體的強大攻擊的時候,往往就只好不講話了,媒體就隨便罵。但是對川普來說,他會反擊的,他不會讓這個媒體或者什麼人隨意地攻擊他。

川普總統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他能把事做成。他從他以前的職業生涯中學到了很多東西,讓他可以當總統時非常有效能。比如說怎麼對付金正恩,怎麼對付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怎麼對付中美貿易衝突等等之類的。川普以前經商所學到的本事,他都能夠用的上。我越看他做事,我對他的印象越好。當然了,不是說什麼都是完美的,他也會犯錯,但是不管怎麼說,我做為一個保守派的人士,我很喜歡他。

當今美國自由派和傳統派的文化之爭 激烈程度前所未有

美國自由派和傳統派之間的這場文化之爭,雙方應當更加理性、更加和平,但卻不是。與奧巴馬時代的情形相比,奧巴馬是非常非常左的,那個時候右翼人士其實對他是蠻客氣的。但是現在,川普把美國帶向傳統,帶向右邊的時候,左翼人士就遠沒那麼客氣了,他們是蠻凶的。就像是鐘擺吧,其實當初怎麼擺向左邊,現在就如何地擺向右邊,鐘擺擺向了另一邊,這個文化之爭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出現的。

現在這些左翼、特別是左翼媒體對川普總統那種惡毒和那種兇狠的姿態,這跟當初是不一樣的。因為在左翼當政的時候,右翼傳統派人士們都蠻低調的,他們不太善於高聲講話大聲叫嚷,他們都是忍氣吞聲。到後來就出現了茶黨(Tea party),茶黨都是一些老大爺老大媽,他們聚在一起講述他們的心聲,鼓鼓掌而已。但是川普當政之後,經過八年奧巴馬的左翼管制,很多的美國人,保守派的美國人就開始表達他們的憤怒了,就是這種憤怒才把川普選進了白宮。

經歷了八年的這樣一個奧巴馬的管制之後,這些保守派的人士其實非常非常的憤怒,非常非常的失望。如果說川普在早四年之前競選總統,他是選不上的,因為那個時候保守派的人士更加願意支持像羅姆尼這樣的人。但是羅姆尼當時也沒選上,因為他不是那麼主動,到最後沒什麼衝勁,最後支持者們也就算了,沒有再去頂他。但是經歷了整整八年奧巴馬的左翼管制,把美國帶向遠離美國傳統之後,這些憤怒的選民就跑出來了,就是受夠了,所以從那麼多的共和黨候選人中,他們選擇了川普,因為川普說出了所有他們心裡想說的話。

儘管很多人對川普反感,但是大家更加害怕、更加討厭把希拉里選上總統,這就是為什麼希拉里贏不了那場選舉。所以,保守派人士的憤怒導致了他們的崛起,最後把川普選進了白宮。把川普選進白宮,也激怒了那些自由派人士。所以說美國現在其實是分成兩邊,雙方的距離越來越遠,可能這種針鋒相對的劇烈程度,恐怕僅有林肯時代才見過。我們都知道林肯時代發生了什麼,就是美國的內戰。現在雙方對峙越來越激烈,右翼有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極端團體,但是像現在的左翼組織“黑人命貴”,以及Antifa這種團體的那種攻擊性,是以前從來沒有的。這令人擔心,不知道往下會發生什麼。

奧巴馬執政八年帶來的最大問題是什麼?

奧巴馬執政八年給美國造成的問題很多,最大問題是大幅擴展了美國政府的福利,再就是開放了邊境。表面上是打着幫助美國人的旗號,但背後是政治原因,因為當美國的福利越來越大的時候,奧巴馬其實是在讓很多的美國人越來越變成支持民主黨的人,因為拿政府福利嘛,所以你就得繼續去投民主黨的票,這樣會讓共和黨的選民人數越來越縮小,最後致使美國失去兩黨政治、或者說是兩黨制衡。

奧巴馬執政八年所增加的國債,超過前面所有43屆總統所借國債的總和。象奧巴馬健保這種可負擔健保的計劃,看上去很好看,以好的名義而做的,但其實是毀掉了美國的內核。所謂的民主好像是很好的東西,民主就是人人都有票投,但是民主在某種情況下會變成一個多數的暴力。當社會福利制度不斷地延展,人們都可以免費地從政府那裡拿東西,可以免費吃,免費的教育,甚至免費的房子,什麼都是政府給的時候,人就會為了免費的東西繼續投票給那個提供他們免費東西的政府。那麼演化到後來,就是社會主義了。社會主義國家有什麼後果?當初的古希臘和古羅馬人就是這麼毀掉的!

在奧巴馬選上總統的時候,他當時做了個宣言是什麼呢?他說,我要從根本上改變美國,他就是這麼明說的。而川普上任之後,他其實是帶美國走回傳統,他把奧巴馬做的很多的事情都給抵消掉了、給撤掉了。奧巴馬做的所有那些措施中,最大的事情就是把政府吹得很大。

用畫作記錄川普時代 得到怎樣的反饋?

川普總統知不知道我的畫呢?這裡就不說細節了,川普總統和奧巴馬總統都知道我的畫。我以前畫風景,畫了10年了,得到的反應是什麼呢?有的人很喜歡我的風景畫,覺得畫的很好;有的人則不在乎。但現在我的畫就不一樣了,一邊的人恨我,一邊的人愛我,所以,衡量一幅新作是不是會很成功,就是看剛發出去的時候,來自左翼憤怒的浪潮越強,我就知道這個畫會越成功。

那個時候會有人在網上不斷地去貼各種貼子罵我,不斷地罵,不斷地侮辱。在我看來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很幽默的事情。那當然了,右翼就會有人覺得這畫畫得真好。但是當左右兩翼不管是哪邊的,很誠實地去研究我的畫,提出很坦率的問題的話,我會覺得這才是最好的。所以,前有人罵我的時候,我會覺得挺煩心的,怎麼這麼粗魯這麼講話。而現在我已經不太在乎了,就是不管你怎麼罵,反正你就是站在這邊,你就是這個態度,所以在政治上不同立場的人會對我的畫做出不同的反應。

我的家人蠻支持我作畫的。我居住在一個保守派的州,所以身邊人的基本上都蠻支持我的。如果是在舊金山的話,那就會不一樣了,大概大多數人都是反對的,但是在我居住的地方,大家都挺支持我。

不營而銷 《穿越沼澤》售出幾萬份

一幅畫作完成後,我就把它放在我的網站上。我有自己的網站(jonmcnaughton.com),有社交媒體,當我在社交媒體上做一個公布,我的畫就會稀里嘩啦地開始流傳開了。但是我從來不做任何宣傳,不做營銷,基本上畫好的畫把它放上網,有人就會傳開了,有人就跑來到他的網站上買他的畫作,有的時候是印刷品,有的時候是原件。這是一件讓我很驚奇的事情,我從來沒有計劃要做一個政治性的畫家,但是因為人們現在都蠻情緒化的,各自站位,所以我的畫會受到很大的歡迎或者是攻擊。

《穿越沼澤》,喬恩.麥克諾頓(Jon McNaughton)先生油畫作品 (jonmcnaughton.com)

畫川普總統的畫作,有的真賣得挺好,比如那幅叫作《穿越沼澤》的畫作,講的就是川普總統架着一艘小船,穿過沼澤地,船上全員皆是川普內閣官員,這個划船、那個提燈…… 就是虛擬的人物,講的是一個故事。這幅畫賣了幾萬份。這個沼澤地指的是華盛頓腐敗的政壇。

奇思妙想的構思  寫實的畫風  帶來迴響與共鳴

作畫主要是一個構思,得想出那種很獨特、能夠產生社會迴響、大家能夠有共鳴的這樣一個主意。我常常會想出很離奇的點子,然後去琢磨素描,做實驗,要琢磨被畫的模特,總而言之,這個創作的過程是不太容易的。

有的人的容易畫,有的人不容易畫,川普總統蠻容易畫的,相比而言,肯尼迪總統就不容易畫。為什麼呢?肯尼迪的長相是個帥哥,但是要不小心的話,要麼把他畫得太帥,但是又有可能畫的很傻氣,因為他的臉,稍微處理不好的話,有可能變得很傻。總之這種微妙的平衡必須很注意。但是川普就很容易畫,因為他的特點非常突出,非常容易捕捉。

我的畫是寫實的,我畫畫都是實實在在地把他們畫出來,即使對奧巴馬,我也不會醜化他,就是真實地畫出他的形象來。只是有的人物好畫有的不好畫,如此而已。

解讀畫作《你沒有被遺忘》

《你沒有被遺忘》(You Are Not Forgotten)這幅畫,在畫的中心,有兩個年輕人和一個小女孩,他們在載種地上的一棵小植物苗,川普總統就站在旁邊,川普的腳下有一條小蛇,在他們的周圍可以看出有各種不同職業的人圍在旁邊。

《你沒有被遺忘》,喬恩.麥克諾頓(Jon McNaughton)先生油畫作品 (jonmcnaughton.com)

這幅畫所描繪的就是被遺忘的人們,他們終於找到了他們的希望,所以他們在一個乾裂的土地上小心地培植一片幼芽,川普總統站在旁邊,在後面就是美國各種各樣、普通的老百姓,從老兵到工人,等等。川普總統在畫中的姿態,就是表示出他很關切這一對年輕的男女,表達的意思就是:我選上總統是為了你們不是為了我。

川普總統腳邊的那條蛇指的是什麼?其實它寓意的是聖經故事,這個蛇代表着邪惡,當然在聖經里耶穌可以把邪惡的蛇頭給踩爛掉。有的人就說川普跟耶穌有什麼關係,那倒不是。其實它就寓意着,任何有上帝的力量的人,都有同樣的摧毀邪惡的能力。

今天在當今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能夠摧毀邪惡的人,就是川普,因為他是美國的總統,他權力最大,他具備這個能力。這個邪惡也可能是ISIS,也可能是共產主義,也可能是任何不對的事情,任何阻止善良充滿這個世界的東西,都屬於這種邪惡。

畫中有海軍陸戰隊員、有老兵,是為了表述川普總統對老兵的看護是非常周到的,他最近解僱了退伍軍人醫院系統中1,300個不能盡忠職守的醫護人員,因為他們沒有好好地照顧美國的退伍軍人。

作為一位畫家,麥克諾頓先生所面臨的挑戰時什麼?他感到最快樂的是什麼?他將如何解讀他的新作《全美國川普》(All American Trump)?在下文中,我們繼續和您分享對麥克諾頓先生的訪談。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閱讀上一篇:川普時代造就的畫家是如何記錄這個時代的(上)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喬恩·麥克諾頓

川普時代

造就的畫家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