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川普時代造就的畫家是如何記錄這個時代的(上)

2018-12-27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川普時代畫家喬恩·麥克諾頓先生在製作油畫《被遺忘的人》(Jon McNaught…

在川普時代出現了一些非常獨特的事情,在美國歷史上也都是沒有過的。有人說川普本身就是一位美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總統,而川普執政的時代,也有很多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情發生。這裡講的就是其中一個。

有這麼一位畫家,他原來默默無聞,在2011年時畫了一幅畫作,因為他支持川普,這幅畫在2016年總統大選前開始發酵,成為媒體重點報道的話題;在總統大選的當天,這幅畫更成為福克斯新聞的一個重點談論內容。這幅畫的名字叫做《被遺忘的人》(The Forgotten Man)。

此後,這位畫家就川普時代現象畫了很多畫,他的不少作品都引起了各方的關注。比如說他的畫作《穿越沼澤》(Crossing the Swamp),就是表現川普總統和他的內閣正在穿越華盛頓的政治沼澤。這幅畫成為媒體爭相報道和談論的對象。他的很多作品發表出來以後都成為席捲之勢,在網絡上一下子就被傳播起來,很多人在談論他的畫,也有很多人買他的畫;愛他的人很多,但同樣恨他的人也很多。這就是在川普時代打造出來的一位很特別的畫家。

這位畫家為何這樣出名?他是怎樣通過他的畫作來記錄這個時代的?本台記者子涵和節目製作人方偉對這位畫家做了專訪,他就是喬恩.麥克諾頓(Jon McNaughton)先生。

13歲畫作獲獎 大學時崇尚傳統 零九年轉以政治題材作畫

麥克諾頓先生出生在亞利桑那州的梅薩(Mesa),十幾歲的時候搬家到猶他州。他的父親是中學的足球教練,母親在小學裡工作,整個家庭沒有什麼藝術基因,他在家裡大概是一個特例。他從小就喜歡政治、喜歡宗教,所以在這些方面的積累影響了他的繪畫內容。

麥克諾頓從小就喜歡畫畫,13歲時,他畫的第一幅畫就被選送到州的高中生繪畫比賽,得了最佳作品獎,州長頒給他一個很大的獎。他很受鼓舞,從那以後就一直在畫。大學時他就讀於猶他州的楊百翰大學,聯邦參議員羅姆尼也是從那裡畢業的。

在大學時,大學裡流行的是現代派藝術,而他只喜歡傳統的東西,所以他在大學時代基本上不太吃香,他就覺得,算了,自己想畫什麼就畫什麼,不去管人家的看法了。所以在這一點上,他是有點叛逆型的。2009年時,出現一個變化,就是他開始以政治為題材來作畫,而之前他的畫主要是風景和宗教題材。

忠實於自己的想法 不取悅於人

麥克諾頓先生作畫已有40年,大約有幾千幅作品了,他說已經很難去準確計算到底畫了多少幅畫了。談到自己作品的最大特點,他說:我的畫主要是以現代題材為主,就是我所生活的當代美國,以這個為背景來選擇題材。我畫的是對我自己有意義的事情,在某個意義上,我是傾向於保守派的。保守派可能就是比較喜歡我的畫,而自由派就比較討厭我的畫。也許吧,我將來會被記得是一個保守派的畫家。

麥克諾頓先生認為,要成為一個優秀的畫家,最應該具備的素質是要忠於自己,誠實地畫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取悅於別人。他說:我的畫可能有人會覺得會觸怒別人,還有的人說我的畫是政治宣傳,我當然不同意這點。我認為,一個畫家他的作品要讓人家思考,讓人家有所感受,要畫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情,並且把它用一種以前沒有過的這種角度給投射出來,反映出來。

現代藝術與傳統藝術之比較

麥克諾頓先生成長在現代藝術這樣的一個氛圍當中,但是他走的卻是傳統藝術的路線。怎樣看待傳統藝術和現代藝術的區別?他說最早的時候,在大學裡,現代藝術被認為是叛逆異類,但是到了1950年以後,漸漸變成了傳統藝術成了叛逆異類。當然在他看來,兩種都是能夠表達、傳達思想的藝術形式。但他之所以選擇傳統藝術,是因為他覺得傳統藝術能幫助他更好地向很大的人群去傳達他的思想。

麥克諾頓先生認為,現代藝術對於大眾來說,常常看的比較暈,看着糊裡糊塗的,比較難以表達一個人的思想。傳統藝術對他來說很直觀,比較容易表達他想表達的意思。但是他的畫其實有不同的層面。從表面上看就是一幅畫、一個事件,很直觀;而要仔細看,則藏着更深的意思;再往下看,有些地方可能真的是沒人能懂,或者很少人能懂。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也有人說傳統藝術很淺白,但是他覺得不是那樣的。相反的,他覺得現代藝術是很捉摸不定的。

藝術演變和政治的變化是同步的

有關現代藝術,這種有時連專業人士都說不清楚在表達什麼的現代藝術,在過去三十年里是怎樣流行起來的呢?

麥克諾頓先生說,這是一個很有意思有問題。他認為藝術和政治是相關的,當政治發生變化的時候,演變的時候,藝術隨之而變化。隨着自由派的興起,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達爾文主義的興起,宗教越來越被削弱的時候,大學的藝術學院里所盛行的,也開始是這些所謂現代派的藝術,這些光怪陸離的東西,它其實是一種藝術的敗壞。

而對於那種所謂現代藝術大師,像畢加索,其實他的社會主義的政治傾向是非常強的。在麥克諾頓先生看來,藝術演變和政治的變化是同步的、相應的。有很多人會覺得畢加索是當代的大畫家、大藝術家,但是在很多保守派人士看來,畢加索是現代派藝術的先鋒,換而言之,他是把傳統藝術帶向敗壞的這麼一個領頭的人。所以在麥克諾頓先生看來,藝術的變化和社會潮流的轉變其實是同步的。不僅是繪畫,在音樂上也是一樣的。如果你是很自由派的,你喜歡的音樂就是那些個味道的。所以藝術和這個社會潮流也好、政治的變化也好,是相同步的。

保守派和自由派治國理念的差異

麥克諾頓先生指出,很多的潮流是循環的,這些自由派它走完了它的循環,現在等於要轉回到保守這邊來了,或者是迴轉到傳統這邊來了。所以對於自由派來說,或者是左翼的人士,他們會認為,比如說川普贏得總統是反向的一個發展,和國家的正面的發展是相反的。但是在右翼的人士看來,正好相反,川普贏得總統是國家在向前進。

他補充說,就美國的左右翼兩邊的比較來說,保守派相信的是個人自由、相信的是小政府;而左翼正好相反,認為政府是解決很多問題的單位。在川普時代,很多的政府條例被砍掉,稅被降了下來,所有這些保守派理念的主導就使經濟空前的繁榮。但是左翼會覺得說,那是奧巴馬他們以前做的,現在只是慣性跑出來而已。雙方有這麼個爭論。

麥克諾頓先生說,對於保守派人士來說,美國人是應該相信小政府的,相信個人自由,同時也強調國家主義,我們要忠於我們的國家,把我們的國家建立好,對於別的國家盡量去幫,某種幫助也是幫他們忠於他們自己的國家。美國是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後以身作則起模範作用,而不是象那種帝國主義,到處伸手去干涉別人的事情。這是保守派認為美國應該起的作用。

《你沒有被忘記》記錄川普時代

麥克諾頓先生在2011年畫了一幅畫作,名字叫做《被遺忘的人》(The Forgotten)。他解釋創作這幅畫的想法時說,當時是奧巴馬健保通過了,叫作可負擔健保,他就畫了這麼一幅油畫:一個長凳子上坐着一個美國男人,看上去神情非常憂鬱,圍繞着他的是美國各屆前總統,在前面站的是奧巴馬,兩手插在胸前,遠遠在看別的地方。這意味着說奧巴馬對於國家有他自己的這麼一個看法。在奧巴馬看着遠方的同時,他腳下踩着的是美國的憲法。這個涵義是很清楚的,也激起了很多爭議。這幅畫作題名是《被遺忘的人》,因為奧巴馬忘了美國、忘了美國人,他要追求的是他的全球主義。

喬恩·麥克諾頓畫作《被遺忘的人》(jonmcnaughton.com)

2016年總統大選前幾周,麥克諾頓先生給福克斯新聞的一位主持人漢尼迪(Sean Patrick Hannity)寄了他的畫作副本。他跟漢尼迪說,如果美國被遺忘的男人和女人,他們能夠站起來的話,川普說不定能夠贏得總統。當然,在大選前的幾個星期,沒人相信川普有任何贏的可能性。在選舉日當天,11月6日,漢尼迪在他的節目中,一整天都在講這幅畫作,講被遺忘的美國人。後來川普是出人意料地贏得了總統。在川普勝選的演說中,他再次提到被遺忘的美國人,並說他們將不再被遺忘。選舉過後,漢尼迪就從麥克諾頓先生的手裡把這幅畫的原作給買下來了,並說這些被遺忘的人創造了一個歷史性的選舉,把川普選進了白宮。

在川普勝選之後,麥克諾頓先生畫了另外一幅作品叫作《你沒有被忘記》(You Are Not Forgotten):畫的是一對青年男女和小女孩在種植一棵小植物,這棵小植物就是未來的希望;川普總統站在青年男女的背後,再往後就是形形色色各類的人——把川普選進白宮的這些美國人。麥克諾頓先生說,那個時候我在想川普他會做什麼呢?很多總統候選人選舉的時候是一回事,選上之後是另外一回事,以前的承諾都會大打折扣。我非常非常高興的就是,我發現川普當了總統之後,所有他承諾的他都去做了,只有一兩件事他沒做成,沒做成不是他不做,而是他沒做成,因為國會的關係。

用畫作記錄《奧巴馬國度》

麥克諾頓先生的另外一幅畫叫作《奧巴馬國度》(Obamanation):畫的是奧巴馬站在一個講台上,很開心地在發表演講,而在他周圍的人,神色卻是非常不一樣的。這幅畫表達的是什麼呢?麥克諾頓先生解釋說,奧巴馬站在講台上高高在上,非常洋洋自得地在講他的政見,旁邊的美國人是躺倒一片,大家都是精神不振,或者是不幹活躺在那偷懶之類的各色人等。他說,這幅畫其實是蠻有深意的。要仔細去看的話,你會看到奧巴馬的旁邊站立着一隻公雞在那兒打鳴,什麼意思呢?就是說這個公雞試圖想叫醒沉睡的人們。這幅畫是在奧巴馬任期結束前六個月畫的,麥克諾頓想表達的就是在七年半的奧巴馬統治之下,美國變成了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已經是很多人都在偷懶,沒有工作、沒有熱情。

《奧巴馬國度》,喬恩·麥克諾頓先生作 (jonmcnaughton.com)

說到更多這幅畫的細節,比如在這幅畫的左邊撒着一地的槍支,麥克諾頓先生說這描述的是一個典故,是說奧巴馬時代如何把槍賣給中美洲的黑幫。總之就是,畫的每個細節,每個部分它所表達的深意都是有典故的,代表的是奧巴馬執政時期發生的事情,這些故事都由一個一個的人和物表達出來。

再比如說,這幅畫中有一棵聖誕樹,還有一幅丘吉爾的畫像摔在地上。這個典故就是奧巴馬入住白宮的第一年,在白宮的聖誕樹上掛的飾物,其中有一個就是一本毛語錄;而丘吉爾畫像是英國政府送給奧巴馬的禮物,但奧巴馬根本不要,把它原裝退回給了英國,這其實是對英國的一種羞辱。種種這些事情都被畫成一個個細節,反映在這幅畫作里,因此題名為《奧巴馬國度》。

麥克諾頓先生說,他現在已經在設想,當川普第一個四年任期結束的時候,他也畫一幅畫,比如說叫作《川普國度》之類的。他會用各種各樣的手法和細節,去表達川普執政的前四年里所發生的各種各樣特別的事件。

畫家麥克諾頓先生是怎麼樣看川普總統的呢?他畫川普,有沒有收到川普總統本人什麼樣的反饋?下文中我們將繼續和您分享對麥克諾頓先生的訪談。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喬恩·麥克諾頓

川普時代

造就的畫家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