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深度解析中美貿易衝突 《致命中國》作者親述經歷(上)

2018-11-28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格里格·奧特瑞教授(Dr. Greg Autry)(圖片:gregautry.us)

中美之間的貿易衝突經過一波三折的加征關稅,中方先以消極態度導致談判停滯,隨後又以讓步姿態提出談判框架草案,顯示對G20峰會上“川習會”的期許態度,川普總統表示已經為與習近平的會晤做好了準備。對G20“川習會”各界給予高度重視,被視為決定中美貿易戰走向的關鍵事件。

那麼,中美貿易戰的實質究竟是什麼?它背後的深層原因是什麼?將會怎樣的走向?本台《美國史話》製作人方偉和本台記者子涵就此專訪了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的格里格·奧特瑞教授(Dr. Greg Autry)。奧特瑞教授與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共同創作了《致命中國》一書。請他來幫助我們深度解析中美貿易衝突實質。

問:川普總統所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動作,是不是他在開始着手解決《致命中國》這本書里寫到的中美貿易存在的種種問題?他是不是在打一個貿易戰?

Dr. Autry:首先我要更正一個問題,我不認為是川普總統在打一個貿易戰,而事實上中共政府所發起的貿易戰,在三十年前就發起了,它針對的就是發達國家。他們的貿易戰是用不道德的、或是非法的貿易手段,來強迫發達國家就範。這包括什麼呢?包括強制技術轉移,要西方公司一定要把技術轉移過去,以及不對等的市場准入。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強迫西方的公司和中方的公司形成一個合資公司,這樣把技術強制轉移過去。

事實上川普總統所做的事情,是針對這些中共所做的不公平貿易,做的一種回擊。但是西方國家都不敢做這個回擊,所以川普總統做這個動作就顯得突顯,但其實是一種回應而已。

問:Autry先生,在《致命中國》這本書里,您談到中美貿易存在的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Dr. Autry:第一點,這是最根本的問題,就是中共政府並不對一個全球性的公平的貿易市場感興趣,他們想做的就是讓他們自己能夠受益。他們具體是這麼說的:就是讓中共政府、中共的高層、以及相關的一些人,就是一些權貴,讓他們能夠致富的這樣一種貿易行為。中共政府更感興趣的是,與其讓他的人民致富,他更感興趣的是通過讓政府致富,他們可以繼續維持權力。

中共政權對於這種你來我往的公平貿易是沒有興趣的,它不是想讓美國或者歐洲的公司向他們開放中國的市場,而是一心只想進入別人的市場。其實他們有一個非常清晰的策略和目的,就是最終把這些西方公司逐出中國市場,甚至逐出全球市場。

問:在《致命中國》出版之前,從1990年以來的美國歷屆總統,他們對您的書中所提到的這些問題有多清晰的意識?

Dr. Autry:他們基本沒有什麼意識,從克林頓到小布什再到奧巴馬,他們很感興趣的就是如何把中國提升上來,加入到由戰後的自由民主的資本主義國家組成的國際社會。我認為他們是被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所毒害了,錯誤的認識了中共的意圖。

我在2000年前後就注意到了中共的這樣一個意圖,他們並不想改變,讓中國走向民主、走向自由,這都是我們想通過跟他們做貿易要想達到的目標,但他們沒有這個打算。相反的,他們把和西方的貿易當作一種武器,來針對西方國家。

在華盛頓,其實很少的政客意識到這件事情,非常非常少,只有少數的國會議員,像當初弗吉尼亞議員弗蘭克·沃爾夫和南加州的羅拉巴克議員,他們是有所察覺的。當然了,經過這麼長的時間,慢慢人們都醒悟過來了,今天即使堅持沒有這回事的人,在私下裡也承認了這個現象。

問:Autry博士,您在2000年的時候,是如何發現您所看到的這些問題的?

Dr. Autry:那個時候我是加入了一個工商碩士班,作為課程我們要去訪問中國,去了解中國的市場。那個時候教授是這樣教我們的:中國是一個正面的動態的很有活力的國家,他們的自由經濟在發展中,我們接受他們進入了國際社會,他們剛剛進入WTO, 所以中國的發展會給美國和世界帶來很多很多經濟繁榮。

我去到中國之後,跟那邊實實在在的人、很多老百姓交流,包括政府官員,包括教我們的學校老師,包括普普通通的人。談完之後,我就很清晰地抓到了一個信息:就是中國不是原來想的那麼回事,很多中國人對政府非常地失望,對於中國的宗教自由和很多方面他們其實很失望,他們一點都不相信政府,所以中國不是原來我們的美國老師教我們的光明一片的狀態。

如果中國的人民都不信任他們的政府的話,我怎麼去信任他們的政府?然後我就觀察到1980年一直到2000年那個時候,整個美國和中國的貿易發展一直在赤字。然後我就跟在中國做生意的美國公司私下交談,他們私下裡告訴我們,他們在中國被欺負,很多很多這樣的例子。這個時候我就意識到了,中共政府是有一個清晰戰略的,這個戰略不是說用軍事力量來取得地緣政治的優勢,而是用貿易當武器,來取得地緣政治的地位。美國公司在中國其實被欺負得很厲害,而他們待在中國是因為被他們的股東逼迫的。

後來我就開始關注中國的問題,我也和在美國關注同樣問題的少數朋友圈和政界的人保持聯繫。後來我就碰到皮特·納瓦羅(Peter Navarro),那時候我寫了一篇關於中共太空計劃的文章,而納瓦羅正在寫他的《即將到來的與中國的經濟戰》(The Coming China Wars: Where They Will Be Fought, How They Can Be Won)這本書。我們的興趣就相投了,我就幫他把這本書做了很多的改動,於是我和納瓦羅的合作從那開始。

問:為什麼您和納瓦羅先生所看到的這麼些明顯的問題,美國政府這麼多年都看不到呢?

Dr. Autry:我覺得這個問題美國政府看不到,除非這個問題已經演變成一場危機。美國人民一般都是比較容易信任別人的,寧可先相信別人,喜歡多看別人的優點,就覺得別人一定是好的。對於這種別人在對他玩陰謀的情況,不太願意相信。

在這些問題之上還存在一個別的因素,就是說,和中國做生意有很多短期的利益,你進到這麼大的一個市場,然後可以用他們那麼便宜的勞工,然後又不用遵守任何的環境法,可以生產出很廉價的商品,所以這些西方公司他們的股東,他們的投資人就非常願意做這個事情。一個西方學者說過這麼一句話,“如果你吃飯的飯碗需要你不去看明白一件事的話,你就很難看明白那件事情。”

問:你覺得中國的這些貿易政策是中共的領導人有意識制定的呢,還是今天中國人就很聰明,有意無意地就弄出這麼一套對外貿易的方式,您認為是哪一種?

Dr. Autry:我得小心點。但是我得說出我認為的看法:我認為中共的領導人他們有意制定的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中共這個體制,他們在這個體制中只有最狡猾的人,最會操縱別人的人,在官場中有這些本事的人才能上升,才能往上爬,所以領導人常常由這些人所組成。那邊不是由民主選舉產生的官員,也不是靠人的本領和他的優點來往上爬的這麼一個政體,它不是那麼回事。

所以中共的這個系統,就讓說謊的人、會操控別人的人、調控別人的行為和思想這樣的人能夠往上爬,能夠當大官。我認為幾乎是完全的責任在於中共政府,所以它是有意制定的這些政策。當然了中國存在的一些腐敗的、不道德的這樣的風氣,也是助長了這件事情。

很多在中國的美國生意人私下裡跟我說,他們在中國受到多少的欺負,受到多少欺騙。我和中國最底層的老百姓談的時候,他們也跟我們說到,他們在做生意的時候,賄賂、偷盜、工業間諜盜取智慧產權,這些方法他們全都用,他們都無所顧忌的。

問:您和納瓦羅教授所寫的這本《致命中國》中講了這麼個觀點,就說美國公司不是在和中國公司競爭,而是和整個中共政府競爭,這就是為什麼贏不了。怎麼講呢?

Dr. Autry:舉個例子,通用汽車公司的人和我說,通用汽車賣輛車到中國,當初80年代的時候他們很高興,巨大的市場,很多人要學開車,他們需要車。通用汽車一輛車賣進中國關稅25%。那麼中國造的一輛車,賣到美國來關稅2.5%。所以你要交很多的關稅,才能把一輛車賣到中國去。

在這種情形下,我上這麼多關稅,那我還不如到中國去設廠,很自然他就去中國設廠,這到不是個壞主意,因為在那兒設廠就地生產就地賣,既經濟實惠對環境又好,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決定這麼做。

你要去中國設廠,中共政府說不讓你在中國隨意設廠,為什麼呢?因為汽車工業在中國叫做戰略工業。戰略工業涵蓋哪些呢?從重工業、原材料和高科技都叫做戰略工業。所以通用汽車你要來中國,你必須和我們中國公司成立合資公司才可以。

通用汽車在中國大陸所合資的公司,這種合作公司一定就是國營企業,通用汽車是在上海汽車製造廠,那是中共上海政府所擁有的公司,結果這個合資公司出產的別克汽車,51%由中共政府所擁有,通用汽車只佔49%股權,而所有的資金通用出,所有的技術通用出,所有的培訓通用出,但它只佔49%。中國政府提供什麼呢?廉價的被壓迫的勞工,這樣讓這個車子造出來之後,利潤很高,通用汽車的股東就很高興,這個高興就能讓他們不去管他們的技術全部都流失、全部被轉移走了。

我聽了之後很難相信,我就確認說,這個合資公司所有的資金都是通用出的?他說對,所有資金都是通用出的,再加上通用的整個的技術設計,所有的培訓,都是通用汽車出的。他說在生意史上沒有做這樣生意的!這個通用如果跟福特汽車,跟任何一家別的汽車公司做這種合資公司,他出所有的東西,然後他佔49%股權,這都是可笑的事情!但是在中國就是被中共政府強迫着做這種生意。

(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