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美國
即時快訊:

【專家訪談】中期選舉結果將如何影響川普政府的內政外交政策?(三)

2018-11-11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資深外交專家堪比博士(Dr. Alicia Campi)(Photo from Youtube)

2018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對共和與民主兩黨意味着什麼?對川普的外交政策有什麼影響?對川普2020年連任總統的大選有什麼影響?美國前外交官、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艾麗西婭·堪比博士(Dr. Alicia Campi)接受本台記者專訪,談了她的獨到見解。

川普貿易政策將繼續贏得參院支持           

從外交政策層面來看,川普總統對外的貿易政策在中期選舉前就已經取得成效了。川普總統在與其他國家打交道時,對貿易政策以及簽訂合約一直很堅持自己的強硬立場。在中期選舉後,共和黨贏下參院,這對美國制定新的貿易政策比較有利,川普總統能在參議院的支持下繼續保持他的強硬政策。

由於參議院有對於內閣人事任命的同意權,在外交貿易談判方面,川普總統將獲得更多新任命的強硬派支持。然而在財政預算方面,民主黨把持的眾議院可能對川普的政策施加阻力,比如墨西哥邊境修牆和移民改革問題。

影響2020年總統大選的因素有哪些

堪比教授表示,從2016年的大選結果來看,川普取得了很大成功,這從各地的競選集會就可以看出來,民眾非常支持他。川普執政兩年來,經濟和就業數據直線上升。那麼今年總體來看,曾經在2016年支持他的州仍然支持他;一貫被民主黨佔領的州還是反對他。這個基本盤面沒有什麼變化,比較穩定。

要分析此次中期選舉對2020年大選的影響,堪比教授認為,首先要判斷,民主黨那邊誰最可能是川普總統連任的競選對手?民眾都覺得2016年的競選對手希拉里很強,然而最後她敗選。如果我們不知道對手是誰,很難判斷兩年後選戰的局勢。但是確定的是,將來的選戰不會輕鬆。第二點是年齡問題,目前民主黨比較有號召力和影響力的人物,有的比川普總統年齡還大上兩歲,而年輕的一代,大多沒有全國性的影響力。在2020年大選之前,民主黨年輕候選人之間會有激烈的競爭。也許在一兩年的時間裡,民主黨從15個候選人中激烈角逐出2-3位能與川普抗衡的人物,因此在黨內選拔出色的總統候選人,這目前還是民主黨2020大選不利的因素。最後一點,就是川普自己本身資金上能達到獨立,不需要特別籌集競選資金,但是其他候選人就做不到。

川普  獨特的“政治家”幾十年不遇

許多評論認為,共和黨其實並不屬於川普總統,黨內的團結還是問題。這次中期選舉後,共和黨內部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川普會如何帶領和改變共和黨呢?堪比教授說,共和黨在奧巴馬執政後的八年,確實發生了變化,其實整個社會都變得“更加左派”(Progressive Left) 了,人們大膽公開地倡導自己的政治觀點,挑戰傳統理念。另外,美國許多政客都是依靠家族勢力起家,一個政客的兒女、兄弟、家庭成員組成了政治小集團。比如羅斯福、布什家族等等。

如今,川普總統有這個機會來打破家族勢力抱團的風氣,那些忠於老牌政治家族的共和黨員有的退休,有的被辭退,川普重新組建的共和黨內閣團隊是忠實地站在他一邊的。如果總統性格強勢,一個政黨會被總統改變,反之亦然。川普曾說過,雖然反對他的人離開,他的團隊人數變少了,但是剩下的人同他齊心協力,抱有相同的理念。從政治管理和組織角度來看,精簡的團隊比魚龍混雜更高效。

堪比教授引述川普的評論說,即使這次輸掉了眾議院,情況反而對自己有利,因為眾議院里,民主黨席位和共和黨差距並不大。堪比教授表示,作為總統,川普掌控着外交事務決定權,他可以解決一些一直懸而未決的事務,比如與北韓的談判。作為商人,川普善於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案,並且在談判時態度堅決。在政壇上,這樣的人幾十年不遇。

堪比說,美國的國父們制定了分權制衡原則,確定了沒有一方能夠完全擁有決定權。有人試圖利用美國的這個制度來制約川普;也有人試圖不作為,他們在拖延等待。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會把決定權留到別人手中。在政治合作以及外交方面,川普不是一個純粹的“政治家”,他是一個商人,川普不會拖延,他一定會作出對美國有利的決定。象中國這類國家總是拖延,想控制別人,從而在貿易談判中得到好處。然而,結局可能是川普不會聽他們的,談判的結果也不是象他們所預測的。

堅守參議院  改革教育  使美國社會回歸傳統

 堪比教授認為,這次中期選舉川普總統的戰略很明智:堅守參議院,把選戰中心放在參議院上。參議院可以決定人事任命,內閣官員和大法官的任命需要通過參議院。自從1960年以來任命的大法官都偏向自由派,現在,川普通過任命保守派的大法官,可以在一些爭論激烈的問題上,重新定義法律和判決。比如言論自由運動、槍支管控、墮胎問題等,這會讓整個社會的文化走向回歸傳統。

堪比教授最後指出,下一步,通過教育立法,我們可以改變校園教學的內容,更多地讓學生學到美國保守的傳統價值觀,從學校、城市到州,循序漸進地影響大眾的價值觀,扭轉目前社會的局面。這些變化並不會在幾年內短時間完成,完全改變目前的教育內容可能需要長達20年,要知道,現在學校教的某些內容,四、五十年前甚至一百年前在美國是絕對沒有的。

(全文完)

閱讀上一篇:【專家訪談】中期選舉結果將如何影響川普政府的內政外交政策?(二)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專家訪談

中期選舉結果

內政外交政策

川普政府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