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科技探索
即時快訊:

瀕臨死亡時 盲人看到了做夢也看不到東西(圖)

2017-09-25 來源: 看中國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盲人做夢時,他們是看不到的。然而,在瀕死體驗中,盲人卻經常能看到。(圖片來源:  Pixabay

出生即失明的盲人瀕臨死亡時,感到自己離開了身體,並第一次體驗到視力。對於一些人來說,這似乎是自然的;對另一些人來說,這是一個令人困惑和令人震驚的經歷。

許多人在瀕臨死亡時出現瀕死體驗,體驗到離開身體的感覺。1982年蓋洛普民意調查發現,在瀕臨死亡的美國人中,有15%說經歷了瀕死體驗。約9%的人說有“典型的離體體驗”,11%表示進入另一個空間,8%的受訪者表示遇到了另外空間的生命。

而對於盲人來說,他們的視覺體驗為瀕死體驗這種現象,又增加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研究表明,當盲人做夢時,他們是看不到的。然而,在瀕死體驗中,盲人卻經常能看到。

例如,由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Amani Meaidi領導的關於盲人如何做夢的一項研究,於2014年發表在《睡眠醫學》雜誌上。他們發現,沒有一個參與研究的出生即失明的盲人說在夢中能夠看到景象。

而對那些在生活的早期可以看到,但後來失去視力的研究對象,失去視力的時間越長,可以在夢中看到的情形越少。

20世紀90年代,康涅狄格大學(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的肯尼思·羅恩(Kenneth Ring)領導的盲人瀕死體驗研究發現,在21名盲人中有15人出現某種視力體驗,其中3人不確定他們是否有視覺感受,其餘3人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從出生就失明的人中有一半人說他們看到了一些東西。

對不能確定的一些人來說,也可能與他們從未沒有看到過東西而對視力的陌生感有關。

一個出生就失明的男人告訴羅恩,他發現自己在圖書館裡:“目之所及,數百萬和數千萬的書籍”。問他是否能看到,他說:“哦,是的!”問他看得清楚嗎?“沒問題。”看到這些他是否感到驚奇?“不至於”。我說:‘唔,你看不見’,“當然可以看到,看看那些書,這足以證明我可以看到!”

羅恩採訪的另一個人維奇·烏米(Vicki Umipeg),她曾在各種媒體的採訪中介紹過她的經歷。烏米有一次愉悅的瀕死經歷,她把突然可以看到的體驗描述為“太令人震驚!”

她22歲時,在西雅圖夜總會做歌手。一天晚上她下班後攔不到出租車,所以接受了一些醉酒人的邀請上了他們的車。那輛車出了事故,烏米受了重傷,包括頭骨骨折。

她覺得她離開了自己的身體,並向海景醫院(Harborview Hospital)的天花板浮起來,她聽到一位醫生在談論耳膜損傷可能使她聾啞的可能性。她可以看到一位醫生俯在她的身體上。

她穿過一條隧道,出現在有草地和光明的地方,她說。

在接受BBC的紀錄片“我死的那天”(The Day IDied)的採訪中,烏米說:“我感到不知所措,因為我真的不能想像那是什麼光。”

烏米由於出生時早產,培養箱中的氧氣太多而失明。她說,在她的瀕死經歷中,“在那裡、自由的,不用擔心碰到任何東西的感覺簡直好極了。”如果她想知道某事,感覺知識就會來到她身邊,讓她知道。當她回到身體後,她說:“這是非常痛苦的,非常沉重的。”

羅恩注意到烏米經常使用視覺的詞語。例如,她會談論“觀看”電視,或使用“看這個”這樣的短語。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死亡

瀕死

靈魂

盲人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