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娛樂
即時快訊:

蔣勤勤嫁給陳建斌之後,我們都忘記了,她的顏其實殺傷力很大

2017-03-08 來源: 今日頭條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最近,偶爾看了一集口碑不錯的《見字如面》,關於節目,可能很多媒體都介紹過,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上網欣賞一下。

小編其實是被其中一位讀信人蔣勤勤的美貌給驚到了!

當年的瓊瑤女郎那個水靈呀,純天然無添加:

但自從她結婚生孩子之後,就沒人將她與時髦兩字聯繫起來,但如今看起來,她的顏值,在這個娛樂圈,還是數一數二呀!

小編對她的感覺,還停留在幾年前的“發福”形象上,然而,翻開她的微博,都是一系列的時尚圖,第一眼看上去,還以為是小宋佳:

 

其實,41歲的蔣勤勤有顏有演技,完全可以成為都市女性的代言人,不過可能因為嫁給了圈內著名的“悶騷男”陳建斌,連帶着形象也沉重起來……原來她比林志玲還要年輕,之前一度以為她快要50歲了,滴汗!

八卦了一下陳建斌與蔣勤勤的愛情故事,其實就是悶騷男追求大美人的勵志經歷,哈哈哈哈!

要數陳建斌最出名的一部作品,當然是《甄嬛傳》,一開始有人質疑他演的雍正不夠帥,但後來都被他的演技所折服,咦,整容演技的創始人?

陳建斌對表演非常執着,而且樣子也長得特別“認真”,不苟言笑,很多女演員跟他合作都表示“壓力山大”。

《甄嬛傳》開拍初期,孫儷知道自己與陳建斌有大量的對手戲,內心已非常緊張,去到現場又見他一副“死人臉”,頓時生出絕望。

女人的直覺果然很准,與陳建斌相處了幾天,孫儷差點崩潰,她說:“當時,我們演完了一場激情戲,他很嚴肅地問我:‘你為什麼要這樣演?’我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我心想,才拍第一場你就這樣為難我,那接下來豈不是難過死了,我跟經紀人說,我不拍了,我要退齣劇組。”

能將女演員逼到這個份上,陳建斌也圈中少見的人才呀!

繼續講孫儷。

幸運的是,當天晚上,孫儷在酒店房間看到了蔣勤勤的電視專訪——她說跟陳建斌第一次合作時,也覺得兩人無法合作下去,她甚至還跟劇組說,寧願倒貼錢也要離開。

孫儷立刻就想開了,“他們一開始的關係那麼僵,後來都能成為夫婦,那我也可以跟陳老師和平相處,事實證明,他只是長相比較嚴肅而已,內心其實很簡單。”

陳建斌與蔣勤勤的定情之作是《喬家大院》,兩人在裡面飾演一對夫妻。話說,陳建斌那時基本上是被整個劇組的演員孤立的,怪就怪他是個“戲痴”。

很多演員特別忌諱在現場改戲,可對於陳建斌來說卻是“家常便飯”,一而再再而三,蔣勤勤受不了了:“當時我想,這戲不能拍下去了,我連夜給在台灣的經紀人打電話,說我想退出。”

經紀人李靜平火速趕去山西安撫,隨身帶着些台灣特產準備送給劇組同事,李靜平提議也送一份給陳建斌,蔣勤勤卻說:“寧願自己吃撐死也不。”其實不光是蔣勤勤受不了陳建斌,劇組其他成員也看不慣他。“那時,我和同組其他演員經常出去吃飯,故意不叫陳建斌。”

好幼稚的演員呀……

蔣勤勤的不滿,陳建斌絲毫沒有察覺,還自以為幽默地跟她開玩笑。“那時,他老說我,你要是我學生,我早就把你弄出去了,詞都念不清楚,所以我很恨他。後來我才知道,他可能不是那個意思,就是一句玩笑話,但當時我並不了解。”蔣勤勤回憶說。

大家都想不到,嚴肅的陳建斌竟會愛上了劇中的妻子。

《喬家大院》的導演胡玫說:“那天,我在拍蔣勤勤的戲,我們給她打了橙色的光,突然後面有聲音說:‘導演,你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什麼樣子的?’是陳建斌,我問他什麼意思?他就指着蔣勤勤說:‘就是這種!’”

導演聽明白了,原來陳建斌愛上了蔣勤勤,在他心目中,勤勤就是最美的女人。而陳建斌也承認自己入戲很深,“我太投入了,投入到會把戲中的關係帶到生活中,所以我覺得跟蔣勤勤特別熟。”

劇組殺青那天,陳建斌特意討好蔣勤勤說,“我們合照一張吧。”蔣勤勤很不情願,但想到就要分開,還是滿足了他。

沒想到,陳建斌還來了勁,“你要去日本玩,看看有沒有適合我的帽子?”蔣勤勤立刻變臉,沒好氣地說:“我們有那麼熟嗎?”

電視劇拍完後,劇組一幫人經常聚會,陳建斌還一直覺得自己是男主角喬致庸:“在我心裡,陸玉菡(蔣勤勤飾)就得跟喬致庸在一起。當演員把自己100%的情感調動起來後,角色本身會作用到演員身上。這次,喬致庸的力量超過了我,他改變了我。”

陳建斌在感情上很含蓄,他會為了一場替身拍的激情戲而動怒,就知道他有多傳統。而他追求蔣勤勤也相當含蓄,時常給女方發這樣的短信:“今天看見麥子了,長勢很好,今年的收成會特別好。”

如果你不是文藝女青年,是無法理解這種短信的,可能連“手機衛士”都會將它視作垃圾短信。但蔣勤勤看懂了,天天收到這種“騷擾”短信,她會意了——有人愛上她。

據說,確定關係那天,蔣勤勤對陳建斌說:“對我倆來說,燃燒激情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那種吃吃飯、聊聊天、牽牽手的戀愛我不需要,我要的是結婚、生孩子,你能給我那種生活么?”陳建斌點頭:“可以!”

總而言之,這段戀情就是奔着結婚而去的,而陳建斌的求婚也相當樸實,只是突然說了句:“要不去登記吧!”然後兩人就直奔民政局。

結果那天在民政局排隊領證的人居然有100多對,勤勤回憶說:“我倆從早上一直等到下午。其間,我一直在安撫他,他這人急脾氣,弄不好就甩臉走人了。”

好不容易盼來結婚機會的蔣勤勤,最終在2006年成了陳太太。

網上流傳的小段子說:“一切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陳老師還沒正式開始談戀愛,就給女方許下承諾,這樣的極品男人打着燈籠都找不到!

說說陳老師吧!

幾乎每個對手在陳建斌面前都會怯場,他不但是資深演員,還曾是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的老師,而他本身就是該校的碩士生。

像林心如,成名後第一次與陳建斌對戲,NG了好多遍,她說根本控制不了內心的緊張,連導演都能看出來她在發抖。

作為一個“讀書人”,陳建斌有自己的驕傲,他覺得給心愛的人送花、送巧克力什麼的一點都不浪漫,反而覺得那些禮物非常庸俗。

蔣勤勤說,陳建斌給她送的東西是很多人都沒有的,“有時候他在外拍戲或是在路上,有什麼感受都會寫詩發給我,這些詩已經存滿了好幾個手機,我不捨得刪掉。”

蔣勤勤曾大方拿出自己手機里的情詩與觀眾分享,“夜雨寒星過巴山/秋池水滿草深深/路上更覺故鄉遠/輕舟如見槳勤勤”;“新新家園瓦上雲/默默涿州荒成柳 /心底一輪相思月/夢裡幾度下渝州(指蔣勤勤的家鄉重慶)”;“郎心如鐵繞指柔/三更不眠有玉人/黯然銷魂為別離/千言萬語講勤勤”

兩人打得最火熱時,陳老師給蔣勤勤發的每首詩幾乎都以“蔣勤勤”的諧音結尾,足顯其才華及心思。

陳建斌屬於巨蟹座,比較戀家,他自己也說了,如果不是因為工作,他根本不會出門。

有一次,好友廖凡好不容易才約到陳建斌出來吃飯,但陳老師坐下不夠10分鐘,便起來穿衣服走人,廖凡看傻了。

廖凡說:“我問他為什麼要走?他說飯桌上很多人都不認識,覺得渾身不舒服。圈內人很多時候都要應酬,吃飯的時候未必每個人你都認識,反正吃完就走,也沒什麼好尷尬的,但陳建斌就是不行,臉皮薄,特別靦腆,他不知道應該跟大家說些什麼,一定要走。”

曾經有媒體報道指陳建斌在新版《三國》劇組擅自加台詞、改動作,“戲霸”氣勢十足,還說他對伙食斤斤計較,劇組裡也只有他一個人住在橫店最高級的賓館裡。

對此,陳建斌賭氣說:“劇組給我分配的房間太潮濕,我受不了,然後就自己付錢,是自己付錢搬到好一點的地方,我有錯嗎?也好,這個記者激勵了我,我之後在橫店拍戲都要求住最好的賓館,反正都被寫成這樣了,我乾脆就這樣做吧!”

以前,陳建斌用“讀書人”的方式愛着蔣勤勤,現在兩人成了老夫老妻,他早已不發情詩,但愛護妻子的方式就更接地氣了。

2007年1月8日,蔣勤勤生下兒子“小虎子”,她保留着一張照片,照片上,陳建斌用手捂着她的臉。

她說:“接生的醫生特別感慨地對我說:‘這麼多年,我第一次看到一個男人用手為剛出產房的妻子擋風’。”

那天,除了用手給老婆擋風,陳建斌的創舉還包括讓所有哥們拿外套把蔣勤勤團團圍住;這邊顧着老婆,那邊他扯着嗓子指揮爸媽:“你們看住孩子,千萬別抱錯了,眼睛一刻也不要離開他!”

蔣勤勤覺得這段婚姻最遺憾的一點是裸婚,“沒有穿婚紗,沒有舉辦答謝親友的宴席,甚至沒有一起吃個飯什麼的。我們當時還都和各自的父母住在一起。結婚的時候,陳老師就帶着一箱子書,那是他最大的財富。”

後來,他們帶着孩子一起補辦了婚禮,也是溫馨感人。

婚後,陳建斌的事業發展得越來越好,蔣勤勤笑說他是一隻績優股,“我看好他,就下注了,我很幸運,選擇了一個有責任有擔當的男人。”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蔣勤勤

陳建斌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