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娛樂
即時快訊:

她是《色戒》原型上海名媛,卻色誘失敗慘遭處決

2017-03-07 來源: 倍可親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2007年,湯唯傳被封殺,因為一部獲得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金獅獎的最佳影片。

 

  這部電影改編自張愛玲的同名小說。她說:“這個小故事曾經讓我震動,因而甘心一遍遍修改多年。在改寫的過程中,絲毫沒有意識到三十年過去了,我想,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

 

  大多數人只看到湯唯與梁朝偉的魚水之歡,而王佳芝隱秘的深情,以及背後的家國恩怨,很少人知道。

  “王佳芝”,在歷史上確有其人。

 

  她是風靡上海灘的名媛,曾登上全中國最有影響力的《良友》雜誌封面。

  但在最美好的年紀隱姓埋名,成為一名情報間諜。

  刺殺漢奸未遂,面對嚴刑拷問,她一口咬定自己為情所困、雇兇殺人,創造了當年上海灘最重大的花邊新聞。

  而她的性命,也在上海郊外的一處荒地里潦草結束,死時才23歲。

  王佳芝,就是鄭蘋如。

  鄭蘋如的父親是國民黨元老鄭鉞,從日本法政大學畢業後,便追隨着孫中山為革命奔走。

  在東京,他認識了名門閨秀木村花子。花子不僅反感日本軍國主義,更同情中國革命。兩人結婚後,花子隨丈夫前往中國。她改名叫鄭華君,育有二子三女。

  鄭蘋如是他們的第二個女兒。

 

  1924年,鄭蘋如全家福

  鄭鉞回國後,在復旦大學擔任教授,也曾在江蘇高院第二分院擔任過法官。妻子則操持家務,相夫教子。

  當時鄭蘋如一家住在上海法租界重慶路上的萬宜坊,那是什麼地方?出門買瓶醬油都能遇到傅雷、鄭振鐸、鄒韜奮這樣的大咖。

  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鄭蘋如很優秀。

 

  學生時代的鄭蘋如

  鄭蘋如一口流利的中文和日語,跟着父親進出各大場合也毫不怯場。游泳、京劇、鋼琴,別人要花上十幾年才能精通的技藝,這個十八歲少女都不在話下。

 

  她登上的《良友》雜誌長期霸佔銷售榜第一名,並且始終引領着時尚的風潮。

  有人曾說:“《良友》一冊在手,學者專家不覺得淺薄,村夫婦孺也不嫌其高深。”

  要知道,當時登上《良友》雜誌封面的,都是像阮玲玉、蝴蝶、王人美這樣紅透半邊天的大明星。

  但鄭蘋如從未想過踏足演藝圈,因其身份特殊,只能署名“鄭女士”。人們都記住了這副姣好的面容,包括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以下簡稱“中統”)上海潛伏組織負責人陳寶驊

 

  陳寶驊

  鄭蘋如有天然的日方血統,加上從小周旋於上流階層的交杯晚宴,陳寶驊在一次偶然見到鄭蘋如後,便篤定地相信,這會是一個出色的情報間諜。

 

  陳寶驊的眼光一點兒沒錯。

  當時的日本首相近衛文磨派和談代表早水親重來到上海,鄭蘋如通過他,接近了近衛文磨的兒子近衛文隆。近衛文隆被鄭蘋如迷得神魂顛倒,恨不得一顆真心挖出來給她看,什麼重要的情報都對她傾訴。

  鄭蘋如獲知了不少機密,進而有了更大膽的想法:“一旦綁架了近衛文隆,不就可以勒令日方停止戰爭了嗎?”

  她把近衛文隆灌醉,“軟禁”於酒店中。

  可戰爭無情人渺小,在堅船利炮面前,再重要的人物也不過是瞬間的灰飛煙滅。日本人自然沒有停下進擊的步伐,反而對鄭蘋如產生懷疑。中統聽聞消息後嚇壞了,要求她立馬釋放“人質”,並且暫停了她的職務。

 

  日本漫畫中鄭蘋如的形象

  當中統再次起用鄭蘋如,已經是遇到丁默邨的時候了。

  這個丁默邨,是國民黨特工。曾因為貪污錢財,加入國民黨。抗戰最艱難的時期,他投靠日本,在上海極司菲爾路76號成立特工總部。

  在這裡,丁默邨屠殺了不計其數的國共革命人士,76號徹底淪為“魔窟”。

  日本記者稱之為“嬰兒見之都不敢出聲的恐怖主義者”,國人稱之為“丁屠夫”。不論從哪個角度來講,丁默邨都算不上一個好人。梁朝偉扮演的漢奸易先生,就是他。

 

  此時的鄭蘋如已出落得風姿綽約,卻故意在丁默邨面前佯裝成涉世未深的少女,惹得丁默邨魂魄盡失。

  短短几個月,兩人就約會了五十多次。後來,丁默邨直接將鄭蘋如安排成自己的秘書

 

  即使成了貼心人,刺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丁默邨特工出身,已經熟知所有暗殺手段。也許是見識過越多的殺戮,反而越怕死。

  丁默邨與他人的約會,不是臨時更改時間,就是臨時更改地點。汽車必須防彈不說,甚至曾有殺手潛伏進其卧室,對着床鋪一陣掃射,才發現他正舉着槍從衛生間中走出——原來為了防止被殺,丁默邨從不睡床,而是睡在衛生間里。

 

  鄭蘋如與丁默邨

  一次約會後,鄭蘋如對丁默邨說:“家裡沒人,不如上來坐坐?”

  此時如果丁墨邨打開車門,雙腳着地,他就會被潛伏在四周的狙擊手擊中。

  丁默邨本想下車,但敏感地注意到車窗外的幾個黑影,意識到可能情況不妙,便拒絕了她的百般嬌嗔,命令司機開車。

  就這樣,丁默邨的轎車消失在深邃的夜幕中,第一次刺殺計劃也以失敗告終。

  第二次刺殺計劃定在了西伯利亞皮貨行。

  那本是一場與友人的應酬,丁默邨興緻頗高,就打電話讓鄭蘋如隨行。鄭的出席讓丁默邨在觥籌交錯間倍感風光,所以當飯後鄭蘋如執意要求丁默邨陪同挑選皮衣時,他答應了:只要停留不超過半小時,應該不會有危險的。這次,丁默邨下了車。

 

  在鄭蘋如挑選皮衣的同時,櫥窗外、馬路上,皆是將要置他於死地的人們。透過玻璃,丁默邨發現了幾個形跡可疑的人,正不時朝他打量。丁默邨意識到大事不好,從大衣口袋裡掏出一疊鈔票,往櫃檯上一放,說:“你自己挑吧,我先走了。”便迅速離開了皮貨店。馬路上的中統特務怎麼也沒想到,丁默邨會突然衝出來。一猶豫的時間,汽車引擎早已發動。再開槍時,子彈全都打在了防彈車門上……

  這次刺殺讓丁默邨躲過一劫,卻沒能讓鄭蘋如躲過懷疑。

  1939年,聖誕節那天,丁默邨以約會為由,綁架了鄭蘋如。

  在憶定盤路37號的“和平軍第四路軍司令部”,鄭蘋如面對了慘無人性的逼供審訊。

  他們曾經以鄭蘋如為條件要挾她的親人,但鄭蘋如的父親拒絕出任偽職保釋女兒,母親也不願勸她投降,哥哥鄭海澄早在一次對日空戰中葬身火海。一家幾口,都是肝膽相照的忠烈義士。

 

  被問及為何要刺殺丁默邨,鄭蘋如一口咬定是“為情所殺”:看不慣丁墨邨在太多情人之間遊走,所以買兇殺人。這個答案沒有惹怒丁默邨,卻惹怒了丁默邨的原配。

  我這個結髮妻子還什麼都沒說,你又有什麼資格大言不慚要因情買兇殺人?

 

  1940年2月的一個深夜,上海西南郊外的一片荒地上,鄭蘋如被帶到這裡。

  那天,她穿着一件鮮艷的紅色大衣,戴着一條嵌有照片的黃金項鏈,手上還戴着一枚鑽石戒指,在黑暗的夜色中顯得格外矚目。

  她面部上仰,望着天空,神色平靜地對身旁的特務說:“幫幫忙,打得准一點,別把我弄得一塌糊塗。”

  槍聲劃破天際,地上留下一灘血跡。這一年,她23歲。而抗戰勝利後,丁默邨也被南京國民政府逮捕,1947年2月在南京被槍決。

  當電影《色·戒》在威尼斯獲獎後,媒體紛紛將鄭蘋如定為影片中風情萬種的王佳芝的原型,鄭蘋如的妹妹鄭靜芝表達了不滿。

  是,王佳芝身上有着鄭蘋如的身影,但是將鄭蘋如等同於以色相誘人的交際花,將她與沉溺情慾的女主角畫上等號,實在讓人感到不安。

  鄭蘋如是不幸的,作為上海名媛的鄭家二小姐,她的人生本可以逃避開這些腥風血雨,擁有其他千萬種可能性。但她偏偏選擇了這條不歸路。

  可她也是幸運的。戰亂年代中,這樣的故事數不勝數,唯獨她的故事,在張愛玲的筆下永恆地停留。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色戒》原型

上海名媛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