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娛樂
即時快訊:

不出所料,姜文再一次真誠地懟了記者 (組圖)

2017-01-09 來源: 倍可親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採訪姜文,是絕大多數電影記者在工作中的小夢想,因為他的通告極少,而且才華橫溢,作為國內最具號召力的導演,每次他的出現都是絕對的焦點,那股氣場與能量只有近距離相對才能真切感應,這話一點也不誇張。

  姜文懟記者的新聞很多,屢屢讓採訪者騎虎難下左右為難,其實他的“懟”也不是故意和你作對,而是要消解你的問題、消解你的觀點,然後三言兩語說出自己的想法:看上去很隨便的想法,卻又非常真誠實在。

  

  在《星球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中,他和甄子丹作為兩位華人演員在影片中大放異彩。在酒店採訪姜文時,他剛剛蒸完桑拿,滿頭大汗,脫掉鞋盤腿坐在椅子上,然後讓工作人員把桌子上的花盆撤掉,要和記者真正face to face地聊天。

  您現在除了自己的電影,很少再演別的電影了,怎麼參與到這個項目中的?

  姜文:這麼說吧,我是演員出身,他們不找我我有什麼辦法?那我就自導自演,自導自演別人就更不找我了,這事兒可不賴我,是他們膽兒小。迪斯尼和盧卡斯這幫人沒這些雜念,所以就找我了,我欣賞沒有雜念的導演,有雜念的導演怎麼拍戲啊。

  這個角色哪裡吸引到您了?感覺特別man的一個角色。

  

  姜文:那是你覺得man,對我來說我不會挑出他某一點。這個角色當然也吸引我,我兒子幫我看的劇本,我沒看過星戰,我兒子說你該去演,是個英雄,我說幹嘛演個英雄,英雄多傻啊,但他說這是一個幽默的英雄。

  我說會不會戲很少,他說不會,主角是個小女孩,你也不是小女孩,他們把事兒交代完了你再出來。去年我兒子八歲,他就這麼跟我說的。我覺得他這麼仔細,也很有說服力,我就滿足了。

  您自己作品中很多人物都是比較複雜多面的,《俠盜一號》里的這個角色相對來說情感變化要簡單得多,您怎麼看?

  姜文:如果我做導演或者我來寫的話,我學戲劇出身,我會很在意角色的複雜性,但像這種迪斯尼的電影,瞄準的是廣泛的觀眾,不同家庭不同小孩不同的年齡包括喜歡裝萌的成年人,給這些人看的,所以不適合那麼複雜。

  但不複雜不代表無趣,簡單的也可以有趣,複雜的也可以很無趣。所以看怎麼弄吧,迪斯尼你想啊,他們不會拍那麼彆扭的東西,還是需要大家一起看的。總之這個角色很有趣。

  您也是第一次參加好萊塢大製作科幻片——

  姜文:那你告訴我誰是第二次呢?

  那您進組後,從導演的眼光來看這個團隊和國內有什麼不同嗎?

  姜文:我想說跟我拍戲特別像,就是到我的劇組了,就是錢多,特別特別多,這不一樣,但我的劇組錢也挺多的哈哈。我不太理解別人的感受,那不錯啊,就當成我自己的地兒啊,我們不斷拍,今年拍不行明年繼續,這個太好了,導演太走運了,這就叫頂級好萊塢。

  一般好萊塢就卡的特別死,所謂製片人說了算,一直在那磨嘰,導演就成了一個打工的,然後插手的人很多。這個錢多了,幫助藝術家去實現你的招數,我跟他們製片人肯尼迪談過,人家說就想看導演拍成什麼樣,就想看他胡作非為,這太好了,後來我才明白這種是比較少的,我們大部分議論的是中間那段,活不上去死不下來這種。

  要麼你就像伍迪·艾倫、馬丁·斯科塞斯這種也行,是藝術家,拍出來確實是特別好的作品,停在中間那段吧,特別沒意思。

  

  那您不是星戰迷?

  姜文:我不是說不是星戰迷,而是沒看過,也許我看過星戰就成了迷了,這個容易帶來誤解。不是星戰迷的人是看過也不喜歡。你的問題是?

  不如再繼續說說合作的感觸。

  姜文:我跟這波人合作之後,有一點讓我感觸很深,他們很快樂,所有人都很快樂,(指着旁邊迪斯尼的一位工作人員)瞧她,多快樂,她老公是一個不抽煙不喝酒不吃米飯的日本人,也很快樂,你說這能量有多大。

  這是一點,另外就是他們能花很多錢讓導演去造,去拍他認為好的,這叫有錢,你說有錢不讓花這他媽叫什麼有錢?我賠點錢還在那哭,這成什麼了,這叫窮鬼。

  看樣子您對當下中國電影資本的狀態挺了解的。

  姜文:有幫人拿錢玩對賭,這更叫沒錢,我請你吃頓飯你給我對賭,這太搞笑了,多窮啊該是,有錢就是要造,造完可能拍出好電影,請朋友吃飯就是吃,不能說這頓挺貴的啊,螃蟹八塊錢一隻,這他媽叫什麼啊。哎呀,這個太挫了。

  快樂單純的這種氣氛會散發在你的電影里,如果你是個雞賊,是個有雜念的人,在那巧言令色,別在那吹牛逼一看就知道你們要幹嘛,你們就是要掙錢,但掙錢也沒什麼,但不能說這好聽的話還掙錢,那是雜念太多了。

  我覺得星戰這個片子挺好,在我看來沒雜念,就是個成人童話,為什麼我兒子說我演的像他弟弟,拿把槍在家裡咣咣咣,我小時候也是這樣,誰長大了還能拿槍亂打人啊。我真拿起來拍片的時候想,這又成了孩子了。

  後來一想,一部電影就是跟人講一個故事,這個東西跟你身體是息息相關的,把這個喚起來你會非常享受,這就是一個睡前故事的感覺。別搞得太複雜,想的是一個骯髒的事兒,要做得冠冕堂皇的,可能大家一眼看不出來,但是能感覺的到。

  

  您對這些有雜念的作品特別敏感?

  姜文:這不是一個迷信,是真能感受到。很多波是可見波,也有些波是不可見波,也是存在的,我能看見是可見,但紅外紫外看不見,但感受得到,有熱量,我們心裡想的東西,大家也能感覺到,電影里還能看出來。

  本片導演也是,很單純,很執着,非常有意思。這讓我覺得,人應該排除雜念去拍電影,我要保持這一點。你要說你就想賺錢拍電影,那也可以,好萊塢也這麼玩,但不能說得好聽,仨瓜倆棗的,挺沒意思的。

  您的角色做成玩具了,您見過嗎?

  姜文:我知道,我剛到那定妝,不斷被掃描,好多相機咔咔咔,我說幹嘛啊這是,說要做成玩具,那就做吧,合同里是這麼簽的,答應兒子去了,我看他們能怎麼著。我發現迪斯尼和盧卡斯這個公司,很懂得人際關係,互相尊重,我口頭上說隨便,但人家也不會給鼻子上臉,在你真不舒服之前也就不拍了。

  很俗的問題,但也得問:怎麼看待星戰系列首次出現華人面孔?

  姜文:我不怎麼看,我覺得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兒,難道不應該這樣嗎?我要回答什麼啊。

  畢竟這個電影系列植根於美國的文化……

  

  姜文:我覺得從我開始就應該這樣,過去怎樣重要嗎,他們以前沒有是他們不對,現在有了就對了,不要再考慮。我覺得有沒有不重要,反正已經有了,我真實地告訴你我的想法。這些似乎是問題的問題真不是問題,沒有意義,不是說你說的不對,而是他們愛有沒有吧,本來就是這樣。

  每次您的出現都是電影圈的話題。

  姜文:哎,你們每次看姜文長姜文短,看的都不是我,還給我編造很多亂七八糟的破故事,這有什麼關係啊,原來我還跟人爭辯,現在也不爭辯了,愛怎麼說怎麼說吧,有朋友還說你怎麼不急啊,我幹嘛急啊。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姜文

記者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