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財經
即時快訊:

川人:外儲驟降匯率快貶,中國大變革迫在眉睫?

2017-01-13 來源: 阿波羅網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1月9日早間,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6.9262,較前一交易日又大幅貶值594個基點,創2016年6月末以來的最大降幅。進入2017年以來,人民幣中間價持續大幅震蕩,曾在1月4日跌至6.9526,刷新2008年5月以來最低水準。不過此後兩日在中共央行的干預下連續回升,6日的上漲幅度高達639點,漲幅僅次於2005年7月匯改當日。

從2015年8月11日人民幣匯改以來,中共央行已習慣於通過兩個主要手段來干預人民幣貶值速度,第一是利用外匯儲備在外匯市場買入人民幣,拋售美元,拉升匯率減小匯差,以達到減輕人民幣貶值的壓力;第二是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抬高離岸人民幣拆解利率,增加空頭的做空成本。本次央行干預匯率的套路完全是2016年1月干預的翻版,事實證明這種干預僅能造成短期內的逆向波動,無法撼動人民幣貶值的長期趨勢。本輪人民幣貶值的主要原因是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與人民幣資產收益率不及美元資產收益率高,導致大量國際熱錢主動性外流。

目前在岸人民幣(CNY)市場發展時間長、規模大,中共央行是外匯市場的重要參與者,匯率受央行政策影響大。離岸人民幣(CNH)市場發展時間短、規模小,受國際因素影響較多,更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國際市場對人民幣的供給與需求。所以如果中共央行要管理人民幣匯率預期,那麼直接干預離岸人民幣市場將更容易,也更有效。同時中共央行通過行政命令的方式使得香港銀行同行業拆借利率(Hibor)飆升,大大提高了做空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成本,這是一種不消耗外匯儲備的匯率預期管理方式,也是中共短期操縱離岸人民幣市場匯率的主要手段。事實也證明,只要中共央行不願意為離岸人民幣提供過多的流動性,那麼市場就將呈現出流動性緊張的局面,這使做空人民幣的成本大增。但2016年1月中共央行干預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結果證明,這種干預並不能扭轉人民幣貶值的趨勢。

曾經中國的外匯儲備全球第一,但現在公布的資料顯示中國外匯儲備僅有3.01萬億美金,在短短30個月內中國外匯儲備從4萬億直降至目前的3.01萬億實屬罕見。1月7日,中共央行公布的2016年12月外匯儲備資料顯示,12月末外匯儲備餘額為3.01萬億美元,略高於市場預期的3萬億美元,創58個月以來最低記錄;月度環比減少410.81億美元,降幅為1.35%。2016年全年外匯儲備下降3198.44億美元。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表示,從2016年情況來看,中共央行穩定人民幣匯率是外匯儲備規模下降的主要原因。此外,非美元對美元總體貶值和資產價格變化,也對外匯儲備規模造成估值方面的影響。

從2015年底到2016年6月,中共央行動用外儲干預人民幣匯率較為頻繁,主要通過窗口指導、運用外匯儲備公開市場操作、收緊離岸市場流動性、出台政策收緊外匯流出等手段穩定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在此期間中間價保持了五個多月穩定。但之後,中共央行發現頻繁動用外儲直接干預不但成效甚微,還可能因為外儲的下降加強單向貶值預期。因此,2016年年中之後中共央行調控思路發生轉變,更多運用市場化手段,通過收緊流動性,使得短端利率往上走,從而增加資本外流的機會成本,但依然無法有效抑制人民幣持續貶值、外匯儲備不斷下降的勢頭。

對此,中共《人民日報》發表題為“看待外儲下降不必草木皆兵”的文章,文章指出:“當前外儲下降既有應對美元升值、合理引導人民幣貶值預期等市場面因素,也有中國經濟雙向開放程度加深、企業及居民用匯需求增大等經濟基本面原因,因此屬於特定發展階段的正常現象,沒必要草木皆兵。”但中國匯率快貶,外儲驟降的根本原因似乎並非如《人民日報》所言。人民幣持續貶值的主要原因有:第一,人民幣長期超發,中國M2近10年的平均增速約為13%,而中國GDP平均增速約為6.8%;第二,中國經濟近年來增長持續放緩,而且這种放緩趨勢仍在繼續,中國房地產泡沫早已掏空了中國大部分實體經濟;第三,美國製造業的復蘇和美元進入加息周期,迫使國際資本離開中國市場,對人民幣造成了衝擊。而導致中國外匯儲備驟降的主要原因除了人民幣貶值因素之外,更多的是各路中共權貴為了自身的安全紛紛通過各種管道將人民幣資產轉移到海外所致。這也是中共政府多次出手打擊地下錢莊,嚴格管控外匯兌換的主要原因。

針對“保匯率還是保外儲”的問題,中共已處於兩難的狀態。如果保匯率,中共央行將面臨外儲消耗的問題,一旦外儲下降到臨界點而匯率仍然存在強烈的貶值預期,中共將面臨擠兌風險,進而會引發系統性的金融災難。資料顯示,中國對外依賴度糧食為14.1%、蛋白質為42.8%、食用油為67.2%;石油對外依賴度為60%、天然氣為32.2%;鐵礦石、銅礦、鋁土礦和鎳礦的進口依賴度分別高達78.5%、81.7%、74%和70%。如果中國外儲消耗至臨界點,則中國整個經濟體系將半癱瘓,商品供應將立刻匱乏,甚至會出現嚴重饑荒,屆時中國股市、樓市和債市的全面崩潰。倘若如此,中國將爆發比1990年日本和1997年香港更加全面、嚴重的金融災難。

如果保外儲,則需要讓人民幣儘快貶值到位和進一步加強資本流出管制,同時結束人民幣按13%的速度超發的行為。最重要的是要進行徹底的政治體制改革,把中國經濟從中共的壓榨與盤剝中解救出來,從根本制度設計上徹底解決當前中國經濟健康發展所面臨的一系列棘手問題,尤其杜絕政黨擁有各種經濟特權,只有這樣才能再一次釋放中國經濟的活力。雖然這會使中國經濟迎來陣痛,會使中共徹底退出歷史舞台,但這些代價同中華民族實現真正偉大復興相比不值一提。現在劉忠田、曹德旺、李嘉誠等大批中共權貴紛紛以投資海外的名義攜鉅資離開中國,先知先覺的他們似乎已預感到中共已大勢已去,因中國經濟持續下行而引發的大變革迫在眉睫,誰能抓住這個千載良機救中華民族於水火,誰就能成就他個人在中華歷史上的偉大一切。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中國大變革

外儲驟降

川人

匯率快貶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