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社會民生
即時快訊:

學者說實話有家不能回 萬般無奈逃往美國申請庇護

2019-01-06 來源: 希望之聲電台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中國青年學者李保陽博士(圖片由受訪者提供/大紀元)

2018年歲末,以遊客身份入境,攜妻小躊躇於美東費城一帶的中國青年學者、中山大學李保陽博士,只因他在微信上發表:他的姐姐因為教會那裡懸掛五星紅旗所以從去年8月起不再去教會了等信息,被中山大學除名,並定性為“反黨”,遭不明身份的人綁架,最後被迫逃離中國,決定滯留美國,申請庇護。

“姐姐告訴我,她從8月起不再去教會了,因為那裡被要求懸掛五星紅旗!猶記去年,我帶着孩子們一起去教會,一位短髮中年婦女,在神壇上激情四射、吐沫橫飛地宣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從那以後,我們就再也不去教會了!”日前安全抵達美國的李保陽博士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去年8月18日在微信朋友圈發的這條信息,被人舉報到學校黨委,校方將其言論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李保陽2018年6月從廣州中山大學中文系畢業,隨後在中山大學資訊管理學院任研究員。李保陽是一名家庭教會的基督徒,因為不認可三自委員會下的教會,一直沒有在大陸受洗。

他說,“我們都不太願意去大陸的教會,現在所有的教會都要懸掛五星紅旗,去年我帶我的小孩去教會,聽到教會不是在講聖經的教義,而是在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我再也不帶小孩去那樣的教會了。”

他在微信里說了這些事情之後,就再也沒有安靜日子過了,以致人身安全都遭到威脅。

一、良知受到挑戰 被要求向學院主動請辭

去年9月14日上午,合作導師找他談話。16日黨委書記找他談話,警告他不準在微信、微博、網絡上發表他們不認可的言論。李保陽反問共產黨不認可的東西,究竟是哪些東西,這個標準怎麼來把握?那個黨委書記說不出來。

黨委書記警告他,如果你還堅持你的這種自由言論,中國大陸任何一間大學、任何一間研究機構都不會給你提供工作機會的。至此,李保陽的入職手續就停下來了。

去年9月底10月初,資訊管理學院召開“師德會議”。開會的前一天晚上,合作導師打電話給李保陽的博士生導師,讓導師給他做工作,讓李保陽主動向管理學院請辭,這樣對他的影響會降到最低。博士生導師半夜就打電話給他說,“在明天早上管理學院召開師德會議之前,你一定要打電話聯繫到管理學院的黨委書記,你告訴他你主動退出,不再去申請研究員的職位。”

合作導師告訴他,如果他沒有主動請辭,就會在黨務系統里被“記過”,這個材料會附在他的人事檔案里,表明他這個人政治立場有問題。這個檔案會跟其一輩子,不論到什麼地方去求職,黨務系統只要一查到這個材料,就不會再聘用他。

第二天8、9點前,李保陽一直給黨委書記的辦公室打電話,但沒有人接電話。因為當天他在兼職的學校(距廣州市區有80多公里遠)有課,他不想丟下學生不去上課,去處理這個事。他想,“這件事情到這裡了就聽天由命了。”

“這中間我的博士生導師找我談了好多次話”,李保陽說,“我的老師跟我相識17年,十多年我從來沒有聽到他那麼嚴肅地批評我,對我施加壓力。我也覺得很委屈,我心裡想我只是說了一個有良知的人,或者一個有底線的知識人應說的話。我也有很多朋友說,其實你說了我們想說的話,但是我們又不敢說。”

二、深夜被不明身份的人綁架

又過了大約20多天,10月26日周五晚上大概11點,李保陽在出租房內,突然有人敲門。他沒有多想,就把門打開了,有兩個人迅速把門推開,有一個人直接把他摁在床上,另一個人就在房間里亂翻,追問電腦和手機在哪裡。

李保陽就問他們是什麼人,執法要有表明身份的東西。對方沒有理他,把他推上車,拉到一個地方,有一間很小的房子,好像審訊室一樣,頭上有很亮的一個燈泡,晃得眼睛特別難受。他們強迫李保陽用指紋把手機解鎖,打開手機檢查。

李保陽說,“我當時太害怕了,因為這種事情,也沒有經歷過,而且我一直是在學校讀書,做學生做老師,突然間碰到這種壓力,人一下子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怎麼去應付這些人。”

他說,“一個晚上他們問了我很多問題,而且我從他們的問話裡頭,明顯感覺到他們是掌握了我一些情況的。” 包括2012年他在浙江大學圖書館工作時,太太懷了二胎後,他們辭職回老家生下孩子,直到現在小孩沒有一個合法的身份等事情。

三年前,他參加過紀念一位民主人士的遊行,這些事情他們都掌握了。李保陽當時心裡就很害怕,腦子有點亂,弄不清楚他們是什麼身份,“他們沒有告訴我是國安還是公安”。

27日早上6時許,天還沒有亮,還是那輛車把李保陽拉到出租房子附近的街邊,把他扔在馬路邊,他們就走了。

三、無奈被迫逃離中國大陸

李保陽表示,不明身份的人闖到他住的地方,來搜查他,這是令他心生去意的直接導火索。

李保陽發現手機里的一些圖片被刪掉了,他感到非常害怕,不敢在廣州住了。27日他離開廣州,回到兼職的學校。

在廣州,最近一位女維權律師在廣州的華林派出所被粗暴對待。李保陽還親眼看到廣州城裡的警察便衣,還有特情人員挨家挨戶走訪店鋪商家,也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這都令他感到風聲很緊。

李保陽聯繫到一位在中共安保系統內工作的老同學,想通過他了解一下自己的處境。老同學私下告訴他,他現在的處境應該就是已經被關注了,如果再有言論問題,下一步就非常麻煩,建議他有可能的話,還是出去比較好,並且告訴他要走不能從廣州走,得從其它地方走。

李保陽想到最近中國大陸經常有知識分子因言獲罪,或者有一些人突然就消失了,他感到害怕,於是讓親戚幫忙買了火車票和飛機票,11月5日從上海飛往美國。

四、單純學生被利用做信息員

李保陽的專業是中國古典文學,他稱自己的思想主要來自於書本,學古代文學也是在學歷史。他說,“也不是單一的因素就讓我突然間對中共的做法產生抵觸或者反抗的思想,而是這麼多年來樁樁件件的事情,還有自己的生活閱歷,自己所看到的一些社會現狀,這些都會讓人思考。”

他說,“如果往遠里說,我的祖父在1949年,被共產黨劃為地主,1950年被殺掉。當時父親才9歲、大伯12歲、二伯10歲,一家過得非常慘。”

“小時候,我們在農村,就看到派出所那些警察帶着武器到鄉下去徵稅,我七叔被他們打得幾個月都起不來,就是因為交不出那些稅金。這些我都親眼所見。中共宣傳的東西和我看在眼裡的東西完全不是一回事,我怎麼能相信你宣傳的那些呢?”

李保陽說,中共對中國大陸知識界的管控非常嚴峻、嚴酷。現在大學有一個很可怕的現狀,就是中共當局會在學生裡面,安插很多所謂的信息員,這些學生比較單純,當黨政交給他這個任務的時候,他認為是一個很正確的政治任務,甚至他們會獎勵學生,給你加分,誘惑學生去舉報老師。

“在大陸,學生檢舉老師非常普遍”,他說,“其實做為老師來說,我覺得學生很單純,他沒有想到黨委後面那個邪惡的動機。我也知道學生並不是要害老師。黨委就利用這一點,就利用這些天真的學生。”李保陽說,“我對中國教育其實有自己的想法,我要不是迫不得已,我是想要一直教書的,但是真的是沒有辦法,我走到這一步,我的人身安全都遭到威脅,我真的很難過……沒有辦法。”

“去國萬里,近幾年怕是回不來了。”這是李保陽博士以遊客身份入境美國一個月後在微博上發表的感慨。

留下千樣好 歸去萬般難。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學者

有家不能回

李保陽

申請庇護

​美國

說實話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