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社會民生
即時快訊:

印度人在美做CEO 中國人卻做底層 我們到底差在哪裡?(組圖)

2018-05-29 來源: 看中國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印度人(圖片來源:AP)

根據美國聯邦人口普查局最新發布的數據,截止2017年,美國華裔已經超過了508萬人,是僅次於墨西哥的美國移民人口第二大輸出國。

而排在中國後面的第三大輸出國,也已不是古巴,而是印度。美國印裔的人數已經達到412萬,27年間增加了足足230萬移民。

據《精英說》報道,近10年來,印裔在美國的表現十分搶眼,硅谷三巨頭——蘋果、谷歌和微軟,印裔已經收割後兩個的CEO寶座。

此外,摩托羅拉、諾基亞、軟銀、Adobe、SanDisk、百事可樂、聯合利華、萬事達卡、標準普爾等等這些知名行業巨擘,全部選擇聘用印度人擔任CEO。

硅谷各公司食堂里的咖喱味一陣重過一陣,員工經常開玩笑稱,已經可以根據每家食堂里的咖喱味,來判斷這家公司的印度人比例了。

印裔在美國的中位收入是全美平均水平的兩倍,超過華裔。另一方面,這兩年印度學生赴美留學人數的增長量幾乎已是中國的三倍。

這些赴美髮展的印度人,和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赴美留學的中國留學生背景相似,在美的學業職業軌跡也很相像,皆是在本國完成了大學本科教育後,來美進修,在科技公司里闖出一片天地。

然而印裔人取得的成就,遠比華裔移民高得多。不僅在企業界開起了“總裁俱樂部”,在政界學界同樣鋒芒畢露。哈佛大學商學院院長尼汀・諾里亞是印裔的,芝加哥大學商學院院長蘇什・庫馬爾也是印度人……

為何人數取勝的華裔群體,拼不過後來居上的印裔?出身在那樣一個國度的印度人,到底有哪些品質被一家家跨國企業看重?

敢於表達

中國學生對印度群體成功的最大誤解,就是認為“英語是他們的母語,他們有天然優勢”。事實上,80%的印度人母語還是印度語,英語只是第二語言,真正把英語當成第一語言的僅僅只佔2%。


印度英語speaker數據(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因為有過英國殖民的歷史,印度國內對英語的使用的確更為廣泛,思想習性也相對西化。這在無形之中幫助印度學生即便是滿口不太標準的“印度式英語”,也不會拘泥於口音上的偏頗,詞能達意即可。相比之下,中國學生通常更糾結“字正腔圓”,在流暢度和感染力上都遜色不少。

印度人敢說會說,不只是民族文化使然。在印度的中學和大學裡,學生社團極其豐富。而社團的負責人都是像美國總統競選那樣民主產生的,想要成為領袖得先有好的口才。這也讓印度學生從小鍛煉了溝通協調能力,有着較強的演說本領。

在家庭教育方面,我們要是去剖析同一時期移民美國的華印裔家庭,會發現,華裔家庭的教育明顯會重理輕文,印裔則更關注孩子的語言與文科的學習。

拿競賽成績來說,華裔學生常年活躍在STEM領域比賽的一線,美國的數學奧賽隊的主力軍近幾年來一直是華裔。

印裔孩子雖然也在理數化上表現不俗,但遠遠不及華裔優勢明顯,可他們卻蟬聯了全美國青少年英語拼字比賽連續13屆的冠軍。要知道這是一項極其考驗英語功底的比賽,能從數萬美國本土中小學生中脫穎而出,印裔家庭在語言教育上的成功不言而喻。

出色的語言表達能力,讓印度學生願意也更容易融入美國學生的群體,去和本土學生打成一片,在職場上同樣十分受用。與其他亞洲國家的移民相比,印裔會花更多時間去社交,更敢於表達自己、展現自己。

學得更廣

從學歷上來看,硅谷中的華裔擁有博士學位比例很高。絕大部分印裔同樣也是從基層技術崗做起,但擁有博士學位的人數不及華裔三分之一,更多人只是止步於碩士學位,按理在技術基礎上是不如華裔工程師的。

 
 

如果照國人“學而優則仕”的傳統理念推論,技術過硬才是晉陞的先決條件。雖然美國企業也有從技術人才中選拔提升的傳統,但更多隻適用於中低層,想要進入公司的中高級管理層,僅僅懂技術是萬萬不夠的。

再翻開印裔高管的簡歷,可以發現幾乎所有人都有MBA學習的背景,皆是“技術+管理”型的複合人才。而據統計在硅谷,擁有MBA學位的印裔佔28%,華裔只有7.2%。

印度雖然經濟落後,但培養管理型人才,比中國起步早了近30年。以印度管理學院IIM為代表,IIM作為印度管理人才的搖籃,早在20世紀50年代就和麻省理工學院sloan管理學院合作成立了IIM加爾各答分校,60年代又與哈佛商學院聯合創立了IIM阿默達巴德分校,IIM現今在國際上的地位,讓所有中國的商學院都望塵莫及。

如今在印度學生眼裡,不論從文從理,學MBA學管理都是默認的必修課。一些印裔經理人寧願擠在合租公寓樓中,也要花錢去上MBA課程。

與之相比,中國學生的專業學習上就比較片面,更崇尚“術業有專攻”,大多是等到工作遇到瓶頸才會想要去提高。

事實也證明,當下社會需要的是如“技術+管理”這類的複合型人才,這恰恰為中國學生所忽視,我們在硅谷能看到得更多的是甘心在基層碼代碼的中國工程師。

 

適應力強

印裔CEO兄弟文迪.邦加和安傑.邦加,前者是聯合利華公司前任CEO,後者是萬事達卡現任CEO,曾經轟動一時。一家走出了兩個500強CEO,媒體紛紛地想向他們取經。邦加兄弟的回復是,他們覺得自己成功源自於走南闖北的童年經歷。

邦加兄弟父親是印度陸軍中將,他們每隔幾年就得跟着部隊搬一次家。“你必須適應新朋友、新地方,無論你去哪裡都必須創建你的生態系統。”而這種能應對多元化環境挑戰的能力,恰恰是跨國企業高管最需要的核心競爭力……

百事可樂CEO盧英德・諾伊,本來是在印度本土的一家紡織企業工作,後來揣着500美元赴美讀書才留在美國工作,進入百事高層她只花了短短7年,5年後又被提名為了CEO。她說:“我沒有什麼神奇的配方,我只有謙虛學習的精神,適應環境的靈活性和對成功的執着追求。”

有效團結

印裔在海外有着“抱團文化”。隨着30多年前第一代硅谷印度創業家的崛起,他們意識到移民來美的難處與障礙,開始毫無保留地幫助前來追隨的同國老鄉。

經過幾代印度企業家的努力,硅谷早已建立起了一個蓬勃發展的印度圈生態,各類行業協同編製出了一張強大的人脈關係網,印度員工常常能享受很多額外“福利”。

以1992年成立的硅谷印度企業家協會為例,這個協會和12個印度城市對接,專門幫助初來乍到的印度青年“尋找導師、拓展人脈、創業孵化和資金支持”,力圖培養新一代硅谷的印裔創業者。此般保姆式的“拔苗助長”雖也受到不少其他群體的詬病,但功效着實顯著。

相較之下,中國人雖說也喜歡扎堆,卻更多是為了逃避社交尷尬的無效“抱團”,在真正的職場競爭上沒有“利他共贏”的處事哲學,甚至還會內鬥排擠,缺乏職場高情商。

格局和胸襟往往能決定一個人能走多遠。印裔的“抱團文化”從側面反映了印度經理人的做事心態和管理藝術。

沃頓商學院曾有一項調查,多數印裔高管在陳列自身的核心責任時,會把成為員工的導師和榜樣作為首要目標之一;在分析自身企業的成功原因時,毫無例外地將成績歸功於企業的所有員工,不覺得是自己的功勞。

印裔高管都是非常尊重員工,喜歡成就他人,為人謙卑低調。薩蒂亞・納德拉榮升微軟CEO後,給全體員工的第一份郵件開頭是:“這是一個讓我非常謙卑的日子。”桑達爾・皮查伊在谷歌,則被描述為是一個有些自貶但備受同事敬愛的人。

印度人沒有中國人普遍的浮躁傲慢,具有更加宏大包容的心胸,這樣的人格特徵無疑更適合美國企業文化,能團結凝聚起更多力量。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華人

印度人

團結

教育

硅谷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t),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