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社會民生
即時快訊:

無奈與挑戰 記一場有關“紅色滲透”的研討會(組圖)

2018-05-26 來源: 看中國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左起:Kun Huang、Jackson Kwok、孫婉寧、Peter Cai、Geraldine Doogue(圖片來源:看中國)

 2018年5月16日,澳大利亞華人社區委員會(Chinese Community Council of Australia)在新州議會大廈舉辦小型討論會,這個主題以“澳華人社區的複雜性與挑戰”的討論圍繞着華人社區與澳洲政府間的關係、澳洲華人社區面臨的挑戰以及澳洲華人與澳洲主流社會的溝通問題。這是繼4月份在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之後,今年第二次在悉尼舉行的中澳人士的探討會議。會議由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記者兼電視節目主持人Geraldine Doogue主持。發言人包括,洛伊研究所的非常駐研究員Peter Cai、悉尼科技大學媒體與傳播學教授孫婉寧、China Matters政策分析師Jackson Kwok和Cumberland議員Kun Huang。特邀嘉賓包括,資深的中國問題專家、Swinburne大學的榮譽教授約翰‧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和澳前外交官Tony Kevin。本次會議約有100位嘉賓出席,包括媒體代表和中澳學者。

前言

2017年六月澳廣“四角”(Four Corners)節目播出有關中共勢力滲透澳洲的內幕後,一直到去年年底譚寶政府推出反外國勢力干涉法議案後,有關反外國勢力干涉法立案的利弊等敏感話題,不斷地衝擊着澳洲華人社區,同時中共當局及其代理人也不斷地向澳洲政府及社會發出警告。而中共勢力的滲透是否正在危害澳洲自由與安全呢?據九號新聞台報導聯邦自由黨議員Andrew Hastie帶領的安全聯合委員會正在審查聯邦政府提議的“反外國干涉法”議案,他在發言中重申,“如果個人或團體代表外國的國家或委託機構參與澳洲的政治系統,他們必須進行註冊。是時候讓陽光照入我們的政治體系之中了。”據澳金融評論報ASIO主管Duncan Lewis表示,目前潛入澳洲的外國間諜遠遠多於冷戰期間,其深入程度能直接干涉澳洲,將對國家利益造成“災難性的傷害”。他說,“反外國干涉法”的實施是絕對必要,“能更好的保護澳洲,避免受到傷害”。

“中共滲透勢力”辯論的必要性

學者公開信上支持“反外國干涉法”的Swinburne大學教授約翰‧菲茨傑拉德是資深的中國問題研究學者,他在發言中表示,這樣的論壇討論很有必要!

菲茨傑拉德教授稱,從澳廣中文網站的自我審查機制令人聯想國家機構的自主性是否被侵略,工黨Sam Dastyari受賄案讓人對議會主權產生質疑。此前,中共中宣部收買了澳洲某個廣播電台後,教授本人的華人朋友因此被停職,菲茨傑拉德也因此對華人社區的公民自由表示擔憂,他說:“這都是我們該關心的事。這是澳大利亞,我們不能讓外國政府操縱媒體平台,告訴澳大利亞人該做什麼。這不再是單純的某一個社區的問題,而是國家問題。澳大利亞政府應通過新立法向所有外國政府表明立場,怎麼做是合適的,怎麼做是不合適的。”

澳前外交官Tony Kevin認為,目前有關中共在海外滲透的辯論是從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當選後才發生的,也是習近平任內產生這個更富侵略性的中國而引發的,這是世界局勢的轉型。Tony堅定的反對“反外國干涉法”的立法,並指這對解決問題不會有任何幫助。

菲茨傑拉德教授認為,世界局勢的變化雖然是最近才發生,但自2014年以來,有關中共干擾的辯論已持續數年,起初圍繞着中共對澳洲學術界的操縱,例如進行教育滲透的機構孔子學院。這跟美國沒有關係,是澳大利亞的問題,需要找到解決的辦法。

同樣在學者公開信上簽字反對“反外國干涉法”的悉尼科技大學的孫婉寧教授也對中共勢力滲透的討論表達擔心。她說,今後與外國出版商合作出版作品的澳洲學者,在反外國勢力干涉法案的規定下或將被迫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孫教授提到,一份中國學術期刊曾要求刊登她的一份稿件,但最後卻以“政治敏感”為由而拒絕刊登。她稱,十分清楚中國缺乏學術自由,但是她擔心澳大利亞的“反華”情緒會使學術自由度日益減少,她抨擊澳大利亞媒體對中國的報導充滿“種族主義”的傾向,恰巧中國社交媒體也不斷地利用這部分報導來煽動社區間的“民族主義”情緒,讓中國移民夾在澳媒的“反華言論”和中共黨媒的“反澳言論”之間“左右為難”。

不過,Peter Cai和Jackson Kwok都認為任何人都無力操縱媒體報導,因為澳洲社會有新聞自由權。Kwok認為澳洲華人應對澳洲的民主體制和非常成功的多元文化社會更有信心,同時採取各種途徑表達對反外國干涉法的意見,參與到辯論中來。他也指出,在中國有家人、朋友和生意往來的華人移民“很難”公開表達對中共的負面看法。


China Matters政策分析師Jackson Kwok(圖片來源:看中國)

對澳洲的“統戰”引發的效應

China Matters政策分析師Jackson Kwok在發言中稱,中國的崛起是澳大利亞面臨的最大外交挑戰。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的外交政策變得更富侵略性。因此,堪培拉方面如何應對這樣的情勢,對全澳洲人民來說都極其重要。

Kwok特別提到,中共海外統戰部門的目標是:宣傳、擴散對中共及其政治主張“積極、正面”的看法和態度,並透過與澳洲華人社區的某些成員“合作”以實現其詭計。Kwok表示,雖然不認為中共統戰部能全面干涉居住在澳洲的121萬華人,但澳洲政府不能忽視統戰部對華人社區製造的威脅。“統戰行動的確影響到華人在我們國家行使民主和自由權利的能力。當這些影響存在的證據被揭露時,我們需要認真對待,而不應幼稚的輕視。即使反外國干涉法通過了,中共的統戰部也不會因此而消失。它們利用言過其實的描述,對在澳中國人施加着強大的壓力。”Kwok呼籲澳洲華人,不論是社區領袖還是居民,都應向澳洲政府和公眾表達自身對此中共勢力滲透澳洲的公開討論的看法。

Kwok表示,現在應該是華人移民對澳洲的民主體制和多元文化更加信任的時候了。

“反干涉法”為保澳洲主權

菲茨傑拉德教授稱,“歷史上曾有一段時間叫‘霍華德共識’,澳大利亞可以輕鬆駕馭‘中國龍’。我們可以一方面與中國進行交易投資,另一方面維持與美國的密切關係。”這段‘蜜月期’已經過去了,他說,“現在,中國和美國都在要求我們‘站隊’。中國將利用貿易和投資槓桿作為砝碼,條件是澳洲不得公開批評中共的戰略和野心。”

在聽眾席中的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是學者公開信中籤名支持“反外國干涉法”的學者之一,他發言稱:“對我來說,反外國干涉法是為了保護華人僑民社區免受包括中共在內的外國勢力的侵害。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認為這是‘懲罰’本地華人的一部法律。我認為,所有澳洲人應該明確區分‘反共’和‘反華’之間的不同。法律也應對為澳洲社會做出巨大貢獻、並對官方立法提供證據支持的華人進行保護。”

澳前外交官Tony Kevin卻認為,“立法是錯誤的,根本行不通,剝奪了我們澳人與其他國家人民談論政治的權利,把我們放到自己製造的鐵幕之後”,他表示,一戰之後德國、土耳其與愛爾蘭被歧視,二戰後德國猶太人和日本人被歧視,甚至9‧11之後伊斯蘭社區被歧視,“現在所有的矛頭都指向可憐的中國和俄國,但一切都會過去的,中國人需要更自信,澳洲老年人需要支持多元文化的價值觀。”

菲茨傑拉德教授說,中共及其代理機構目前不斷的大規模干擾,早已超出捍衛本國主權的需要,他表示這樣的行為已經構成對澳洲主權的侵犯,“尤其影響到了我們的政治家們,即國家主權的核心。在中國,中共一黨獨裁,可以任意而為。中共在澳洲行事時,從未考慮澳大利亞政府的主權。”

紅色勢力對澳華人從政的影響

Cumberland議員Kun Huang公開為自己的遭遇發聲,他稱近期在有關中共勢力干擾澳洲的辯論中,中國人被迫在對中共的忠誠和對澳大利亞的忠誠中二選一。

《無聲的侵略》一書作者Alex Joske和Clive Hamilton提交給澳洲國會委員會的報告中,Kun Huang的身份被描述為中共統戰組織的一員。他本人說,從媒體所描繪的表象看來,他確實參與了三個與中共相關的組織,因此看起來他就像一個潛在的中共特務,他受到澳媒體的抨擊。為了進入政界,他被迫與上述三個中共組織斷絕關係。

觀眾席中另一位觀眾Zhang Xiaogang在場自述了一個與Kun Huang完全相反的遭遇。他稱自己在澳洲工作30年,而在20年前,他曾想代表團結党參與Hornsby選區競選,遭到當時的中國領事館的阻擾,中領館勒令他停止撰寫民主文章。他直指,華人在澳洲並不安全,“當年,當我試圖成為團結黨的候選人時,存在很多干擾。當我成立華人社區協會時,中國領事館出面更改章程,逼迫我們‘忠於祖國’。”

Zhang Xiaogang說,“我來到澳大利亞為了尋求自由!幾周前英國和美國驅逐了俄羅斯間諜外交官,沒有人覺得這是針對全體俄羅斯人的。為什麼當我們談到共產黨的滲透時,人們卻呼籲停止討論,因為這是針對全體中國人的?我覺得中共在試圖轉移注意力。”


Cumberland議員Kun Huang(圖:看中國)

讓華人為難的那雙手

菲茨傑拉德教授表示中國政府應該理解在澳洲自由體制內發生的任何辯論是在公開場合進行的,並非像中國政府是幕後進行的,所以在澳洲辯論中用的語言有可能過於偏激。但是中共那邊也應該注意自己的語言。他說:“中國駐澳大使公開評論,討論中共勢力的干涉是澳大利亞‘種族主義’的體現。在我們國家說這樣的話,什麼樣的大使這樣說話?彷彿他真能代表所有華人社區?捍衛全體中國人免受澳大利亞政府和媒體的種族歧視?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僭越。據我所知,具有最強烈‘種族主義’指控的言論都是來自中國大使館本身。我認為中國政府真的需要謹慎一些。”

菲茨傑拉德教授說,澳廣“四角”(Four Corners)在揭露中共滲透的節目播出後,該節目製作團隊曾派出代表參與在墨爾本進行有關滲透話題的公開論壇,並與華人社區研究這個話題,進行友好溝通,足以表明主流媒體對華人社區的關切,他說,“他們處理的是一個重要話題,聳人聽聞的事。儘管看起來只發生在某一種族和社區,但卻引起高度警覺。現在,我們外交事務有一個部門專門與海外僑胞打交道,比如支持一些商業活動等,”菲茨傑拉德教授說。

澳廣主持人Geraldine說,由於中共勢力的影響,一些華人為了表現對澳大利亞的“忠誠”,必須體現出與中國政府的“敵對”態度。中國政府也因此在警告那些“敵視”己方者,甚至用破壞生意等等不道德手段。她認為,澳洲華人社區真的陷在了兩國政府的“敵意”之間。

孫婉寧教授也對此表示認同,她稱有時會擔心中共黨媒收買下的澳洲華文媒體和中共黨媒或國內媒體會引用她的文章或她所說的話,把她塑造成“較壞”的形象。

“民族主義”在復活

菲茨傑拉德教授說,中共不斷滲透干涉澳洲華人的自由生活,在國內的輿論宣傳上也不斷地營造民族對立。他認為,雖然澳大利亞對華人種族的移民條件十分嚴格,但是澳洲存在的許多好處仍持續吸引着中國人。

“淘金熱”時期,中國勞工不斷回到澳大利亞,這裡有他們的家人,他表示,“但這不是中共統戰部想聽到的。中共在海外描繪的所有故事,都是關於受害者、種族主義以及窮人如何遭受苦難的。如果你看看中共正在製作的、關於澳大利亞的節目,都是這一類的,時間上已持續10-15年左右。那些編造的故事既不鼓舞人心,也無法反應真實的歷史。人們無法從中國的電視節目中獲得真相,因為一切都貼上了‘受害者’的標籤。”

“這是中共煽動所謂‘民族主義’情緒的重要手段,被利用的‘民族主義’如今已成了共產國家的立國基礎。這樣做很危險,會在年幼的學齡兒童心中激起怨恨。中國政府沒有把任何一件關於澳洲華人融入澳洲主流的精采故事告訴人們。事實上,澳洲種族間的關係是非常好的。”他說。


左起:Tony Kevin、John Fitzgerald(圖片來源:看中國)

消極承受V.S依法而行

《看中國》報與會代表問及關於華人參政者在壓力面前無法真實地替選民表達心聲,更不敢發表任何批評中國政府的言論,澳洲政府是否可能對澳洲華人參政者提供某種程度的保護?

Tony Kevin對此回應道,所有政治家都得學會“厚臉皮”承受來自各方的壓力,華人參政者們終有一天不得不正視這種尷尬處境,成熟應對這個問題。並稱,他們應學會自己思考,並能在不受雙方政府影響的情況下表達自己的想法。

菲茨傑拉德教授則稱:“成為澳大利亞公民需要了解這裡的習俗、公約以及公民社會和自由國家的道德規範。在中國,法律如同一紙空文,中共肆無忌憚;而澳大利亞則有明確的法律制度,非法行為絕不允許。像澳大利亞這樣的民主國家為了捍衛主權和民主原則,我們必須能敏銳的意識到挑戰和威脅,再提出解決問題的立法。”

最後,菲茨傑拉德教授說:“這次會議是關於中共勢力滲透影響到了澳洲華人社區的政治、福祉和社會地位。這一切是危險的,是造成社區內外混亂的根源,也是我們不想見到的”,他說,“我認為我們需要鼓勵和創造更多機會,讓華人社區能夠就中國政府和澳大利亞政府之間的這場辯論發表看法。”菲茨傑拉德教授說:“澳大利亞應該對中共的入侵而反擊,這並不會製造任何負面效應。”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中共

澳洲

研討會

紅色滲透

間諜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