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人物
即時快訊:

MLB》偉大路上的貴人 一朗卻再也不想跟父親說話

2018-03-09 來源: 自由時報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鈴木一朗(左)和父親宣之(右)的關係複雜。(資料照,美聯社)

熬過寒冬,鈴木一朗終於盼到大聯盟合約,重返起點水手隊。ESPN雜誌資深作家湯普森(Wright Thompson)上月前往日本花5天時間側寫一朗等待工作的心境,並首度揭露他和父親鈴木宣之的複雜關係。

宣之曾撰寫「溺愛:我的兒子一朗」一書,透露他是如何訓練出現在的世界安打王。一朗3歲時,宣之花半月薪水買手套給他,告訴他這不是個玩具,而是「工具(tool)」,並將右撇子的他改成左打,天天都去公園做同樣的事情:練投50球、打200球、守50球。

晚上,他們會去名古屋機場附近打擊籠再練打250-300顆,一年365天都是如此,有時天氣冷到年輕的一朗手指僵硬,連衣服上的釦子都無法自己扣,辛苦的訓練過程讓他在小學作文訴苦,一年只有2-3天的時間能跟朋友玩。當一朗不想練球、想跟朋友玩時,他會坐在球場中間賭氣,憤怒的宣之會拿棒球丟他,甚至朝向臉部砸來,一一被一朗躲開或接起。

一朗:他是個騙子

湯普森寫道,一朗從小3就過著如此人生,不曾停止,他會跟信任的人說,「一朗」不是他創造出來的,他討厭這個人物。有次暢銷作家專訪詢問他,對宣之曾在書中描述訓練對父子來說都是有趣的看法,一朗生平第一次用英文回答,「He’s a liar(他是個騙子)。」

這句回應沒有被刊出來,考量到日本是個講究孝道的社會,後來改成一朗回應父親的訓練和虐待兒童僅一線之隔。不過,讓父子關係冷凍的,還有別的問題。

湯普森指出,日媒偶爾會寫出宣之跟一朗老婆弓子間的問題。宣之曾經處理一朗所有業務,卻因一筆龐大欠稅陷入麻煩,讓一朗非常尷尬,並花上高達16萬8000美元解決問題,後來一朗財務都由弓子管理,他和父親間的關係也產生裂痕,不再說話。

有了自由卻不想要

今年休季期間,一朗在家鄉舉辦活動,只有探望母親淑江。宣之只剩下和一朗的回憶,還有位在愛知豐山町、每次參觀收費11美元的一朗博物館。他接受湯普森採訪表示,不後悔這樣訓練一朗,但也落淚說自己一直做着跟兒子有關的夢,夢裡中,一朗還在念小學,兩人關係依然密切。

湯普森說,一朗固然已遠離父親,但他身上卻殘留着父親創造他的痕迹,每天不間斷地訓練著,即便賺進大筆財富,他沒辦法享受;即便已能功成身退,他不想休息;即便有了自由,他卻不想要。

「那個當年在作文寫着想要離開棒球的小孩不復在,一朗現在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當初不滿父親強迫他做的事。」湯普森寫道。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MLB

一朗

偉大

父親

貴人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