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人物
即時快訊:

被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收養,小女孩被改變的命運

2017-01-20 來源: 今日頭條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安吉麗娜朱莉。這是個在好萊塢,在全球都閃閃發光的女性。不管多少次站在風口浪尖,也不管和皮特究竟怎樣,以及與之相關的負面新聞,拋開她的娛樂圈巨星身份,朱莉也依然不是一個普通人。

她是聯合國難民署高級專員特使,是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實踐客座教授,建立了朱莉皮特基金會,親自前去敘利亞和伊拉克並撰寫專欄文章呼籲加強對戰爭地區的婦女保護。除此之外,最引人矚目的,自然是她從2002年開始陸陸續續收養了的可憐孩子們。

只是今天的故事,正是從朱莉2005年從埃塞俄比亞收養的女兒開始。

 

Zahara Jolie Pitt,這個可愛的黑人小女孩,是朱莉和皮特2005年在埃塞俄比亞收養的。收養時,這個女孩嚴重脫水營養不良並患有佝僂病,並據當地收養機構稱,孩子的母親“死於艾滋病”

估計是因為養父母是又吸金又酷酷的朱莉和皮特,Zahara也有着酷酷的潮范兒,還曾被評為全球最可愛的明星寶寶前十之一。

然而,命運有時候真心弄人,Zahara的生母,今年31歲的MentewabDawitLebiso並沒有因為艾滋病死去,雖然現在生活的很艱難,但依然努力的活着。

 

時間倒退到2005年朱莉收養Zahara之前。

Mentewab的奶奶一天晚上出門之後,一個人在家的Mentewab被破門而入的行兇者強姦。數月之後,漸漸隆起的肚子讓Mentewab再也無法掩藏這件悲慘的事情,雪上加霜的是她的親戚們全都棄她而去並與她斷絕了關係

隨後艱難的生出Zahara之後,Mentewab就病倒了。身體的病痛讓她沒辦法養育自己的孩子。

據其母親說,Mentewab把孩子留給自己的母親就離開了,母親將孩子帶去了當地機構尋求幫助,那時,Zahara已經瘦的只剩皮包骨頭,母親Almaz哭着對機構說“請在這個孩子死之前收留她吧”。

但是Mentewab說,當時她只是太虛弱了以至於無法撫養這個孩子,但並沒有遺棄她。是她的母親和其他的親戚建議她把孩子交由機構讓別人收養。她當時太虛弱了,就同意了。

但無論怎樣,苦命的Zahara在2005年幸運的遇見了朱莉。

如今,Mentewab說,她非常想念現在已經12歲的女兒。長達十二年的分離讓她非常的絕望。她只是幻想着哪天能見女兒一面,哪怕聽聽聲音也行。

 

“我只是想讓她知道,她的親生母親還活着,迫切的想要跟她說說話。我不想從朱莉手中帶走她,我只想跟她保持着聯繫。”

漫長的十二年間,Mentewab沒有女兒的照片,沒有一封信,甚至沒有隻言片語。她只能從雜誌上偶爾看到自己的女兒和朱莉皮特。或者從自己在美國的兄弟那裡聽到些消息。

如今,Mentewab住在埃塞俄比亞的一個簡陋的房子里。靠着出租房子里的兩間空房子賺的每月大約15英鎊(不到130塊)勉強度日

這個房子是七年前Mentewab的父親為她建造的。在為Mentewab建了這棟房子後不久,Mentewab的父親便離世了。現在,Mentewab就靠着這棟房子,在惡劣的環境里艱難的生存。

屋裡除了簡單的桌椅,唯一的奢侈品就是15寸的電視機。更多的,是Mentewab從各處收集女兒的照片。整個屋子唯一的照明,是一個60瓦的燈泡

沒有暖氣,沒有空調,所謂的衛生間只是地面上的一個洞。這樣的生活條件,就是埃塞俄比亞的生活常態,大部分的人每天思考的,僅僅是如何活下去。

這裡就是埃塞俄比亞。Zahara本來有可能生活的地方。Mentewab現在生活着的這個埃塞俄比亞中部偏東南的小鎮子,Shone,是極度貧窮和落後的代名詞

雖然埃塞俄比亞教育免費,但是這裡的孩子,因為買不起文具,買不起書,買不起衣服,依然上不起學。大部分人每個月的收入不足20英鎊(170塊人民幣左右)。

這裡有着震懾人心的自然風光,也有着催人淚下的貧窮和艱難。

而無論誰對誰錯,無論Mentewab究竟因為無力撫養還是直接拋棄了自己的孩子,在這樣的生存條件下,都無法再過分苛責什麼。她命運和際遇的悲慘,讓語言文字變得貧乏,只剩下嘆息

 

但不得不說,Zahara遇見朱莉是幸運的。不管朱莉皮特鬧成什麼樣,這些孩子的命運,從朱莉收養他們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永久性的改變了。

Mentewab說:“朱莉和皮特給了Zahara我永遠給不了的東西。朱莉比我更像個媽媽。只是我真的很想她,每年她過生日的時候我都尤其的難過。12年前放棄了她我真的很後悔,可是我無能為力。”

“總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這個世界。我只想在我死之前,讓她知道,她在埃塞俄比亞還有親人。我希望朱莉能讓我跟Zahara說說話“

“12年間,朱莉和皮特並未給我什麼經濟上的幫助。不過我不在乎那些。我只想見Zahara”。

對於皮特和朱莉的離婚,Mentewab說:“皮特是個好父親。只是我想讓我的女兒和朱莉在一起。”

其實領養的兩年後,Mentewab和領養代表交涉過想要見見女兒的事兒。“我告訴他們我想跟我女兒說說話。可是他們給朱莉說一旦我得到我女兒,就不會讓她再回到朱莉身邊。這不是真的。”

不過,曾經被迫放棄孩子,已經十二年間對女兒的思念確實改變了Mentewab的生命。她從未結婚,也沒有別的孩子。“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孩子,我知道那種痛苦。而如今我清楚我自己都生存的很艱難,我不想再增加這樣的痛苦。”

“我想靠我自己生存下去。”為了實現這樣的願望,Mentewab在當地的技術學校參加了一個三年的木工課程。她想要製作傢具然後開一家傢具店。

Mentewab對自己女兒的思念是真摯的,無論曾經如何。而換個角度,朱莉對Zahara的愛也充滿了母性的光輝,即便得知“孩子的母親死於艾滋病”,孩子有嚴重的佝僂病,胳膊也有問題的時候,朱莉依然收養了Zahara,並對她進行治療和照顧。而現在Zahara出落成一個漂亮的小姑娘,離不開朱莉的愛。

一個是遠在埃塞俄比亞生活艱辛的生母,一個是養育她12年,給予她全新的生命的養母,無論最終Zahara能否與生母相見,Zahara無疑是幸運的。不管怎樣,希望Zahara能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長大,做一個善良正直的人。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命運

安吉麗娜朱莉

小女孩

布拉德皮特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