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亞太新聞
即時快訊:

江峰: 習近平提與伊朗深化合作秘密協議 蠢到玩火自焚嗎?

2020-07-15 來源:來自網絡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中共與伊朗合作夥伴關係協議由習近平在2016年訪伊時首次提出,他當時會見了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圖源:AP Photo)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6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7月13日紐約時報報道,伊朗和中共悄悄起草了一份全面的經濟與安全合作夥伴關係協議,將為中國在能源及其他領域的數十億美元投資鋪平道路,並破壞川普政府因伊朗政府在核技術軍事方面的野心而實施的制裁措施。

這個消息一出,就被評論指稱為中共和伊朗形成了新的軸心國。那麼這個曝光出來的協議能否說明中共和伊朗已正式形成了軸心國同盟關係?它給中共已經四面楚歌、極端孤立的國際關係帶來的是轉機,還是更大的危機?

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網絡媒體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在他的視頻節目中,就以上問題進行了獨到分析評論。

沿用「軸心國」概念意味着中共與伊朗的非正義性交易

江峰介紹說,紐約時報所稱的中共與伊朗的秘密協議長達18頁,詳細描述了兩國將在經濟和軍事領域進行的合作。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上個星期曾經表示,兩國夥伴關係是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2016年訪問伊朗時首次提出,上個月獲得了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內閣的批准。協議主要內容包括:中(共)國在銀行、電信、港口、鐵路及其他數十項工程中的影響力將大為增加;作為交換,中(共)國將在未來25年以低廉的價格持續獲得伊朗的石油供應。

文件還描述了雙方在軍事方面的深入合作,提出聯合訓練與演習、聯合研究與武器開發,以及情報共享。在協議中並沒有把這些軍事合作的目的直接描述成對付美國,是說為了應對「打擊恐怖主義等問題」。

江峰分析,這個協議在紐約時報上一透露出來,就有一些評論稱,這是中共和伊朗形成了新的軸心國。說到「軸心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意大利、德國、日本組成的戰略同盟,因為他們製造了大型的種族滅絕,對外發動侵略戰爭,而被定義為「邪惡軸心國」,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這個概念被沿用到了今天的中共和伊朗關係,自然就包含了這樣的潛台詞:就是這兩個國家進行的是非正義的交易。

中伊協議由習近平2016年提出,伊朗高級人士提交給了美國

江峰表示,首先要注意到,這是一個未公開協議,紐約時報找來了一名伊朗官員和幾位與伊朗政府討論過該協議的人士確認,紐時獲得的正是2016年習近平提出的文本,上個月伊朗總統才批准的,文件標有「最終版」字樣,日期為2020年6月。這份文件還沒有提交至伊朗議會批准,也沒有公佈於眾;在中共那邊,沒有官員披露這份協議的條款,也不清楚習近平是否已經簽署,如果已經簽署,何時公布也不明確。

按照中共一貫的思路和作派,伊朗是中共“一帶一路”布局當中最重要的一環,與伊朗的協議是否成功意味着“一帶一路”能否穿越歐亞大陸,是具里程碑意義的重大事件,是要大書特書的。中共為什麼不張揚呢?兩國結盟那是國家最重大的事,為什麼就不敢讓公眾知道呢?

從透露出來的消息看,這個協議儘管沒有發布,卻已經在伊朗國內引發了廣泛的爭議,反對力量表示,中共在這份協議當中獲得大量利益。紐約時報找伊朗官員驗證,說明他們得到的不是中文版本,也就是說,是伊朗內部高級人士把這份文件交給美國方面的。

伊朗單方面曝光協議文本顯示對中共的不滿

江峰說,2016年習近平訪問伊朗,提出建立戰略合作關係的時候,新華社作出配合,宣傳中國、伊朗是歷經考驗的老朋友。這裡要注意新華社的用詞,說在伊朗核協議之後,伊朗更需要與中(共)國加強投資貿易和科技合作關係。這相當於明確告訴公眾:兩國的戰略夥伴關係是伊朗有求於中共更多。兩國還在準備談結盟,一個就對外說,你看我多強大,他們求着我呢。這個結盟基礎能牢靠嗎?

2016年是習近平向世界輸出中共治理理念,要把地球管起來,剛開始進入夢鄉的一年。緊接着2017年川普上台,一切都變了。川普中東把伊朗核協議徹底翻盤,重啟嚴厲制裁;中共的日子也不好過,甚至更難。中共關於“一帶一路”的大量承諾無法兌現,它借用資本輸出來佔據海外資源,甚至佔領軍事要衝,中共與300年前無異的殖民思想暴露無遺。包括伊朗在內,已經引起其他國家開始感到不滿。

尤其是今年,一場新冠病毒,也因為伊朗於中共的密切聯繫,雙方政府互動、技術人員培訓、對外勞工的來往非常頻繁,導致伊朗成為疫情初期遭受損失最慘重的國家。從商討結盟到漸漸失望,再到重大挫折,伊朗方面當然對中共的信任降到了最低點。儘管伊朗總統內閣有求於中共能過多少解決困境,但是伊朗朝野,尤其是伊朗國會對中共的反對聲浪越來越強。這是伊朗方面曝光雙方這份未公開的協議文件的原因——等於把中共給賣了。

忌憚美國大力度打擊,中共不願公開與伊朗的合作協議

江峰分析評論說,中共當然不願意公開這份文件,為什麼呢?很簡單,這份協議是想在經濟上為中共的能源及其他領域在伊朗投資鋪平道路,以及想跟伊朗搞軍事合作。這些動作,無疑將會深深刺激川普

川普上台後,為了打擊伊朗政府在核技術開發和軍事方面的野心,實施了孤立的制裁措施,決心和動作異常猛烈,為此完全得罪了前任總統奧巴馬的政治利益集團,也得罪了歐盟一系列盟友。兩年過後,伊朗問題依然是美國國會反擊川普的重要着力點。也就是在一個月前,美國國會眾院限制川普對伊朗動武的戰爭權,弱化總統權力。所以中共非常清楚:要跟伊朗發生什麼關係,一定會惹怒川普,會給每況愈下的中美關係帶來新的、甚至是危險的爆發點。尤其是一份完整的經濟軍事結盟合約,等於給了美國力度更大的打擊借口。

由於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行動與立法都是非常完善的,所以一旦確認中共與伊朗交易,打擊會非常迅速具體。我們看川普對伊朗的制裁,包括威脅切斷任何與伊朗做生意的公司進入國際銀行結算系統。就這一點,已經嚇跑了包括德國等歐盟國家,成功扼制了伊朗經濟。孟晚舟的例子就足以說明美國對伊朗的打擊是多麼容易轉移到中共相關企業身上。這就足以解釋,為什麼中共秘密搭建與伊朗的軸心國同盟關係,卻不敢大聲說出來的原因。但是中共畢竟有了這份協議,不管下一步是否簽署,與伊朗積極尋求發展合作卻是事實。關鍵在於,中共能承受得了這一切帶來的後果么?

中共在伊朗問題上的“如意算盤”是怎麼打的?

江峰介紹,伊朗的財政收入主要來自於石油,中國75%的石油需要進口,是世界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兩國的需求始終存在。但是中共這次與伊朗結盟,還不僅僅限於對資源的需求。是什麼呢?

美國受到疫情重擊,看似進入一輪經濟衰退而步履維艱,而且與歐盟等國在華為等問題上存在矛盾。中共覺得機會到了,與伊朗的協議草案表明,與大部分國家不同,中共覺得自己可以反抗美國,也足夠強大到能承受美國的懲罰,川普貿易協議不是也沒有擊倒中共么?巨大的經濟體量,給了中共足夠的喘息機會。

那麼在伊朗問題上,中共認為只要有了足夠的抗衡時間,就可以希望兩件事情的發生:第一,歐盟出手,對伊朗問題的解決框架上,德國、英國為主的主要發達國家,因自身利益並不大讚同川普的強硬方案,因此如果中共敢於出面承受美國的主要報復,歐盟會有可能隨機而動,這樣中共就可以實現其目的;況且對中共來說,在中美貿易戰、香港、台灣問題上的徹底失落,已經沒有更糟糕的情況了,那麼再摸一張牌賭一把,伊朗或許可以成為一張好牌呢。

與此同時,中共的賭一把也在於第二點上,那就是給川普的大選對手遞刀。川普推翻前任奧巴馬的政治遺產,實際上是推翻了包括民主黨大佬希拉里在內的中東戰略框架。中共的介入,大大增加了伊朗和中東的變數。而美國國內對川普中東政策、伊朗政策的關注和期望,遠遠低於對中共聲討和對抗的共同願望,也就是說,一旦出了變局,川普就會陷於非常被動的態勢中,自然會降低正面打擊中共的力度。

為什麼說中共在中東的伊朗算盤並不好打?

江峰說,中共在伊朗的算盤並不好打,特別是伊朗通過這一場疫情,對中共的不信任也已經到了高點;伊朗國內表面上更加極端主義,更加反美,比如前幾天爆發了反美遊行。但是在實質上,更多的伊朗官員與宗教人士,暗自加大了對西方的走動;中共的所謂加盟,增加伊朗高層對國家的掌控程度,也是他們不願意看到的。對於高級官員來說,恐怕也影響他們暗中往加拿大和英國轉移家族財產的努力,他們並不想因為跟中共打交道,而招來川普對他們個人家族的打擊。

另外,中共在中東的整體外交會受到巨大傷害,首先就是以色列的態度。以色列幾十年來一直偷偷幫助中共的軍事科技,但是以色列最大的敵人就是伊朗。中共一旦發展與伊朗的合作關係,以色列自然會疏遠與中共的關係。同樣的情況也會發生在以沙特領導的遜尼派為主的國家,他們與什葉派的伊朗矛盾最大。在中東,如果中共跟伊朗稱兄道弟,就算是能夠得到伊朗的走私石油,那麼也就喪失了跟沙特等真正的中東石油老大做檯面生意的機會。

中共意圖玩火,美國已步步為營

江峰認為,美國對於中共的報復肯定是少不了。孟晚舟一個財務經理替華為、替中共擔罪過,每天腳上帶一個電子鐐銬,不就是因為跟伊朗做生意么。這些年美國對於跟伊朗有貿易往來,特別是有軍事往來的,打擊力度是非常大的。如果按照中伊協議上說,中(共)國對伊朗的投資在25年內達到4000億美元的話,可以想像,必將涉及到包括銀行、大型國有石油公司等在內的企業,這會引發更多針對中(共)國企業的懲罰性行動,而且領域會從科技、外貿公司延展到中共的核心大型企業,這對中共的社會基礎衝擊更大。

對中共更為兇險的事情是,川普的鷹派團隊,會把中共與伊朗的軍事合作關係看作是對美國安全的最重大挑戰,因為中共在中東地區除了吉布地軍港之外軍事存在很少。這個軍港表面上是為了支持中國軍隊參與索馬里沿岸的反海盜國際行動。如今戒備更加森嚴,作為一個前哨站,距離美國在當地的基地只有數英里遠。但畢竟中共的軍事存在很少。那麼美國對於中共的對等軍事報復,就會發生在南中國海和台灣地區。你不是想在中東川普陷入困局么,美國會乾脆脫離讓自己麻煩的中東,在讓中共麻煩的南中國海對決。

7月13日,蓬培奧發表聲明,絕非偶然,美國首次表態:中國南海九段線及人工島非法,中共在這一區域對資源的控制是霸凌行為。看到了吧,中共試圖在中東網羅一個盟友,美國就在中共的門前,替多個東南亞小國出頭。在歷史上中共跟越南在南海打過兩仗,南海是可以有戰爭着力點的,不必美國出面,只要菲律賓、印尼、越南、馬來西亞任何一個國家,出面說中共那些填海人工島上的軍事設施必須撤出,中共怎麼應對?拆,中共在里子面子上全丟;不拆,美國兩艘航母一直就護在南海爭端海域。

江峰說,對於中共試圖藉著伊朗問題攪亂美國政治生態的打算,川普都不用接招,為什麼?上周美國終於出台對中共政治局級別的高級官員進行制裁。中共隨後採取了報復行動,聲稱對美國四位國會議員制裁。且不說中共能制裁美國議員什麼,相信這四個位對於中共來說肯定不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也絕不會在中國大陸的銀行存著私房錢,就談不上扣他什麼財產。最關鍵的是,美國打擊的是作惡多端的中共官員,替被他們欺凌迫害的中國老百姓出氣。而中共報復的卻是美國的議員,就是美國人民選出的民意代表,這無異於欺負美國老百姓嗎!所以,還需要川普出手嗎?不用。中共自己的作惡,就讓美國人民看得更清楚了:中共是怎樣的一個惡黨,豢養了一群怎樣的惡棍。

紐約時報報導中共與伊朗未公開協議這事,我們可以從中看出:中美之間的較量,絕不僅僅是國家經濟、軍事科技實力的較量,更是價值系統的較量,是君子坦蕩與暗黑陰謀的較量,是正與邪的較量。

希望了解更多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

江峰歡迎朋友們去他的會員網站《希望之城》看他的讀書節目,也歡迎觀看和欣賞「歷史上的今天」、「民國人物」、「美國往事」、「百年中共」等等更多其他精彩視頻。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本文網址: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