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
首頁 / 新聞 / 亞太新聞
即時快訊:

中國水塔青藏高原毀了!揭秘娃哈哈放棄開發西藏高原水的大戰略——

2017-02-12 來源: 阿波羅網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王維洛:羊八井地熱電站廢水嚴重污染西藏水
 
 

西藏自治區領導人對出賣西藏水資源特別感興趣,而對西藏高原的山、水的保護卻沒有緊迫感。當年西藏自治區主席曾表示,支持每年調出2000億噸水,按每噸0.1元計,便可每年收入200億元。西藏自治區政府開出優惠條件,吸引企業來西藏開發“好水資源”,讓其走向世界。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前予後棄,最終放棄開發西藏高原水的大戰略,是因為西藏水中重金屬超標。西藏水重金屬污染的一個最主要原因是對礦產資源掠奪性的開採而未採取任何保護措施。西藏羊八井電站廢水排放則是一個實例,廢水中砷排放超過國家排放標準十一倍,超過國家地表水標準一百餘倍。自治區政府不聞不問,閉着眼睛說瞎話:西藏沒有水污染。

一、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放棄開發西藏高原水戰略談起

1987年宗慶後在浙江省省會杭州市成立了娃哈哈公司,短時間內發展成為中國最大的食品飲料生產企業,其規模曾名列全球第五。在西藏自治區開出優惠政策的吸引下,娃哈哈集團於2009年決定投資2300萬美元在拉薩市建廠,生產瓶裝“西藏水”,並專門從德國、意大利、瑞士等國引進世界一流的生產線,實現從制瓶、灌裝、包裝的全自動化生產。

2014年11月27日為支持西藏經濟發展,支持“西藏好水”走出西藏,在北京舉辦了“西藏好水·世界共享”主題宣傳活動。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親自參加活動,並表態:“中國有好水,好水在西藏”。“冰川水作為地球上最古老的水源之一,以其至純至凈,萬千年來,孕育了生命。雪域高原西藏,不僅水資源十分豐富,而且以其天然無污染的自然地理環境與特殊的地質條件,是舉世公認的‘聖地’與‘凈土’,水資源與神奇的凈土相伴而生,天然綠色優勢顯著,在世界上亦是獨一無二的。”宗慶後還表示今後將充分利用西藏當地的紅景天、青稞等資源優勢,發展保健食品,如利用青稞具有的清腸、養胃、降血脂、降膽固醇等功能,開發青稞酒、青稞粥等保健食品。一時來自“聖地”與“凈土”的“西藏好水”名聲大噪,諸多公司進入西藏開發“西藏好水”。

時隔一年多,形勢發生180度的逆轉。2016年3月兩會期間,身為全國人大代表的宗慶後突然向媒體透露:西藏一度是中國企業看好的水源地之一,但是由於水質重金屬超標等問題,娃哈哈公司已經放棄了開發高原水的宏大計劃。宗慶後回憶說:“2014年,西藏水資源開發作為與旅遊開發同等重要的產業,自治區政府做出了很多努力,包括邀請眾多國內的知名飲料企業前往西藏進行參觀和開發。當時,他們也邀請了我。”宗慶後滿懷熱情地看好西藏,並派去了技術人員前往。宗慶後表示:“目前娃哈哈只在拉薩的開發區開了飲料廠。”他對發現新的所謂符合要求的水源地並不看好。

來自“聖地”與“凈土”的“西藏好水”怎麼會重金屬超標?具體是什麼重金屬超標?污染來自何方?水污染的程度如何?水污染的分布又如何?

二、宗慶後信息的四個來源

宗慶後關於西藏水質重金屬超標的信息來自四個方面:

第一是來自娃哈哈公司的水質檢測。

宗慶後說:“我們的人去了很高的山上,取回了水樣。但是水樣的結果讓人非常失望,我們把水樣化驗了一下,結果很不好,重金屬含量很高。”也有專家指出,部分藏葯的重金屬含量高,但是對人體是無害的。但是對飲用水中的重金屬有嚴格規定的,比如砷(mg/L)0.01,鎘(mg/L)0.005,鉻(六價,mg/L)0.05,鉛(mg/L)0.01,汞(mg/L)0.001。

第二是來自中國科學工作者的調查研究。

中國科學工作者對西藏水質重金屬超標問題也有所調查和研究,結果多發表在一些專業雜誌上。由於西藏水污染是個非常敏感的問題,多數科學工作者採取的辦法有如“抽象否定、具體肯定”,表面上承認西藏水基本符合標準,是好水,然後在“但是”後面做某些所謂例外案例的分析;只談污染現象,不挖污染的根源,也不指出污染的嚴重後果。如袁建飛研究了羊八井地熱電廠排放的廢水中的硼、氟等對河流的污染;郭海青等指出了羊八井地熱電廠排放的廢水中的砷對水體的危害;者萌等調查了羊卓雍錯流域居民飲用水(包括井水和自來水)中的硒、鋁及硝酸鹽超標的問題;張天華和黃瓊中對羊八井地熱電廠排放的廢水污染進行了研究;布多等對拉薩地區漁場水體中重金屬砷進行了初步研究等等。在中國堅持這樣的調查研究是值得稱讚的。

第三是來自外國科學工作者的調查研究。

很少有外國科學工作者可以對西藏水做實地調查和研究。東芬蘭大學博士生黃翔(音譯)是個例外。她曾對青藏高原的主幹河流水質做了系統研究,檢測了河水的化學性質,以區分自然和人為的污染來源。黃翔的研究表明,雖然重金屬污染部分原因是風化的自然過程和人為導致的氣候變化,不斷增多的採礦活動才是對當地和下游水質最大的威脅。

第四是來自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的講話。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多次談到西藏的河流與湖泊的污染,比如他在《西藏的生態環境和人民》中說:“西藏自然環境遭到的破壞,不僅是西藏區域範圍的的損害,也影響到喜馬拉雅山脈地區和西藏鄰國的氣候變化。更為嚴重的的是,流經印度、巴基斯坦、越南、中國等地區的許多亞洲重要河流,也因為西藏現有的這種環境狀況,而影響到這些河流的生態環境。比如,流經拉薩的拉薩河、雅魯藏布江,最後匯入中國的黃河和長江;還有,瀾滄江、年楚河等,也最終流向其他地方。然而,發源於西藏的河流,因為境內植被毀壞嚴重而發生泥石流,這種水土流失也影響到水質的澄潔。此外,更為不利的是,中國在西藏境內設立了化工廠,其排放的廢水等雜質,也成為河流最大的污染源。去年我聽說,定日縣某地的一條河,鄰近的村人都使用它。一段時間裡,中國人卻傳言這條河受到了污染,不能飲用。這樣,附近的中國人就放棄了飲用這條河水,另找水源。那麼,這是什麼原因造成污染呢?因為這條河上游,有中國人辦的大型工廠。無論這家工廠是否屬於化工企業,但工廠排放廢水水污染了這條河流,致使中國人放棄了飲用。有人跟我講,由於藏人無處解決新的水源,飲用污水的現象便時有發生。這種狀況,也損害了亞洲其他眾多地區的環境和生態。”

三、西藏地表水中砷含量超標嚴重程度令人吃驚

根據2016年底舉行的第十一屆中國經濟法律論壇披露,中國每年有1200萬噸糧食受重金屬污染,造成損失每年可達200億元(參見:環境觀察,都是水惹的禍——中國糧食受重金屬污染嚴重:湖南第一河南第二,2016年12月07日)。重金屬污染的土壤所生產出的糧食已經嚴重威脅到糧食質量及人體健康安全。土壤中重金屬污染則主要來自水污染。部分礦區附近的重金屬含量超標明顯;污灌在國內十分普遍,且用於灌溉的污水得不到合理處理,造成重金屬在作物內富集。就全國來看,湖南省糧食受重金屬影響最嚴重,其次是河南省。而湖南省污水中砷含量還遠遠低於西藏,排名第二。湖南省污水中砷含量為每升17.59微克,西藏污水中砷含量則是湖南省的十幾倍甚至幾十倍。根據文章提供的圖顯示,西藏自治區是中國行政統治下唯一一個沒有公布土地重金屬污染的省區,可能的原因是土地重金屬污染十分嚴重。而在污水砷含量中,關於西藏自治區並沒有給出具體數據,但是圖面已經無法容納示意的球體。西藏地表水中砷含量的超標嚴重程度令人吃驚。

砷又稱砒霜,就是小說中潘金蓮和西門慶毒死武大郎的毒藥。長期飲用砷含量超標的水,會引起慢性砷中毒,影響的身體器官,產生下列疾病:

——皮膚癌;

——肝腫大、肝硬化和肝血管惡性腫瘤;

——神經炎、末梢肝病變、肌肉無力、聽力下降;

——心血管阻塞、動脈粥狀硬化;

——溶血性貧血和巨母紅血球症;

——呼吸道發炎和肺癌;

——糖尿病和甲狀腺腫大;

——膀胱癌等等。

因此,千萬不能忽視長期飲用砷含量超標的水對人體健康所造成的危害。

四、砷污染的來源

郭海青等指出:“目前,學界普遍認為環境中的砷主要來源於人類活動(如鋼、鐵、鉛、鋅等金屬的冶煉,木材和焦炭的焚燒、化工生產、含砷農藥的使用、含砷廢物的不合理的棄置)或天然過程(如火山活動、地表岩石風化,地表/地下水-沉積物系統中含砷礦物對砷的排放)。”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西藏高原經歷了開發玉石、砂金礦的浩劫。在西藏發現四大成礦帶,金、銅、硼、鋰、鉻、鋅、鉬、銻、鐵、鉑等金屬礦產資源儲量大、開發容易,引起大陸投資者的巨大關注。他們用極低的價錢就從地方政府手中買到了礦產資源開發權。砂金礦的開採在高原各地普遍開花,大部分採礦企業採取了“先易後難,先富後貧,采富棄貧,層層轉包”的開採方式,所有礦區的草場幾乎全部被破壞,剩下的只是洗礦的廢水和遺棄的礦渣。這些廢水和礦渣嚴重地污染了西藏高原的地表水和地下水。

貝絲•沃爾克在《礦業污染第三極水資源》一文中指出,青藏高原銅、鋰、鐵、硼、金等資源礦藏豐富,然而近幾十年來工業規模的採礦活動計劃不周,並缺乏廢料管理,已經污染了當地的水源。然而這些污染情況都不為公眾所知。特別是青藏鐵路開通之後,對西藏高原的礦產資源的開發進一步擴大。根據地質調查顯示,青藏鐵路沿線和近臨區域的礦產資源十分豐富。其中有色金屬(以銅、鉛、鋅、銻為主)的金屬遠景資源量超過2000萬噸(玉龍礦區除外);主要富鐵礦區的鐵礦資源量逾億噸;鉻鐵礦礦石儲量和資源量超過500萬噸(含已採礦區);已初步查明硼礦資源量300多萬噸,與之相伴或共生的芒硝4.5億噸、水菱鎂礦5840萬噸、鋰鹽56萬噸、鉀鹽416萬噸、鈉鹽1.4億噸。

可見,西藏水重金屬污染的一個最主要原因是對礦產資源掠奪性的開採而未採取任何保護措施。

五、西藏羊八井地熱發電廠廢水嚴重污染了西藏地表水

根據目前收集的資料來分析,西藏羊八井地熱發電廠排出的廢水是西藏地表水中砷污染的一個最主要來源。

羊八井鎮位於西藏拉薩市西北91.8公里的當雄縣境內,境內的主要河流有堆龍河。1975年中央政府將羊八井地熱開發列為國家“五五計劃”重點工程。1976年,首台1000千瓦地熱發電機組在此發電,1977年10月,首台機組正式投入運行。1985年李鵬視察該廠,當年裝機容量已達1萬千瓦,為拉薩提供電源。1990年江澤民視察羊八井地熱電廠,並題辭:“開發地熱資源,造福西藏人民”。當時裝機容量已達1.9萬千瓦,拉薩電網的百分之四十電量來自該廠。應該說,羊八井地熱電站是一個受到中央第三代領導特別關心的項目。目前羊八井地熱電廠是藏中電網的主要供應者之一。

本來利用地熱發電是利用當地可再生能源,是值得提倡的措施,符合可持續發展理念。但是在羊八井地熱發電廠使用的技術卻是錯誤的技術。在德國,利用地熱能源,是向地層打入鋼管,然後在鋼管內注入液體,液體深入地層內獲得高溫,然後上升回地面,釋放溫度,再度下沉入地層。液體在鋼管內做全封閉循環,獲得的只是地下的溫度。而羊八井地熱發電廠是直接抽取地下高溫的地下水用作發電,釋放了溫度後的地下水當作廢水不做任何處理,直接排入堆龍河。兩種技術的共同點是獲得了能量(溫度),主要差別只在於是否有廢水排放。

張天華等在堆龍河的羊八井地熱電廠廢水口的上游提取了水樣,證明堆龍河在未接納地熱電廠的廢水之前,水質好,各項指標均達到標準。堆龍河在接納地熱電廠廢水後,砷含量大幅度超標。

羊八井的地下水的砷含量最高可達5700微克/每升,羊八井地熱電廠的富砷地熱廢水則直接排入區內最大的地表水體——堆龍河。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污水排放標準(國標8978-1996)總砷的最高允許排放濃度為0.5毫克/每升。羊八井地熱電廠地熱廢水的砷含量最高可達5700微克/每升,是國家最高允許排放濃度的十一倍。據說羊八井地熱電廠也建立了廢水全回灌工程系統,但一直“未能正常運行”。自治區政府對此不聞不問。

根據張天華等的資料,羊八井地熱電廠每年向堆龍河排放的廢水量高達2000萬噸,相當於一個半杭州西湖的水量。由於地熱電廠排污口下游有26個村莊以堆龍河河水作為人畜飲用水,直接受到危害。堆龍河是拉薩河的一條支流,拉薩河又是雅魯藏布江的一條支流。無論是堆龍河還是拉薩河還是雅魯藏布江都是當地居民的飲用水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地表水環境質量(國標3838-2002)規定,I類、II類和III類水中的砷含量不得高於0.05毫克/每升IV類和V類水中的砷含量不得高於0.1毫克/每升。拉薩河的水質也受羊八井地熱電廠廢水的影響。要將羊八井廢水中的砷含量稀釋成合格的地表水水,每年需要170個杭州西湖的水量,而堆龍河沒有這麼多的水量。

六、結束語

對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污水排放標準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地表水環境質量中的總砷標準,可以看到,污水排放標準中總砷為0.5毫克/每升即為合格,作為地表水中的砷含量不得高於0.05毫克/每升,政府是把環境保護的任務推給了大自然的稀釋和自凈能力,換句話說,政府從標準制定上縱容了企業可以通過廢氣、廢水和廢物污染環境。對一個企業來說,它會利用政府制定的標準漏洞,儘可能地多放廢氣、廢水和廢物,理由是大自然的稀釋和自凈能力,企業可以最大可能地利用。羊八井地熱電廠期望堆龍河每年有23億立方米的沒被污染的水可以來稀釋砷含量。對第二個企業來說,它也有同樣的想法和採取同樣的做法。但是大自然的稀釋和自凈能力已經被第一個企業所耗盡,這樣就產生了污染。還有第三、第四、後續許許多多的企業,它們同樣利用標準的漏洞,這就造成了中國乃至西藏的嚴重的環境污染。這是污染的政策根源,是所謂合法的污染。如果政府嚴格規定污水排放標準,比如將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作為污水排放標準,迫使企業排放的廢水在任何條件下都不會造成環境污染,那麼中國和西藏的環境污染問題不用很長的時間就可以解決。否則喝毒水、髒水的狀態會持續發展下去,西藏好水也不復存在。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中國水塔

娃哈哈

西藏高原水

青藏高原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