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即時快訊:

美得讓人窒息的20種花

2017-01-08 來源: 今日頭條 Print This Post 简体版 [字號]
   

一朵朵

都是世間無法複製的奇蹟,

所以對綻放的生命心存大愛、尊重和驚奇。

特別是和美妙的詩歌

不期而遇……

看這些無限的關聯,如此酷似,如此迥異,貌似多,實則一。

—— 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

(Ralph Waldo Emerson),

“哈佛神學院畢業班致辭”

(address to the senior class of Harvard Divinity College,1838年)

毛莨科

小白屈菜呵,一遇到陰雨寒天,

便畏縮、閉攏,像許多野花那樣;

一瞧見太陽重新在雲端露面,

便怡然舒展,與陽光同樣明亮!

——威廉·華茲華斯

(William Wordsworth),

《小白屈菜》

(“The Small Celandine”,約1803年 )

鳶尾科

之後便是鳶尾花,開在高高的莖上,冷艷美麗,好像吹制玻璃,又像潑濺開的水彩瞬時凝結,淡藍、淺紫,還有顏色深一些的,天鵝絨般的紫色,陽光下黑貓的耳朵,靛藍的陰影……

——瑪格麗特·阿特伍德

(Margaret Atwood),

《使女的故事》

(The Handmaid’s Tale,1985年)

蘭科

世界如此龐大,人們總是迷失其中。有太多的想法、事情和人,太多的

方向要去選擇。我開始相信,熱切地關注一樣事物是有意義的,因為這能將世界削減為更容易把握的尺寸。這使世界看上去不再龐大空虛,而是充滿了可能……假如我也是一個蘭花獵手……世界在我眼裡就成了千萬畝充滿機會的所在,我所深愛的東西等待着我來發現。

——蘇珊·奧爾琳

(Susan Orleans),

《蘭花賊》

(The Orchid Thief,1998年)

桔梗科

美麗的風鈴草,

從地里探出頭來;

它早早吐露芬芳,

向四處發散;

一隻蜜蜂飛來

在風鈴里吮吸;

它倆彼此依存,

我們看得明白。

—— 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相輔相成》(“Like and Like”,1814年)

紫草科

琉璃苣的葉子有一種積極的功效,

能夠驅散憂鬱傷感的沉沉濃霧。

——弗朗西斯·培根爵士

(Sir Francis Bacon),

《生死史》

(Historia Vitae et Mortis,1623年)

傘形科

她的身子不像銀蓮花那麼潔白光滑——也絲毫不是遙遠的事物。那是一片野胡蘿蔔的田野,它們強行佔據田野;青草也高不過她的頭頂。這不是潔白與否的問題,儘管潔白,卻有一個紫色的小點在每朵花的中心。

——威廉·卡洛斯·威廉斯

(William Carlos Williams),

《安妮女王的花邊》

(“Queen Anne’s Lace”,1921年)

鴨跖草科

春天到來的消息。

我依然獨自沉睡,夢想尚未實現。

花瓣飄落……

似乎了解我的夢想和熱望。

它們落在地上

無聲寂靜。

——阮炳(Nguyen Binh),

轉引自《愛的修行》(Cultivating the Mind of Love,

1996年),釋一行(Thich Nhat Hanh)

菊科

菊花代表純真和毫不做作。

——羅伯特·彭斯

(Robert Burns),

《花束》

(“The Posie”,1792年)

石竹科

花香是一種嗅覺上的誘惑,對潛在的花媒宣告着“甜心,來這裡”,因為在這些漂亮的花瓣裡面藏着美味的花粉和香甜的花蜜。

——珍妮特·馬里內利

(Janet Marinelli),

《為傳粉者種下芳香》

(“Planting Perfume for Pollinators”,2010

大戟科

為什麼兩種顏色放在一起就會唱歌?

有誰能真的解釋一下嗎?

不能。

就像我們永遠無法學會怎樣繪畫。

——巴勃羅·畢加索

(Pablo Picasso),

《法國的藝術》

(Arts de France,1946年)

玄參科

在這個豐饒的花園山口,我們收集到很多好看的禾草和薹草,漂亮的釣鍾柳,有天藍色和深紅色的,薄荷和百合,還有其餘幾十種植物,於我們雖然陌生,卻無比純潔美麗,享受着高山家園的陽光和蔭蔽。

——約翰·繆爾(John Muir),

《一個植物學家在加利福尼亞州的植物風土間漫步》

(“Rambles of a Botanist Among the Plants and Climates of California”,1872年)

唇型科

以薄荷朱利酒 著名的田納西州人,贈送給新娘的傳統禮物是一株從家中花園裡挖出的薄荷。

——莎倫·拉夫喬伊

(Sharon Lovejoy),

《泥鏟和誤差》

(Trowel and Error,2002年)

旋花科

我窗台上的一朵牽牛比書中的玄思更令人滿足。

——沃特·惠特曼

(Walt Whitman),

《自我之歌》

(“Song of Myself ”,1855年)

西番蓮科

神秘的熱情

藍色的受難花

蝴蝶的砧台

你可是在時間的泥淖中興盛?

清亮的藍色星辰

曙光女神的肚臍

你可是在陰影的泡沫中興盛?

——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

(Federico Garcia Lorca),

(“Consulta”,1921年)

豆科

要造一片草原,

需要一株三葉草和一隻蜂,

一株三葉草,一隻蜜蜂,

還有夢。

如果蜜蜂很少,

單有夢就好。

——艾米莉·迪金森(Emily Dickinson),

《要造一片草原》

(“To make a Prairie”,1924年根據遺稿出版)

罌粟科

擁有足夠的空間時,罌粟花呈現出一種天然的雍容富麗,暮春的鮮花再沒有什麼能與之相比,哪怕是芍藥。

——亨利·米切爾

(Henry Mitchell),

《地球人必備》

(The Essential Earthman,1981年)

茄科

假如你不好意思種碧冬茄,只需將它大聲念出來:這樣它聽上去就像某種稀有奇特的植物了。

——韋恩·溫特羅德

(Wayne Winterrowd),

轉引自湯姆·費舍爾,gardenrant.com,2010年)

薔薇科

薔薇就是薔薇,

且一直都是薔薇。

但是現在理論聲稱

蘋果亦屬薔薇,

梨子也是,我猜大概

還有李子。

只有上帝才知道

接下來誰會被歸為薔薇。

你,當然,是一朵薔薇——

且從來都是薔薇。

——羅伯特·弗羅斯特

(Robert Frost),

《薔薇科》

(“The Rose Family”,1928年)

堇菜科

風兒啊,你從哪裡來,

吹拂得這麼甜蜜?

吹拂着在你腳下

開放的香堇菜。

忍冬在等待

夏天和溫暖

但香堇菜在寒冷的早春

將草地裝點得如此可愛。

——克里斯蒂娜·羅賽蒂

(Christina Rossetti),

《歌詠——童謠集》

(Sing-Song, a Nursery Rhyme Book,1872年)

圖文節選自《怎樣觀察一朵花》

 

 

   

本文網址:

文章關鍵字:

窒息

​美

訂閱電子期刊
每周新聞、訪談、資訊和活動精選,方便查閱!

我們會尊重您的隱私,不會透露Email給第三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免責聲明

(1) 本網站中的文章(包括轉貼文章)的版權僅歸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權聲明的或文章從其它網站轉載而附帶有原所有站的版權聲明者,其版權歸屬以附帶聲明為準;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2) 任何公司或個人認為本站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站書面反饋([email protected]),並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情況證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後將會儘快移除相關內容。